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Close

李锐说共产党是法西斯政党

已故中共自由派元老李锐的追悼会,周三(20日)在北京八宝山举行,追悼会现场遍布便衣、警察,严密监控。李锐女儿李南央说:父亲入党后才了解,中共对AB团大屠杀,非常震惊,有的县只剩一两个人。

党旗更多是自己人的鲜血。父亲目睹六四大屠杀彻底失望,当日通宵高喊“法西斯”。父亲晚年因采访提到胡锦涛后,受到继母向中组部保证看住父亲。父亲是为了说话有份量才留在党内。中共前总书记赵紫阳的政治秘书鲍彤表示,李锐不喜欢党旗;说红颜色不好;中共强行给他盖党旗是犯贱。

李南央:父亲对AB团大屠杀对非常震惊;有的县只剩一两个人

李锐女儿李南央20日在美国之音表示,父亲说得很清楚,党旗上是镰刀斧头没有知识分子的地位。

特别是,他一二九之后才入党,对于中共早期在苏区肃清AB团的血腥屠杀并不了解。

后来从中组部下来后,他花了十多年时间负责组织和领导中共组织史资料撰写,了解中共肃清AB团时杀了十几万党员,非常震惊,有的县只剩一两个人。

党旗不仅仅是烈士鲜血,更多是自己人的鲜血。

李南央:父亲因为六四彻底失望;通宵高喊“法西斯”

另外就是六四事件。当时父亲在木樨地,目睹了坦克进城碾压市民和学生。他所在的大楼面对大街。

他在楼里和年轻人一起站了一个晚上,不停高喊“法西斯”。他们一喊,子弹就会扫射上来,他们趴下躲避;再喊,子弹再扫射上来。

第二天一清早,他前往旁边的医院,看到堆起来的尸体和流淌在地上的血浆。他对共产党彻底绝望。

所以,给他盖的党旗上更多是沾的共产党屠杀人民和自己党员的血迹。不能因为他没有退党就给他盖党旗。

鲍彤:李锐不喜欢党旗;说红颜色不好;中共犯贱

中共前总书记赵紫阳的政治秘书鲍彤,在接受自由亚洲电台采访时,怒斥当局不顾死者遗愿,强行在李锐遗体上盖党旗。这不是「贱」吗。

鲍彤说,李锐不喜欢党旗,他对「红颜色」,他说这不是一个好颜色。

鲍彤认为,他就是不希望盖这个党旗。共产党党章有这个规定吗?共产党死了,甚么级别以上必须盖党旗?我们没看到这个规定,这叫胡来,人家不要你还凑上去给人家一个东西,这不是「贱」吗。

李南央:父亲为说话份量留在党内

李南央20日在美国之音说,父亲告诉过我不退党的原因,留在党内说话更有份量,否则就会跟我一样说话没有份量。“毛病不改,积恶成习”是民间的话,但是由李锐的口说出来,其份量和传播的广度不可同日而语。

李南央:身在党国无自由,相信钳制父亲是家人

李南央在上述美国之音节目中还说,连我父亲去世的消息都不是我继母、我哥哥或者父亲秘书告诉我的,而是由朋友和远亲告知的。我这么多年写了很多关于父亲的文章。

尤其2013年他们把《李锐口述往事》这本书扣下以后,我一直在跟海关打官司。北京第三中级人民法院受理后一直没有开庭,我已经有55篇文章跟进来表达我的主张,就是宪政要开张,要依法治国,党要在法之下。

我的继母就是共产党用来钳制我父亲的一只手,所以父亲根本就不可能在生前把自己的意愿作为遗嘱写出来。

李南央:晚年因采访提到胡锦涛后;受到亲人钳制

李锐女儿李南央21日接受美国之音访谈节目时说,父亲在1957年的南宁会议上反对上马三峡工程,被毛泽东看中当了他的秘书,所以才会在1959年上庐山,否则他不够级别。更重要的是,他列席了7月31号和8月1号的政治局常委会议,也做了记录。这次会议导致他后来倒霉20年,包括在北大荒差点饿死,软禁大别山和监禁秦城八年。

正是因为这样的情况,他留下了手稿,揭露中共内部高层黑暗。

李南央还说,2006年德国之声、某日本媒体和几家香港媒体等对他进行采访,他说胡锦涛是带着红领巾长大的,意思是在共产党意识的熏陶下成长的。中组部找到家里谈话,父亲和他们发生激烈争执。我的继母出面调解,并向组织上保证,答应以后看住李锐,看住家里的电话,让他再也不接受外媒采访。

李南央表示,父亲李锐受到继母的管制,不能随便对外发声。

过去,父亲一直夸继母“二十六年如一天,医生护士兼保安”。从那以后,改为“医生护士兼政委”。此后,继母正式担任起看住李锐的任务。她也为自己的作为深感骄傲自豪。当时的中组部常务副部长沈跃跃给我父亲拜寿时还特别感谢她,说她“政治工作做得好”。

这样一来,父亲的发声渠道被堵塞了很多。而且他时时刻刻要注意,自己的讲话是否会得到“政委”的允许。他在日记中也写下过,今天说了什么话,玉珍很不高兴,等等。

追悼会现场遍布便衣、警察,严密监控

据到场的作家老鬼(马波)向自由亚洲电台透露,追悼会现场遍布便衣、警察,严密监控到场人士、驱赶记者,吊唁大厅内禁止任何人携带电子设备进入和拍照。悼念人士手持的鲜花一律不准入内。

李锐追悼会现场

马波说:去了有1千多人,可见李老在人们心中的地位。便衣到处都是,居然进去以后不许照相,而且不许带手机,记者根本不让进,吊唁大厅不许自己带花献花。你看那里头到处都是戴著小牌的小伙子,像是便衣。她们(中共)害怕,她们特别恐慌。

李锐的遗体终被覆盖上党旗。现场摆放了习近平李克强及前总理朱熔基、中组部部长陈希所送的花圈。

李锐追悼会现场

中央社消息报道,中共总书记习近平也致送花圈,但场内禁止拍照,且未派发书面生平,场外也未悬掛横幅,引发议论。

Posted in 官场黑暗

相关新闻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