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Close

贸易战川普目标越来越明确: 结束共产党的独裁统治;如果中共现在不签协议,中共将亡于川普第二任上!

「大家现在只看到川普跟中共打贸易战,有没有想过,他背后可能有个更高的战略目标,只是现在不方便说。那会是什么?会不会是解体共产中国?这不是更彻底吗?」台大政治系教授明居正21日语出惊人说,美国对中共的政策,长期以来都是和平演变,也就是透过不打仗方式改变对方政权本质

明居正指出,1950年代以后,美国对华有两大策略,对中国大陆采围堵、和平演变方式,对台湾则是盟友、筹码的战略,直言到今天为止,台湾始终是美国的隐形盟友。他举例,前几年日本福岛大地震,考量核电厂隐忧,美国航空母舰后退几百海里,并撤离东京一代的美国侨民、重要官员。

「你想想,从东京撤离,距离最近的地方是上海,美国官员为什么不撤去上海?他们撤到哪?撤到台北来了。这就是隐形盟友。」

明居正表示,如今全球谈论中国都有个错觉──以为中共内部非常团结且越蒸蒸日上,但实际上却不然。他进一步分析,中共内部斗争始终未曾停歇,现任国家主席习近平没外界想像般强大,前主席江泽民也不如众人以为的衰弱,虽然前者运用反贪腐打击后者,但后者也正暗中煽动港独、台独话题,再加上中国经济衰退等问题,打算扣上「无能」的帽子,在今年的「十九大」中一次扳倒对方。

「大家现在只看到川普跟中共打贸易战,有没有想过,川普背后可能有个更高的战略目标,只是现在不方便说,那会是什么?会不会是解体共产中国?这不是更彻底吗?」明居正语出惊人说。

习近平陷入困境

▲学者认为,习近平政权正面临内忧外患。(图/达志影像/美联社) 

「川普的『让美国再次强大』可以看出端倪,美国已经衰弱了,所以才要再次强大起来。」明居正指出,美国之所以不够强大,是过去以往用兵过度,导致财政虚弱,加上制造业离开,经济下滑,已不足以支撑美国国力所致,「所以美国要强大,经济就要先强大。经济要强大,制造业要先强大。制造业要强大,必须先和中国相抗衡,因为制造业都流到中国了。」

他分析,川普的用人策略中,白宫贸易委员会主席纳瓦罗(Peter Navarro)是《致命中国》一书作者,美国国务卿提勒森(Rex Tillerson)和俄国关系友好,对中共则一向没有好话。美国国防部长退役将军马提斯(James Mattis)是退役中将,过去对中共也以鹰派立场着称。「其余官员的共通点,除了非常强硬外,也都非常讨厌中共,不是讨厌中国,是非常讨厌中共。

「大家都取笑川普内阁是最有钱的内阁,没错,但这些人都是成功的商人,晓得如何运作一个成功的团队,如果川普真的能够统帅这些人,美国会非常厉害。」明居正直言,川普计划打造一个菁英团队,藉此重整美国经济,等到美国经济再次强大,就有足够能力对抗最主要的敌人──中共

「大家会想说,怎么可能?中国这么强大,面积960万平方公里,有14亿人,有核子武器,有400万的军队……」明居正说,苏联曾是美国最强敌人,但只用了50年,美国就兵不血刃地把苏联搞垮,从1989年2月开始,在短短3年间,波兰、匈牙利、东德、捷克、保加利亚、罗马尼亚、阿尔巴尼亚、南斯拉夫、苏联及蒙古等10个共产政权陆续「和平演变」。

明居正补充:「我说的是,共产政权是可以瓦解的,而且瓦解的速度、时间,远远快于我们的想像。」强调苏联瓦解时,面积达2240万平方公里,是中国的2.4倍,且核子武器全球最多,甚至军工科技之强大连美国也有所不及,「苏联当时发射太空站和平号,连美国都做不到,今天的中共,远远比不上当时的苏联。

「如果这么强大的苏联,我都可以和平演变把它搞掉,中共为什么搞不掉?这难道不会是川普的逻辑吗?你们真的以为川普只为了做生意吗?太低估他了吧。」明居正重申,美国对中共的政策,长期以来都是和平演变战略,也就是透过不打仗的方式,改变其共产政权。

特朗普究竟是要干什么呢?我们需要看看特朗普的动机!

这是特朗普在他的一则推特上写的,说“我们美国人不崇拜政府,我们崇拜神!”特朗普去年9月22日在阿拉巴马州Huntsville的一个演讲中说,“神、家庭和国家才是美国实力的真正来源!”特朗普的新政,实际上除了美国第一、美国优先,特朗普还有一个头号目标:就是解体共产主义!特朗普在去年6月的另外一个演讲中说,“美国军人的故事是与自由相关的故事,是正义战胜邪恶的故事,是惩恶扬善的故事,是抵抗对民主和自由镇压的故事。我告诉各位,这世界存在太多的邪恶因素,我正在清理这个烂摊子,你们瞧着吧!”我们也看到,特朗普正在一步步的在做。

特朗普在“共产主义受害者纪念日”的声明中说,“铭记一亿多被共产主义政权杀害和迫害的人!”特朗普在联合国大会的发言中说,“每一个试图实行社会主义或共产主义的地方,都产生了痛苦、腐败和衰退。社会主义对权力的欲求导致扩张、侵入、和压迫。世界所有国家都应当抵制社会主义,及其给每个人带来的痛楚!”

