Menu Close

习近平自己知道自己有朝一日终会成为习奥塞斯库,其太太彭丽媛成为习奥塞斯库夫人

中国问题专家、《中国即将崩溃》作者章家敦(Gordon Chang)近日指出,中国政府”几乎每天”都对台派出军机侵扰,是因危机重重的中共总书记习近平将危机化为动机,”习近平知道,如果他失败了,他可能会失去一切,包括权力、自由、资产、性命。”

习奥塞斯库
习奥塞斯库

章家敦在纽约智库门石研究所(Gatestone Institute)撰文表示,解放军碍于冬天即将来临,11月至1月这段期间不利侵台,不过中方仍旧在为战争做好准备,中共不断发出警告,9月还冒着发生冲突的风险,向台湾派出大量的军机,增加与台湾军队相遇的机会,北京为何选在此时,与习近平的危机有关。

章家敦分析,有1种解释是习近平需要快速扳回一城,解放军5月初在中印边界占领印度领土,不过8月又被印度收复失地,並在过程中羞辱中国无力反击,解放军面对勇勐的印军,进一步反击的机会不大,且在这件事过后,没有中共官员要为此负责,让习近平的政治生涯面对压力。

章家敦说,「我们会认为,习近平此时应该谨慎,但是从他的立场来说,现在有危机能化为动机,特别是如果他认为美国总统川普(见图)在寻求连任之际不会做出回应,此时,这场危机看起来会覆盖台湾。」(欧新社档案照)

章家敦说,”我们会认为,习近平此时应该谨慎,但是从他的立场来说,现在有危机能化为动机,特别是如果他认为美国总统川普(见图)在寻求连任之际不会做出回应,此时,这场危机看起来会覆盖台湾。”(欧新社档案照)

章家敦提到,习近平从2012年上台至今手握空前权力,经济问题却成为绊脚石,疫情蔓延,连带还有环境恶化、人口下降等诸多问题,中国也正渐渐在全球失去支持;他认为,习近平知道,如果失败了,可能会失去一切,包括权力、自由、资产以及性命。

章家敦认为,中共面对这些危险情况,唯一”师出有名”的是民族主义,但这也意味着战祸,对于动盪下的中国人民、愤怒的中共高官,习近平需要使出手段分散注意力,”我们会认为,习近平此时应该谨慎,但是从他的立场来说,现在有危机能化为动机,特别是如果他认为美国总统川普在寻求连任之际不会回应,此时,这场危机看起来会覆盖台湾。”

Posted in 共党内斗, 文革2.0, 末世异象

相关新闻

4 Comments

  1. zolo

    个人以为中共很可能重蹈罗马尼亚覆辙,匪首被处决,高层权贵以默认倒台来换取民众谅解保全生命和财产。原因如下:
    1.包子修宪称帝后,“赵家人”群体事实上降格成了高级奴才,他们能在中共获得了红利大大受损,其人身安全风险也大大增加。
    2.今年中共在包子的英明领导下,内政外交全面受挫,原本已经积重难返的经济社会问题随时可能爆发,亡党危机已经显现。
    3.中共与西方已经出现全面交恶征兆,可大量权贵在西方都有巨大利益。在中共红利缩水的情况下他们大概率的会考虑去西方享清福,但是随着中西交恶他们的后路可能被切断。
    4.中共新疆集中营等害人听闻的暴行已然是纳粹翻版,最近包子亲自指示集中营政策的文件在美曝光,显示高层权贵的甩锅已经开始了。

    说来说去就一句话,对于赵家人而言,中共似乎越来越像个负资产了。

  2. 一页

    习近平终将落得齐奥赛斯库的下场

    习近平终将落得齐奥赛斯库的下场。

    草包习近平上台以来种种作为都体现了他的无知与狂妄, 这共产末代皇帝的下场很有可能就是那位著名的齐奥塞斯库.

    习在中共开国元老纷纷离世时接班。党国告别了论功行赏、论资排辈的毛创业期;走过了后强人的邓江胡过渡期;进入靠拼爹争权的不稳定期。中共处在十字路口,或改过自新,或抱残守缺。习选择了后者。党国距离以选民支持为权力来源的可持续稳定期越来越远。

    习近平反腐, 必然失败
    局势越来越明朗, 习近平的所谓反腐, 本质就是肃清反对派, 个人集权, 巩固权力, 反腐运动就是站队运动, 还是一朝天子一朝臣的老把戏, 采取的手段是东厂特务政治, 搞钦差大臣的模式, 本质还是一场以反腐之名进行的内斗. 原先对习李新政还抱有幻想的人们现在可以彻底死心了.

