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Close

四川音乐学院三女教授杨婉琴、费莉、邓芳丽招生腐败被查,不料牵出风流史 – 三美女老师原来都是党委书记柴永柏的姘头

四川音乐学院(川音)声乐系3个女教授涉招生腐败被查,近日被国内媒体跟进报道。这既是该校近年来爆发的第二起较大规模腐败案,也令四川音乐学院原中共党委书记、副院长柴永柏的贪腐与风流史被曝光。

四川音乐学院三女教授杨婉琴、费莉、邓芳丽招生腐败被查,不料牵出风流史 - 该校众多美女老师原来都是党委书记柴永柏的姘头
四川音乐学院三女教授杨婉琴、费莉、邓芳丽招生腐败被查,不料牵出风流史 – 该校众多美女老师原来都是党委书记柴永柏的姘头

综合媒体消息,这3个女教授分别是杨婉琴、费莉、邓芳丽,其中邓芳丽是声乐系副主任。她们在6月30日至7月10日间先后被中共纪检监察机关带走调查,案发原因被疑与招生腐败有关。

一位熟悉邓芳丽的人士对经济观察网透露,邓芳丽等人在招生方面收取学生家长的贿赂,已有相当长的一段时期,邓芳丽将收受学生家长的钱财比喻成一年一季的“割麦子”。

过去几年,省外考生进入川音,要每人交付18万元(人民币,下同)才会保证被录取。但邓芳丽调至声乐系之后,“每名外省考生涨价,收25万元”。

这已经是该校近年来爆发的第二起规模较大贪腐案件。此前,柴永柏已在2017年8月因利用职务便利,在高校基建项目、款项拨付、人事任用、招生工作等方面为他人谋取利益受贿914万元,被判入狱11年。

判决书称,柴永柏利长期和秦某、张丽(化名)和古风(化名)3个女性保持不正当关系,并利用这三人收取贿款,总计超过137万元,张丽、古风分别是柴永柏担任川音党委书记时该校研究生处副处长和手风琴电子键盘系主要负责人。张丽和柴永柏发生不正当关系时年仅22岁,29岁时就升任研究生处副处长。

柴永柏2000年进入川音担任副校长,负责学校基建项目,2005年担任川音党委书记,直到2015年落马。

官媒曾通报,柴永柏位于川音校区外宾招待所一住处内被搜出大量避孕套和情趣用品。据报,柴永柏在2000年调来川音后就占著这套房。

川音自2003-2004年开始大肆收取“赞助费”,对象是专业考试成绩未达录取线的计划外考生。川音招办制定统一收费标准为:以3万元为基础,按专业考试成绩80分为基础线,差一分增加1000元。

审计报告称,2003年至2004年,川音计划外招生数4000人,按每人3万元计算,应收取赞助费1.2亿。校方提供的财务资料显示,赞助费只收取了4788万余元,招办主任未能向四川省审计厅提供有关会议记录等文字材料,收款单据被销毁。

川音接连被曝招生贪腐,引起外界关注。

推特账号荣剑叹道,“吾国腐败,岂止是在政治领域,任何领域,只要涉及到管人管物,无一例外都会出现腐败。川音绝不是个别现象,艺术院校已尽数沦陷了。”

更有推友跟进爆料说:“全国艺术类院校都是这样的行贿受贿卖学生名额,收费18万至25万算是便宜的。东北的艺术院校35万明码实价。而且考前还必须要参加他们亲戚朋友办的高考专业培训班,保证专业课考试肯定过关的培训班学费+中间牵线人的中介费合计70-80万。不通过中介直接给教师送钱还不行。必须找中介做中间人。”

 

巨额招生“赞助费”

8月11日,上游新闻记者查阅四川音乐学院官网发现,在该校“历任领导”栏目中,党委书记一栏从2005年空缺到2016年。柴永柏在四川音乐学院担任党委书记这十年,被当作“耻辱”抹去了。