中共,在要求美国“尊重”中国的“社会主义道路”;而特朗普,在联合国大会上告诉所有的世界领导人,包括中共领导人,说“我们要抵制社会主义道路!”这就是特朗普做的。

特朗普的反共立场,是非常明确的。特朗普今年6月16日在迈阿密宣布新的古巴政策,把奥巴马时代的古巴政策完全推翻;美国将继续实施封锁,限制美国民众前往古巴旅行,限制美国与古巴军事、情报有关的企业商业往来,美国将不跟古巴谈判,除非古巴实现自由。特朗普说,“面对共产主义压迫,我们不会沉默!”

很多人说特朗普是雷根第二,可能真是这样。但雷根总统最大的成就是什么呢?雷根总统最大的成就,是推翻、结束了前苏联的共产主义统治!我认为特朗普可能比雷根还要伟大,他会结束中国的共产主义统治,结束我们这个世界上最大的一个、最后的一个,共产主义的统治!

特朗普现在正在朝着这个目标在做!我认为特朗普对世界上仅有的几个共产主义政权,采取了不同的手段和策略:对古巴共产政权,美国是在用围堵的策略;对越南共产政权,美国是在用经济的策略,现在美国许多企业都在越南投资;对北韩共产政权,美国是在用军事和外交的策略,我们已看到一些结果;而对中国的共产政权,美国是在用经济和贸易手段!

有这么一件很可惜的事。去年7月,当时我正好在台大做访问学者,就在这个会议厅也开了一次研讨会。这是我那次演讲的题目:“特朗普的天命:终斩赤龙?—重建美国、重塑中国、重振世界的机缘。”本来,从那时看,按当时的分析,中共可能有一个机会。 2017年4月,特朗普和习近平在佛州的海湖庄园有一个会谈,那个时候,双方的关系还非常好,这本来是一个机会,是很有希望的。他们之间探讨了一些“非常尖锐的问题”。我认为,这次谈判中,涉及到了中国的政治改革的问题,当然会谈的内容现在还没有公开,我们也不知道。

习近平去年说了几句话,当时让全世界都很吃惊,他说“三尺头上有神灵”……他是共产党的总书记啊,是无神论的共产党的总书记,他说三尺头上有神灵。我觉得,也许是老天爷看到了,看到了他的这一点点善念,他对神的信念,所以,给他创造了很多机会。后来,大家知道,习近平搞了这个反腐,各种各样的政策和做法,成立了各种各样的小组,掌握了各种各样的职权,他在中国百姓心中的民意都在上升,一路上升,各种事情都非常顺利。但是,到中共19大以后,就出现问题了,形势开始急转直下。

出了什么问题呢?他跑去(毛泽东故居)韶山朝圣,到中共一大的遗址去宣誓,说要效忠共产主义,然后又是什么定于一尊啊、终身制啊等等。从那时以后,中国局势就急转直下。你可以看到中国百姓的民意,马上就转了过来,就变了,全部都在开始反对他、抛弃他。然后,中国经济开始恶化,就在这个时候,美中贸易战突如其来!中共现在面临的压力巨大,真的是内外交困,压力非常非常的大。所以,我认为中共在这场贸易战中的下场和结局,会很惨很惨。

为什么中共的下场会很惨呢?这种照片是特朗普和美国著名的基督教牧师、700俱乐部和基督教电视网(CBN)的创始人罗伯逊(Pat Robertson)的采访。采访时Robertson问,对付北韩,你有什么杀手锏(杠杆)?特朗普说,我们有成百上千亿的跟中国的贸易逆差!特朗普知道美国有跟中国成百、上千亿美元的贸易赤字,这是美国可以利用的!就是说,特朗普实际上是非常清楚的,在对付中共的时候,美国的工具是什么。

在特朗普的内阁里,我们看到,他的财政部长努钦、商业部长罗斯、国家经济顾问卡德洛、美国贸易代表莱特希泽、国家贸易委员会的纳瓦罗等人。莱特希泽、纳瓦罗,他们都是对华强硬的鹰派,努钦和罗斯开始是比较亲中的(鸽派),但是他们现在也开始变了,卡德洛是中间派。关键是特朗普的政策,特朗普的意愿,是非常明确的:你要不就跟我走,要不我就把你解雇,“you are fired!”

这次对付中共的时候,美国不需要担心打贸易战,他们胜券在握。美国政府、智库等等,他们非常清楚,他们可以做什么。比方说有个英国经济学家,叫马丁.沃尔夫(Martin Wolf),他就建议实施资本运作管控,防止中共购买西方重要资产;彭博社的迈克尔.舒曼(Michael Schuman)的建议,是用精确制导的战术武器,以中共之道还治中共之身,限制中国投资,保证高科技不流入中共之手。我们今天看到的华为事件,中兴事件,恰恰就是这些计策的实施!

