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Close

重庆百亿级神秘富豪张松桥清空大陆资产

要说在过去20年里,国内发展的最快的行业,那就非房地产莫属了。像最早投资房地产的那批人早就赚得盆满钵满。

重庆富豪“中渝置地”张松桥和马云
重庆富豪“中渝置地”张松桥和马云

 

但是近几年,却有一个奇怪的现象,不少房地产富商们像李嘉诚一样纷纷撤出国内房地产市场,把自己的资产转投到国外。

比如万达董事长王健林,之前出售掉77家万达酒店和部分文旅项目;还有最近因卖楼屡上热搜的潘石屹,但是他们并没有完全撤出中国。而在这些富豪当中,有一位重庆富商做的格外彻底,抛售了内地所有的物业资产,还拿百亿跑到国外买房,他就是重庆富豪张松桥。

作为一个神秘的商人,张松桥的名字曾经不为人知,就连重庆人都只知道,重庆第一个真正意义上的“豪宅”——加州花园就是由张松桥建的。他创办的中渝置地曾经在4个月内疯狂“买买买”,将内地土地储备由400万平方米增加到了1100万平方米,一跃成为国内一线“地主”,张松桥也以155亿的身价荣登2007年的福润富豪榜。

 大陆项目,一寸不留

“一寸不留,全部卖完了。”这是中渝置地副总在2016年度业绩会上重复得最多的话,也是管理层对过去一年收入下降的普遍解释。

2017年3月24日,中渝置地控股有限公司在香港召开2016年全年业绩发布会,副主席兼董事总经理林孝文、副主席兼执行董事黄志强、执行董事梁振昌和投资者关系主管陈绮华出席现场。

报告显示,2016年中渝置地录得综合收入11.29亿港元,同比下降约83%。净亏损为3.57亿港元,而2015年为净盈利16.42亿港元。报告期内,每股基本亏损为13.78港仙。(2015年每股普通股0.055港元)。由此,中渝置地不建议派付末期股息。

对于两年内的业绩反差,管理层给出的一致回应是,“年内仅有两个物业项目可入账。”据观点地产新媒体了解,

“自2015年中开始在内地出售物业的计划已经完成,目前在内地已经没有任何土地储备。”陈绮华在业绩会上表示。

342万平物业以55亿元卖给恒大,成都7个项目以32亿元卖给融创,贵阳和西安的项目也由恒大接盘。到目前为止,中渝置地在内地的房产项目几乎都抛售了。

 看菜吃饭,转型国际化(跑路?)

出售内地物业让中渝置地累计获得超过100亿港元的现金。

“所变现的雄厚现金,让我们具备了看菜吃饭的条件,本集团可以积极地寻找有潜力的投资机会。此后,张松桥将经营重心转移到海外市场,斥巨资在英国、澳洲等地买下大量物业资产。

2017年以101亿元(11.35亿英镑)拿下伦敦最高建筑利德贺大楼,花25亿元(2.9亿英镑)买下了位于伦敦帕丁顿火车站附近One Kingdom Street的写字楼。两个项目均是100%持股。此外,还持有澳洲一个写字楼项目34.55%股权。对于伦敦的两项收购,在业绩会期间甚至播出利德贺大楼的宣传片,称“这是公司一个引以为荣的收购项目”。

One Kingdom Street距离伦敦市中心的Paddington Station仅几分钟步程,提供约26.5万平方呎的甲级写字楼空间及若干停车位。中渝置地公告称“持有伦敦物业作长期投资用途,可让集团从租金收入产生稳定及经常性的现金流,并从将来任何中长期的潜在资本增长中获益”。

另一栋利德贺大楼,也为中渝置地提供丰厚的租金收入。公司透露,“伦敦两栋大厦每年会给我们带来差不多两个亿英镑的收入,所以不用担心我们的资金问题。”

