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Close

全家被关集中营 新疆小女孩勇敢受访催人泪下

集中营女孩儿

日前,一名哈萨克族女童勇敢地向外媒透露,她的多位家人被中共关押在新疆集中营里。她希望外界帮助营救家人。(视频截图)

就在中共一再否认其在新疆建立集中营(或称“再教育营”)迫害人权及打压宗教自由之际,一名哈萨克族女童日前勇敢地向外媒透露,她的多位家人被中共关押在集中营里,并希望外界帮助营救。

脸书用户“只是堵蓝”11日贴出一小段采访视频。影片中可见,一名梳着马尾辫的可爱的哈萨克族女孩儿,声泪俱下地告诉记者,她刚刚从中国新疆逃离,但不幸的是,她的其他家人均被中共关押在当地的集中营里。

女童说:“我是阿合埃尔克.别克西(Akerke Bekesh)的女儿,我在这里寻找我的爷爷(曼纳布克汉Manapkhan)、爸爸,还有两个哥哥(伊尔巴雷特Erbolat、伊利汉贝伊Ezhenbay),他们被关在中国新疆的集中营里。我很想念他们!”

女童还告诉记者:“我听说我一个哥哥的眼睛已经快看不到了……我很想他们!希望大家可以帮帮我找回他们!”

女童的勇敢和坚强,也令场下听众感动而落泪。

中共至今仍否认存在“再教育营”

时至今日,中共官方依然否认新疆“再教育营”的存在。

美国国际宗教自由大使布朗贝克(Sam Brownback)3月8日在香港就中国大陆宗教自由发表主题演讲,指出中共惧怕有信仰的人民,特别批评中共迫害法轮功信仰者,并要求中共停止活摘器官等罪行。

对此,中共外交部驻港特派员公署声明,批布朗贝克恶意攻击、颠倒黑白、混淆视听。

3月11日,布朗贝克在台湾记者会上,被问到中共的回应时,他透露了一段与中共官员交手的故事。

布朗贝克提到,上星期他在联合国才刚有中共官员对他有类似的批评,他对那位官员说,“一直有维吾尔族人向我反映,他们提供名单说自己的家人失踪了,他们可能是在新疆集中营里。”布朗贝克跟那官员说:“你能帮我找那些人吗?”中共官员顿时哑口无言。

布朗贝克还表示,他会再向中共官员提出如下问题:“我这里有几百人的失踪名单,他们在哪里?为何他们的家人找不到他们?我也会要他们(中共)就具体指控回答:为什么他们的小孩不能姓穆罕默德?为何不能看圣经?为何教堂被摧毁?为何西藏佛寺要被关闭?”

布朗贝克巧妙地指出,当中共官员质疑他的指控是无中生有时,“我会要他们(中共)具体回应这些指控。”

多位亲历者痛诉“再教育营”经历

自去年起,中共在新疆建立“再教育集中营”引发国际社会高度关注。

联合国专家去年8月在日内瓦的联合国会议上称,有大约100万的维吾尔人被中共关入“再教育集中营”;这些集中营大多都由乡镇一级政府设立,由武装警察进行看守。

随后9月20日,“自由亚洲电台”维语部在美国华盛顿的国家民主基金会上,首次公开播放了亲历新疆“再教育集中营”的维吾尔人,讲述遭受中共迫害的采访视频。来自多个政府及非政府组织人士、媒体人士参加了此次播放仪式。

亲历者纷纷表示,“那个地方(再教育营)就是一个监狱,守卫是全副武装,还有电棍”,“(有人)一直被铁链锁在一个椅子上,不让睡觉”;“每天都有人被殴打、体罚”;维吾尔人在再教育营内“被像动物一般对待”;“我们经常听到(维族人被打的)惨叫声”,“听到那样的惨叫让人更恐惧,大家不敢出声,只敢相互望一下”……

还有亲历者透露,被关押在“再教育营”的维族人,每天都被强迫长时间灌输中共当局的洗脑宣传。

去年11月底,总部位于意大利的西方杂志《寒冬》(Bitter Winter),公布了有关新疆“再教育营”的实地视频,揭露中共所谓的“职业培训中心”其实与监狱无异。

报导称,该杂志的卧底记者在同年8月偷偷潜入新疆伊宁市英也尔乡的一座“再教育营”进行拍摄,其名称为“伊宁市英也尔职业技能教育培训中心”。

整座营区的窗户皆被铁栏杆、铁丝网封堵,重要的出入口也都设有铁门与铁栏杆;楼内遍布摄像监控器,可以全方位、无死角地监控到所有被关押人员的行为,被关押人员毫无隐私可言。

Rate this post
Posted in 世界敌人, 社会能见度

相关新闻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