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Close

张南子是张玉凤的儿子,是毛泽东的亲儿子吗?

以上照片为毛泽东的贴身生活秘书张玉凤与其儿子张南子的合影照片,大家看一看,他几乎比所有的已经知道的毛泽东的儿子们更像毛泽东儿子。网上有人推测,张南子就是张玉凤与毛泽东的儿子。张南子的姓随其母亲张玉凤,〝南子〞的意思就是在中南海出生的儿子。目前,张南子的所有信息就处于保密状态,唯一能够知道的就是他目前生活在纽西兰首都惠灵顿。

其实,说实在的,大家都将目光盯在张玉凤身上,百草止水都有点难为情。毕竟,张玉凤也是个可怜的女人,本身是有夫之妇,却不得不把最宝贵的青春年华贡献给老毛。即便因此而有了私生子,张玉凤也不应该受人诟病,毕竟这一切都不是受他控制的。

其实,假若这一切都是真的,对张玉凤和张南子来说也不是什么有罪的事情。如果必须有一个人来承担罪名的话,那就是老毛,而非张玉凤她们。

古今中外,名人高官富豪有几房小妾和众多孩子都是很正常的,就算老毛真的存在着众多的情人和私生子也是非常符合人之本性的。然而可怕的不是这些,而是老毛想把自己装扮成神或圣人,而他的追随者们一直到今天依旧如此。在他们眼里,老毛有众多情人和孩子是根本不可能的,哪怕真的有情人主动站出来承认,毛左们也会拚命闭上眼睛说〝这一切都是污衊〞。

唉,闭着眼睛说瞎话是非常困难的,更加困难的是要把这种谎话一代又一代的传下去。而作为谎话的承载者们,张玉凤和张南子他们,生活又有多么苦恼,谁能知道呢?

毛泽东到底有多少个儿子?

毛泽东有多少后代,这个还真的不好说。因为毛太淫乱,放荡惯了,不喜约束,更讨厌采取什么安全措施,又大多是玩了就扔,所以很难统计毛的后代有多少。

官方的说法是,毛有三子,长子岸龙丢失,次子岸英死在朝鲜,三子岸青精神有毛病。能传种接代的也只有这个精神病儿子了。还有版本说,毛直接与儿媳发生了关系,代替儿子给自己生了个孙子。这是传言,更无从考究。但是,不管怎么说,国人一致认可的就是毛有一个孙子叫毛新宇。

华国锋与毛的关系也很难说,有人说他是毛早期的儿子,也无从考证。但华一直在毛的家乡任父母官,华本身才能平庸,毛却对华突击提拔,也难免世人有这种说法。

现在科技是挺发达的,要是能做个DNA鉴定一下,还真能分出个真假来。不过这方面的检测官方医院还不敢,中共上层也不允许,地方小医院不具备条件不说,没有中共中央的批准你上哪去找毛的DNA呢。其实就是真的是毛的后人,他母亲也给他说实话了,他自己愿意去做吗?按照中国传统的说法,也不过是个庶出的,既不能接班,又不能分得财产,只能给自己的母亲挣个不好的名声。

这样看来,毛的后人也只能有毛新宇这一嫡传了。不过关于毛后代的传说是破除不了的,随着世人对毛迷信的破除还会传说下去。

张玉凤和毛的关系非同一般,连毛夫人江青女士还都得通过她和毛打通关节,以求得自己在政治斗争上的提升和重用。有谁听说过男女关系超过夫妻关系的,他们之间没有猫腻才怪呢。

其实像这些事,连毛身边的人也不可能明了就里。毛的私人医生李志绥博士,在他的回忆录中有一段是回忆张玉凤生孩子的。那是在一九七二年,张玉凤要生产了,毛作出了指示,费用就从自己的稿费中出;医院、医生、护士,肯定都是高级别的了。李博士对张耀祠说:这不可能是毛的儿子,原因是毛已没有了生育能力,又在重病之后。

且不说李博士的分析有无道理,有一点,李博士就是太以凡人之心度魁首之腹了。毛能连续一周不睡觉,能以七十高龄畅游长江,在国际风云变幻莫测时犹能闲庭信步,视地球为小小寰球,试问天下几人能比得了的?玩弄女人不知疲倦,更不知羞耻,怎么能轻而易举的下这样的定论呢?

远的咱不扯了,我一开始也不相信,看看阿波罗网站上的标题就不想看下去,可是我一看到照片,心里就一愣:这儿子怎么这么像毛泽东?

紧接着我就又有个想法,这人要演毛泽东几乎是不用化妆了,真是绝版的毛的替身演员了。都说古月演毛泽东达到了神似的地步,可惜古月已经作古了。如果影视再拍摄有关毛的片子时,不妨找张玉凤的儿子上一下镜头试试,演技如何咱不敢说,单就长相这一点,那是古月都比得了的。

单从这一个角度看,与毛有染后的女子为毛留下的后代还真的不知道有多少。如果这些庶出的“龙种”都来作生父的特型演员的话,那肯定是顶个的棒。这样看来,饰演毛的特型演员还真不少啊。

北宋时80岁的张先,纳妾竟然生了4个孩子

张先作为一个身处宋词由兴起到辉煌时期的风云人物,与晏殊、欧阳修、宋祁、王安石等众多名家都有交往,他的词在士大夫贵族中传唱不衰,也影响了很多后人。南宋“醇雅”派的姜夔,走的就是张先的路子,并推陈出新,《词洁辑评》云:“(子野)白描高手,为姜白石之先驱。”

苏轼作词,也受过张先指导。苏东坡比张先小46岁,听到张先病逝之际,特作了《祭张子野文》,文中说:“我官于杭,始获拥篲,欢欣忘年,脱略苛细”。“拥篲”,即表明苏轼认张先为师;“脱略苛细”,则表明张先曾帮苏轼修改润色、斟字酌句。然而,在生活中,苏轼似乎从未尊张先为“老师”,张先也“为老不尊”,不以为意。两人之间,戏谑打趣居多。

张先80岁时,视听尚强,“家犹畜声伎”,娶了一个18岁的小妾,竟以为荣光之事,特地宴请宾朋。苏轼自然也在受邀之列,他故意在婚宴上,大声问老头有何感受。张先摇头晃脑,随口念道:

我年八十卿十八,

卿是红颜我白发。

与卿颠倒本同庚,

只隔中间一花甲。

苏轼大概本就准备嘲弄他“老牛吃嫩草”,当即和诗一首:

十八新娘八十郎,

苍苍白发对红妆。

鸳鸯被里成叠夜,

一树梨花压海棠。

白色的梨花指的是白发的丈夫,红色的海棠指的是红颜少妇,一个“压”字道尽无数未说之语!众人哄堂大笑。从此,“梨花海棠”就成为“老夫少妻”的代名词。有意思的是,张先活了八十八岁,娶了18岁的小妾之后仅仅只活了八年,但是让人惊讶的是,小妾八年为他生了两男两女。张先一生共有十子两女,年纪最大的大儿子和年纪最小的小女儿相差六十岁。张先死的时候,小妾哭的死去活来,足见这老夫少妻的和谐程度,小妾几年之后也郁郁而终,可见少妇寡欢之后,摧残身体之甚。

3.8 (76.67%) 6 vote[s]
Posted in 官场淫乱

相关新闻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