2015年7月3日,成都市人民检察院反贪局办案人员从四川音乐学院将柴永柏带走。10天后,官方公布了柴永柏落马被查的消息。

简历显示,生于1956年8月的柴永柏是四川省南部县人,大学毕业于川北医学院医学本科专业,但坊间一直流传其学籍造假,实际上是学的兽医专业。2000年,柴永柏进入川音担任副校长,负责学校基建项目。2005年,柴永柏担任川音党委书记。此后,一直和艺术没有多大交集的柴永柏,“艺术造诣”得到急速提升,不仅收获大量艺术领域的名号,还成为川音艺术方面的国家二级教授。

柴永柏在2015年落马后,办案人员曾对其多处住所进行搜查,包括位于川音新都校区内的一栋两层花园洋房。据媒体报道,办案人员在柴永柏位于川音校区外宾招待所一住处内,搜出大量避孕套和情趣用品,“柴永柏在2000年调来川音,就占着这套房。”

媒体披露,在过去数年,四川省外考生进入川音,每人收18万元才会保证被录取。此次被调查的邓芳丽调至声乐系之后,“每名外省考生涨价,收25万元。”

上游新闻记者查询发现,此次媒体报道的“录取费”,早在2009年便被四川省审计厅相关审计报告提及,当时叫“赞助费”。四川省审计厅“川审发[2009]36号”文件称,2003年至2004年,川音开始收取赞助费。赞助费收取的对象是“专业考试成绩未达到省教育厅下达招生计划确定的专业考试成绩85分(含85分)录取线的计划外考生”,川音招办制定统一收费标准为:以3万元为基础,按专业考试成绩80分为基础线,差一分增加1000元。

按照四川省审计厅的审计结论,这一收费标准经过当时院领导集体研究,但计算清单和收款单未保留。审计报告称,2003年至2004年,川音计划外招生数4000人,按每人3万元计算,应收取赞助费1.2亿。校方提供的财务资料显示,赞助费只收取了4788万余元,招办主任未能向四川省审计厅提供有关会议记录等文字材料,收款单据也因为搬办公室整理资料时销毁。

 

受贿卖权贪腐15年

2015年9月11日,柴永柏因涉嫌受贿罪,四川省人民检察院决定对其执行逮捕,成都市人民检察院随后对其提起公诉。2017年8月24日,柴永柏受贿一案一审宣判。

成都市中院一审查明,柴永柏于2001年4月从川北医学院调至川音担任副院长,负责学校校产、基建、保卫、后勤中心等工作。2005年3月起,柴永柏担任川音党委书记、副院长,全面主持川音党委工作,分管党委办公室、组织部、宣传统战部等方面工作。

2001年至2015年期间,柴永柏利用担任川音副院长、党委书记的职务便利,在获取工程、拨付资金、人事任用、学生入学等方面为他人提供帮助,非法收受何某等人给予的财物共计人民币914.44万元、美元2万元、金块30克。其中未遂55万元,向他人索要211.44万元。

上游新闻记者梳理发现,柴永柏受贿金钱中,数额最大的一笔来自川音新都校区学生食堂、学生公寓承建商四川华莱建筑工程有限公司实际控制人杨某。成都市中院查明,柴永柏为杨某承接川音新都校区相关工程及款项拨付提供了帮助。柴永柏也多次因此收受杨某给予的感谢费。2007年,杨某承诺总共给予柴永柏200万元感谢费,同时告知柴永柏需用款时可随时提取现金,柴永柏表示同意。

法院查实,柴永柏在2003年至2015年期间,收受杨某所送感谢费共计270万元,其中案发前已实际收取215万元。

除了工程建设,柴永柏还利用川音党委书记职务便利大肆敛财。2006年至2014年期间,柴永柏为四川文化艺术学院(原川音绵阳艺术学院)董事长龚某在申报独立学院、缓免管理费以及为龚某朋友的子女在工作就业方面提供帮助,多次收受龚某所送感谢费共计220万元、美元2万元。

