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Close

佛州州长德桑提斯宣布退出总统竞选,川普赢定了!川普当选将脱钩中国并再加征关税10%

佛州州长德桑提斯(Ron DeSantis)21日在X平台宣布退出共和党总统初选,并引用了一句声称是出自前英国首相邱吉尔(Winston Churchill)的名言,作为他结束竞选活动的注脚,然而历史学家表示这句话并非出自邱吉尔。

德桑提斯在宣布退选的贴文中,引用了一句话:“成功不是终点,失败也并非致命:重要的是继续前进的勇气──温斯顿‧邱吉尔”。

但英国每日邮报报道,据历史学家之言,邱吉尔没说过这句话。

国际邱吉尔协会的网站写道:“我们的这项结论是基于对邱吉尔的5000万字经典的仔细研究,包括他的所有书籍、文章、演讲和论文。”

“我们找不到任何根据显示他跟这句话有关,即使你常听到人们说他们引自邱吉尔。”

“在网络上,你也可以找到几乎相同数量的贴子声称这句话是(美国前总统)亚伯拉罕·林肯说的,但我们在林肯档案馆中也没有找到任何来源佐证。”

作家兰沃斯(Richard Langworth)撰写了11本有关邱吉尔及其一生的书籍,但他也没有找到这句话的出处。

美国总统川普8日上午11时发表谈话
美国总统川普8日上午11时发表谈话

德桑提斯去年5月在X平台(昔称推特)上宣布参选总统,然而当时信号断断续续且遇到故障,使他出师不利;如今在X平台贴出引退贴文,没想到又闹了笑话。

川普的竞选贸易议程:对进口产品征收新税,对华战略脱钩

据《纽约时报》报导,美国前总统特朗普正计划如果他在2025年重新掌权,他将积极扩大其第一任期的努力,颠覆美国的贸易政策,包括对“大多数进口商品”征收新税。这将冒着疏远盟友和引发全球贸易战的风险。

虽然拜登政府保留了特朗普执政期间对中国商品征收的关税,但特朗普将远不止于此,他将试图拆散世界上最大的两个经济体,美中去年的商品和服务贸易额约为7580亿美元。特朗普曾说过,他将“对中国在美国的”广泛资产“所有权制定积极的新限制措施”,阻止美国公司在中国投资,并逐步全面禁止进口电子产品、钢铁和药品等关键类别的中国制造商品。特朗普最近在新罕布什尔州达勒姆市举行的一次竞选集会上宣称:“我们将严厉惩罚中国和所有其他国家对我们的侵权行为”。

在特朗普政府任内担任美国贸易代表的莱特希泽(Robert Lighthizer)很有可能在第二任期内发挥关键作用。他在接受采访时对特朗普的贸易议程作出了迄今为止最广泛、最详细的解释。特朗普的竞选团队将本文的问题转给了莱特希泽,竞选团队的官员也在电话中参与了讨论。报导称,从根本上说,特朗普的贸易议程旨在使美国摆脱与全球经济的一体化,引导美国变得更加自成一体:生产更大份额的自我消费产品,并通过与其他国家一对一的交易发挥美国的力量。

曾自称“关税人”的特朗普在担任总统期间就朝着这个方向迈出了步伐,包括对各种进口商品征收关税、束缚世贸组织的发展以及发起与中国的贸易战。如果特朗普当选,他计划采取更大胆的干预措施,希望消除贸易逆差,促进制造业发展——这可能会对美国的就业、物价、外交关系和全球贸易体系造成震撼性后果。

报导称,鉴于美国的失业率已降至3.7%,通胀从疫情后的飙升大幅降温,每月创造约20万个就业岗位,股市接近历史最高点,特朗普的计划,他将其描述为“对我们的税收和贸易政策进行全面的亲美改革”将等同于对经济健康状况的一次高风险赌博。特朗普的计划招致了持较传统经济观点的贸易专家的警告。曾在小布什政府期间担任过白宫高级国际经济顾问的普莱斯(Daniel M. Price)称这些计划“不稳定、不合理”。普莱斯说,成本将由美国消费者和生产者承担,而且这些计划有可能疏远盟友。

评估特朗普贸易愿景的优劣非常复杂,因为可能会产生多重连锁反应,而且他正在寻求长期变革。但许多经济研究得出的结论是,他作为总统所征收的关税给美国社会造成的损失超过了其带来的利益。美联储和芝加哥大学经济学家的研究发现,特朗普2018年对洗衣机征收的关税创造了约1800个就业岗位,同时将消费者购买新洗衣机和烘干机的中位价格分别提高了86美元和92美元。每份工作的支出加起来约为81.7万美元。但莱特希泽驳斥了批评特朗普关税的研究,称这些研究偏向于自由贸易,并辩称特朗普政府执政期间通货膨胀保持稳定。莱特希泽还指出,虽然效率、利润和低价很重要,但当务之急应该是鼓励为没有大学学历的美国人提供更多的制造业就业机会。

