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Close

武汉教授戴建业: 官方调到湖北采访疫情的几百名记者加起来还不如一个方方

武汉肺炎失控,中国大陆媒体不谈疫情,反而不断做“暖新闻”,洗脑中国人民。武汉华中师范大学教授戴建业批评,相对于武汉作家方方在区内写的“方方日记”,大陆媒体的报导“没有一篇”能读得下去,有些报导更是在“侮辱人的智商”。

百步亭社区
百步亭社区

戴建业23日撰文指出,只要把大陆记者的报导与“方方日记”,“境界和见识便高下立见”,他直言,湖北本地记者“不敢恭维,也不想多说”,至于官方调到湖北采访疫情的几百名记者加起来,“还不如一个方方”。

戴建业称,“方方日记”提到日前因武汉肺炎病逝的当地民众肖贤友,临终时写下了“我的遗体捐国家,我老婆呢”的遗嘱。但当地官媒《长江日报》却“无知粗暴地掐头去尾”,只说“歪歪扭扭七字(我的遗体捐国家)遗书让人泪崩”,省去了“我老婆呢”。“记者先生还停留在‘国事再小也是大事,家事再大也是小事’的认知水平,他根本不知道,遗嘱中‘我的遗体捐国家’,固然‘让人泪崩’,死前还在询问和挂念‘我老婆呢’,也同样‘让人泪崩’,对于我们这些升斗小民而言,甚至越发‘让人泪崩’。”戴建业还在文章中指出,在武汉封城一个多月来,当地人睡前、起床后第一件大事,就是追看“方方日记”,既从日记里了解疫情变化,也从她那里感受武汉人的忧戚。

他说:“既没人去打听电视、报纸说了哪些,也不在乎这些媒体到底说了哪些。”他语带讽刺地说,信不信这些媒体报导说了什么,“超出了我的认知范围之外”。

他感慨表示,“古人说‘国家不幸诗家幸’,武汉封城可谓千年罕见,正是新闻工作者报效国家的时候,他们可以全方位地报导武汉,可以赞美那些可歌可泣的医护人员,讴歌那些无私奉献的志愿者,也可以揭露那些渎职自私的官员,可以表现感染者临终的留恋痛苦,可以反映失去亲人家属的沮丧悲哀,可以描写早期感染者的求医无门,可以追查早期为何要让医生‘封嘴’,更应该追问由天灾变成人祸的根源,尤其应该对灾难作全方位的深度报导。”

戴建业直指,“老实说,就我所偶尔见到的那些新闻报导,没有一篇能够叫人读下去。各级各地组织那么庞大的新闻队伍,浪费纳税人那么多钱财,面对单枪匹马的方方,你们难道没有一点愧意吗?”

据了解,这篇文章于23日撰写,2天来在大陆网络上被大举转载,引起热烈讨论。不少网友赞同他的观点,但也遭到一些附和官方立场者的攻击。

本文内容除特别注明外均取自各新闻媒体(本站底部列表),并不代表本站立场!
Posted in 健康养生, 治国无道, 社会能见度, 草根生活

Related Posts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Leave the field below emp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