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Close

王岐山和習近平漸行漸遠,極權制度要不斷製造敵人,習近平王岐山矛盾最終將不可避免!

习近平害怕习王体制成形不能定于一尊,王岐山自我矮化,负责外事以避祸

习近平与王岐山的关系很特殊。

第一,他们有相似的红色血脉。习近平的父亲是习仲勋,习算是正宗的红二代,王岐山的岳父是姚依林,王算是嫁接的红二代。
第二,他们有长期的友谊。习近平下乡初期,一次从北京返回延川,因路途遥远,先到了冯庄找王岐山借宿一夜,两人就合盖了一床被子。
第三,他们具有相似的经历,都曾长期在基层工作过。他们对中国的看法接近,都认为要保护父辈留下来的红色江山。政治上崇尚专制极权,经济上主张扩大国有经济,但保留民营经济的生存空间。
第四,他们都崇尚明代王阳明的心学。据不完全统计,习近平从担任总书记至今至少已经六七次提到王阳明,或者引用过王阳明的学说。王岐山与美国学者福山对话时,曾表示他对王阳明的心学很有兴趣。王阳明的本名王守仁,别号阳明。王阳明与孔子、孟子、朱熹并称为孔、孟、朱、王。 王守仁的学说是明代影响最大的哲学思想。

王阳明认为,人心之灵明就是良知,良知即是天理,故不可在良知之外求天理。认为良知是超出善恶之上的绝对至善,是超出是非之上的绝对真理。他提出知行合一,一方面强调道德意识的自觉性,要求人在内在精神上下功夫;另一方面也重视道德的实践性,指出人要在事上磨练,要言行一致,表里一致。

但习近平与王岐山也有不同。

一是王岐山受过正规教育,曾就读西北大学历史系,习近平没有受过正规教育,其博士学位名不副实。

二是习近平读书不多,对中西方文化了解不深,但王岐山读书较多,对中西方文化了解较多。

三是习近平性格蛮横,能力有限,而王岐山曾任过建设银行的行长,且处理过广东国投行清算事宜;海南债务危机;非典和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等重大危机事件。王岐山治国理政的能力明显要超过习近平许多。在习近平上台后的五年里,王岐山帮助习近平完成了集权。

四是习近平一直崇尚极权主义,毛泽东是他的精神导师。而王岐山则不同,他早期曾崇尚自由主义,“六四”后转向威权主义,并最终走向极权主义。

八十年王岐山曾担任自由主义丛书《走向未来》的编委,据说第一笔捐款5000元是王岐山给的。但“六四”以后,他的思想发生重大转变,与自由主义分道扬镳,走向权威主义,并最终走向极权主义。

 

关于习近平与王岐山的关系有四种观点:

习近平王岐山李克强
习近平王岐山李克强

第一种是相互利用。习近平利用王岐山反腐集中了权力,第十三届人大会议后,习近平还要依靠王岐山管理内政外交。而王岐山也利用习近平获取权力。此次人大王岐山被任命为国家副主席。但此种观点难以自圆其说,因为习近平如果仅仅是利用王岐山,他似乎没有必要去修改宪法取消副主席任期。因为习近平并未取消人大委员长和总理的任期。

第二种王岐山是灵魂人物,他控制着习近平,习近平只是行尸走肉。这是目前最不靠谱,缺乏理性的观点。不仅没有证据支撑,而且逻辑混乱,自说自话。

第三种观点是基于共同理想和利益的联盟关系。这种观点认为习王有着共同的理想,通过极权主义保卫父辈的红色江山,毛泽东是他们的精神父亲。他们不仅要控制中国,而且还要称霸世界。同时,他们相互信任,他们要像兄弟一样长期合作执政。他们关系类似君相,但又超过君相。

关于对习近平和王岐山的看法,目前海外有两种观点值得警惕。第一种是将习王界定为巨贪和淫乱,关注他们的下三路。此种观点可以激起底层民众的兴趣,但忽略了他们的上三路,也就是他们真正想做的事:建立红色帝国或者说新极权主义。也就是我们常说的独裁者不可怕,但独裁者有理想很可怕。我们要将把目光聚焦到习王的政策上,否则我们将误入歧途。第二种是将习王幻想为先集权后民主或者说先民主后宪政。持这种观点的人要么偏执,要么刻意误导大众。习王从未有过民主宪政的想法,也不可能这么去做,他们要干的恰恰是反民主、反法治、反人权和反人性。

