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Close

中共巴以声明暗藏密码 得罪以色列有何后果

哈马斯对以色列进行规模前所未有的恐怖袭击,杀害大量无辜平民,但中共不愿加以谴责,甚至不愿意提“哈马斯”的名字。这让一直为中共提供敏感技术的以色列感到不满,分析认为,中共或将失去一个技术来源。

中共不谴责哈马斯暴行,专家表示,此举令中共变成恐怖组织支持者,对于已经站队支持俄罗斯的北京来说,这对其未来长期战略发展相当不利。

中共声明暗藏的密码

哈马斯对以色列发动恐怖袭击以来,相似的一幕又出现了,中共拒绝谴责哈马斯,在中共的几次声明之中,甚至连“哈马斯”的名字都没有提及,而代之以“巴勒斯坦伊斯兰抵抗运动”,更不用说承认哈马斯是恐怖组织了。

10月8日,中共外交部发言人在最初的声明中,声称对巴以冲突“深表关切”,呼吁有关各方“保持冷静克制”,并强调平息巴以冲突的根本出路在于“建立独立的巴勒斯坦国”。

后来在以色列抗议、及美国参议院多数党领袖舒默在北京当面质问习近平后,中共外交部的措辞才有所改变,加上“反对伤害平民”“谴责违反国际法”等说法。

在惯于讲究遣词造句的中共对外宣传体系中,这些声明表明,支撑中共外交话语的依旧是毛时代挑起民族与国家仇恨的“三个世界”所谓殖民主义理论,它混淆了最基本的常识判断。

“以色列并没有反对巴勒斯坦建国,而是针对哈马斯这个恐怖组织。北京把整个巴勒斯坦拿来说,是想模糊掉反恐这个焦点。”台湾国防安全研究院战略与资源所所长苏紫云告诉大纪元

台湾军事专家、国家政策研究基金会副研究员李正修对大纪元表示,中共长年以来跟巴勒斯坦有非常密切的关系,因为从中共建政以来,一直以第三世界的老大哥自居。所以这一次即便知道哈马斯违反国际法、违反人道,可是碍于过往关系,它也要避免公开谴责。

《北京之春》荣誉主编胡平先生(施萍/大纪元)

“尽管这些年来中共和以色列发展各种关系,但凡在以巴纠纷问题上,中共官方一贯支持巴勒斯坦和阿拉伯人反对以色列,从来如此”,《北京之春》荣誉主编胡平告诉大纪元,“我们年纪大一些,毛时代长大的,从小整天看都是支持阿拉伯人民,以色列根本是个大坏蛋,阿拉伯永远是正确的。”

胡平说,现在中共很想扮演当发展中国家领袖角色,就需要这些阿拉伯国家给它抬轿子,不管谁对谁错,它(中共)已经决定了,必须得站在阿拉伯这一边。

“我们中国人就很清楚,即便中美友好调子唱得最高的时候,那张牌的另一面,都是反美的。哪怕我们关系再好,对它(中共)来说,美国仍是个敌对势力。”他说。

人们往往想不太明白的另一个问题是:相对于军事实力强大的以色列,哈马斯为什么要以卵击石呢?

“哈马斯这一招大家也想不通,尤其现在的以色列总理非常右翼,他的报复一定会排山倒海而来,不会管国际社会怎么样评价。”李正修说。

胡平分析说,哈马斯和以色列的实力那么悬殊,它为什么敢于发动恐怖袭击?它就吃定了对方回击一定要守些规矩,认定对方投鼠忌器,它就是打了这个赌。

“现代恐怖主义作案有个特点,一方面无差别地攻击对方的平民,另一方面它自己混身在平民之间,把自己的平民当作肉盾和人质。除非你不下手,你一下手就势必会伤及一些无辜的平民。”

胡平认为,这本来就是恐怖主义设的局,你怎么办呢?除非你不回击,恐怖主义可恶就可恶在这一点。

“在古代很少看到弱势一方恐怖袭击强势的一方,因为古代以眼还眼、以牙还牙,对等报复,也不管你老百姓,它就一块打。所以在古代,弱势国家如果发动恐怖袭击,完全就是灭国灭族。”

哈马斯的这些做法,似乎是在效仿中共过去的人民战和游击战,在毛时代,中共还对中东所谓“抵抗运动”提供了军事和思想训练,发动911恐怖袭击的本‧拉登据称就是其中一员,而这种做法的现代版本就是“超限战”。

胡平表示,中共两个军旅作家写了一本书《超限战》,上面就这么写的:小国打不过大国,中国(中共)打不过美国怎么办?超限战可以改变力量对比,对方要按常规作战方式,有所为、有所不为,捆住了自己的手脚,我们是无所不为:可以打游击战、恐怖战,可以搞一些非军事的破坏环境、传播生物病毒、电脑病毒等。

“恐怖主义都是这个逻辑,你必须得严厉地打击恐怖分子,否则它还会再来,一定要把它打疼,让它觉得这个游戏玩不起。哈马斯那么多年一直搞事,就是因为它每次都没有受到致命打击。”他说。

2023年10月7日,哈马斯恐怖分子在以色列南部社区展开大屠杀,并劫持人质。图为2023年10月10日,以色列士兵在南部农庄卡法阿扎(Kfar Aza)运走遭哈马斯杀害的遇难者尸体。(Jack Guez/AFP)

