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Close

香港监狱少年政治犯被性侵 锺翰林:有人长期被性虐待投诉无门

香港壁屋惩教所接连被揭有少年犯被性侵,曾经在此服刑的“学生动源”前召集人锺翰林接受本台访问,亲述在狱中的少年政治犯如何受“性虐待”,又指在监狱向惩教“投诉无门”,促请外界关注香港囚权问题。惩教署则表示如在囚人士有不满,可透过不同途径提出申诉。

锺翰林说:“其中一个例子是被迫口交,‘B仔’甚至安排那位政治犯与该南亚裔囚友同仓,方便做这些虐待行为,调配房间都是‘B仔’做,‘B仔’有权力去决定你晚上与谁一起睡觉。惩教职员一般不理会,都是你们自己处理。”

中共警察滥捕香港少男少女
中共警察滥捕香港少男少女
在香港曾经还押的年轻抗争者去年接受本台访问,表示在还押期间遭受不公平对待,希望国际社会关注香港囚权问题。

香港壁屋惩教所接连被揭有少年犯被性侵,曾经在此服刑的“学生动源”前召集人锺翰林接受本台访问,亲述在狱中的少年政治犯如何受“性虐待”,又指在监狱向惩教“投诉无门”,促请外界关注香港囚权问题。惩教署则表示如在囚人士有不满,可透过不同途径提出申诉。

锺翰林说:“其中一个例子是被迫口交,‘B仔’甚至安排那位政治犯与该南亚裔囚友同仓,方便做这些虐待行为,调配房间都是‘B仔’做,‘B仔’有权力去决定你晚上与谁一起睡觉。惩教职员一般不理会,都是你们自己处理。”

政治犯狱中投诉无门投诉后担心被秋后算帐

锺翰林指,该名政治犯获得保释前都一直受虐,而据他所知,这名政治犯没有寻求协助或作出投诉,除了“怕人、怕事”,亦很大程度是因为在狱中“投诉无门”,连投诉都面临很大的心理压力。

锺翰林说:“都会担心投诉后,若然被‘B仔’知道,施虐情况更严重,如无把握你的投诉会获得处理,你的遭遇会更差。惩教署最近有说有任何不满可投诉,但无论你以甚么途径投诉,隔天保安组就会来‘踢窦’(突击搜查)。”

惩教署:可透过不同途径提出申诉

针对有关指控,惩教署回复本台查询指,十分重视惩教院所内的纪律,如发现在囚人士涉嫌违法个案,会按机制将有关个案转交其他执法部门跟进调查。如在囚人士对在囚期间的待遇有所不满,可透过署内或署外不同途径提出申诉。

责任编辑: 方寻  来源:RFA

本文内容除特别注明外均取自各新闻媒体(本站底部列表),并不代表本站立场! 评论不允许人身攻击。
Posted in 恶警酷吏黑社会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Related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