莱特希泽谈到:“如果你追逐的只是效率,如果你认为失业大军中拥有第三台40英寸电视机的人比只有两台电视机的人更好——那么你就不会同意我的观点。有一群人认为消费才是目的。而我的观点是,生产才是目的,安全和幸福的社区才是目的。你应该愿意为此付出代价”。

特朗普在2017年就任总统之初聘请了观点各异的经济顾问,包括莱特希泽和纳瓦罗(Peter Navarro)等贸易保护主义政策的倡导者,以及高盛集团前总裁科恩(Gary D. Cohn)等倾向于自由贸易、对关税持怀疑态度的华尔街建制派。但与特朗普关系密切的经济顾问绝大多数都是支持关税的意识形态,比如莱特希泽。他在第二任期内更激进的计划很可能会遇到比第一任期少得多的内部反对。

普遍关税

在特朗普的2025年贸易政策计划中,对全球影响最深远的是征收所谓的普遍基线关税,即对大多数进口商品征收新税。特朗普竞选团队尚未明确说明这一关税的具体数额。在 8月份接受福克斯商业频道采访时,特朗普抛出了一个10%的数字,他当时说道:“我认为我们应该在美国经济的领子上围一个圈”。特朗普对其他细节含糊其辞。其中,他没有解释其设想的普遍关税是一个新的下限,还是现有关税的附加。例如,如果一种进口产品现在的税率是5%,那么这一税率会上升到10%还是15%?莱特希泽说是后者。

特朗普也没有说明新关税是否适用于与美国有自贸协定的近二十多个国家的进口产品。这些国家包括加拿大和墨西哥,两国合计占美国货物贸易逆差总额的近五分之一,特朗普政府与这两个国家重新谈判了几乎无关税的《美墨加协议》,以取代 《北美自由贸易协定》。

他的竞选团队指出,特朗普尚未宣布有关这一问题的任何决定。但加拿大驻美大使希尔曼(Kirsten Hillman)在受访时表示,加拿大认为其出口产品应免受任何新的普遍关税的影响。希尔曼说:“我们刚刚达成了这项协议,在前任特朗普政府执政期间,99%的关税为零,因此我们预计这些拟议的政策将不适用于加拿大”。

特朗普也没有说明他是否认为自己可以根据现行法律单方面征收大规模的新关税,还是需要国会授权。曾在特朗普政府中担任负责国际经济事务的总统副助理的威廉姆斯(Clete Willems)在受访时说,他对特朗普希望对等原则的愿望表示同情,但补充说:“总统颁布全面提高关税的权力尚不明确,我对国会是否会认可这一做法表示怀疑”。

但莱特希泽表示,鉴于美国贸易逆差的规模及其对美国经济的影响,根据《国际紧急经济权力法》和《1930年关税法》第338条这两项法律,总统将拥有单方面征收关税的 ”明确权力”。尽管如此,莱特希泽说,根据政治条件,特朗普可能会选择要求国会制定新的法律,这样继任总统就不能轻易撤销。莱特希泽说:“他拥有这样做的法律权力,而且他有两条路可走。据我所知,他还没有作出这样的选择”。

无论法律权威如何,这种普遍关税政策都会引发一系列损失和收益的错位。一方面,一些国内制造业将会增长,因为国内竞争对手的产品制造商可能会提高价格并扩大生产。这就是特朗普的关注点:“我们将很快成为世界前所未见的制造业强国,”他曾在一段竞选视频中承诺。

就教科书上的经济学而言,这样做也有其弊端。这相当于以提高价格的形式将增税转嫁给消费者,由于穷人的收入中用于购买商品的部分较多,因此穷人的负担会更重。该政策还可能导致其他国内制造业面临下行压力。从国外购买原料的生产商将支付更高的成本,从而降低其产品在全球市场上的竞争力。报复性关税将减少对美国出口产品的需求。

脱钩 供应链
脱钩 供应链

对华“战略脱钩”

特朗普还曾说过,他将更进一步,实施“一系列大胆的改革,在所有关键领域彻底消除对中国的依赖”。2022年,美国从中国进口了5363亿美元的商品,向中国出口了1540亿美元的商品。除其他事项外,特朗普说过,他将实施“一项为期4年的计划,逐步淘汰中国进口的所有必需品——从电子产品到钢铁再到药品,无所不包”,同时实施新的规则,阻止美国公司在中国进行投资,并抑制中国购买美国资产。尽管如此,特朗普也表示,将允许“所有这些明显符合美国利益的投资”,但没有详细说明。

拜登政府也对与中国的经济交流施加了更多限制,但范围更窄。拜登政府禁止向中国出口某些具有军事用途的技术,拜登总统还在8月份签署了一项命令,禁止美国向试图开发半导体和量子计算机等产品的中国公司进行新的投资。