说完习近平和王岐山的关系,我们要分析一下他们关系的走向和结局。

习近平
习近平

第一种可能,习近平终身执政,王岐山辅佐,后王激流勇退。这是一种较理想的模式。习近平终身执政应无悬念,尽管在修宪时,习近平给国家副主席也取消了任期限制,但王岐山的权力来自习近平的赋予。王岐山为习近平的新极权主义之路扫清障碍后,功成身退。但这种观点忽略了极权主义的特征。极权主义的一个重要特征就是不断制造敌人,不断革命,永无止境,今天是孙政才,明天是胡春华,后天是王沪宁,如同毛泽东时代的刘少奇、林彪一样。既然革命无止境,老王也只有鞠躬尽瘁,死而后已了。

第二种可能,习、王共同执政,习近平或者王岐山意外身亡,联盟自然解体。这种可能性是存在的。因为有一个问题是值得思考的,那就是习近平的集权过程是否已经完成了。我们从表面上看完成了,但权力的掌握从来不是名义上的。习近平虽然名义上三位一体了,但有多少人内心追随他,愿意为他肝脑涂地,其实很难说。枪杆子虽然在共产党手里,但共产党是个组织,枪杆子实际在持枪者手里。习王通过反腐和党内清洗几乎得罪了所有的人,他们被暗杀多次。未来命运会如何,不得而知。只是这种可能性无法预期。

第三种可能性是毛泽东与林彪的模式。应该说有相似性,毛泽东为了拴住林彪将林彪作为接班人写进了党章。林彪名为第二号人物,但他没有实权,甚至还一个连的军队都调动不了。王岐山不是中央政治局委员,但他是国家第二号人物。王的权力来自习近平的赋予,王没有任何军权。林彪最后的出逃与毛泽东的猜忌和逼迫有关。林彪长期注射杜冷丁毒品,是个瘾君子,心理阴暗。随着习近平年龄的增长,其心理将会变得与毛泽东相似,也是独裁者心理,猜忌和心胸狭窄。

王岐山也会因习近平的猜忌和打压而心生怨言。如果习王闹翻,习收回对王的授权即可。至于王如果想发动政变,习则可能铲除他,甚至罗织罪名审判他。王岐山不可能像林彪驾机逃走,而很有可能借外事访问滞留国外避难,紧急情况有可能上演王立军事件。第四种可能,这是我自己的观点。习王联盟基于共同的利益和理想会紧密合作,共同推进习近平新极权主义。

但随着时间的流逝,君相之间的矛盾会进一步加深。习近平的猜忌和气量狭窄是主要原因。当习近平不能再容忍王岐山时,他会收回对王授权,让其告老还乡。王岐山的特点是精明狡诈,他如发现习近平已不信任他时,他会以健康原因辞职,习王联盟自然终结,不至于发生林彪913事件和王立军事件。

王岐山不屑于看赵乐际
王岐山不屑于看赵乐际

当然,习王联盟未来的根本还不在于他们之间的信任度,而在于习王推进的新极权主义之路是走不通的,它与中国人民呼唤的民主宪政是根本冲突的。习王联盟无论多么紧密,但它解决不了中共政治信仰破产问题,也无法关闭互联网和结束对外开放,无法解决权贵资本控制下的中国经济增长问题,更无法根治腐败。

习王通过反腐败结盟成功集权,但他们集中权力也会使习王联盟解体,分道扬镳。综上所述,习近平王岐山的关系是联盟关系,既有利益又有共同的理想。他们集中的权力又会成为他们破裂的原因,他们的联盟会如何收场?好说好散还是发生类似惨烈的913林彪事件和王立军事件,我们不得而知,但孤注一掷推行邪恶的新极权主义已经注定了他们的命运:天作孽,犹可恕;自作孽,不可活。

朱镕基系财经官员被清洗惹怒王岐山

中共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5月19日深夜公告:「中国证监会前主席、现任中华全国供销合作总社党组副书记、理事会主任刘士余同志涉嫌违纪违法,主动投案,目前正在配合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审查调查。」这不是单纯的反贪新闻,而是与目前中共高层的惨烈斗争有关,而且涉及中美贸易战,也是为习近平捍卫自己权位的重大反击战举措。