值得一提的是,柴永柏利用其川音党委书记身份,2010年至2014年期间,为绵阳艺术学院缓交独立学院管理费提供帮助,先后5次收受龚某给予的感谢费共计150万元,地点在柴永柏的办公室或家里,将自己手中的权力出卖。

 

3名情妇帮助受贿

柴永柏受贿案的一审判决书多次出现“特定关系人”这个词汇。

上游新闻记者统计发现,柴永柏在川音党委书记任上共有3名“特定关系人”,分别为秦某、张丽和古风,其中张丽、古风分别是柴永柏担任川音党委书记时期川音研究生处副处长和手风琴电子键盘系主要领导。

成都中院一审查明,秦某与柴永柏关系密切,二人长期保持不正当的两性关系,系柴永柏的“特定关系人”。柴永柏根据秦某的请托,通过向总务处、后勤处、学生处相关部门领导打招呼或通过召开院行政会等方式,为秦某的亲戚王某提供帮助,客观上使王某以较低价格取得川音新、老校区铺面的承租权,并在减少租金等方面获取了实际利益。

此外,柴永柏利用担任党委书记职务便利,为在校内经营商铺的王某提供了帮助,王某为表示感谢,按照柴永柏的示意,将经营超市所得的部分利润分给“特定关系人”秦某。虽然王某与秦某之间存在亲属关系,但王某明确知晓柴永柏与秦某的特殊关系,其每月将经营超市的利润固定转给秦某,实际上是为了感谢柴永柏。

法院认为,王某为感谢柴永柏的帮助而转送给秦某钱款,该行为在本质上仍属于权钱交易。

一审判决书显示,柴永柏担任川音党委书记时,时任川音研究生处副处长的张丽和手风琴电子键盘系主要领导古风,也与柴永柏长期保持不正当关系,二人均系柴永柏的“特定关系人”。

2015年7月柴永柏被查之后,张丽和古风仍在川音校内正常工作,直到2017年下半年被采取强制措施。

法院查明,张丽、古风向柴永柏提出购车、购房要求后,柴永柏遂让请托人刘某提供资金供二人使用;刘某明确知晓张丽、古风与柴永柏关系密切,其按柴永柏的要求向张丽、古风提供了资金,但双方并不存在真实的借贷关系。张丽、古风也知道刘某有求于柴永柏,所提供的资金并非真实借款,二人更无归还的意思表示和行为。成都中院据此认定,柴永柏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为请托人刘某谋取利益,授意刘某将47.44万元给予自己的“特定关系人”张丽、古风,对柴永柏应当以受贿论处。

柴永柏在法庭上供述,2007年,当时已经51岁的他和年仅22岁的张丽开始有了不正当男女关系。2008年,柴永柏、张丽和房产商刘某在绵阳七曲山某饭店吃饭,期间张丽表示自己在成都购房还差15万元,柴永柏随即让张丽向刘某借款,并让张丽向刘某出具了15万元借条。2009年,用同样方式,张丽再次向刘某索要了一辆福克斯轿车。刘某表示,这些钱其实都是行贿给柴永柏的,他知道张丽的背后就是柴永柏。

张丽在法庭上也坦白表示,“刘某是想通过我拉拢与柴永柏的关系,好找柴永柏利用职务便利帮忙。”

川音手风琴电子键盘系主要领导古风,是柴永柏的第三名特定关系人。古风为侯某、魏某等在川音就业或留校之事,向时任川音党委书记的柴永柏提出请托事项。柴永柏基于与古风的特殊关系,利用职务便利为侯某、魏某在川音工作谋取了利益。

法院认为,虽然古风将侯某、魏某二人的感谢费用共计18万元转交给柴永柏,柴永柏本人未收取,但柴永柏并未让古风将上述钱款上交或退还请托人,反而授意古风自己留用,其行为符合利用特定关系人受贿的特征,应当以受贿罪论处。

