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Close

加拿大家庭医生疯狂收费 10人看病收46个人的钱!

一位在大多伦多地区多家诊所行医30年的家庭医生,多年来大肆乱收诊费和收费造假等违规行为,受到安省内外科医生学会(CPSO)调查,最后以他放弃在加拿大行医而作罢。

在《星报》日前披露了安省百名OHIP收费最高的医生后,又开始追踪滥收费用的医生。家庭医生Rajiv Kumra分别在怡陶碧谷、多伦多和皮克灵等地的多家诊所行医。

2017年1月的一天,他在怡陶碧谷的诊所诊治了一名女病人,但他上报给安省健康保险计划(OHIP)的费用,还包括了她的5个没有到场的孩子。

2016年8月,Kumra还在同一家诊所,为一位父亲和他的6个孩子收取OHIP费用,当天也只有该父亲前来就诊。在2012年11月至2014年11月期间,Kumra对另一名通常每年只就诊一次的男子收取几十次OHIP诊费,在其中的11次中,他还为该男子其他家庭成员中的至少10人收费。

根据CPSO的调查,以上案例仅仅是2012至2017年期间,Kumra为一人看病全家收费的20多个案例中的一少部分。他并不在头100名OHIP收费最高的医生之列,但他的案例说明了少数医生是如何滥用该系统,以及有关当局为何需要对所有医生账单,进行适当的监督和保持透明度,以保护公众免受欺诈,并确保紧绌的医疗资金得到适当的使用。

Kumra的账单数额仍受《隐私法》保护不能被披露。

根据CPSO纪律听证会摘要,在该案中,CPSO聘请了私人调查员在诊所现场进行监测,然后再将监测结果与OHIP账单数据进行比较,就发现Kumra对那些没有去过诊所的人也收费。

例如2016年9月3日,调查人员看到当天共有10名儿童进入他的两家诊所,而他却上报了46名儿童的诊治费用;2017年8月20日出现类似的模式,19名儿童看病,但报了53人。

CPSO表示,除了不正常的OHIP账单外,Kumra还经常为领取福利的病人申请营养餐填表。虽然医生可以向OHIP开具该服务费用,但他还另外向病人收取现金,开始是50元,2016年后涨到100元。

在2014年秋天,当社会援助官开始拒绝Kumra签署的表格时,他安排自己的医生朋友,每周一次来诊所签署表格,然后二人分享患者支付的现金。直到2015年5月,该机构恢接受他的签署。除此之外,CPSO还发现,他所签署的表格中,很多并没有适当的医疗诊断纪录。

CPSO还披露,在对Kumra的调查期间,他曾想方设法干扰调查,指使员工移走诊所电脑的服务器,令调查员无法查看患者的资料纪录。

根据之前的CPSO纪律处罚档案,Kumra还有鸦片类药物滥用纪录,在2007年曾因一边工作、一边领取戒毒的残疾保险,而被停牌8个月。他也因此受到加州医疗委员会的谴责。除了安省执照外,他也拥有美国加州和纽约州的行医执照。

根据CPSO与Kumra在今年4月26日签署的法律文件,他同意绝不在安省或加拿大任何其他司法管辖区再行医,CPSO才答应暂停对他的所有新调查。

在6月17日的听证会上,纪律委员会命令Kumra接受正式的谴责,并向CPSO支付6,000元费用,但监管机构无权命令医生偿还向纳税人超额收取的费用。针对他的谴责日期尚未确定。

Posted in 美加要闻

相关新闻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