刘士余1987年就在上海市经济体制改革办公室任职,可谓江泽民与朱镕基的老部下,以后的仕途都在金融机构工作,一直到担任中国证监会主席,可以说是朱镕基的人马。而这次中美贸易战习近平的盲动、偏执,也以朱镕基在国务院的人马反弹最为强烈。

朱镕基的爱将、全国社保基金会理事长楼继伟今年3月被不正常退休,就是因为他公开批评习近平的极左政策。而楼继伟曾经是刘士余所在上海市经济体制改革办公室的上司副主任。

朱镕基王岐山系财经官员被清洗

刘士余是今年1月由证监会主席调任新职。两个职务虽然同是部级机构,然而证监会的重要性显然远超全国供销合作总社,而刘在证监会兼任党委书记,在新职却只是党组副书记,降职的情况很明显。而这次需要深夜对刘士余「主动投案」发出公告,显示其紧迫性,因此应该还有后着。从公告仍然称​​呼刘士余为「同志」,表示他还是人民内部矛盾。证监会主席如果贪污,绝对不会是小数字,然而中纪委对他如此客气,合理推测他已经「反戈一击有功」,可能转为「污点证人」。公告也说他「目前正在配合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审查调查」。接下来可能会有一批财经官员被清洗与清算。

朱镕基退休后,其财经人马的大管家是王岐山。习近平上台后的反腐败,没有动过朱镕基的人马,因为王岐山作为1980年代的「改革四君子」之一,六四屠杀后是在朱镕基保护下过关,并且得到重用。目前中共高层不论经济学识还是能力,无人超越王岐山,他还有美国的人脉,因此也只有他最有资格批评习近平对美政策。王岐山现在已经不是中纪委书记,在习近平拉高对美帝斗争的态势时,也必然要向王岐山开战,收拾朱镕基、王岐山这条线上的人马。

习近平不久前第二次推翻中美达成的协议,导致特朗普提高2,000亿美元中国商品的关税。习近平在内部做出决定后,估计高层爆发了新一轮的斗争。这可以从4月下旬前国家副主席曾庆红与前国家主席江泽民先后在自己老家江西吉安与江苏扬州现身,前总理温家宝也在5.12大地震11周年前夕在汶川出现可见端倪,因为他们都是习近平的政坛对手。然后是江、朱时代主管外贸谈判的前副总理吴仪祭祖的照片在网络流传,而这是两年前的照片,此时流传显然是针对习近平对美关系的无能与错失。

习近平害怕习王体制成形不能定于一尊,王岐山自我矮化,负责外事以避祸

过去的一年多,王岐山的确在国际舞台上表现得似乎相当活跃——一些报道称,在过去的一年多时间里,王岐山出访频率大大超过前任,并且多次作为习近平本人特使出席一些国家领导人来访接待、悼念活动等 – ——总之,这不是一个简单的礼仪性角色。

王岐山退场

第一,的确,作为中国国家副主席,王岐山会经常以礼仪性角色参加外交活动,不过,这是其角色使然。从中国国家副主席一职的设置,人们可以清晰地意识到他的“份量”。至于在中共中央外事工作委员会中的地位,如果对比当时担任中央外事工作领导小组副组长的前任李源潮,人们就会对王岐山的地位一点也不会感到惊讶。事实上,即使是李源潮当年以中央政治局委员身份兼任中央外事工作领导小组副组长,其在外交决策中的角色应该说也是比较有限的。事实上,李源潮当年也是频频以外交礼仪角色出席国内外的活动。

第二,所以说,王岐山此次外访是在为2020年春天习近平访问日本铺路吗?这恐怕也谈不上,即使是有也应该是营造良好气氛的效应。毕竟从外界看来,一名正国级国家领导人的造访在中日关系经历超长冷冻期后显得是如此重要。

众所周知,中日关系是一直到2018年中美贸易战的背景下才出现较为明显的缓和迹象的。当年,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受邀正式访问了中国,而在此前数年中钓鱼岛问题等让中日关系跌到历史地位,首脑互动寥寥。其实,即使到2019年6月底习近平出席大阪G20峰会,本来有机会顺势对日本进行正式访问,但是仍然未果。当然原因可能多样,但是这一切显示了中日关系的复杂性。所以,此次王岐山访问日本,当然会被视为一次千载难逢的关系缓和机会。

