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Close

张南子是张玉凤的儿子,是毛泽东的亲儿子吗?

以上照片为毛泽东的贴身生活秘书张玉凤与其儿子张南子的合影照片,大家看一看,他几乎比所有的已经知道的毛泽东的儿子们更像毛泽东儿子。网上有人推测,张南子就是张玉凤与毛泽东的儿子。张南子的姓随其母亲张玉凤,〝南子〞的意思就是在中南海出生的儿子。目前,张南子的所有信息就处于保密状态,唯一能够知道的就是他目前生活在纽西兰首都惠灵顿。

其实,说实在的,大家都将目光盯在张玉凤身上,百草止水都有点难为情。毕竟,张玉凤也是个可怜的女人,本身是有夫之妇,却不得不把最宝贵的青春年华贡献给老毛。即便因此而有了私生子,张玉凤也不应该受人诟病,毕竟这一切都不是受他控制的。

其实,假若这一切都是真的,对张玉凤和张南子来说也不是什么有罪的事情。如果必须有一个人来承担罪名的话,那就是老毛,而非张玉凤她们。

古今中外,名人高官富豪有几房小妾和众多孩子都是很正常的,就算老毛真的存在着众多的情人和私生子也是非常符合人之本性的。然而可怕的不是这些,而是老毛想把自己装扮成神或圣人,而他的追随者们一直到今天依旧如此。在他们眼里,老毛有众多情人和孩子是根本不可能的,哪怕真的有情人主动站出来承认,毛左们也会拚命闭上眼睛说〝这一切都是污衊〞。

唉,闭着眼睛说瞎话是非常困难的,更加困难的是要把这种谎话一代又一代的传下去。而作为谎话的承载者们,张玉凤和张南子他们,生活又有多么苦恼,谁能知道呢?

毛泽东到底有多少个儿子?

毛泽东有多少后代,这个还真的不好说。因为毛太淫乱,放荡惯了,不喜约束,更讨厌采取什么安全措施,又大多是玩了就扔,所以很难统计毛的后代有多少。

官方的说法是,毛有三子,长子岸龙丢失,次子岸英死在朝鲜,三子岸青精神有毛病。能传种接代的也只有这个精神病儿子了。还有版本说,毛直接与儿媳发生了关系,代替儿子给自己生了个孙子。这是传言,更无从考究。但是,不管怎么说,国人一致认可的就是毛有一个孙子叫毛新宇。

华国锋与毛的关系也很难说,有人说他是毛早期的儿子,也无从考证。但华一直在毛的家乡任父母官,华本身才能平庸,毛却对华突击提拔,也难免世人有这种说法。

现在科技是挺发达的,要是能做个DNA鉴定一下,还真能分出个真假来。不过这方面的检测官方医院还不敢,中共上层也不允许,地方小医院不具备条件不说,没有中共中央的批准你上哪去找毛的DNA呢。其实就是真的是毛的后人,他母亲也给他说实话了,他自己愿意去做吗?按照中国传统的说法,也不过是个庶出的,既不能接班,又不能分得财产,只能给自己的母亲挣个不好的名声。

这样看来,毛的后人也只能有毛新宇这一嫡传了。不过关于毛后代的传说是破除不了的,随着世人对毛迷信的破除还会传说下去。

张玉凤和毛的关系非同一般,连毛夫人江青女士还都得通过她和毛打通关节,以求得自己在政治斗争上的提升和重用。有谁听说过男女关系超过夫妻关系的,他们之间没有猫腻才怪呢。

其实像这些事,连毛身边的人也不可能明了就里。毛的私人医生李志绥博士,在他的回忆录中有一段是回忆张玉凤生孩子的。那是在一九七二年,张玉凤要生产了,毛作出了指示,费用就从自己的稿费中出;医院、医生、护士,肯定都是高级别的了。李博士对张耀祠说:这不可能是毛的儿子,原因是毛已没有了生育能力,又在重病之后。

且不说李博士的分析有无道理,有一点,李博士就是太以凡人之心度魁首之腹了。毛能连续一周不睡觉,能以七十高龄畅游长江,在国际风云变幻莫测时犹能闲庭信步,视地球为小小寰球,试问天下几人能比得了的?玩弄女人不知疲倦,更不知羞耻,怎么能轻而易举的下这样的定论呢?