情妇缓刑期间犯罪坐牢

2017年12月,古风犯受贿罪被成都市金堂县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3年,缓刑4年,并处罚金20万元。令人唏嘘的是,2019年8月,正在缓刑期的古风因寻衅滋事被四川省隆昌市公安局刑事拘留。今年6月12日,四川省隆昌市人民法院判决古风犯寻衅滋事罪,判处有期徒刑六个月;撤销受贿罪的缓刑部分,与原犯受贿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并罚,决定执行有期徒刑三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二十万元。

相关司法文书显示,柴永柏入狱后,其女儿也因利用影响力受贿罪,被判处一年六个月有期徒刑,缓期两年执行,其妻子也面临瘫痪。

2019年11月19日,四川省金堂县法院执行裁定书显示,法院共对柴永柏案执行到位罚金、违法所得共计524万元,柴永柏名下已无其他财产可供执行。

多个消息源向经济观察网记者确认,2020年6月30日至7月10日期间,四川音乐学院声乐系的3位女教授——杨婉琴、费莉、邓芳丽,先后被纪检监察机关带走调查。其中,邓芳丽为声乐系副系主任。此3人案发,疑因涉及四川音乐学院声乐专业招生腐败一事。(2020年8月7日《经济观察报》)

四川音乐学院声乐系的3位女教授在艺校招生工作中出现严重的腐败问题,对于外省的生源招生,每一个学生收费18万元,这让广大网民看来就是收割韭菜行为。尤其是新闻中所介绍的涉事女教授居住在国外,为了在招生工作中获得更多的利益,居然也跑回国来做腐败的事件,这教师的师德及节操真正是碎了一地。

川音招生教授乱收费成了潜规则,实在是亮瞎广大网民的眼睛,川音作为艺术类高校,其教师做出如此龌龊的行为,让任何人也想像不出来,毕竟高校教师是接受过高等教育,也受过相关的法律法规教育,同时这也不乏党员干部。再说她们工资也不会低,难道为了钱就堕落到如此吗?如今涉事教师被执法部门立案处理,广大百姓纷纷建议对于相关涉事教师必须做出重罚,坚决不能让某些人自私自立的行为,伤害高校的形象,乱了高校招生的规矩。

在这一事件,四川音乐学院领导干部也必须做出反省,如此丑陋的事件在该校内出现,并且成了潜规则,该校的领导干部怎么会没有责任呢?今天新闻中所说的涉及到的教授有三个人,能够成为潜规则,这说明这样的事件在该校内出现应该是心知肚明的,在这样的事件中,会不会有更多的教授在招生过程中参与其中,收割广大学子的韭菜呢?艺术更需要有艺德,没有了品行,何谈艺术?这四川音乐学院的领导干部在这一事件中,必须做出反省,也应该向社会上做出回应。

加强艺术高校反腐,让艺校招生不再出现腐败事件,四川省音乐学院应该对此事件进行深挖,对相关人员所存在的违法犯罪现象处罚坚持做到零容忍。其他地区的艺术院校也应该从事件中汲取警示,在艺术招考过程中要严防出现腐败,对于所存在的腐败问题,必须做到发现一起严肃处理一起,只要这样,艺术院校招生,才能够彰显出时代教育教书育人的责任。否则艺术院校,教师都没有德,对于社会主义精神文明建设,为社会培养人才来讲,何谈尽职尽责,艺术院校割韭菜之丑只能让艺术院校的颜值一文不值。

川音被曝买卖学籍成潜规则,系副主任在美生活,称回国“割麦子”

据经济观察网8月7日报道,202年6月3日至7月1日期间,四川音乐学院声乐系的3位女教授——杨婉琴、费莉、邓芳丽,先后被纪检监察机关带走调查。此3人案发,疑因被考生家长举报在招生过程中受贿,并进行暗箱操作。