    习选择性反贪标志中共内斗进入新阶段:中纪委藐视法律,私设公堂刑讯逼供;媒体、立法、司法、军队唯党魁之命是从,造神护党批西方渗透.

    走了薄熙来, 来了习近平, 习近平和薄熙来是一路货色, 甚至有可能比薄熙来还要糟糕, 因为老薄虽然品质败坏, 但是脑袋还算灵光, 还有那么一点小聪明, 现在这位习近平, 贪腐不亚于薄熙来, 而且还十分蠢笨, 既坏又蠢, 则不可救药. 中共政权亡在他手里不是一句玩笑, 而是真实存在的可能性.

    今天中共权斗之烈不亚于毛邓时代。习自恃红二代,手段更加黑帮化,和薄熙来唱红打黑表面不同, 实质相通, 只不过一个动用的是重庆公检法系统, 一个用的是中纪委, 本质都是黑吃黑。

    习近平反腐名不正言不顺, 结局一定是力不从心, 戛然而止,一来登基无合法性,二来影斜身不正。习家人被揭有巨额财产,习总非但不敢像赵紫阳那样公开表示,愿公开个人财产以示正听,反而封锁外媒、报复记者、重判呼吁官员公开财产的人;令越来越多的人识破其反腐实质:清除异己,个人集权。

    习近平打算强硬维护中共统治, 效仿齐奥塞斯库
    习批日本“逆历史潮流而动”,忘了自己痛斥苏共“无一人是男儿”的文革反潮流气概。

    习打老虎,只是在搞毛反苏修(反苏共改革)、强化一党专政的“继续革命”。只是中共民心尽丧,习断不敢发动群众肃贪改制,唯靠派钦差清除异己加暴力维稳,在党内党外制造红色恐怖,神化自己,保权谋利。

    习近平就是翻版的齐奥塞斯库
    通过对比齐奥塞斯库统治末期的罗马尼亚和习近平掌权之后的中国,可以发现,它们具备了很多相似的特征。尤其是在批量制作和灌输谎言和炮制偶像崇拜上,习近平把齐奥塞斯库当做良师益友。

    习近平的语言是典型的毛式语言,这是一种奴隶的语言、流氓的语言、骗子的语言,用诺贝尔文学奖得主赫塔•米勒的话来说,是一种“臣仆的语言”。赫塔•米勒在《镜中恶魔》一书中,分析了“臣仆的语言”是如何形成的:“意识形态的短语和套话令罗马尼亚语失色很多,在二十年间这类短语和套话数不胜数。人们可以滔滔不绝、嘴开嘴闭地大声说上几个小时,而言之无物。”个人崇拜让齐奥塞斯库和他夫人成了罗马尼亚唯一的统治者,官员们讲话的时候都得援引这对夫妇的“名言”。在官方媒体上,在公共场合,人们所说的话全都是“这个国家中最明显的臣仆的语言”。

    志大才疏、格调低劣的习近平,是一个自以为是英雄的小丑, 没有哪个暴君会承认自己是小丑,但当权力的面具被摘下之时,也就是小丑的面目最终暴露之时。那个时刻,离习近平还有多远呢?

    当然,在个人崇拜方面,齐奥赛斯库要比习近平要厉害得多,不愧是前辈师傅,如在罗马尼亚共产党的机关报《火花报》的社论上,他们这样吹捧自己的总书记为“罗马尼亚人民最可爱的儿子”:“齐奥塞斯库同志是我们党和国家敬爱的领导人,人民忠诚的儿子,共产主义战士的榜样,爱国者和国际主义者,是民族利益、同时也是所有社会主义国家团结和致力于共产主义运动成功的促进派,他给人以永不枯竭力量和革命热情,具有崇高目标又坚持不懈。”

    此外,他们还有更多相似之处,比如齐奥赛斯库喜欢举行阅兵式,国庆日逢五逢十要阅兵,特殊时候也有大型阅兵仪式,要求苏联等共产党国家的元首捧场、美誉。习近平也是如此,任职刚满两年就宣布将在逢十惯例之外的九月纪念反法西斯胜利纪念日举行隆重的阅兵式,也不排除邀请亲共国家的元首捧场、点赞。