远的咱不扯了,我一开始也不相信,看看阿波罗网站上的标题就不想看下去,可是我一看到照片,心里就一愣:这儿子怎么这么像毛泽东?

紧接着我就又有个想法,这人要演毛泽东几乎是不用化妆了,真是绝版的毛的替身演员了。都说古月演毛泽东达到了神似的地步,可惜古月已经作古了。如果影视再拍摄有关毛的片子时,不妨找张玉凤的儿子上一下镜头试试,演技如何咱不敢说,单就长相这一点,那是古月都比得了的。

单从这一个角度看,与毛有染后的女子为毛留下的后代还真的不知道有多少。如果这些庶出的“龙种”都来作生父的特型演员的话,那肯定是顶个的棒。这样看来,饰演毛的特型演员还真不少啊。

北宋时80岁的张先,纳妾竟然生了4个孩子

张先作为一个身处宋词由兴起到辉煌时期的风云人物,与晏殊、欧阳修、宋祁、王安石等众多名家都有交往,他的词在士大夫贵族中传唱不衰,也影响了很多后人。南宋“醇雅”派的姜夔,走的就是张先的路子,并推陈出新,《词洁辑评》云:“(子野)白描高手,为姜白石之先驱。”

苏轼作词,也受过张先指导。苏东坡比张先小46岁,听到张先病逝之际,特作了《祭张子野文》,文中说:“我官于杭,始获拥篲,欢欣忘年,脱略苛细”。“拥篲”,即表明苏轼认张先为师;“脱略苛细”,则表明张先曾帮苏轼修改润色、斟字酌句。然而,在生活中,苏轼似乎从未尊张先为“老师”,张先也“为老不尊”,不以为意。两人之间,戏谑打趣居多。

张先80岁时,视听尚强,“家犹畜声伎”,娶了一个18岁的小妾,竟以为荣光之事,特地宴请宾朋。苏轼自然也在受邀之列,他故意在婚宴上,大声问老头有何感受。张先摇头晃脑,随口念道:

我年八十卿十八,

卿是红颜我白发。

与卿颠倒本同庚,

只隔中间一花甲。

苏轼大概本就准备嘲弄他“老牛吃嫩草”,当即和诗一首:

十八新娘八十郎,

苍苍白发对红妆。

鸳鸯被里成叠夜,

一树梨花压海棠。

白色的梨花指的是白发的丈夫,红色的海棠指的是红颜少妇,一个“压”字道尽无数未说之语!众人哄堂大笑。从此,“梨花海棠”就成为“老夫少妻”的代名词。有意思的是,张先活了八十八岁,娶了18岁的小妾之后仅仅只活了八年,但是让人惊讶的是,小妾八年为他生了两男两女。张先一生共有十子两女,年纪最大的大儿子和年纪最小的小女儿相差六十岁。张先死的时候,小妾哭的死去活来,足见这老夫少妻的和谐程度,小妾几年之后也郁郁而终,可见少妇寡欢之后,摧残身体之甚。

本文内容除特别注明外均取自各新闻媒体(本站底部列表),并不代表本站立场! 评论不允许人身攻击。
Posted in 官场淫乱

6 Comments

  1. 思云

    张玉凤是毛泽东的机要秘书兼生活秘书,1944年出生在黑龙江青省牡丹江青市,因家庭困难,14岁只身出去找工作,1960年代,张玉凤曾任职于牡丹江青铁路局的餐车服务员、广播员,后来成为毛泽东私人专列车厢上的服务员。