“重庆李嘉诚”,你给我站住(姜维平)2017-05-02

读罢网络上一篇有关绰号“重庆李嘉诚”张松桥的文章,掩卷深思,禁不住哀叹,真想大喊一声:张松桥,你给我站住,但我有什么本事和理由这样说,我算个什么啊。近期,这位比“香港李嘉诚”跑得还快,还干脆的民企老板,义无反顾地卖空自己在内地的房地产业和资产,转而购买香港豪宅、英国顶级物业,张松桥是谁?此前我一点印象也没有,中国富翁太多,可能他不算是最有钱的,但他的行动却有一定的代表性,并预示社会的大变局,值得人们关注。据英国《每日电讯报》报道,春节期间,中国企业家张松桥斥资2,92亿英镑(约合25亿元人民币),买下了伦敦著名写字楼物业——总面积达26万平方英尺(约合2.4万平方米)的One Kingdom Street。而它是英国目前电信公司达沃丰集团的全球总部所在地,同时还拥有Statoil、Mysis等租客,是伦敦的地标性物业之一。

另据媒体报道的数据,截至目前为止,张松桥已耗资近80亿人民币,在伦敦完成三笔大交易,而且,他买的都是优质的现成物业。其余两笔收购包括:今年1月,参与伦敦金融城122 Leadenhall Street项目50%股权的竞购,耗资约为5亿英镑,人民币43亿元;去年7年,以4233,6万英镑(约3,64亿元人民币)买下伦敦金融城的Travelodge酒店物业。在此前的2015年,张松桥还曾因大买香港楼盘而令业内外人士瞩目,经典手笔包括:以51亿港元买下曾被列为香港一级历史建筑物的河东花园、以7,6亿港元买下渣甸山包华士道1号的房屋、以40,21亿港元买下“彩星中心”和世纪广场两幢商业大厦、以15亿买下李嘉诚军师袁天凡位于香港山顶的豪宅。总之,这些交易加在一起,是一笔可观的数字,张松桥把个人以前的资产连根拔起,另栽它处,成为从内地走向世界“炒楼”的最大房地产买家之一。他一连串举动的背后,折射着怎样的社会裂变的光谱,中国政商两界怎样在躁动和绞杀,进而拼凑一盘怎样的大棋?

薄熙来

我没有仔细研究张松桥及企业,但我对重庆却情有独钟,不论他本人有怎样的说辞,他撤离这些资产可能都基于目前中国及世界的形势,也就是说,对一个富翁来讲,他最关心的是这样几个问题,一是自身的安全和财富的增长,二是下一代如何继承和享有他创造的财富,三是他财富如何转移到安全可靠的,而鲜有人知的地方,在这几个方面,显然,英国都比中国要稳妥,但生意人不会像我等文人傻气直言,他们会用冠冕堂皇的言辞,掩盖这一切,尤其是在重庆那个伤痕累累的地方,从2007年至2012年,薄熙来,王立军搞得“唱红打黑”运动,曾使无数民企老板胆颤心惊,张松桥没有被划入640个“黑社会”名单里,表明他很精明,也很幸运,但只要没有独立于党派之外的司法保护,躲了这波,不能保证“常富久安”,这大概就是张松桥逃离的原因吧。

实际上,2012年初,薄熙来因王立军叛逃,谷开来杀人而倒台,历史给中南海高层提供一个绝佳的司法改革的机会,我在接受“德国之声”采访时讲过,抓捕薄熙来,一定要铲除滋生司法腐败的土壤,才能解决根本问题,可惜,现在机会错过了,人们已经看到,薄熙来精心包装的“黑社会”案无一例平反,他在大连徇私枉法制造的冤假错案,无一例纠正,越来越多的贪官被抓被判,但越来越多的维权律师和敢言记者也相继入狱,甚至,连要求“官员申报财产”的公民,和抗议拆迁的访民也被判刑,这些充满矛盾和不确定性的社会现象,推动了移民潮和资金转移潮,身价上亿的类似张松桥的富豪怎么能不离渝远行呢?