    还有党内的政治清洗,独裁者都是这样干的,比如列宁和斯大林如此,毛泽东也是如此,都是典型的人治,不是法治。作为列宁主义的信徒,齐奥赛斯库掌握大权后频频换掉不听话的下属,换上自己的嫡系,包括提拔自己的妻子和儿子。习近平也是以反腐败为名,撤换不同派系的高官,重判不听话或对其有潜在威胁的对手,比如抓捕周永康、徐才厚、令计划等人的“朋友圈”,把石油帮、政法系、四川帮、山西帮要员抓捕入网。至于自己的人脉则纷纷提拔,来自福建、浙江、上海、北京四地的高官纷纷晋升成为自己的“核心”。与此同时,习近平却斥责党内拉帮结派,一人得道鸡犬升天,殊不知,中共自成立至今,无时不是山头林立,相互清洗,恶斗不止,有的是暗斗,有的公开决裂。可结果呢?都不会有什么好下场。比如齐奥赛斯库执政长达24年,党内派系林立,相互斗争,自己提拔的派系并未能支持他到底,反而自己在末日之时众叛亲离,连主力军队也都靠不住了,只得逃命。今天,习近平若不靠改革政治制度来决定自己的命运,恐怕到了危险关头,身边也不会有靠得住的人,包括军队。任何独裁者,不实行宪政和法治,不建立民有民治民享的社会,都不会有好下场,共产党的独裁者更是如此。

    齐奥赛斯库临死前两年,已经有明显的征兆。那时,罗马尼亚中部城市布拉索夫发生数千名工人参加的抗议行动,此事发已经证明人们对齐氏共产党执政不抱任何幻想了,因为当抗议者冲击市长办公室和共产党总部时,警察都在袖手旁观。苏联共产党总书记戈尔巴乔夫也批评了这名具有列宁风格的罗共总统,忠告是“不要再犯我们过去犯过的错误”,但齐氏置若罔闻,他完全毁掉首都布加勒斯特旧城,进行大规模重建,把它重建成一座纪念他统治的丰碑,新建一条社会主义胜利大道贯穿全城。令建筑学家和流亡在外的罗马尼亚人感到憎恶的是,仅有半年时间就有6座教堂被拆毁,后来又有30到40座教堂也不复存在,其中包括该市遗留下来的瑰宝之一——17世纪建造的斯芬蒂教堂。批评家认为,齐氏的大量拆毁活动是对整个人类的进攻。宗教恰恰正是起了妨碍他的作用,所以他要强拆教堂。结果不可避免的是,罗马尼亚出现了肉体和精神上的崩溃,人们还因收入下降面临饥饿,政府丝毫不关心他们的事情,纷纷走上街头。从此,罗马尼亚民变不止,镇压也无济于事,所谓“党的牢不可破的领导”、“沿着社会主义、共产主义道路坚定不移地不断向前”沦为笑谈。

    1989年12月22日,民众的抗议在罗马尼亚首都再度发起,齐奥赛斯库认为除了开枪之外没有别的办法。于是,忠于齐奥赛斯库的装备精良的安全部队开枪了,只有三千罗马尼亚义士冒死作战,随着另外一支不忠于齐奥赛斯库的部队的加入,相互发生枪战,扭转局势,齐奥赛斯库赶紧乘直升机逃跑,不料飞机被迫降,被迫落地改乘汽车。在逃亡的路上,人们认出了这对夫妇,朝汽车投击石头,高呼“打死杀人犯!”。第三天,在首都一千多公里之外的地方,齐奥塞斯库被判处死刑,临死前,审问者说他:“你毁掉了罗马尼亚人民,毁掉了经济。这类事在文明世界里是闻所未闻的。”齐氏说:“我们不想同你辩论。”

    读史可知家国兴亡律,习近平和中共高层却不愿意看到这一点,在国内经济出现严重危机、全党上下严重贪腐、举国民心思变的情况下,还在死命地对抗普世价值和宪政民主,如此不顾齐奥赛斯库的前车之鉴,反而亦步亦趋,难道历史留给他的莫不是中共末代总书记的命运吗?假如他像齐氏一样碰到危险要逃跑,是追随女儿选择西方以普世价值为主流的宪政民主国家,还是选择其他以独裁专制为主流价值观的“东方”国家(如北朝鲜)呢?哪里又有人身安全得到保障的容身之所呢?如果一味与历史潮流作对,即使侥幸能苟全于当世,也难免于被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

