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Close

栗战书女儿栗潜心伙同丈夫蔡华波直接吞没上海阜兴集团的朱一栋600亿私募基金 : 来自网友举报

栗战书的女婿蔡华波与上海阜兴集团的朱一栋关系甚密。2018下半年起,600亿在上海正规备案,阜兴旗下的上百只私募基金和资产,全部不翼而飞。

栗潜心在香港呼风唤雨,习近平栗战书汪洋家族富可敌国

 

栗战书女儿栗潜心
栗战书女儿栗潜心

 

新闻说是集资诈骗,但明眼人都知道朱是没能力可以左右中基协和证监会数年,备案出数百只虚构的私募基金,托管在上海银行浦东分行,还可左右办案,左右舆论,限制投资人申诉,封锁事实真相,让吉茂集团,湖北资管,浦江政府,阳光保险,国广,证监会银监会等如此配合他多年来完成骗局和转移这么庞大的资金在上海。

还可以让这个外地的80后坐上人大代表。一年多了,投资人数百亿的身家,一分都还没退还,这都是国家批准的正规私募基金,还是都有强力的政府担保方,而这些担保方都免责也正常运营。

现在中国特色的腐败是越来越直白,隐藏都不用了,而且已经直接涉及到在一线城市抢夺老百姓,海内外,港澳台的投资人和动用国家机器恐吓投资人伸冤和说实话。

 

公开资料显示,栗潜心于1982年出生,现任河北省政协委员,过去曾任云南省政协委员、香港华菁会副主席、建银国际资产管理公司直接投资董事总经理。报导说,栗潜心一向低调,这次在教育展露面,原因是建银是这次活动的赞助单位。

栗战书出身中共红色家庭。其叔祖父栗再温,原名栗志周。曾任中华全国总工会书记处书记、山东省副省长、中共山东省委书记处书记。其父名为栗政修。栗战书侄子栗群也在大陆政界,现任中共天津市委办公厅副主任。

1950年出生的栗战书被指是习近平的亲信,先后在河北、陕西、黑龙江、贵州四省担任要职。栗战书早年曾任河北无极县委书记,期间与同在河北地方任职的习近平建立起了良好的关系。两人二人“意气相投”、“经常一起喝酒”。

栗战书升任河北省任职省委秘书长时,曾受到时任省委书记委程维高的排挤,栗战书也被边缘化。2003年8月9日,程维高被中纪委审查。据后来的消息披露,程维高垮台,就是栗战书等几名高官合力的结果,当中栗战书扮演了重要角色。

自习十八大上台后,栗战书获得重用和提拔。2012年7月,栗战书调中央工作,任中共中央办公厅常务副主任,同年9月,接替令计划,升任中办主任,并帮习近平肃清中办系统的令计划余党。2017年10月份,中共十九大晋身中共政治局常委,并分掌全国人大。

香港《南华早报》在2017年7月罕见地刊出暗示栗战书家人敛财的文章一天后,又罕见地删除该文并郑重发布声明道歉,外界普遍认为,显示出中共十九大前党内高层权力博弈十分激烈。

去年中共两会上,通过修宪取消了对习近平连任的限制,栗战书被认为是“功臣”。 《南华早报》曾引述分析说,栗战书过去的经历证实他可以有效地执行习近平的指令。

多维》早前刊文披露指,2008年栗战书在中共央视受访时,栗战书披露自己的女儿小名叫“多习”。这个名字似表明习、栗两家族的密切关系。

阜兴旗下的每只私募基金都是正规备案,有劣后投资人,有抵押质押物,有三方回购担保和证监会指定托管行的私募基金,而投资人认购的都是优先级的。现在证监会指鹿为马的说,投资人没有风险意识?这么完整的备案和资料,这么多重的抵押和担保,风险是出在托管行和证监会给他们很大的通融和方便。

证监会回复投资人说道德风险也是投资风险,那投资人就纳闷,要政府做什么?政府的道德风险也要老百姓承担??政府并非百姓选的,是中央指派的。案发了,国家花这么大力气阻挡和维稳,为何不去追赃,究责,尽快退款?如果不是背后的人背景特硬,如何能在上海操控这么多国家部门,连新华社都通知各个媒体不准采访投资人?

