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Close

刘铁男被判无期徒刑 惊不醒梦中人; 魏鹏远被判死缓 挡不住“飞蛾扑火” – 中共的腐败之癌已无药可救, 新腐败吞没老腐败财产!

3月16日,又一名中共省(部)级高官努尔‧白克力因严重腐败问题被开除党籍和公职,移送司法机关。

“坚决反腐败”的努尔‧白克力也腐败了

2015年1月,从新疆自治区主席调到北京担任国家发改委副主任、国家能源局局长的努尔‧白克力,上任后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反腐倡廉”。他要求国家能源局各级党组织认真总结发生腐败案件的深刻教训。党员干部必须管好亲属和身边工作人员,不能擅权干政,牟取私利。要以“零容忍”态度惩治腐败。

2015年2月5日,国家能源局召开党风廉政建设工作会议。白克力在讲话中称,去年以来,国家能源局出现的腐败案件,严重损害了党和政府形象,败坏了党风政风,对能源事业造成了难以估量的损失和极大伤害。国家能源局党组对这些案件进行了深入剖析,总结出五点主要原因:一、二、三、四、五……要做好八项工作: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一把手”是关健,要筑牢拒腐防变的思想道德防线,坚定不移推进反腐败斗争。

2019年3月16日,中纪委监察委通报称,日前,中纪委监察委对国家发改委副主任、国家能源局局长努尔‧白克力严重违纪违法问题进行了立案审查。经查,努尔‧白克力对抗组织审查,道德败坏,贪婪腐化,生活奢靡,贪图享乐,搞权色交易,大搞家族式腐败,利用职权为他人在工作调动、职务提拔、企业经营、矿产资源开发等方面提供帮助,直接或通过亲属非法收取巨额财物。长期要求他人无偿为其家人提供高级轿车、专用司机等服务;顶风违纪,多次违规接受高档宴请,收受巨额礼品、礼金。

通报指,努尔‧白克力理想信念丧失,严重违反中共政治纪律、组织纪律、廉洁纪律、生活纪律,涉嫌受贿犯罪,在中共十八大后不收敛、不收手,毫无顾忌,性质极其恶劣,后果特别严重,决定开除其党籍和公职,涉嫌犯罪问题移送司法机关查处。

去年9月19日,努尔‧白克力结束对俄罗斯的访问,回到北京,刚下飞机,便被带走调查。

副局长被查 努尔‧白克力执迷不悟

2018年1月23日,努尔‧白克力的副手,国家能源局副局长王晓林因严重腐败问题被查。

2018年4月26日,中纪委监察委发布通报称,经查,王晓林严重违反政治纪律、组织纪律、廉洁纪律、工作纪律、生活纪律。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为他人和相关企业谋取利益,收受巨额财物,涉嫌受贿犯罪。通报说,王晓林理想信念缺失,政治上蜕变,经济上贪婪,目无党纪国法,擅权妄为,严重违反党的纪律,并涉嫌违法犯罪,且在党的十八大后不收敛、不收手,决定开除王晓林党籍和公职,涉嫌犯罪问题移送司法机关处理。

2018年5月20日、29日,国家能源局局长努尔‧白克力分别主持召开专题民主生活会和党组扩大会,剖析王晓林案件的问题根源和警示启示,对抓好党风廉政建设进行再部署。努尔‧白克力强调,全局各级党组织和每名党员干部要深刻汲取王晓林严重违纪违法案件的惨痛教训,切实用好这个典型反面教材,深刻对照检查,要“把对党绝对忠诚作为第一位的品格”。

然而,王晓林被查不到8个月,努尔‧白克力就因严重违纪违法被查。从上述中纪委监察委关于努尔‧白克力问题的通报看,努尔‧白克力的上述言行完全是演戏,是骗人!

刘铁男被判无期徒刑  惊不醒梦中人

在努尔‧白克力落马前5年,2013年5月,原国家发改委副主任、国家能源局局长刘铁男落马。据国家发改委2013年8月12日的内部通报,刘铁男受贿1000多万元,与其子刘德成通过非法经营所得约1.1亿元,其妻子郭静华非法所得3800万元,收受礼品折合人民币约41万元,非法所得共计超过1.5亿元。此外,刘铁男还包养了两名情妇。2014年12月10日,刘铁男被判处无期徒刑。

2013年5月11日晚11点,中纪委办案人员进入由武警守卫的木樨地公寓,将刘铁男夫妇一并带走。同年6月9日,最高检察院反贪总局介入调查。7月19日,由23人组成的刘铁男案专案组成立。8月8日,刘铁男被开除党籍和公职,移送司法机关。刘铁男成为中共十八大后第一个被“双开”的省(部)级官员。

刘铁男一审开庭时,曾当着法庭全体人员痛哭流涕地说:“我每每看到起诉书,都在反问我自己,这是我吗?我怎么会到今天?每天早上醒来的时候,我问自己,这是哪里呀?我怎么会堕落成这样呢?”在被抓后的十几个月里,“我始终都处在沉痛地忏悔和自责中”,“悔恨万分!”“养不教,父之过,对儿子的犯罪,我应该负全部和根本的责任”。“贪腐行为害了我自己,害了孩子,毁了家庭。”2014年12月17日,中纪委网站专门发布了“刘铁男案件警示录”。

然而,无论是刘铁男的“悔恨万分”,还是刘铁男被判无期,还是中纪委的“刘铁男案件警示录”,对努尔‧白克力没起任何作用!

