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Close

官员宁死不背锅,习近平大清洗吃相难看, 胡锡进鸣不平

武汉肺炎从去年12月发现首例病例以来,被中共当局无视和隐瞒,又控制舆论和“封口”,致使疫情在极短的期间迅速失控,死亡人数日日攀升,造成了空前的政治危机和经济损失。

习一尊习近平
习一尊习近平

日前习近平的浙江旧部、上海市长应勇取代湖北省委书记蒋超良,让济南市委书记王忠林取代武汉市委书记马国强,引起关注。

武汉肺炎第一例案例出现在去年12月1日,由于瞒报,导致疫情蔓延。在《柳叶刀》详解武汉肺炎最初41个案例的论文中,首例感染患者出现症状的日期是2019年12月1日,且在最初41个案例中,即有人传人迹象。直到1月20日,钟南山院士坦诚新型冠状性病毒存在“人传人”情况才算是被公开,并引起公众重视。

面对汹涌的武汉疫情,不可避免地将会有人要担责,此前武汉市长周先旺在封城不久接受采访时,公开把隐瞒疫情的锅甩向“中央”。周先旺直言,“作为地方政府,我获得信息、授权之后才能披露”、“国务院召开常务会议……要求属地负责,在这之后,我们的工作就主动多了”。

据《法广》2月14日发表评论文章说,周先旺如此大胆,大约知道自己如同煮熟的鸭子,罪无可逃,与其乖乖的当替罪羊,不如先把中南海早知道武汉疫情这件事捅出去。至少,中央罢免他,或许还要向他问罪的时候,他已告诉世人,其所做的都是在执行中央的指示。文章称,周先旺这一招比较狠。

习近平2月13日罢免了湖北省委书记和武汉市委书记的职务,至于周先旺被如何处理,北京不会找不到名目。

文章引述了《环球时报》总编胡锡进13日的一段话,他说蒋超良和马国强黯然离职,留下很多思考。

胡锡进称,这两位官员“本可以把过失的责任主动承担起来,如果有七分责任,他们应该主动承担九分”,那就会赢得“谅解”,可是他们给人的印象是只想承认“一小部分”。

北京之春荣誉主编胡平解读胡锡进这段话,称胡的意思就是地方官员要把习近平的责任,中央的责任揽在自己头上,这样党中央就谅解了,就不会免你的职了。

中纪委书记赵乐际周日前主持持一个名叫“重点加强对湖北省、武汉市纪检监察工作的指导”的常委会,表示“要处理那些敷衍塞责、推诿扯皮等问题”。文章认为,赵乐际这是在为打扫战场做准备。

也有评论说,周先旺没替“主子”背锅之举,却犯了中共官场的规矩和大忌。湖北官员,尤其他们中的“非习家军”会非常惨。如仅降级、免职,已属“法外施恩”,等待他们的更可能是求刑法办。

美智库“国际战略研究中心”(CSIS)的专家布兰契特(Jude Blanchette)曾分析,若疫情无法尽快抑制,李克强恐被习近平当作替罪羊。他解释说,在中国各项有问题的政策领域,包括美中贸易战等层面,习近平倾向将代表置于前线,自己则保持抽离态度,若疫情好转,习近平就能宣称履行责任,反之,他会怪罪较低阶层的下属。

习自己人布局 主要防“政治病毒”

《苹果日报》前文称,官场地震,亦是安排自己人上位的良机。应勇仕途从浙江起步,是习近平的旧部。陈一新同样发迹于浙江,习近平出任浙江省委书记时,陈受到赏识,调任省委副秘书长,属于大秘的角色。2012年习近平上台,陈一新也连年晋升,2015年出任中央全面深化改革领导小组办公室专职副主任,小组组长正是习近平。2017年,陈调任湖北省委副书记兼武汉市委书记,2018年又出任政法委秘书长,执掌最要害的中共刀把子。

1月20日习近平就武汉疫情首次出声,23日武汉封城,国务院主管科教文卫的副总理孙春兰率领中央指导组赴当地接管防疫协调指挥工作,报导认为,其实出任指导组副组长的陈一新才是真正的指挥核心。官方报导披露,陈一新于8日抵达武汉,亲自坐镇防疫指挥部。

结果陈一新一到湖北就给官员“约法三章”。陈一新到任才几天时间,湖北官场就一夜变天。

文章认为,为什么是陈一新脱颖而出,重要的是他懂得为官之道,将忠诚放在第一位。

同样,从67岁的夏宝龙重新出山做港澳办主任,65岁的骆惠宁出任中联办主任,足见习近平的用人新风格,年龄不是问题,学历不是问题,能力也不打紧,自己人、忠诚才是最关键。

《苹果日报》文章认为,可以料见,陈一新履新后,除了指挥防控新冠状病毒,更要防控烧向中央的民怨同危及政权的政治病毒。因为疫情而一度放松的舆论氛围,又将收紧。

Posted in 共党内斗, 制度混乱, 制度混乱, 官场黑暗, 悲惨世界, 文革2.0, 治国无能, 社会能见度

相关新闻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