毫无疑问,中国的企业老板,与官员有着扯不清的关系和纠葛,因政治体制的局限,要发展经济,没办法躲过官员,不论项目审批,土地出让,还是银行贷款,产品推销,等等,老板都得求官员,而大权在握的官员,又在某一领域一言九鼎,他们的工资低,权力大,就容易滋生权钱交易的腐败问题,对企业家,真的是两难,不给钱,不办事,还可能找麻烦;给了钱,办了事,就会留下把柄,就可能出事。总之,心里的纠结,灵魂的挣扎,触法的恐俱,精明的算计,几乎伴随企业家的每一天,因此,当你深入了解他们,与其恳谈时,他们假如与你有缘分,会讲真话的:在商场,赚钱的机会大把;在官场,倒霉的陷阱也是大把,当与某一失势的官员连在一起时,反腐的利剑就难免落到某一企业老板的头上,张松桥,大概既不想成为徐明,也不想当刘汉吧。

媒体报道说,1980年,尚未高中毕业的重庆人张松桥获得赴港单程签证,度过两年的半工半读生活,因祖母是越南华侨,他后来移居香港,获得她的部分遗产。1982年,张松桥返回重庆,利用从祖母那里得到的原始资金和熟悉香港的优势,做起了从香港采购电子产品到重庆销售的贸易生意。靠着转手几倍、十几倍的利润,他在很短时间就把资本翻倍,进而在重庆商圈建立自己的人脉关系。上世纪90年代初,他曾作为上市公司“渝钛白”最早的发起股东之一,并出任过副董事长一职。“渝钛白”后来因财务丑闻出事,但张松桥躲过一劫。然而,就以往商界与政界内斗的故事,我不太相信他一点问题没有,只能说他找到矛盾的平衡点,化解了危机,纵观重庆640个“黑社会”被虚构包装的详情,一切都看当时权势者的心情,假如他们认为某个民企老板有利用价值,就会罗列罪名,抓他垫背,可能那时的张松桥,没有进入官员的视线。

在笔者看来,与其责怪企业外迁,资金外逃,用行政命令的办法设限,不如立即解散政法委,使司法真正地独立,现在,从村乡镇到县市省,地方官都对法院有着很大影响力和控制力,党管司法,就是某一党员干预司法,假如某一个官员品行好一点,就干预弱一些;假如反之,就非常“悲剧”,2009年至2012年,重庆法院审理多起黑社会案,抓一批,判一批,杀一批,类似“文革”,哪一例是独立于党派之外,显示公平正义的呢,由于薄是政治局委员兼重庆市委书记,王立军是副市长兼公安局长,也就是说,上级给他们的权力太大,他们要“抢钱买官”,必然把发红的眼睛盯住有钱人,而富翁既使呼风唤雨,也难逃权势者的掌心,他们成为案板上的肥肉,只有任人宰割,这种惨痛的教训使民企老板变得胆小怕事,也越加聪明而言不由衷,因此,我们会看到更多的张松桥走在路上,但我还是微弱地喊一嗓子:“重庆李嘉诚”,你给我站住。

2017年4月6日于多伦多。

“重庆李嘉诚”跑了?曾豪掷近百亿购置香港豪宅 刷新历史最高价

资本大佬的新闻总是备受市场关注。身为香港富豪圈“大D会”成员的张松桥,近期就新闻颇多。比如关联豪宅遭窃,再比如投巨资购买恒大票据,都引发全港财经媒体关注。

张松桥早年移居香港,其后返回重庆发展。早在20多年前,他就创下“高档住宅”开发的先河;早在10多年前,张松桥就已经登上胡润富豪榜,福布斯名人榜。

在资本市场,张松桥人称“重庆李嘉诚”。近年来,张松桥的操盘风格也确实类似李嘉诚。在2014年前后,张松桥就开始出售内地项目,之后转战香港、伦敦买买买……

然而,关于这位低调而神秘的富商,外界却知之甚少。

香港太平山顶,港岛海拔最高的地方,也是俯瞰维多利亚湾的绝佳位置,这里的土地寸土寸金。李嘉诚、澳门赌王何鸿燊、刘銮雄等都曾在此书写出一个又一个资本故事。

张松桥是一位豪宅“发烧友”,他也曾豪掷近百亿买下太平山顶一栋又一栋的复式豪宅,一次又一次以刷新香港楼市的历史最高价。

张松桥还是中渝置地(1224.HK)、渝太地产(0075.HK)、港通控股(0032.HK)及渝港国际(0613.HK)等4家港股上市公司的主席。

野马财经近日尝试联系张松桥及中渝置地方面。中渝置地委托财关公司给予回复,称公司对野马财经所提的问题暂无回应。

“西南地产王”李嘉诚式撤退

张松桥1964年出生于重庆。1980年,刚满16岁的他赴港半工半读。期间,作为长孙的张松桥继承了祖母留在香港的一笔财产。这是他发家的关键一步。但当时的张松桥或许也未曾料到自己日后会成为叱咤一方的富贾。