第三,当然,王岐山早就公开表示只是“我现在负责协助主席做一点礼仪性外交”,这是机制约束要求,但事实上机制约束肯定会因人而异。如上文所说,王岐山担任中国国家副主席之前已凭借其金融经验和反腐成绩而奠定了地位,虽然如今只是普通党员,但相信其话语权还是有的。

王岐山仍然会在决策中扮演重要角色,但应该说更具有顾问性质。事实上他每次出席礼仪性场合的讲话都引起不少的关注,尤其是外国政界的注意。外界观察人士认为有充分理由相信,王岐山的思想某种程度上代表了习近平本人的思想,这将是读懂习近平本人的“一把钥匙”。从某种意义上,这应是外界仍然极为重视已经担任“闲职”的王岐山的原因。

正在北京即将召开一次讨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的中央全会时,王岐山10月17日对到访中国的新加坡副总理兼财政部长王瑞杰说,“中国的道路选择,同100多年来追求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斗争史、绵延5,000多年的中华文明基因紧密相联。中国将继续保持冷静清醒,战胜国内外的各种风险挑战,与世界各国携手应对人类共同面临的挑战。”而在习近平的一些重要象征性活动中,王岐山也经常成为七常委之外必然露面的关键人物。

王岐山骂习近平昏了头

王岐山骂习近平昏了头
王岐山骂习近平昏了头

王岐山在新加坡出席新经济论坛,他说:““我一生伴随着不断地从成长到成熟,特别保持着一种冷静和清醒。听到好话的时候担心是捧杀。听到坏话的时候我倒无所谓,那叫棒杀。有名的人、有钱的人,或者是帅哥靓女都会面对着捧杀和棒杀。所以做人啊,要保持这份冷静头脑是不容易的,因为经常有人被捧晕。”——老王明明白白告诉大家习近平被捧晕了,昏了头。

王岐山门生任志强炮轰习近平:放弃韬光养晦 爆发中美贸战

近日,网络上广泛流传着一则视频,视频显示,中国富商任志强炮轰北京当局放弃中共中央军委前主席邓小平的韬光养晦政策,导致中美贸易战爆发。

任志强
任志强

综合媒体10月16日报道,任志强将关税比作长城,他表示,长城从秦朝开始大规模修建,它是自我防御,是不是这么理解,但是修长城一定会有两个结果,一个是你抵御了外敌,让敌人侵略越来越困难。同时也会伤害边境的人民进行境外贸易。不能自由交流了。从这个意义理解,如果单纯讲关税,关税是什么,关税是长城。你不来我这儿,我能收你的关税吗,只有你进入我的长城才涉及到关税。所以它一定不是进攻,是防御。

任志强指出目前中国政府正在加大自己的长城,跟邓小平提倡改革开放背道而驰。

任志强说:“如果你把后两个字弄没了,就不叫改革,中国的改革是来自于你把大门打开了,现在你非把要门关上,怎么能对呢。我觉得第一个要先从特朗普(Donald John Trump)是自我防御还是一定要进攻你,如果是进攻你,他为什么对别的国家也提高关税?不要以为他是对中国进攻,他只是防御,所以对其他国家都一样。于是别人就能谈得通,因为别人开放。中国和他谈不通,因为中国不肯把大门打开。”

任志强还指出,北京当局未延续邓小平韬光养晦的外交政策。

他说:“2015年美国出了一个研究报告,那个时候还没有特朗普,谈到中美关系,非常强烈的提出来,中美之间已经出现了很多很多问题,但是如果中国不改变邓小平的28个字,韬光养晦等等,中美不会发生恶性的贸易战争和其它战争,但是如果你改变邓小平这些,你非要不韬光养晦,你非要称头,你非如何如何,那就对不起,我绝不让你这么干,因为别的国家也同样不会让你这么干。”

任志强表示自己不懂贸易战,但起码认识到关税是自我防御的长城,不是为了进攻而设。如果不拆长城,长城以外都不是中国的地方。

任志强最后反问政府,中国要那长城干嘛?

自中美贸易战爆发后,中国经济疲软,股市暴跌,人民币不断贬值。外资已经出现撤资潮,加之最近因个别网站谈论经济导致被整肃,民众税负增加,一时之间怨声载道。中国或多或少已经出现恐慌情绪。

 

 

 

Posted in 中國政壇, 共黨內鬥

相關新聞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