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Close

胡温挣下的4万亿美元外汇存底,却害了习近平

笔者披阅诸多文革史料,发现一件史实——周荣鑫特批5000元人民币给西纠——不见记载;笔者不忍青史成灰,故秉笔直言:

1966年8月,红卫兵走上社会,继而红卫兵西城纠察队成立,大头目是孔丹。

国务院秘书长周荣鑫特事特办,从国务院办公费批出5000元人民币,供西纠支配。红卫兵小报发表了周荣鑫批示的影印件。

毛泽东时代物质贫乏,学徒工月薪16元、战士月津贴6元,5000元人民币为天文数字的巨款。

巨金害了孔丹,他忘乎所以;放出狂言“这一回干得好,能当副总理”!

须知,孔丹之父孔原苦斗一辈子,官至中央调查部部长,而这个嘴上没毛的红卫兵,却垂涎副总理乌纱帽,真是人心不足蛇吞象!

结果,孔丹没当上副总理,还赔了老娘(其母许明因被指为西纠后台服安眠药自杀),落魄陕北。

几十年后,习近平循序接班,坐享其成,接收胡温挣下的4万亿美元外汇存底;巨金托撑泼天大胆,习近平忘乎所以,失去了起码的政治判断力,满世界大撒币,挑战既有国际秩序,企图实现中美共治世界。

须知,习近平之父习仲勋苦斗一辈子,官至国务院副总理;而治县治省治市政绩平平的的习近平,却妄想一蹴而就成为全球二号领袖,真是人心不足蛇吞象!

结果,一带一路一地鸡毛,内政外交,如此之糟!

可怜六旬叟习近平与青年红卫兵同为巨金所害,哀哉。

本文内容除特别注明外均取自各新闻媒体(本站底部列表),并不代表本站立场!

1 Comment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Leave the field below empty!

Related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