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Close

毛泽东与林彪在对待秦始皇“焚书坑儒”问题上产生严重分歧

1958年中共八大二次会议,毛泽东在会上说到“秦始皇是个厚今薄古的专家”,时林彪插了一句话“秦始皇焚书坑儒”,语音似有异议,不赞同。

林彪周恩来毛泽东
林彪周恩来毛泽东

只见毛泽东立马站了起来,当着数以千计的与会代表,发表了一番惊世骇俗的高论:

“秦始皇算什么?他只坑了四百六十个儒,我们坑了四万六千个儒,我们镇反,还没有杀掉一些反革命的知识份子吗?我与民主人士辩论过,你骂我们是秦始皇,不对,我们超过秦始皇一百倍。骂我们是独裁者,是秦始皇,我们一概承认。可惜的是,你们说得不够,往往要我们加以补充。”

按照毛在会议上的说法,他起码坑了四万六千个“儒”,是秦始皇坑了四百六十个儒的一百倍……而真实深究起来,他在红朝中国坑害的知识份子(儒),可能远远不止这个数,无数档案不公开,就永远是个无法统计的近千百万倍(以四百六十个儒为基)的巨大数字?

近年来,有专研毛共“运动”的学者统计:毛统治中国27年,接连发动有67个大小运动,持续不断,连环大小相套,被整治的全国人民,数以亿计——毛中国时期,除了毛一家人和少数几个亲信,几乎所有人都在历年不断的“运动”中挨过整,被整过。其中特别是针对知识份子(儒)阶层的:有土改(杀地主富农)、镇反(主要对象参加过旧政府、军队的低层官员)、公私合营、工商业改造(小资产阶级和个体手工业者)、反右、大跃进(饿死的除了劳改的右派,其他绝大多数是农民)、四清、文革、知识青年上山下乡……

其中反右涉及5百多万知识份子,上山下乡波及几千万正在学习的青年,土改几乎杀绝了中国农村的开明(地主富农)阶层,镇反消灭了遍及中国城市和农村的绅士(官宦)集团,10年文革更是切断了传统中国古老文明与现代的联系……如果再加上毛共内斗的11次路线之争,几乎全面清除了混入党内的“异见”分子和不听话“夺权”集团,那么可以说:凡是在这些“运动”中死生、消灭、受尽侮辱和迫害清除的所有知识份子,都是毛共直接坑害掉的共和国之“儒”(知识份子),如此计算,大家应该可以发现:这是一个多么巨大的数字?

毛统治中国27年,究竟坑掉了多少知识份子——“儒”啊!档案如果不公开、不完整,被故意销毁,大概是永远无法可以计数了!!!有人说他坑掉的中国知识份子,是秦始皇的一千倍还不至,看来确不是一个虚数?

毛泽东与林彪在对待秦始皇“焚书坑儒”问题上的严重分歧

1958年5月,毛泽东在中共八大二次会议讲话时说:“今天我很高兴,范文澜同志提出了‘厚今薄古’的观点。他的文章(指发表在《人民日报》上的《历史研究必须厚今薄古》一文——引者注)我看了,写的很好。”又说:“厚今薄古是我国史学的传统,(范文澜文)引了司马迁、司马光,可惜没有引秦始皇。秦始皇是厚今薄古的专家。他有‘以古非今者族’的禁令。”此时,林彪突然插话:“秦始皇焚书坑儒。”毛泽东听了,非常不高兴,当即驳斥说:“秦始皇算什么?他只坑了四百六十个儒,我们坑了四万六千个儒。我们镇反,还没有杀掉一些反革命的知识分子吗?我与民主人士辩论过,你骂我们秦始皇,不对,我们超过秦始皇一百倍。骂我们是独裁统治,是秦始皇,我们一概承认,合乎实际。可惜的是,你们说得还不够,往往要我们加以补充(大笑)。”还有一个版本说,当林彪说“秦始皇焚书坑儒”后,毛泽东随即训斥道:“屁话!在中国历史上,在中华民族的历史上,有几个能跟秦始皇比?他对国家和民族的贡献你知道吗?”此后,毛泽东在多次讲话中谈到对秦始皇的评价,一直对林彪说“秦始皇焚书坑儒”耿耿于怀。

在遭到毛泽东的批驳以后,林彪并没有改变自己的观点,仍然坚持尊孔崇儒。1966年8月8日,在中共八届十一中全会召开期间,林彪在一次讲话时说:“汉朝废百家,独尊儒术,有个董仲舒,我希望大家都当董仲舒。”对此,陈伯达后来作了解释:“(林彪)号召我们做个革命的董仲舒,他是西汉人。秦始皇当皇帝后,主张愚昧政策,大搞焚书坑儒,使孔孟学说吃不开了。这时董仲舒给皇帝讲道理,要想永远统一天下,就要有一种能统一人民的思想。这种思想只能是一种思想,那就是孔孟之道。”(陈伯达1967年4月13日讲话)这段讲话,既反映了林彪尊孔崇儒的主张,也可理解为他是借古喻今,号召全党全国要用毛泽东思想统帅一切。

