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Close

红二代已经形成共识,将江山交还给民选政府 – 蔡霞爆饭局讨论令人震惊

中共“红二代”历来非铁板一块,早有传言说“红二代”中有人做好将江山交还人民准备。近日因反习反共爆红的“红二代”、中共中央党校退休教授蔡霞,在美媒专访中也披露不少“红二代”都在质疑中共体制,并坦言包括她在内的部分中层“红二代”愧对人民。她特别提及一个“红二代”饭局上,谈到了反思和质疑,深刻程度令人震惊。

太子党习近平王岐山孔丹秦晓薄熙诚彭丽媛等人照片
太子党习近平王岐山孔丹秦晓薄熙诚彭丽媛等人照片

蔡霞爆“红二代”饭局讨论超出想象

美国之音9月12日发表的蔡霞专访谈到几年前的一个“红二代”饭局:

有人说我们应该反思到1989——天安门之后这个国家整个走歪了。有人质疑从1989年反思不够,应该从1978年后重新反思,改革开放这条路是否真能解决毛时代的问题。

但还是有人认为,不行!我们要从1966年“十年浩劫”开始反思。马上又有人反驳:应该从1956年反思,那年中共召开强调党内民主、反对个人崇拜的“八大”。会场里没有毛像,没有党徽,没有红旗。

更有人说,应该从1949年反思,反思共产党在中国建立的这套体制究竟对不对。

最后一位“红二代”发话了:真正的反思必须始自1920年——中国共产党的诞生和中华民族这百年来走过的路,其间有怎样的历史逻辑、历史联系值得好好反思。

蔡霞当时坐在他们中间,这一番讨论让她很是吃惊。她说:“其实‘红二’内部的人,他们的反思深度,远远超过外面人的想像。”

蔡霞认为“红二代”有原罪,中共它许诺给人民的是“人民当家作主”,许诺我们将来要走向“社会主义民主”。但是实际上在执政以后,它建立了一套等级特权制度:你父母的等级有多高,你享受的特权就有多少。”

她表示相对来讲“红二代”中层的这批孩子反思特别多。无论是军队的孩子还是地方干部的孩子,这群人是自己的父母在1949年以后,50年代到60年代处在军、师两级,就是军级到正师以上这两级中层的“红二代”。但再高层一点的,她对他们整体的情况了解不多。

不过蔡霞说,她知道顶层“红二代”当中,所谓“太子党”那一类中有反思很深刻的,如前中国劳动部部长马文瑞之女马晓力,还有前总参谋长罗瑞卿之女罗点点。

她说,2013年后,一大批“红二”孩子们——年龄都是经过文革的,也对现在的情况是有感受的,他们开始反思49年以后,在中国建立的这套体制和制度究竟对还是不对?

蔡霞认为,当初说的是人民的国家,没说是你自己打下来的政权,你就霸着政权不放了,没那个话呀。如果说1949年到50年代初,人民还是认可这个政党,认可它的执政的话,那么现在都已经70年了,它还在吃28年的老本。历史的合法性早已不存在了。现在必须要通过民主选举来选。

她认为,也因此这个时候,中共特别怕外界把这个党和人民分开。这一分开,它什么合法性都没了,连伪装的这层皮都给它扒掉了。

“红二代”被大体分为三类 罗宇和任志强备受关注

据美国之音9月12日的报导显示,在反思的“红二代”中,蔡霞没有提到罗瑞卿的二儿子罗宇,也没有提任志强。

而“红二代”中,罗宇最先后中共决裂。中共1989年开枪屠杀手无寸铁的学生和民众的当年,时任空军大校的罗宇就愤而辞职流亡海外。

罗宇在中共十九大前曾连续发公开信,呼吁习近平抛弃中共,全面否定邓小平六四开枪镇压学生,全面否定江泽民对法轮功的迫害政策,抓捕江泽民;并呼吁习近平走民主道路。但罗宇并未如愿。

另外,3月因批习文章被抓,近日受审的“红二代”任志强,他对中共的反思也是比较彻底。他早在2012年的北大光华管理学院一次会议上公开批中共这个制度已经烂透了,“我们现在面对的关键问题是没有人敢于站出来去索求我们应有的权利,所以老把这个社会责任推给别人,说你替我承担一点吧,我觉得这可能就是我们面临的最大问题。”

任志强在会上还公开呼吁国人把“面前的墙推倒”,建立民主社会制度。

时评人长平此前在德国之声撰文引述一位知情者披露,“红二代”并非整齐划一的群体,而是大体分为三类:一类作为特权阶层分得大块领地,埋头各自经营;一类对习近平执政强烈不满,但是乐见江山回到自己人手里;还有一类,则深刻反思父辈革命道路,痛惜今日中国变成与他们追求的民主自由相反的专制政治,悲愤不已。

文章认为,任志强经过多年思考,正在成为“红二代”中的第三类。尽管他曾经的理想是“做一个优秀的共产党员”,也曾为“六四”镇压辩护,但是习近平专制让他看到体制的弊端和中共自身的毒害。他的批评文章并非某个宫廷阴谋的一部分,而是个人发自内心的呐喊。

在导致他被查的这篇文章中,任志强说:“中国执政党用隐瞒前期疫情暴发的原因,靠后续封城的举国之力,骗取了世卫组织的信任,并赢得了国际的称赞。但身历其中的中国人却难以再次欺骗。生活在言论自由的民主国家的人,也许并不知道没有新闻自由与言论自由的痛苦,但中国人知道这次疫情的暴发和所引发的一切本不应出现的痛苦,都来自于这个严禁新闻自由与言论自由的体制。”

长平认为,在这篇文章中,任志强对于新闻自由与疫情防治的关系以及中共与人民的利益对立的描述,十分透彻和勇敢。

长平最后表示,任志强是否也对中共如此决绝不得而知,但是他的呐喊显然已经远远超越了体制所能容忍的范围。这说明他和体制苟且合作的道路已经走到尽头。

传“红二代”中有人做好将江山交还人民准备

时评人陈破空曾表示,据他所了解的体制内情况,“红二代”、太子党并不是铁板一块,并不见得都要捍卫他们父辈的红色江山。其实很多太子党、“红二代”对现在习近平的做法看不惯,他们做好了把红色江山交还人民的准备。

陈破空指出,这江山本来就是人民打下的,这些人是踩着白骨累累、血流成河上去的,有什么资格谈这个江山是你们的?这个江山是人民的。历朝换代,只换了朝代,没有换国家,没有换民族;千百年来,这个国家都是属于人民的。

陈破空觉得很多“红二代”和太子党有这样的觉悟,只不过没有公开地说出来、报导出来而已。所以“红二代”、太子党不能一棍子打死。

Posted in 普世价值, 热点新闻, 红后代黑幕, 维权斗争

相关新闻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