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Close
本站首页 | 本站更多新闻 | 本站中心论坛 | 黑暗锅论坛

若拜登赢大选 恐无法坚持到第一任期结束; 其副手贺锦丽将成为美国总统,美国将成为罪犯天堂; 偷950元以下属轻罪 是贺锦丽政治遗产

拜登已经77岁了,而且说话经常颠三倒四,被大多数美国人认为有老年痴呆症。

美国民意调查机构拉斯穆森报告(Rasmussen Reports)进行的一项民调显示,有59%的美国公民认为,如果拜登赢得选举,他的副总统候选人很可能在拜登四年任期届满前就成为总统。另有35%的人认为,拜登在四年总统任期届满之前不太可能辞职。其余的人未能回答这个问题。

该调查于8月6日至9日在1000名美国公民中进行。拜登现年将于11月20日年满78岁。

拜登和林俊良
拜登和林俊良

偷950元以下属轻罪 是贺锦丽政治遗产?

在华裔社区内一直存在争议的偷窃950元以下属于轻罪的加州法例,不少人认为是贺锦丽(Kamala Harris)的政治遗产。

所谓的偷窃属于轻罪的法案,指的就是2014年加州选举中的47号公投提案。这项公投旨在将多项非暴力的重罪(felony)转为轻罪(misdemeanor),包括偷东西和使用非法药物。其中就设置了一个标准,即不超过950元的话,就是轻罪。不少华裔认为,这导致了许多人偷了不足950元的东西之后,难以检控,被抓了又被放出来继续作案,让小商户苦不堪言。

2014年时,贺锦丽是时任加州总检察长。她所领导的总检察长办公室负责47号提案的提案的题目、选票概述和选民指南介绍等。

正是因为参与了这些工作,因此她认为自己存在利益冲突,所以并没有直接表态支持或者反对47号提案。当时47号提案的主要支持者则是时任旧金山地检长贾斯康(George Gascon)。

最终47号提案获得60%的选民支持而通过。现在根据网络搜索,也能查到当时存在对于贺锦丽的批评声音,认为她所领到的总检察长办公室在撰写选票语言时,未能告知选民完整的信息。

华裔检察官汤晓慧表示,2014年时大多的执法机关部门均反对47号提案,她自己也反对。她形容现在经常见到有盗贼可以明目张胆在Walgreens里面偷东西而不担心后果,对于许多小商业而言带来很多负面影响。她说,的确要让曾经犯错的人获得机会重回社会,但是犯错的人也应该要得到应有的惩罚。

汤晓慧在2006年获得贺锦丽的聘用,进入旧金山地检长办公室成为一名检察官。作为旧金山民主党党代表,汤晓慧对于贺锦丽的民主党副总统提名也充满信心,希望美国能够重回正轨。

贺锦丽的检察官生涯评价两极 她都做了些什么?

在许多人为加州参议员贺锦丽雀屏中选,获美国民主党参选人拜登提名为副手喝采之际,各界对她过去出任加州检察长表现评价两极,有人赞好,也有人炮火猛烈,批她无为而治。

贺锦丽(Kamala Harris)是加州史上首位女性和非裔检察长,也是美国史上第一位有色人种女性副总统参选人。贺锦丽先前参加民主党党内初选,争取角逐总统大选门票时,将自己刻划成进步主义改革派人士,但有些人对此抱持质疑态度。

旧金山大学法律系教授巴齐隆(Lara Bazelon)去年写道:“进步主义者屡次敦促她善尽地方检察官和州检察长的角色,支持刑事司法改革,贺锦丽女士不是反对就是保持沉默。”

巴齐隆投书“纽约时报”(The New York Times),痛批贺锦丽将“法律技术变成武器,好让她能巩固不公的行为”。

现年55岁的贺锦丽成为加州检察长前,在旧金山担任地方检察官,2016年当选联邦参议员。

“沙加缅度勤奋者报”(Sacramento Bee)在6月刊出的社论写道:“贺锦丽在加州担任检察官和检察长期间,以无为而治闻名,只有一次在看见政治可行的情况下,才着手处理争议性议题。”

美国非裔男子佛洛伊德(George Floyd)遭白人警察以膝盖压颈致死后,引爆全国示威潮,媒体大幅报导相关议题,警察暴力成了各界关切的焦点,贺锦丽也因未能介入涉及警察暴力的案件而受到批评。