魏鹏远被判死缓  挡不住“飞蛾扑火”

在努尔‧白克力落马前4年,2014年4月,国家能源局发生了一起轰动全世界的特大腐败案——时任国家能源局煤炭司副司长魏鹏远贪腐案。当时,办案人员在他家中发现大量现金,因为钱太多了,不得不请中国银行保定分行十多名工作人员,用五台点钞机,分两批次赶赴现场清点,经过14小时连续工作,共清点出现金人民币1.348亿元、欧元819.55万元、美元382.49万元、港币189万元、英镑1.6万元,按当天的汇率中间价,起获的现金折合人民币2.3亿多元。由于长时间不间断工作,一台点钞机被当场烧坏。魏鹏远案被称为中共建政55年检察机关一次起获赃款现金数额最大的案件。

2016年10月17日,魏鹏远因犯受贿罪、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被判处死刑,缓期二年执行,在死缓期满被减为无期徒刑后,终身监禁,不得减刑、假释。魏鹏远被控受贿折合人民币2.1亿元,另有1.3亿元巨额财产不能说明合法来源。有人计算,魏鹏远在国家能源局工作近6年,平均每天挣10万元!

魏鹏远被抓后,几乎是一夜愁白了头。他在法庭的最后陈述中说:“为什么一次又一次受贪欲支配而不能自制?钱财有什么用?钱财没有使我心安理得,反而让我罪孽重重。”“我现在真的是后悔。说肠子悔青了,一点不过分!”

魏鹏远案发生后,中共将它作为一个典型案例反复宣讲。反腐题材电视剧《人民的名义》开篇讲的第一个案例,就是以“魏鹏远案”为原型的。编剧周梅森说:“这个事情太着名了,他对这个时代太有典型意义了,你回避不过去。”截至2017年4月28日,这部电视剧创下近10年中共国产电视剧的最高收视记录。

但是,不管中共怎么宣传,也无论这部电视剧多么火爆,对于贪财好色“毫无顾忌”的努尔‧白克力没起半点作用!

203页的“廉政手册”管不住努尔‧白克力的心

在努尔‧白克力落马前4年,国家能源局3个月内4名官员相继落马。2014年4月15日,国家能源局核电司司长郝卫平被带走调查。5月23日,国家能源局副局长许永盛,国家能源局新能源和可再生能源司司长王骏,被立案侦查。6月14日,国家能源局电力司副司长梁波也因涉嫌受贿被查。其中,被称为“核电一哥”的郝卫平,因受贿钱物折合人民币1240万余元,被判刑12年半。

这些官员被抓后,国家能源局党组都在第一时间召开会议,要求干部职工以“零容忍”的态度,支持、积极配合检察机关查处。2014年4月中旬以来,国家能源局集中一段时间,组织全局党员干部开展反腐倡廉警示教育,分两批下发有关腐败案件分析材料,组织党员干部以案说法,从个人、制度和监督三个方面,进行反思。2014年6月20日,厚达203页的《国家能源局工作人员廉政手册》下发到该局每个干部职工手中。官员被告诫:贪如火,不遏则燎原;欲如水,不遏则滔天。

以上4名官员,加上魏鹏远,都是努尔‧白克力接任国家能源局局长之前不到一年被抓捕的。2015年1月上任之后,努尔‧白克力也大谈特谈“反腐倡廉”,要求“严格落实“《国家能源局工作人员廉政守则》等。然而,厚达203页的“廉政手册”,对努尔‧白克力根本不管用!