    公开信息显示,张玉凤和丈夫刘爱民育有两女。

    毛泽东的私人医生李志绥透露,毛泽东和年轻女孩子上床像“吃菜”,经常换口味。如此,毛泽东散落民间的龙种不少,而毛泽东小凤视频中承认自己的豪华富贵得益于“毛泽东爸爸”的“积德”,说明她的身份是半公开的。

    其实,说实在的,大家都将目光盯在张玉凤身上,百草止水都有点难为情。毕竟,张玉凤也是个可怜的女人,本身是有夫之妇,却不得不把最宝贵的青春年华贡献给老毛。即便因此而有了私生子,张玉凤也不应该受人诟病,毕竟这一切都不是受他控制的。

    其实,假若这一切都是真的,对张玉凤和张南子来说也不是什么有罪的事情。如果必须有一个人来承担罪名的话,那就是老毛,而非张玉凤她们。

    古今中外,名人高官富豪有几房小妾和众多孩子都是很正常的,就算老毛真的存在着众多的情人和私生子也是非常符合人之本性的。然而可怕的不是这些,而是老毛想把自己装扮成神或圣人,而他的追随者们一直到今天依旧如此。在他们眼里,老毛有众多情人和孩子是根本不可能的,哪怕真的有情人主动站出来承认,毛左们也会拚命闭上眼睛说“这一切都是污蔑”。

    唉,闭着眼睛说瞎话是非常困难的,更加困难的是要把这种谎话一代又一代的传下去。而作为谎话的承载者们,张玉凤和张南子他们,生活又有多么苦恼,谁能知道呢?

  2. 思云

    2004年,毛泽东生前的“机要秘书”张玉凤,历时三年写好的回忆录《回忆在主席身边的岁月》,经中宣部、毛泽东思想研究室等单位整整审核了四个月,最后决定:该书极不宜发表!

    毛泽东的女儿愿出一百万人民币买断版权,阻止出版,不但说明张玉凤写的是实情,而且里面有张玉凤的不为人知的丑闻。

    据一个曾去聆听毛泽东训教的高官回忆说,那天为了一点儿事,张玉凤和毛泽东绊起嘴来,最后张玉凤一边往外走一边大发雷霆,对着“红太阳”狂吼道:你去死吧!当时把毛泽东气的瑟瑟发抖,那位官员在旁边吓的目瞪口呆,以为张玉凤将大祸临头,结果事后什么事也没发生。

    还有一次,两个人绊嘴,各自说了一些过火的话,后来张玉凤赌气说:谁反悔,谁是狗!每次吵嘴张玉凤都不说软话,反悔的每次都是毛泽东。毛泽东气的在纸上反复写道:她骂我是狗!她骂我是狗!她骂我是狗!……以此解压。

  3. 昭明

    毛泽东是1976年9月9日咽气的。李志绥在《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中写到关于毛泽东与张玉凤的关系问题。

    李志绥写道:毛泽东大部分的时间都和张玉凤在一起。毛泽东自一月病重后便常和张玉凤一起吃饭。江青和别的领导要见毛泽东都得先透过她。江青只好通过张玉凤打听毛泽东的情况,传递消息,取得毛泽东的支持。为此,江青送给张玉凤许多东西,像手套、西装、衣料之类。甚至张玉凤生孩子所用的尿布,江青也送去。据同在毛泽东身边做服务工作的孟锦云说,江青让张玉凤在毛泽东面前多说江青的好话,使毛泽东多见见江青。张玉凤也很卖力向毛泽东说了,鼓励毛泽东多见见江青。但是张玉凤不明白毛泽东的心理状态。

    张玉凤确实不理解毛泽东为何如此讨厌自己的最后一任老婆,当年江青怀孕时,毛泽东并没有和在苏联养病的贺子珍离婚。后来在没有离婚的情况下,毛泽东顶着政治局极大的压力才与挺着大肚子准备要生的江青结了婚。现在为何讨厌江青到无法见面的程度?张玉凤并不知道,毛泽东最无法忍耐的是有人跟他分权,而江青就是打着毛泽东妻子的名义在搞自己的势力范围。

