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Close

拜登儿子受中共数十亿美元资助,拜登成中共同盟者 – 中共拖延贸易战谈判的目的就是等待拜登上台

美国总统川普日前无预警宣布,本周五起将对中国销往美国的产品课征25%关税。

白头翁拜登

 

曾在推特上发文指控中共试图拖延谈判的川普,在当地时间上午5点多又发推文表示,中共希望能够拖到跟拜登(Joe Biden)或其他弱势的民主党人「谈判」好继续佔美国便宜。

 

不过川普随即表示,中共的意图「门都没有」。

川普随后表示,中共的目的并不会得逞,因为代表团现在就要来美国做交易了。(图撷取自川普推特)

美国前副总统拜登日前宣布将竞争2020总统党内初选,成为民主党呼声最高的人选之一。

美国前副总统拜登日前宣布将竞争2020总统党内初选,成为民主党呼声最高的人选之一。拜登亲中的立场可谓人尽皆知,日前他才因发言表示「美国不应将中共视为地缘政治对手而感到担心」遭到两党同声挞伐。而其子杭特(Hunter Biden)日前也遭媒体批露,投资中国政府监视新疆穆斯林的智慧型手机APP。

川普在推特上表示,「中共撤回与尝试重新谈判的原因,是因为他们真心期盼能够和拜登或者其他弱势的民主党人『谈判』,从而在未来几年继续摧毁美国(他们现在每年佔美国5000亿美元的便宜)。」

川普随后表示,「门都没有!中国刚刚才通知我们,(中国副总理刘鹤)代表团现在要来美国做一笔交易了。等著看,我可是很乐意看到每年超过1000亿美元的税收填满美国国库。这对美国很好,对中国就不好囉!」

福斯电视主持人希尔顿就讽刺拜登应该要称做”乔‧中国”

拜登(Joe Biden)日前宣布将竞争2020总统党内初选,成为民主党呼声最高的人选之一,但对女性性骚扰以及收受中国献金等负面消息也随之传开。福斯电视主持人希尔顿就讽刺拜登应该要称做”乔‧中国”。

综合媒体报导,美国76岁的前副总统乔‧拜登(Joe Biden)上星期宣布角逐明年总统大选的党内初选,成为川普的竞敌,他不只批评川普滥用职权,破坏美国政治体制,还夸下海口,声称自己是唯一可以把川普拉下台的人。

拜登年仅29岁时就已当选美国参议员,一路到欧巴马时期当上副总统。有人讽刺,拜登的政治经验丰富,性骚扰女性的事件也很”老道”。拜登曾被多名女子指控有”令人感到不舒适”的举动,甚至曾经正面环抱希拉蕊数十秒不放。

《福斯新闻》主持人史提夫‧希尔顿(Steve Hilton)表示,拜登30年来募到的政治献金高达美金2900万元(约新台币8.7亿元),其中不少好处来自中国。包括从2011年开始拜登的次子杭特领导的”桑顿集团”多次被爆料与公司资金来源不明,有来自乌克兰的美金310万元(约新台币9579万元)、来自神秘公司的美金120万元(约新台币3708万元)、以及来自中国”盛洋投资”(Gemini Investments)洽谈高达数十亿元美金的协议等。

希尔顿表示,根据拜登在国会的纪录,劳动人民与提供政治献金的富商之间,他选择了富商;根据拜登在白宫的行止,在劳动人民与中国之间,他选择了中国,因此,希尔顿戏称,拜登应该叫做”乔‧中国”。

拜登不适任总统

福克斯新闻报导,拜登已宣布争取民主党提名参选美国2020年总统大选,其次子亨特支持的投资基金是中国一家监控技术公司的幕后金主之一。

拜登儿子亨特在前奥巴马政府应对俄罗斯入侵乌克兰东部之际,成为乌克兰天然气公司布瑞斯玛(Burisma Holdings)的董事会成员。据了解,在乌克兰调查布瑞斯玛是否涉及腐败行为时,拜登曾威胁乌克兰总统解雇一名负责调查的检察官。

“拦截”(Intercept)网站报导,过去十年,亨特的投资触角延伸到中国。根据中共官方记录,亨特是私募股权公司渤海华美基金(Bohai Harvest RST,简称BHR)董事会成员。

BHR是旷视科技(Face ++)的重要投资人之一,中共资助建立Face ++移动电话应用程序,用来大规模监视人民,包括在新疆的维吾尔人。

调查记者(investigative journalist)彼得・施韦泽(Peter Schweizer)深入调查拜登家族与中共政府的商业交易后得出的结论是,拜登“会向外国势力妥协,不适合担任总统”。

施韦泽指出亨特从中国银行(Bank of China,属中共政府的一个部门)获得了10亿美元资金,与前国务卿约翰・克里(Christopher Heinz)的继子克里斯托弗・海因茨(Christopher Heinz)创立BHR。

福克斯新闻节目主持人史蒂芬・希尔顿(Steve Hilton)表示,拜登是“不折不扣的内部腐败人士”。

“中共对美国的威胁大于俄罗斯,而拜登与中共的关系,……更令人担忧。”希尔顿补充道。

拜登2013年访华 或为私利背弃盟国

希尔顿回忆起拜登以副总统身份在2013年12月访问中国,当时随行的亨特,正在与好友也是商业伙伴的海因兹(Heinz Ketchup家族财产继承人,国务卿约翰·克里的继子)一起筹建BHR。

当年虽然有东海争议,但是拜登在与中共领导层会面时语气温和,释出善意,令东海区域盟友(如日本)极度失望。希尔顿认为,当时拜登的脑海中,除了全球权力平衡之外,可能还盘算着其它问题,比如亨特在中国的商业交易。