  3. Boon Jo-king

    没有批评自由的欢呼和赞美是毫无意义的。1989年的12月,罗马尼亚西部城市蒂米什瓦拉发生了“要面包,要热水,要自由”的游行示威,并且第一次喊出了“打倒齐奥塞斯库”的战斗口号。随后,示威队伍产生蝴蝶效应,加入者越来越多,他们冲进政府机关,打砸办公设施,焚烧汽车门窗,整个蒂米什瓦拉就像一座爆发的火山般燃烧。

    尽管这场游行示威被齐奥塞斯库下令镇压,但蒂米什瓦拉的怒火并没有就此熄灭,它们在齐奥塞斯库以胜利者的姿态出国访问时,开始向全国蔓延燎原。12月21日,访问归来的伟大领袖怀着长期被崇拜赞美带来的自信,在布加勒斯特的中央广场信心满满地组织召开了一场声势浩大的10万人群众大会,他自我感觉良好地怒斥说:蒂米什瓦拉的骚乱,是国际反罗势力、帝国主义和国内一小撮卖国者相互勾结发起的反革命暴动,我们有信心有能力,坚决打退帝国主义反罗势力和蒂米什瓦拉的猖狂进攻。

    习惯了万众欢呼,天下赞颂的伟大领袖,以为当他挥起手臂会和往常一样掀起一片沸腾时,却突然发现整个广场一片寂静,更让他五雷轰顶的是,会场的一隅突然爆出一声呐喊:打到齐奥塞斯库! 于是,伟大领袖齐奥塞斯库挥手僵在半空的画面,定格在了罗马尼亚人民每家每户的电视屏上。

    随后,齐氏政权的崩溃犹如多米诺骨牌倒成一片:国防部长严令禁止向人群开枪,并以身殉义;继任者拒绝齐奥塞斯库的屠杀命令,将军队撤回军营;军队宣布中立,不效忠任何政党;各地民众纷纷仿效,攻占当地政府大楼;部分军队当即反戈,跟随民众一起抗击齐奥塞斯库的警卫部队……

    12月22日,齐奥塞斯库夫妇乘坐飞机逃跑,并在距首都约70公里的特尔戈维什泰县植物保护局被军方发现并逮捕。12月25日,圣诞节,当世界各地人民还沉浸在节日的浓郁氛围里时,罗马尼亚救国阵线成立了特别军事法庭,对他们曾经的伟大领袖进行了法律审判。最终,齐奥塞斯库被军事法庭以屠杀罪、破坏政权罪、破坏公共财产罪、损坏国民经济罪以及外国银行存款10多亿,企图叛逃国外等罪名执行枪决。刑场设在军营一处厕所前的空地上,双手反绑的领袖夫妇站在那里喊起口号,唱起国际歌。按耐不住怒火的一排行刑士兵,等不及指挥官的来到,成梭的子弹便射向齐奥塞斯库夫妇,伟大领袖中弹后头部撞墙扑倒,其夫人颅骨开裂,脑浆洒地。罗马尼亚人民的伟大领袖和他自称为战士的母亲的夫人,双双倒在圣诞节的歌声里。

    可以说,齐奥塞斯库夫妇的下场,是一切专制独裁者无法逃脱的历史宿命,他们的压制言论,在主观动机上,是试图清除对他们特权利益构成损害的任何威胁;在客观现象上,又造成了广大人民对他们的一致“拥戴”和“赞美”。在长期隔绝真相和警示、又被这种“拥戴”和“赞美”顽固簇拥着的时局里,利令智昏的他们不仅早已丧失识别真假的能力,而且养成了狂妄自大、我即真理的党粹主义思维。他们丝毫听不进人民批评的声音,不知道没有批评的自由,必是谎言的盛行和虚假赞美。他们想蒙蔽世界,蒙蔽人民,却总在历史最关键的时候,最终蒙蔽了自己的双眼。面对历史的审判,他们活着,是最终的齐奥塞斯库;死了,是最终的恩维尔霍查,绝无例外。墨索里尼、萨达姆、卡扎菲、巴希尔、多伊等等等,莫不如此。

    或许,在帝王般的快感面前,他确实“听不懂”人民自由的语言,也听不懂历史的警告;他们唯一能听懂的,只有现实的枪声。只可惜,当他们刻骨知之的时候,一切都太晚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