特朗普现在提议更进一步,呼吁取消中国的“最惠国待遇”贸易地位,这意味着废除美国在中国2001年加入世贸组织后给予中国的永久性正常贸易关系待遇和较低关税。值得注意的是,美国众议院的一个委员会本月公布了一份两党报告,也呼吁采取这一措施。商业游说团体、美中贸易全国委员会委托牛津经济研究院于上月发表的一份研究报告称,这样做将严重扰乱美国经济。据估计,由此导致的关税增加将使美国经济损失1.6万亿美元,并在5年内减少74.4万个工作岗位。

莱特希泽在其2023年的回忆录《没有免费的贸易》中承认,在中国经营的美国企业和那些依赖中国进口的企业会反对这一观点,但他断言,更多的电脑和手机等产品的制造 “最终”会回到美国或其盟国,使美国工人和国家受益。他还写道,中国损害美国出口的报复不可避免,这将进一步“促进”两国经济的“战略脱钩”。莱特希泽写道:“任何人如果承认中国是个问题,但又坚持认为有某种神奇的、不会造成扰乱的办法来解决中国带来的问题,那么他很可能是个骗子、傻瓜、无赖、不可救药的全球主义者,或者是以上几种人的结合体”。

数十年来主张削减贸易赤字

报导提及,特朗普的经济民族主义帮助他改变了共和党。与共和党在他成为党内旗手之前所吸引的相比,他已经聚集了更多的工人阶级联盟。他的观点是重商主义贸易方式的回潮,在这种贸易方式下,各国利用高关税来保护和发展本国的制造能力。特朗普竞选网站称,他的贸易政策“牢牢扎根于美国历史”,因为美国“曾经对95%以上的进口商品征收关税”。这一统计数字来自南北战争之前,当时关税占美国联邦政府收入的绝大部分。

在整个20世纪,许多经济学家都认为这种做法是短视的。到20世纪90年代,尽管遭到工会的反对,但两党仍形成了支持更自由贸易的共识。这种观点认为,降低关税和增加贸易将通过提高效率和降低价格来提高社会的整体物质繁荣程度。但这些收益的分配远不均衡,随着时间的推移,人们对降低贸易壁垒产生了各种形式的幻灭感。

在美国国内,左翼和右翼的批评者都越来越多地指出贸易对工人阶级社区的不利影响。由于企业关门转向可以廉价生产的海外工厂,社会衰落蔓延,加上自动化程度不断提高等其他因素,导致工人阶级的工资停滞不前。新冠大流行期间发生的供应链中断使人们关注到全球化的另一个风险。人们对美国依赖中国提供某些关键商品和资源所带来的安全问题日益感到焦虑,对中国强迫企业共享技术和公然窃取商业机密的做法感到愤怒。

在政治上,特朗普率先关注自由贸易的弊端。30多年来,他一直抨击贸易赤字,认为贸易赤字就像公司资产负债表一样,只是一个简单的盈亏问题。他抱怨说,向美国出口多于进口的外国是在欺骗美国。据一位直接知情人士透露,2017年,特朗普在与外国领导人通话前,总是会问他的简报人一个简单的问题:“贸易逆差是多少?” 答案往往会决定特朗普的通话心情,以及他对外国元首的友好程度。

特朗普让美国退出了奥巴马政府的标志性贸易政策,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他的政府阻止世界贸易组织更换上诉机构成员,从而削弱了该组织解决国家间贸易争端的能力。特朗普对某些进口商品征收关税,提高了洗衣机、太阳能电池板以及钢铁和铝的价格。他还发起了与中国的贸易战,最终对超过3600亿美元的中国商品征收关税。

尽管特朗普积极地征收关税,但美国人口普查局的数据显示,年度货物贸易逆差从2016年的7350亿美元增长到2020年的9010亿美元。但莱特希泽对此指出,与2018年相比,2019年的贸易逆差略有下降,他认为在新冠大流行年的动荡之前,关税已经开始产生预期效果。特朗普的贸易战代价高昂。中国已成为美国农民最大的出口市场,在中国对大豆等美国农产品加征关税进行报复后,特朗普政府开始实施280亿美元的政府救助计划,以维持美国农民的生计。2020年2月的一项研究计算出,钢铁关税导致美国制造商的金属成本上升,造成约7.5 万个工作岗位流失。

尽管特朗普第一任期的贸易政策声势浩大,但他并非总能如愿以偿。例如,尽管威胁要退出世贸组织,但他从未这样做。尽管厌恶《北美自由贸易协定》,但他的政府还是通过谈判达成了一个替代协定,在使各种条款现代化的同时,保留了与墨西哥和加拿大几乎无关税的市场。莱特希泽领导了这些谈判,他在回忆录中写道,无论美国国会是否应该在1993年通过《北美自由贸易协定》,在几十年的经济一体化之后突然退出该协定都会造成“经济和政治灾难”,给“经济带来冲击波”,并伤害 “得克萨斯州和整个农场地带的特朗普选民”

本文内容除特别注明外均取自各新闻媒体(本站底部列表),并不代表本站立场! 评论不允许人身攻击。
Posted in 独裁与民主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Related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