英媒指出,中共和美国的贸易关系究竟会发展到何种境况让人不得而知,但美国总统特朗普的一些行为的原因被分析出来了。

英国《金融时报》19日刊登了西南财经大学中国家庭金融调查与研究中心的欧阳俊的题为《特朗普葫芦里的炸药:西方经济一体化》的文章并指出,特朗普除了对中国发动贸易战外,还在2018年的七国集团峰会(G7)中寻求G7国家之间零关税、零壁垒、零补贴并反对贸易保护主义。特朗普的最终目的是希望西方经济可以一体化并推翻国家资本主义。

文章指出,表面上来看西方已经公开分裂了,G7经济正在变成G6+1,然而滤掉各种情绪化的杂音和噪声,人们会惊讶地发现,美国其实是向它的盟友发出了一个不同寻常的信号,特朗普也于10日离开加拿大时公然宣称,他的最终目标是希望G7国家间零关税、零壁垒、零补贴。

文章还指出,随后,白宫贸易顾问纳瓦罗(Peter Navarro)证实特朗普与其他六国首脑的确讨论过此事。不过,主流媒体对特朗普此番表态好像并未给予重视,以为这只是他作为商人的又一个诡计,注意力很快转向了新加坡,相关报道与评论寥寥。但熟悉特朗普的人都会明白特朗普是在认真的给出了出人意料的表态:推进西方经济一体化。

熟悉国际贸易实务的人都知道,零关税、零壁垒、零补贴是自由贸易区的典型特征,通常被视为推进经济一体化的第一步,其后将是关税同盟、共同市场和经济同盟。“零关税、零壁垒、零补贴,这是最终目标。”

文章强调,特朗普此番表态固然显得突兀,不符合他一贯的贸易保护主义者形象,却完全符合其一贯的逻辑。特朗普深受文明冲突论影响,坚信西方世界正面临异质文明威胁,以保护西方文明的战士自居。作为一个商人,他较二战以来历任美国总统更为重视经济的力量。在提交国会的《国家安全战略2018》中,他明确表示经济安全是国家安全的重要支柱。

按照特朗普的逻辑,为保障军事安全,过去美国联合西欧建立了军事北约(NATO),对抗前苏联的威胁。为保障经济安全,如今也有必要联合其他发达国家建立“经济北约”,应对臆想对手的竞争。推动西方经济一体化就是这一逻辑的自然结论。而且,以特朗普商人的盘算,一旦西方经济一体化得以实现,美国在贸易投资方面与盟国的争吵就会自然消失,企业、工人和农场主就不再遭受不公平规则的伤害,还能牵制盟国与臆想对手的经济贸易往来,完全是一举多得的事情。也就是说,特朗普的确存在推动西方经济一体化的动力。

事实上,欧盟、日本、加拿大眼下进退维谷,特朗普抛出西方自贸区方案,既可以减少外界对他保护主义行为的批评,又可诱使G7其他成员走上谈判桌讨论自己设定的议题。

而Politico欧洲网站则报道称,特朗普的建议已经得到了正面响应,默克尔当时就表示“我们将以它作为起点”(We’ll take it as a starting point)。

特朗普的信号对发达国家算得上是好消息。但对包括中国在内的广大发展中国家而言是个噩耗。一旦美国及其盟国最终实现经济一体化,世界贸易组织(WTO)不可避免将会被彻底边缘化。在此情形下,发展中国家在很长一段时间内会被排除在最发达市场之外,经济发展必将面临灾难性的打击。而且,即使被允许加入,在新的国际贸易规则下,发展中国家也不会有任何竞争优势,经济发展同样会受到严重影响。

很多发展中国家寄希望于德、法、英、意、日、加组成的G6,希望他们能够阻止特朗普一意孤行,维持WTO等多边机制继续运行。但是,这样的希望终将不可避免归于失望。虽然其仍在扬言对美进行关税报复,但终将因无法承受贸易战后果而不得不妥协。

文章总结称,特朗普的一体化方案对G6有很大的诱惑力。此外,G7集团自诩为自由世界,具有非常广泛的共同利益,眼下的纷争只是其“家庭内部的口角”,不可能发展成为全面对抗。对此,发展中国家要有清醒的认识。

贸易战成了贸易战,科技战,货币战,政治战,军事战的全面战争,这世界如小粉红所愿!

4.2 (84%) 5 vote[s]
Posted in 中美关系

相关新闻

2 Comments

  1. Anonymous

    太没水准的文章了,看得我想笑。要死了,这阿猫阿狗也能写文章刊登了

    4
    3
  2. 哀民生之多艰

    好期待川普连任,就喜欢川普怼天怼地怼空气,宇宙第一个就是他了。不过想搞垮一个民族,连最起码的民族精神都斗垮不了,再努力一些年吧。如果某一天中共真的垮了,希望真正能代表最广大人民利益的党派上台而不是亲美的走狗。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