中共本身就是问题的根源所在

从5年前中共国家发改委副主任、国家能源局局长刘铁男落马,到5年后,中共国家发改委副主任、国家能源局局长努尔‧白克力落马,这一个轮回再次表明:中共已彻底丧失自我纠错能力。中共无论制定多少反腐败的法律法规,建立多少反腐败的规章制度,进行多少反腐败的警示教育,立案查处多少严重腐败分子,所有这些“药”,对于早已进入晚期癌症晚期的中共来说,全都失效,因为中共本身就是问题的根源所在。

中共的理论用五个字概括,是“马克思主义”,用四个字概括,是“高压”、“欺骗”,用三个字概括,是“假、恶、斗”。中共的体制是一党专政,党既当运动员,又当教练员,又当裁判员。中共的法律法规是升官、发财、整人、骗人的工具,除此之外,就是一堆废纸。中共的运行机制是“上级压下级,一级压一级,一直压到种田的;下级骗上级,一级骗一级,一直骗到总书记”。

中共的理论、体制、机制、法制本身,就是滋生腐败的温床。中共不腐败是不可能的,腐败是必然的。一个腐败分子倒下了,千万个腐败分子马上又被复制出来了。

中国百万名贪官万亿赃款和民营企业罚没款,进入另外数万名官员的口袋

中共当局近年来的“打虎”行动,上至国家级官员“大老虎”下至村官的“小苍蝇”多达140万贪官落马,随之没收的天量赃款赃物却下落不明。

在刚刚结束的中共“两会”上,当局对此讳莫如深。有评论认为,这些本来自老百姓的财富,可能会“合法”洗白,转移到另一部分权贵手里。

 

综合陆媒3月18日报导,在中共“两会”期间,最高法院审判委员会专职委员刘贵祥表示,绝大多数犯罪分子的贪污所得被全部追缴,并称中共十八大以来,法院共审结117名省部级以上高官职务犯罪案件,其中29人被判处没收全部个人财产,其余88人被判处罚金。

但对于上述贪官被罚没的财产的最终去处,他没有交代。

近年来,中共全国纪委监察部门查处的贪官每年都有数万之众,其中去年就审结三万三千名贪官,当中不少人均为千万或亿元巨贪,如按每人平均贪污百万,所涉金额都有上千亿元,多年来至少已滚至上万亿。

当局公布“没收个人全部财产”的大老虎如周永康、令计划、郭伯雄、苏荣、孙政才,每个人涉及巨量贪腐金额。不过这笔财富目前用于何处,无人知晓。

而实际上,官方公布的贪官贪腐额,往往比传闻的会大缩水。

其中周永康的受贿金额达1.3亿。但路透社早在2014年3月30日就援引消息来源称,周永康贪腐窝案中,当局截止当时已经没收了价值至少900亿元人民币(145亿美元)的财产。周永康的官报受贿金额与之前媒体披露的900亿元相比,缩水近900倍。

周永康到底贪占多少,至今仍是个谜。

2016年7月前中共军委副主席郭伯雄因受贿案判处无期徒刑。官方透露郭伯雄及其家属子女贪腐的数额仅为8000万人民币。

香港《南华早报》引述消息说,中共军方检察官淡化了郭伯雄的贪污数目,官方公布数字只是郭伯雄全部贪款的小部分。

港媒曾踢爆前中共军委副主席郭伯雄单是接受高官的“进贡”已有数百亿元,加上买卖官位及土地等收入,估算不少于千亿元,有媒体曾比喻,一个郭伯雄的涉贪金额就可以挽救两个希腊。

媒体披露另一个军中巨贪徐才厚的财产:“徐宅地下室里到处堆放着现金,有美元、欧元、人民币,办案人员一时点不过来,只好拿秤称了一下,再贴上封条。被查抄的现金居然足足有1吨多重”。

此外,徐家地下室最少有200公斤和田玉,翡翠、上好翡翠原石、历代古玩器具和字画,最后动用了十几辆军用卡车才把这些东西全部运走。如此巨额的财富到底花落谁家,没人知道。

中纪委早前曾就腐败分子涉案赃款赃物解释说,属于涉嫌犯罪所得的,相关款物一并移送司法机关处理;违纪所得的,由纪检监察机关依纪收缴,上缴国库。

但国库谁在用?司法机关又如何处理赃款?当局从来就没有公开。

事实上,被曝光的贪官只是中共贪腐的冰山一角。中共当局追查的也只是这些贪官看得见的财产,而他们在境外的资产却成为了隐形财富,依然可以留给子孙。

在当今的中国社会,达官贵人挥金如土,极尽奢华,而不少穷人却依然背负教育、医疗、住房、养老四座大山,度日如年。无钱治病卖肾救子、偏远山区学童爬天梯或熘索过激流上学、贫困农妇绝望举家自杀的悲剧,依然不时上演。

有港媒评论指出,面对此种情景,当局追缴的巨额赃款却静悄悄的放在国库,这对于当局天天高唱要实现小康社会,不能不说是一种讽刺。

不过,据海外评论人士唐破阵认为,当局追缴的贪官赃款未必是静悄悄地呆在国库,这些原来来自大众但被贪官贪去的财富,也可能会被中共以“合法”的官方手段洗白,变成另一部分利益集团的囊中物。

 

Posted in 制度混乱, 官场黑暗, 治国无能

相关新闻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