目前,四川音乐学院对三名涉案教授的应对处置仍无明确答复。

此外早在2016年,四川音乐学院的女教授吴李红,就因收受考生家长贿赂而受到司法处置。

潜规则:川音三名女教授被调查,疑似涉嫌招生过程受贿

202年6月3日至7月1日期间,四川音乐学院声乐系的3位女教授——杨婉琴、费莉、邓芳丽,先后被纪检监察机关带走调查。此3人案发,疑因涉及四川音乐学院声乐专业招生腐败一事。

其中,邓芳丽还是四川音乐学院的声乐系副系主任。

据媒体获得的举报材料称,“川音(即‘四川音乐学院’)的考生和家长,以及教职员工和退休老教师都知道:进川音要私下交钱,这是潜规则。”

这个收钱的标准是多少?

四川省外的考生是每人收18万元才会保证被录取。

邓芳丽调至声乐系之后,甚至还涨了价,“每名外省考生收25万”。

回国割麦子:每年收取考生家长贿赂,此次被查也因家长举报

知情人士还称,邓芳丽等人在招生方面收取学生家长的贿赂,已有相当长的一段时期。

“她原来在美国生活过一段时间,临近招生考试季前,不顾她家人的劝阻,着急回国,说要回去‘割麦子’——她将收受学生家长的钱财比喻成一年一季的‘割麦子’。”

邓芳丽等人此次被调查,就源于考生家长向四川省纪委等部门进行了举报。

而举报者还包括校外的艺考培训学校。

“邓芳丽等人按照这些培训学校‘进贡’钱财的多少来分配名额,给钱多的,多给名额;少的,少给名额。”

关于举报者的说法是否成立,目前,四川音乐学院党委书记周思源表示,不便透露更多。

上有政策,下有对策:艺术类考试判分较主观,受贿考官操作空间极大

艺术类招生考试存在着一个普遍公认的难题,那就是主观因素太大。

一位曾任四川省内某高校党委书记多年的官员向媒体表示,“学生专业成绩的好坏,全由评委们凭个人主观判断、印象来打分。”

一位在四川音乐学院参加过二十余年招生考试的受访教授同样谈到这一点,并表示学校也曾试图减少在专业考试打分里的非专业因素干扰。

“比如在成都,每个考场设7个评委,去掉一个最高分,去掉一个最低分,再取平均值;并且,同时设3-4个考场,这使得考生‘随机’进入考察,而不知道面对的评委是谁。”

但是道高一尺,魔高一丈。

这位教授随即解释到受贿老师的“操作”流程,“那些收了好处的老师,会帮忙搞定分配学生进考场的场外叫号工作人员,使得‘目标考生’能够如愿进入‘目标考场’。”

“然后,这个考场里几乎所有的评委,都会被这老师事先打好招呼,或者干脆就是彼此心照不宣的互相照顾。”

川音教授受贿已有先例,关照行贿考生给其高分

值得注意的是,3年多前,川音的声乐专业,同样也曾爆出过由考生家长检举的招生受贿丑闻。

2016年11月29日,一位李姓学生家长向成都市武侯区检察院检举称,他在2012年向吴李红行贿7.5万元,让自己的女儿高分通过面试并考入川音,后因为女儿的毕业论文等事由与吴李红发生矛盾,于是前往检察院检举吴李红;同时,其还检举吴李红收受了另一位学生家长冯兴琼的12万元犯罪事实。

吴李红的“操作手法”正如上文川音教授所介绍的那样:

首先,在考试之前,吴李红把冯兴琼儿子穿礼服考试的照片拿给其他评委看,再告诉其他评委该考生的参考曲目,让他们能够加深印象记住他、给他打高分;

然后在评委观看考生录像时,吴李红则向评委们称该考生是自己的学生,希望评审多加关照给予高分。

在吴李红一案中,至少4位四川音乐学院声乐专业的教师证实,吴李红曾在招生过程中向他们打过招呼,要求关照过相应的考生;