1982年,张松桥看到了在内地与香港之间倒卖电子产品的商机。彼时,刚成年的张松桥返回重庆,将在香港成本仅几元的电子表运到内地,转手以100多元的价格卖出,借此积累起“第一桶金”。

在贸易生意做得顺风顺水后,张松桥将目光瞄向了房地产行业。1992年,张松桥与同在香港经营电子产品的“老相识”曾维才,共同成立中渝发展,进军“高端地产”领域。此后,两人一个“台前”忙活,一个“幕后”运筹。

同年,张松桥接过当时还尚属荒凉的渝北区2200亩土地进行开发。1996年,张松桥推出高档住宅项目“加州花园”,引入“新奇”的社区概念。小区内配有保龄球馆、学校、银行等基础设施,并组建重庆第一家物业提供服务。

加州花园成为了重庆的标志性建筑,张松桥的中渝发展也因此“一炮而红”。此后,张松桥相继开发了“加州城市花园”、“山顶道壹号”等多个地产项目,成为重庆第一个把住房卖到100万平方米的人,并将业务逐渐拓展到四川、昆明等地区。

彼时,龙湖地产、金科等重庆房企难以望其项背。2006年,张松桥将旗下中渝发展以33亿元的价格出售给了港股上市公司确利达,实现借壳上市,并更名为中渝置地。

从2007年开始,获得了汇丰、恒生等多家银团资金支持的中渝置地,开始四处挥舞着钞票大肆囤地。仅用时不到1年,中渝置地的土地储备便从400万平方米迅速激增至超过1000万平方米,一举跻身国内一线“地主”之列。

中渝置地的飞速发展,也使张松桥的明面财富急速增值。在2007年胡润房地产富豪榜上,张松桥位列第20名,以125亿元的身家夺得“重庆首富”和“西南地产王”的称号。

此后,张松桥执掌下的中渝置地平稳发展,直至2013年“船头”调转。2013年,中渝置地的销售金额达到顶峰,为97.75亿元人民币。

彼时,在内地发家的张松桥萌生了退意,决定紧随首富李嘉诚的脚步。中渝置地开始不断抛售在内地的土地资产,上演了一场撤退大戏。

仿效李嘉诚在英伦“买买买”

按中渝置地的说法,公司抛售内地资产的原因是“预见到二线城市物业市场的不明朗情况及风险”,准备从偏安一隅的地方房企,转型成国际性房地产发展商。

房地产
楼 – 房地产

2013年11月,中渝置地以14.25亿元将照母山一块尚未开发的地产项目转让了出去。公开资料显示,这宗土地是公司1年前击败保利在内的众多对手,以21.9亿元的总价拿下的。哪怕折价也要出售,这显示出了张松桥决绝的退意。

此后,中渝置地在内地的土地储备“只出不进”,从2014年起停止任何土地收购。2015年,中渝置地处理了在内地的大部分土地资产。据中渝置地官网显示,截至2017年3月23日,公司在内地已无土地储备。

经过一番腾挪,中渝置地回笼、套现了数百亿元资金,张松桥也因此得名“重庆李嘉诚”。他亲手将“西南地产王”的头衔摘下,“挥一挥衣袖,不留下一寸土地”,这一路撤退得很顺利。

在将内地的房地产业务出售的同时,张松桥已将目光转向香港及海外。手握充裕现金流的张松桥,首先将钱用于在香港太平山顶购置豪宅。

2015年1月,张松桥以63亿港元买下被列为香港一级历史建筑物的山顶道75号“何东花园”,该价格创下香港史上最贵豪宅纪录。

何东花园有近百年历史,建筑融合了中式、欧式风格。该处豪宅原为香港已故商人何东和妻子张莲觉在1923年购买后改建而成。何东家族曾是港英政府时期香港四大家族之首,“澳门赌王”何鸿燊即出身于该家族。