举例来说,她在2016年担任检察长期间,反对一项调查警察枪杀嫌犯的法案。在这起案件中,警察对涉嫌持刀伤人的嫌犯开了21枪,当时引发了大规模示威。

贺锦丽也因推动一项立法惨遭严厉抨击;根据这项立法,在加州,家长得因孩子逃学接受惩罚。

然而,尽管贺锦丽在刑事司法方面颇具争议,但她也为争取进步改革为人赞颂。

贺锦丽推行的“迷途知返”(Back On Track),是她迄今最成功的一项计画。这项计画鼓励首次犯行的非暴力毒品犯罪者透过取得高中文凭,来免除牢狱之灾。此外,她也为整个加州的执法机构,发起反偏见的培训计画。

在民权运动人士和警察眼中,贺锦丽最大的成就可以说是“开放司法”(Open Justice)网站。这个入口网站向公众提供一系列刑事司法资料。包括在警方拘留期间的伤亡人数。

如今也有许多人为她在推动刑事司法改革方面努力不足的说法辩护,认为她是受到不公平的标准检视。

在贺锦丽还是地方检察官时,曾在法庭与她多次接触的索里士(Niki Solis)就说:“我是公设辩护律师,我在旧金山昼夜不分地为正义奋斗…事实是,她的确实施了非常进步的计画。”

 

拜登选择“贺锦丽副总统” 一个原因压倒一切

美国前副总统、民主党总统参选人拜登(Joe Biden)8月11日下午宣布由加利福尼亚州联邦参议员贺锦丽(Kamala Harris)担任副手。贺锦丽自此成为美国历史上首位参加大选的亚非裔女性副手。

贺锦丽能够从20多人的候选名单脱颖而出,并不令人感到意外,因为她从3月初选开始就是副手热门人选。拜登最终选她也参考了奥巴马(Barack Obama)和希拉里(Hillary Clinton)等民主党人的建议,之所以拖延至今才宣布,也是为了让公众保持对自己竞选团队的关注度。因为在全国抗疫的过程中,传统竞选和募款模式被打破,拜登要想吸引全国舆论的关注度,就要把握好时机。从现在开始,至下周民主党党代会开幕前,贺锦丽将是国内外舆论关注的焦点之一。

总体来看,由贺锦丽担任副手,是拜登一个较为保险、稳重的选择。在全国及关键州民调领先特朗普(Donald Trump)的情况下,拜登无需通过副手的选择来拉高民调。根据历史经验,副手对大选的帮助并非决定性的。只要副手正常发挥,基本不会左右总统候选人的选情。但如果副手争议太大或表现不佳,反而会拖累总统候选人支持率和得票率。麦凯恩(John McCain)当年的副手佩林(Sarah Palin)虽然不是共和党丢掉白宫的决定性因素,但的确影响了麦凯恩多个州的得票率。

当然,拜登也看重贺锦丽多样化的优势:成功女性、哈佛高材生、事业顺遂、少数族裔出身,且是第二个进入联邦参议院的非洲裔女议员,且能被贴上很多个“第一”的标签。比如,未来可能的第一位女性副总统。换句话说,拜登选择她同样是在尝试创造历史,这在舆论宣传方面也很有吸引力。

拜登没有选择赖斯(Susan Rice)这样的资深人物,说明在华盛顿从政40余年的拜登不需要一位华府成熟政客担任副手。他没有选择赖斯,也是可能考虑到赖斯缺乏竞选经验,而贺锦丽成功竞选经验丰富,募款渠道多,风格也比较高调,刚好可以弥补拜登竞选风格过于沉闷、缺乏活力之不足。这样的话,副总统候选人的辩论会是一大亮点。

拜登也没选择沃伦(Elizabeth Warren)这位左翼参议员,也说明他对收拢进步派左翼年轻选民并不担心,或者说,没有2016年那么迫切。毕竟桑德斯(Bernie Sanders)领导的进步派士气也有所缓减。拜登选择贺锦丽、放弃沃伦,说明他依然希望民主党不走极端,注重中间偏左的温和路线。这样的话,共和党及特朗普想要借批判社会主义等策略攻击拜登,就很难找到着力点。

而促使拜登最终选择贺锦丽的压倒性因素就是为了提升非洲裔选民的投票率,尤其是摇摆州郊区的温和派女性选民的支持。

希拉里2016年之所以输给特朗普,很大程度上是因为非洲裔选民投票率未达预期,甚至不如奥巴马两次胜选的水平。这尤其体现在威斯康辛州、密歇根州和宾夕法尼亚州三个战场州。希拉里输掉的州,拜登要重新拿回来,才有胜算。尤其是北卡莱洛纳州和佐治亚州,这两个州的非洲裔选民居多。

非洲裔让拜登从初选中起死回生,变被动为主动,现如今选择贺锦丽,拜登希望把这种主动转变为大选中非洲裔选民的高投票率。这也是他能否胜选的关键所在。

Posted in 中美关系, 书生议政, 美国新闻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