    李志绥写道:张玉凤和我一向就相处不好,她对毛泽东的控制力越来越大,我们的关系便日益紧张。张玉凤要毛泽东每顿饭喝一小杯茅台酒。我反对,怕烈酒容易引起咳呛。但毛泽东说他已戒烟,以前也不大喝酒,一点点茅台不会怎样的。喝一点对睡觉可能有帮助。张玉凤很喜欢喝酒,在她的鼓励下,毛泽东完全听不进我的话。

  4. 娇雯

    网友“西域顽石”曾在“人物春秋”栏目写了一篇文章,披露张玉凤给毛泽东生过儿子。

    文章称,张玉凤原是毛泽东专列上的一位普通列车员,一次毛泽东在一张纸上连写了几个张玉凤的名字,被“大太监”汪东兴发现后,立即调张玉凤到毛泽东车厢里专门侍候毛泽东。不久又调入中南海丰泽园任毛泽东的生活秘书。时年张玉凤仅18岁。最后又提升为毛泽东的政治秘书,享受正部级待遇。一直到1976年毛泽东去世,张玉凤在毛泽东身边整整侍候了十八年。事实上她与毛泽东同居了18年,这期间张玉凤为毛泽东生了两个男孩。第一个儿子是1963年出生的,毛泽东亲自取名为“张南子”,意即“南海之子”;跟江青的女儿一样,从母姓。

    在毛泽东死后,张玉凤正式向党中央提出为两个孩子正名问题,要求公开承认是毛泽东的儿子。这当然是一道难题。同意张玉凤的要求,无疑给“伟大领袖”的脸上抹黑。当时,华国锋已大权旁落,胡耀邦表示同情张玉凤和孩子的命运,问题最后到了邓小平手里,他说:“这类人儿太多,我们不要管什么李玉凤、萧玉凤,不要开这个例,……”。

    胡耀邦觉得总应该跟人谈一谈,做做思想工作,并进一步安排好张玉凤跟原先那位丈夫复婚,过正常人的生活。胡耀邦说:“她才四十岁的女同志,本身有什么错?是毛泽东主席要了她十八年吆。”

    另外,作者京夫子在《毛泽东和他的女人们》一书中披露,〝文革后期〞,整个4年时间,毛泽东都神思恍惚。唯张玉凤能劝他、支使他。他常让张玉凤陪他小睡一会儿。有时张玉凤发脾气也能让毛泽东高兴一阵。

    1973年后,毛泽东觉得读大字报也太吃力了,便让女服务员朗读给他听。事关机密的文件、简报则由张玉凤亲自读。一天,张玉凤来到毛泽东的书房里收拾文件,见到女服务员身上几乎没穿什么,动了气出了中南海。

    毛泽东没精打彩地过了3天,便吩咐江青去接回了张玉凤。毛泽东表白:〝我们两个,谁也离不开谁啊!我早讲过,谁也代替不了你……我可以没有江青,可以没有唐闻生,但不能没有你……〞

    经过这次波折,中央办公厅根据毛泽东的指示,给张玉凤提了级,从生活秘书升任政治局机要秘书,享受正部级待遇,毛泽东的许多〝最高最新指示〞,也由张玉凤传达。〝通房大丫头〞成了各派巴结的要害人物了,连江青都害怕张玉凤、常向她示好。

    〝文革〞结束后,张玉凤离开中南海,调至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工作,后由于个人意愿又调回铁道部,2004年自铁道部老干部局退休后,主要从事毛泽东藏书的研究。

  5. 邓小平摁住了私生子

    在毛泽东死后,张玉凤正式向党中央提出为两个孩子正名问题,要求公开承认是毛泽东的儿子。这当然是一道难题。同意张玉凤的要求,无疑给“伟大领袖”的脸上抹黑。当时,华国锋已大权旁落,胡耀邦表示同情张玉凤和孩子的命运,问题最后到了邓小平手里,他说:“这类人儿太多,我们不要管什么李玉凤、萧玉凤,不要开这个例,……”。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Related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