同年8月,张松桥以15亿港元的价格,从李嘉诚“军师”袁天凡手中,接过位于太平山顶白加道22号的独立三层豪宅。据此前媒体报道,该豪宅每平方米的价格逾136万港元,创下当时全球房屋每平方米价格第二高的纪录。

此外,张松桥还从旗下上市公司渝太地产手中,以40.21亿港元接下尖沙咀彩星中心及中环世纪广场两栋商业大厦。

在香港豪掷逾百亿港元“买买买”后,张松桥选择效仿香港首富“李超人”,进军伦敦地产。2017年初,中渝置地以2.9亿英镑(约合人民币25亿元)购置下伦敦帕丁顿火车站附近的写字楼One Kingdom Street。

同年5月,中渝置地再次出手,以11.35亿英镑(约合人民币101亿元)的价格买下伦敦金融城内最高楼利德贺大楼的所有权。彼时,这单交易创下英国自2014年以来最大的单一资产收购纪录。

然而,张松桥这个为创纪录而生的富豪并未就此罢休。中渝置地此后还曾联合其它财团,多次发起对伦敦金融城内地产项目的收购,包括与富力以4.7亿英镑(约合人民币40亿元)共同接过万达经手过的九榆树广场等。

对此,易居研究院智库中心研究总监严跃进向野马财经分析道,“中渝置地这类房企并不是依靠物业营销或高周转来获利,而是通过赚取物业增值差价的方式获利。中渝置地在伦敦购置物业或出于两方面考虑:一是公司抛售的内地土地资产溢价水平较高,资金回笼效果不错;二是在当时英国脱欧背景下,伦敦物业估值偏低,增值机会大。”

张松桥左手抛售内地资产,右手便在香港与海外置业的举动,引来了众人的质疑。一时间,关于“重庆李嘉诚跑了”的言论喧嚣尘上。

张松桥对此曾回应称自己其实没有跑,“私人还有很多项目在大陆做。另外中渝跟富力也有很多项目在合作”。

在中渝置地2018年中期业绩发布会上,中渝置地副主席林孝文曾表示,“国内项目对集团的收入贡献不会超过5%,对公司的回报比例不大,但如果未来在一线城市,尤其北京、上海等地有不错的项目,我们也会考虑和参与”。

野马财经近日就中渝置地内地业务的具体情况、后续计划等问题,曾多次致电公司,并将采访提纲发至公司邮箱及IR主管邮箱中。对方表示,电话里不方便回应,将在讨论后回复邮箱。此后,中渝置地委托财关公司给予回复,称公司对野马财经所提的问题暂无回应。

力图转型为国际地产投资公司的中渝置地,接下来将在内地如何开展业务?一切都仍是未知数。

为“大D会”成员,常常“左右逢源”

16岁只身赴港的张松桥,现在是中渝置地、渝太地产、港通控股及渝港国际等4家港股上市公司的主席。目前,上述4家上市公司的总市值近150亿港元。

除了前述房产物业权益外,张松桥旗下的上市公司还拥有着香港西区海底隧道、大老山隧道、驾驶培训学校Alpha Hero集团及电子道路收费系统快易通等的部分权益,从香港人的交通出行中“收租”。

在张松桥庞大的资产版图背后,一条精心编织的关系链若隐若现。有人说他善于处理各方关系,能够“左右逢源”。

就像张松桥所言:“一个成功的商人,只有努力地去适应社会,而不能让社会来适应你。”在香港“摸爬滚打”的数十年里,低调的重庆富商张松桥与香港众多商界大佬的关系,可以用“有钱齐齐搵,有难齐齐当”来形容。

张松桥也是“大D会”成员之一。“大D会”的其他成员还包括新世纪发展的郑裕彤、华人置业(0127.HK)的刘銮雄及英皇的杨受成等。因几位富豪经常相聚打一款名为“锄大地”的纸牌游戏,得名“大D会”。

Posted in 中国经济, 热点新闻

相关新闻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