“批林批孔”的目的是为“焚书坑儒”辩护

“批林批孔”运动从1974年年初至同年6月,历时半年左右,最后草草收场,不了了之。原因在于,江青等人并没有忠实贯彻毛泽东的战略意图,一心想的是借机夺权,重点把斗争矛头指向周恩来,使运动走偏了方向。对此,毛泽东作出了严厉的批评。他在一个批语中针对江青的讲话指出:“现在,形而上学猖獗,片面性,批林批孔,又夹着走后门,有可能冲淡批林批孔。”那么,这个被“冲淡”的“批林批孔”的本意究竟为何呢?我们可以从毛泽东写给郭沫若的一首诗中得到解答。

1973年8月5日,毛泽东作《七律.读<封建论>呈郭老》,诗云:“劝君少骂秦始皇,焚坑事业要商量。祖龙魂死秦犹在,孔学名高实秕糠。百代都行秦政法,十批不是好文章。熟读唐人封建论,莫从子厚返文王。”这首诗,实际上可以视为“批林批孔”运动的纲领,精髓和要义,尽在其中。《十批判书》是郭沫若在抗日战争期间于重庆写出的一组历史论文,其中第十批就是《吕不韦和秦王政的批判》。作者的观点是尊崇儒家,批判秦始皇的,特别是对”焚书坑儒”持否定态度。事过30多年,毛泽东旧事重提,目的在于古为今用,为当今更大规模的”焚书坑儒”——“文化大革命”进行辩护。

在郭沫若的笔下,秦始皇“这真是一位空前的大独裁者,一切是自己动手,丞相大臣都是具员,博士良士仅顾饭碗,天下是狱吏的天下。”“他是极端专制,不让人民有说话的余地的。就连学者们‘偶语<诗><书>’都要‘弃市’,‘以古非今者’要夷三族。他的钳民之口,比他的前辈周厉王不知道还要厉害得多少倍。

“最足以代表秦始皇尚法精神的是焚书坑儒这两件大事。焚书在三十四年,这时兼并天下已经八年了,原因是仍然有人怀疑郡县制而主张分封子弟功臣。始皇叫他(指李斯)裁判这件事体,他却把它扩大了起来,成为了焚书的禁令。他这建议得到始皇的认可,或许早已授意于他而让他出来当号筒,结果是在严刑峻法的威胁高压之下,普天四海大烧其书,所没有烧的就只有博士官所职和医药卜筮种树诸书而已。这无论怎么样说不能不视为中国文化史上的浩劫。书籍被烧残,其实还在其次,春秋末叶以来,蓬蓬勃勃的自由思索的那种精神,事实上因此而遭受了一次致命的打击。

“焚书之后,接着便是坑儒。这事是在三十五年。起因是方士侯生、卢生等骗了始皇几年,畏罪潜逃,始皇发觉了便恼羞成怒。于是他叫御史把咸阳诸生通同捉来审问,诸生互相告密,始皇便亲自圈了为犯禁者四百六十余人,都把他们在咸阳活埋了。”

郭沫若的这一番言论,如果说当年在重庆是戳到了蒋介石的痛处,那么,到了“文革”后期的七十年代,就实在是戳到了毛泽东的痛处。“文革”伊始,毛泽东发动红卫兵大破“四旧”,烧书之火遍于国中。有的是查抄得来集体焚烧,有的是担心贾祸自动焚烧,最后留下的,私家基本上只有《毛泽东选集》和《毛主席语录》而已。毛泽东坑儒的业绩,也远远超过秦始皇。1957年的“反右派”运动,划了55万右派分子,基本上都是知识分子。“文革”期间被整的知识分子,就更是不计其数。虽然坑的方式不是活埋,但被逼自杀,或被迫害致死、致残,却是一个惊人的数字。即使是幸存下来的知识分子,也已经心不能思,口不能言,成为打入另册,任人摆布的“臭老九”了。所有这一切,在毛泽东看来,都是“完全必要的,非常及时的”,非但不是暴行,而且是堂堂正正的“文化革命”。难怪他要把“焚书坑儒”当作“事业”,对郭沫若的大骂秦始皇痛恨不已了。