他的女儿是掌上玉,宫中仙,住上亿豪宅,开名车,有数百亿的巨额存款,而老百姓家里的老人,孩子就该死,就的锁紧裤带,无止境的被剥夺自己父母毕生辛劳所剩下的一积蓄,供给这些年纪轻轻却早已享尽荣华富贵,平步青云的官二代?

 

栗战书女儿栗潜心一掷千金买亿元豪宅, 汪洋的女儿汪溪沙也在香港有资产

中央政治局常委栗战书女儿栗潜心,与贾庆林外孙女李紫丹一样豪爽。栗潜心透过BVI公司”世喜控股”,2013年以1.1亿元购入赤柱滩道独立屋,一样不用做按揭,现时与丈夫蔡华波居住于此。

image.png
栗战书女儿栗潜心一掷千金买亿元豪宅

全国人大前委员长万里的孙女万宝宝亦一直居港,2013年斥资2,500万元,购入旭龢道秀丽阁低层B室连车位,至2016年以3,200万元转手。去年斥资1,050万澳元购入澳洲悉尼一处顶级公寓,据闻入住两晚后便将其出售,现时不知居住何处。

至于全国政协主席汪洋的女儿汪溪沙,在持有香港身份证后,2010年4月先以1,563万港元买入西营盘缙城峰单位,同年8月再斥资2,045万元购入鸭脷洲南湾一单位,2012年转手赚222万元。

汪溪沙的丈夫张辛亮一样是官二代,是中共军方元老张爱萍孙儿。张辛亮2013年创办辛夷资本管理公司,现时写字楼在中环律敦治大厦。

有业界人士指出:”太子党以往爱买尊贵地段豪宅,特别系独立屋。但有啲已转軚,开始买高楼大厦,始终喺管理上较独立屋严密,私隐度高。入市时用海外註册公司购买,甚至用别名签署买卖协议,除非亲身出没,否则没人知佢哋系隐世业主。”

       官二代搬钱到海外

“香港回归20年,好多潜规则有大陆政治文化嘅影子,政府都渗入咗国内政治文化,令内地运作模式、经济规律都慢慢喺香港出现”。很多官二代都是走在灰色地带上,深知在香港处理资产是踩钢线,他们会先将钱转到海外,”如果觉得自己当时得令就留低,知道自己差唔多到水尾,就移民海外”。刘锐绍指出对他们来说,走资到外国一定会比香港安全,”香港已经唔系佢哋如鱼得水嘅自由地,另外从利益角度出发,外国政府唔会出声,因为钱已经到佢哋手,所以官员能转移嘅钱就转移”。

2016年广东破获的地下钱庄案,涉案金额高达2,300亿元,当中央搜集到证据,自然会通缉贪污、逃税的人,资产放在海外,至少不会直接被充公,”你睇中国100个红名单,即系中央通缉嘅人,有官员、有企业高层,其中有四成藏身喺美国。外国政府会话『你喺呢度投资,我就畀你政治庇护』,又或者谂办法将贪官榨乾,先将佢遣返中国,好似百人榜首位嘅中国第一女巨贪杨秀珠,喺美国不断打官司,最后先被遣返中国。赖昌星同样喺加拿大系咁打官司,仲有人不断送钱接济佢”。赖昌星由2000年到加拿大,经过11年反反覆覆的难民申请审讯、上诉,2011年才被遣返中国。

Posted in 共党内斗, 官场黑暗

相关新闻

1 Comment

  1. 匿名

    蔡华波介绍阳光保险给上海阜兴集团的朱一栋。朱一栋当上人大代表时,栗战书是掌管人大的。各种巧合,而吉贸集团又偷偷运走了数十亿到海外。现在朱一栋旗下的上百个正规备案的私募基金所有的钱都不翼而飞,也没有投入到项目上运行。数百亿的资金,上万位海内外投资人都深受其害,至今分文未归还。而阳光保险,东海证券,吉林省的吉贸集团,湖北资管,浦江政府,阜宁盐城政府等,全部有出现在这些私募基金的项目方,担保方,甚至出面在签约仪式,合作仪式上。上海银行也可以全身而退的,托管的百亿资金全部不见了,也没有投入项目里运行,不用解释或提供流水给投资人们。这事做的太直白,后台大,都没事。把投资人打的打,关的关,恐吓的恐吓,上海金融市场和托管行的资金已经沦为大内总管家属的金库,中产人民的炼狱。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