巧合的是,在拜登离开中国后十天,亨特与海因兹的公司Rosemont Seneca就与中国银行签署了一笔10亿美元的独家协议,在中共政府的支持下,创建了BHR。

施韦泽在其著作《秘密帝国》(Secret Empires)揭露这些利益冲突。他在书中写道:“中国(中共)政府实际上是在资助由华府两名强大决策者的儿子,共同拥有的企业,这就是名符其实的向外国势力妥协的情况。”

媒体主持人:拜登出身蓝领却沦为中共傀儡

“拜登显然疼爱孩子,并且愿意为他们做任何事情,我也是如此”,希尔顿在节目中说,“但是,在担任副总统时,不能因为要帮儿子赚钱,就支持美国敌人的立场。”

希尔顿认为,拜登在美国劳工和捐赠者之间,选择了捐赠者,在美国工薪阶层和中国(中共)政权之间,选择了中共。

“拜登可能是一名来自宾夕法尼亚州斯克兰顿镇的蓝领男孩,但是他最终却沦为北京的一位沼泽傀儡。

“乔・拜登成了‘乔・中共’,他绝对不能再被允许接近白宫。”他说。

拜登称中共不是竞争对手 川普批“太天真”

5月1日,拜登说:“中国(中共)会吃掉我们的午餐?拜托!”

“事实是,它们(中共)搞不定在南海和西部山区的巨大分歧,也搞不清楚要怎么处理体制内的贪污。它们不是坏家伙……它们不是我们的竞争对手。”拜登说。

拜登之语引起同党竞争对手的批评,表达参选意愿的民主党参议员伯尼・桑德斯(Bernie Sanders)发推文说,自从2000年与中国达成其入世双边协议后,美国已流失了300万个制造业工作。

反对该协议的桑德斯继续写道:“推定中国(中共)不是我们主要的经济竞争对手之一是错误的,在我们入主白宫后,我们将调整贸易政策。”

对拜登的此番言论,川普表示,拜登称中共不是问题,实在太天真,非常愚蠢。

美国国防部负责亚洲政策助理副部长的兰德尔・施里弗(Randall Schriver)5月3日在一次简报会上说:“(中国)共产党正在利用公安部队,在‘集中营’对中国穆斯林进行大规模监禁。被拘留的穆斯林人数可能接近300万。”

 

据港媒引据5月6日美媒“The Intercept”网站引述文件指,拜登早前宣布角逐2020年美国总统大选的民主党党内提名,其次子亨特(Hunter Biden)在中国与他人合伙创办投资公司Bohai Harvest RST可能会令其拜登竞选形势变得复杂,造成潜在利益冲突。

拜登儿子在中国投资监控赚钱 拜登被指竞选说话有质疑

据香港01今天报道指,儿子在华投资监控软件,拜登竞选形势恐将陷入复杂化。

报道说,美国前副总统拜登之子被揭发在华有大额投资,美媒分析指,这可能会对拜登竞选产生影响。

据报道说,亨特创办的公司主要投资汽车公司,矿业公司和科技产业。该公司投资的北京旷视科技有限公司旗下程式“Face + +”,主要应用人脸识别技术。该人工智能平台由中国政府资助开发,被指可用于大规模监视民众,包括在新疆的维吾尔族人。

有报道质疑中国政府资助拜登的家族生意,拜登在过去十年有大量海外投资生意,指亨特与中国的关系令人忧虑。

报道指值得一提的是,拜登于5月1日在美国艾奥瓦州的一场集会上的涉华言论遭美国政界围攻。拜登曾称中国不是美国对手。

据拜登称,“中国会吃掉我们的午餐吗?得了吧!兄弟们!他们(中国)连怎么应对在南海和西部山区的巨大分歧还没有搞定……我的意思是,他们不是坏人,朋友们,但他们不是我们的竞争对手”。

报道说,美国总统特朗普在接受福克斯新闻网采访时称,“拜登太天真了”。奥巴马执政时期中国“占了美国太多便宜”,“中国是非常非常大的竞争对手”。

在2012年美国大选中代表共和党走到最后的参议员罗姆尼,发推形容拜登这番话“将成为历史污点(will not age well)”。阿拉巴马州共和党众议员伯恩称,表示自己刚刚去过的一个工厂,就被中国贸易政策“威胁”到了。他声称拜登完全错了,“中国绝对(absolutely)是个威胁”。

据报道说,同样身处民主党2020大选阵营的伯尼?桑德斯也出来反击队友。他声称:“说中国不是我们最大的经济竞争者之一,这种观点是错误的。”

报道又说,此外,美国务卿蓬佩奥称:“与(拜登)这番话不同,特朗普总统与这届政府非常严肃地对待来自中国的威胁。”特朗普试图“解决”中美两国间的贸易逆差,“中国正在全球布下系统网络,偷窃你我的信息”。

美国政治学者、政治风险咨询公司欧亚集团的创办人布兰默(Ian Bremmer)批评说,拜登对中国近年来取得的科技进步“完全没有头绪”。拜登上次访华是在2013年。中国今天不仅仅是美国的最强竞争者,还是科技超级大国。

据报道说,不过,美国《周刊》杂志网站5月3日刊登题为《拜登对中国的看法是错的,特朗普也是错的》的文章称,特朗普与拜登对中国的看法都是错误的。文章认为,当下的现实使美国政坛很难对中国开展头脑清醒的讨论:中国能以各种相互重叠的方式既是美国的朋友又是美国的敌人。中国正前所未有地需要进入全球市场,例如“一带一路”倡议等项目并非图谋主导世界,而是致力于为其未来稳定夯实基础。

Rate this post
Posted in 美中超限战, 美加要闻

相关新闻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