林彪事件的发生,在客观上宣告了“文化大革命”的理论和实践的破产,对毛泽东是一个沉重的打击。往日那种英明领袖、一贯正确的形象开始受到质疑。毛泽东在大病一场之后,决心最后一搏,不惜一切代价维护“文化大革命”的“胜利成果”。发动“批林批孔”运动,就是他的战略部署之一。在毛泽东的谋划中,既然秦始皇的“焚书坑儒”是革命事业,那么,引申开来,当今的“文化大革命”,尽管“焚书坑儒”的规模更大,也同样是值得肯定的。然而,历史无情,事实胜于雄辩。站在以人为本的立场,当年秦始皇的“焚书坑儒”是一场浩劫,二千多年后的“文化大革命”也同样不是任何意义上的革命,而是由领导者错误发动,被反革命集团利用,给党和国家造成巨大灾难的浩劫。毛泽东企图拿秦始皇为自己开脱,结果却是适得其反,使自己暴君的形象更加凸显。这大约是主事者所始料未及的吧。

独裁后的毛泽东认为秦始皇是个好皇帝

20世纪50年代中期以后,在某些场合下,毛泽东对批评秦始皇专制、独裁的意见,却明确表示不赞同,并且主张要为秦始皇“恢复名誉”。在将秦始皇和孔夫子进行比较时,毛泽东认为秦始皇要“伟大得多”。

毛泽东1958年5月8日在中共八大二次会议上的讲话中说,“范文澜同志最近写的一篇文章,《历史研究必须厚今薄古》,我看了很高兴。(这时站起来讲话了)这篇文章引用了很多事实证明厚今薄古是史学的传统。敢于站起来讲话了,这才像个样子。文章引用了司马迁、司马光……可惜没有引秦始皇,秦始皇主张‘以古非今者族’,秦始皇是个厚今薄古的专家。当然,我也不赞成引秦始皇。(林彪插话:秦始皇焚书坑儒)秦始皇算什么?他只坑了四百六十个儒,我们坑了四万六千个儒。我们镇反,还没有杀掉一些反革命知识分子嘛!我与民主人士辩论过,你骂我们是秦始皇,不对,我们超过了秦始皇一百倍,骂我们是秦始皇,是独裁者,我们一贯承认,他们说的不够,往往要我们加以补充(大笑)。”同年8月,毛泽东在北戴河会议上的讲话中又说道:“要马克思与秦始皇结合起来,民主与集中结合起来。”用秦始皇的极权政策比喻“集中”。同样的意思,有人记录为毛泽东表示要做“马克思加秦始皇”。(陈登才主编《毛泽东的领导艺术》,军事科学出版社,1989,第28页。)

1958年11月,在第一次郑州会议上,毛泽东又说道:“殷纣王(通常称之为‘暴君’)精通文学和军事,秦始皇和曹操全都被看作坏人,这是不正确的。”(斯图尔特·施拉姆:《毛泽东的思想》,田松年、杨德译,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05,第184页。)1959年8月11日,毛泽东在庐山会议上作了长篇讲话。他说:“我劝这些省委书记,你们不要怕告土状。秦始皇不是被骂了2000年嘛,现在又恢复名誉;曹操被骂了1000多年,现在也恢复名誉;纣王被骂了3000年了。好的讲不坏,一时可以讲坏,总有一天恢复;坏的讲不好。”(李锐:《庐山会议实录》,河南人民出版社,1994,第297页。)

毛泽东在1964 年前后多次谈到秦始皇的历史地位,评价越来越高。在1964年6月24日一次接见外宾的谈话中,毛泽东说:孔夫子有些好处,但也不是很好的。我们认为应该讲公道话。秦始皇比孔夫子伟大得多。孔夫子是讲空话的。秦始皇是第一个把中国统一起来的人物。不但政治上统一中国,而且统一了中国的文字、中国各种制度如度量衡,有些制度后来一直沿用下来。中国过去的封建君主还没有第二个人超过他的。可是被人骂了几千年,骂他就是两条:杀了460个知识分子;烧了一些书。同年8月30日在一次谈话中说到黄河流域的水利建设,毛泽东又说道:齐桓公九合诸侯,订立五项条约,其中有水利一条,行不通。秦始皇统一中国,才行得通。秦始皇是个好皇帝,焚书坑儒,实际上坑了460人,是属于孟夫子那一派的。其实也没有坑光,叔孙通就没杀么。孟夫子一派主张法先王,厚古薄今,反对秦始皇;李斯是拥护秦始皇的,属于荀子一派,主张法后王,后王就是齐桓、晋文,秦始皇也算。我们有许多事情行不通,秦始皇那时也有许多事情行不通。(陈晋主编《毛泽东读书笔记解析》下册,第1155页。)

本文内容除特别注明外均取自各新闻媒体,并不代表本网立场!
Posted in 共党内斗, 制度混乱, 文革纪念馆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