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Close

任志强发讨习檄文,王岐山主张召开政治局扩大会议,胡春华站队李克强 – 中南海乱了!

王岐山门生任志强:习近平是一个被时代抛弃的小丑!国家应该抓捕新的四人帮

任志强

任志强痛批习近平2月23日在全国召开的17万人大会上的讲话。他说,他好奇并认真的学习了这篇讲话,但从中看到的却与各种新闻媒体和网络上报道的“伟大”完全相反。那里站着的不是一位皇帝在展示自己的”新衣”,而是一位剥光了衣服也要坚持当皇帝的小丑。这次的大会面临的是党内的执政危机,但没有对事实真相的追究与批露,没有查清疫情暴发的原因,更没有人检讨责任和承担责任。却在试图用各种伟大的成绩掩盖事实的真相,好像这个疫情是从1月7日的批示才开始。

那么去年12月发生了什么?这也敢称是英明?也敢自吹为成绩?也敢自吹是“及时制定和打响了疫情防控的人民战争”?明明是在事后不得不进行的各种挽救,是在补漏洞、堵窟窿,却被吹成了“该出手时,必须出手”,真是不知天下还有”无耻”二字了!

当一个现代的国家中,民为天下之主时,并非都与执政党和执政党的领袖同命运。如果是个民主制的国家,民主制度可以选择谁当船长,也可罢免和撤换船长。同样不但可以撤换船长,还可以撤换整个管理体系中的大副和水手们。即使是现代的中国也同样,可以没有一尊,也可以没有执政党,但绝不能没有人民的权利和利益的保障。

这次疫情中可以看到的现实是,党在维护党的利益,官在维护官的利益,君则只是在维护一尊的核心地位与利益。正是这种体制造成了,只听君命而不顾民情的情况。当疫情已经发生时,却不敢在没有君令的情况下,向民众公布疫情。不敢公布事实与真相,反而用抓批”谣言”的方式,限制和阻止真相的传播,才造成了不可控制的传播。真相并不会造成社会秩序的不稳定,反到是没有真相才会造成社会的混乱。

任志强最后说,我无法为2月23日的讲话欢呼,反倒从中看到了更大的危机,这种危机会在那些为讲话而欢呼的声音中更快的发酵。当无耻和无知的人们试图甘心于伟大领袖的愚蠢中生存时,这个社会就会在乌合之众中难以发展与维持了。也许不远的将来,执政党也会在这种愚昧中清醒,再来一次”打倒四人帮”的运动,再来一次邓小平式的改革,重新挽救这个民族和国家!

这是一篇讨伐习近平政治倒退和皇权思想的檄文。它并不是任志强的个人想法,而是大多数中国人,包括中共党员的心声。习近平和习家军的胡作非为已经使所有人成为他们的敌人,中南海也早已波涛汹涌。这让我们想起抓捕四人帮事件。1976年10月6日处于十字路口的中国和中共所发生了一场改变历史命运的政变。今天中国和中共同样来到了历史的十字路口,中共改革派有这个勇气和历史担当吗?任志强的预言会在不久的将来变成现实吗?

王岐山紧急建议召开政治局扩大会议,讨论习近平去留问题

香港阳光卫视董事长陈平转发了关于紧急召开中共政治局扩大会议的建议,据传这个建议是由王岐山发出的,而且,政治局扩大会议主要讨论的主题就是习近平的去留问题。据传,包括许多中共元老和现任高层对习近平不满,因此要紧急召开中共政治局扩大会议,讨论是否将习近平赶下台。

关于立即召开紧急政治局扩大会议的建议全文:

鉴于当前新冠疫情、国内经济与国际关系的严峻局面,强烈呼吁紧急召开政治局扩大会议,讨论习近平的问题。政治局扩大会议有关由现任政治局委员及常委、历届健在的政治局常委、国务院副总理以上、现任及历任最高法院院长、现任及历任最高检察院检察长、现任及历任人大委员长、副委员长、现任及历任政协主席与副主席参加。会议讨论习近平自执政以来的功过评价,是否适合继续担任国家主席、共产党总书记及军委主席的职务的议题。鉴于习近平本人是会议讨论的当事人,不宜再担任会议的任何职务。建议由李克强、汪洋、王歧山三人组成政治局扩大会议领导小组,负责会议的各项工作。

紧急政治局扩大会议,应讨论习近平执政以来的外交路线与外交政策,是否应该明确回到邓小平同志主张的韬光养晦路线。讨论习近平执政以来,中国的国际关系与国际环境是好转了,还是恶化了?在国际上四面树敌、恶化对美关系对中国的发展是有利,还是不利?不顾国内实际情况,对非洲等落后国家大撒币对中国自身的发展与国际关系是不是正确?

在经济问题上,应该讨论“国进民退”,还是“民进国退”?经济路线是否应该回到朱镕基总理制定的大力发展民营经济,缩减不具效率的国有企业?是应该坚持市场导向,还是计划导向?国家对与经济的介入程度到底应该遵循什么界限与原则?国企应该不应该与民企争利?金融的监管是不是应该透明?

在政治上,明确党大还是法大?明确执政党能否超越宪法?宪法规定的各种权利是不是应该落实执行?为了短期的稳定是否可以牺牲公民的基本权利?是否实现新闻自由与言论自由?是否允许民间办媒体?法治如何实行?司法是否应该独立?公民是否能够批评政府?媒体与舆论监督有没有必要?党政是否应该分开?私人财产是不是应该得到保护?官员财产是否应该公开?地方官员是否应该由当地人民决定、对当地人民负责?地方是否应该实行一定程度的自治?政府也没有财产权?

在对台湾关系,到底是统一重要还是和平重要?是国家的形式重要,还是国民的福祉重要?在对香港问题上,是香港的繁荣重要,还是中央的权威重要?是否应该允许香港实行完全的地方选举?

对习近平执政以来工作的评价,其重要性不亚于打倒四人帮。对习近平执政路线的评价,其意义应该高于十一届三中全会的历史定位。

胡春华站队李克强

 

Posted in 共党内斗, 制度混乱, 官场黑暗, 热点新闻

相关新闻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