另外3位评委则都承认,因为吴李红打过招呼,他们都给相应的考生“打了高于真实水平的分数”。

目前,该案细节正待进一步调查中。

163.com/dy/article/FJS6B6NU0537J3XB.html

川音3名女教授被查 牵出原书记腐败风流史

四川音乐学院3位女教授疑涉艺术专业招生腐败被查,这也是该校近年来爆发的第二起规模较大的腐败案件。早在3年前,川音原党委书记、副院长柴永柏就曾利用职务谋利,并与多名学校中层干部保持不正当关系。

经济观察网8月7日报导,6月30日至7月10日期间,四川音乐学院(川音)声乐系的3位女教授——杨婉琴、费莉、邓芳丽,先后被纪检监察机关带走调查。其中,邓芳丽为声乐系副主任。3人案发疑因涉及四川音乐学院声乐专业招生腐败一事。

一位熟悉邓芳丽的人士在接受经济观察网采访时称, 邓芳丽等人在招生方面收取学生家长的贿赂,已有相当长的一段时期,邓芳丽将收受学生家长的钱财比喻成一年一季的“割麦子”。

据四川音乐学院民族声乐系官网消息,邓芳丽为民族声乐女高音,四川音乐学院教授,硕士研究生导师,曾多次在全国声乐比赛中获奖,现任川音民族声乐系副主任。

媒体发现,此次3名教授被查是该校近年来爆发的第二起规模较大的案件。三年前的2017年8月,川音原党委书记、副院长柴永柏就被指利用职务便利,在高校基建项目、款项拨付、人事任用、招生工作等方面谋利,先后收受多人贿赂或向他人索取贿赂914万元,获刑11年。

四川音乐学院三女教授杨婉琴、费莉、邓芳丽招生腐败被查,不料牵出风流史 - 该校众多美女老师原来都是党委书记柴永柏的姘头
四川音乐学院三女教授杨婉琴、费莉、邓芳丽招生腐败被查,不料牵出风流史 – 该校众多美女老师原来都是党委书记柴永柏的姘头

川音原党委书记、副院长柴永柏长期同多名学校女干部保持不正当关系。(资料图)

柴永柏受贿案一审判决书披露,柴永柏利用长期和自己保持不正当关系的3名女性秦某、张丽(化名)和古风(化名)以“特定关系人”身份收取贿款,总计超过137万元。

其中张丽、古风分别是柴永柏担任川音党委书记时期,川音研究生处副处长和手风琴电子键盘系主要领导。而张丽和柴永柏发生不正当关系时年仅22岁,29岁时就升任研究生处副处长。

简历显示,柴永柏大学毕业于川北医学院本科专业,但坊间一直流传柴实际上是学的兽医专业。2000年,柴永柏进入川音担任副校长,负责学校基建项目。2005年,柴永柏担任川音党委书记。直到2015年落马。

落马后,办案人员曾对其多处住所进行搜查,办案人员在柴永柏位于川音校区外宾招待所一住处内,搜出大量避孕套和情趣用品。据报,柴永柏在2000年调来川音,就占着这套房。

媒体披露,在过去数年,四川省外考生进入川音,每人收18万元才会保证被录取。此次被调查的邓芳丽调至声乐系之后,“每名外省考生涨价,收25万元。”

据上游新闻,川音2003~2004年开始大肆收取“赞助费”。对象是专业考试成绩未达录取线的计划外考生。川音招办制定统一收费标准为:以3万元为基础,按专业考试成绩80分为基础线,差一分增加1000元。

审计报告称,2003年至2004年,川音计划外招生数4000人,按每人3万元计算,应收取赞助费1.2亿。校方提供的财务资料显示,赞助费只收取了4788万余元,招办主任未能向四川省审计厅提供有关会议记录等文字材料,收款单据被销毁。

责任编辑:林诗远 #

本文内容除特别注明外均取自各新闻媒体,并不代表本网立场!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Leave the field below empty!

Posted in 制度混乱, 官场淫乱, 官场黑暗, 社会能见度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