中共的如意算盘

分析人士表示,每当世界某个地方发生地区冲突时,中共都将其视为削弱美国的机会,尤其习近平正在推销他的“全球安全倡议”,中共的如意算盘可能是,赢得中东以及非洲和拉丁美洲等地区同情巴勒斯坦国家的支持,成为美国主导的国际秩序替代选项。

中共长期以来也一直是巴勒斯坦事业的支持者,是最早承认“巴勒斯坦国”的国家之一,今年6月份,巴勒斯坦权力机构主席阿巴斯访问北京,并与习近平达成了战略伙伴关系协议。

今年早些时候,中共帮助沙特和伊朗恢复了外交关系,虽然这两个国家仍然是竞争对手,但历史上都支持巴勒斯坦,伊朗更是哈马斯的主要金援和军援。

图为台湾国防安全研究院军事战略暨产业所长苏紫云。(吴旻洲/大纪元)

苏紫云表示,中共想借着目前中东处于比较权力真空的状况,介入成为新的主导者,首先是能源利益,其次是经济利益,最后是地缘政治利益。

他认为,作为支持哈马斯的交换,北京期望跟阿拉伯世界有更深的合作,比如说沙特是比较温和派的伊斯兰国家,在力拼经济转型,北京希望从阿拉伯世界取得新的经济机会。

另外,中共把巴勒斯坦拿来当成战略棋子,稳固住伊朗,“借伊朗牵制美国,在全球大棋局上产生一个杠杆效果。比如说美国现在在印太区跟中共在竞逐海权,如果这时候中东又生事,多少会分散美国的注意力。”他说。

很多人揣测,哈马斯之所以敢于袭击以色列,背后似乎有中俄伊谋划的一盘大棋,目的是让美国分身乏术。继俄乌战争、巴以冲突之后,很有可能在亚洲开辟第三战场。

不过,苏紫云认为,这个概率很小,但不能排除,很可能是在朝鲜或者甚至在南海。但这对北京其实没什么好处,甚至会有很强大的后座力。

他解释说,俄乌战争和中东战事,的确会部分分散美国的注意力。可是中东跟俄乌都是地面战为主,印太区域是海空战场,美国海军的注意力不会调动到其它区域去,再加上日本、韩国和台湾的军事实力都不弱,中共围魏救赵的战略布局效果有限。

“另外,全球50%的大型轮船都是行走东海、台海、南海这条航线,如果中共怂恿朝鲜发动战争,或者跟菲律宾的摩擦升级为武装冲突,一定会截断这条航线,北京自己可能经济上就会变成无限下行的黑洞。”

李正修认为,在目前中东地区权力真空的情况之下,中共虽然想扩大自己的影响力,以为是这样就能争取阿拉伯国家的支持,但这是一厢情愿的想法。

“我个人觉得这可能是习近平对整个国际事务非常严重错误判断。哈马斯是无故去侵略别人,应该严厉谴责。如果中共想让人家把它当成一个重要国际角色的话,它应该严厉谴责。可是中共并没有,这个判断当然一定会影响到各国对中共的观感跟接受程度。”

中共得罪以色列 或失一个技术来源

北京最初的声明未能谴责哈马斯本恐怖主义袭击,立即引起了以色列和美国官员的强烈反对。

以色列驻华大使馆在社交媒体X上写道:以色列就中国(中共)对于以色列南部最新事件的声明与媒体报导深表失望。在这些信息当中,并没有对恐怖主义组织哈马斯针对无辜平民发起的恐怖袭击和恶毒屠杀,以及将数十人绑架到加沙地带的行径,做出清晰明确的谴责。

胡平说,“中共要扮演假中立立场,肯定得罪了以色列,以色列肯定为这个事情很生气,两国关系肯定是比原来恶化了。”

得罪以色列可能会让中共付出高昂的代价,一直以来,以色列是中共敏感军事技术与半导体技术的一个重要来源。

早在20世纪80年代,以色列就开始向中共出售导弹、雷达和导航系统等军事技术,这种技术输出在90年代得到加强。

1993年,中央情报局表示,十多年来,中共一直在从以色列获取先进的军事技术,包括喷气式战斗机、空对空导弹和坦克,“可能价值数十亿美元”。

美联社2002年报导,1990年前后,美国要求以色列取消向中共供应“怪蛇 III”防空导弹的合同,其中包括美国响尾蛇导弹技术。

由于担心中国可能使用先进机载预警(AEW)雷达系统,美国在2000年和2005年劝阻以色列不要与中共进行武器交易。此后,以色列和中共军事技术输出的相关报导就减少了。

以色列官员也并不讳言对华出口军事技术,并指出,中共出售给德黑兰的武器,过去曾被转让给哈马斯和真主党。

尽管军事技术的销售陷入停滞,但以色列与中国的商业技术交易却出现惊人的增长,尤其是半导体方面。中共不断加大了对以色列半导体公司的投资,2016年华为以4,200万美元收购了以色列一家云数据库安全公司(HexaTier)。

2018年美中贸易战川普政府断供中兴和华为芯片后,当时陆媒一财网刊出“以色列或成中国芯片技术突破口”文章,说以色列是全球仅有对中共没有重大限制的芯片强国,或将成为中国芯片技术及人才的重要来源。

英特尔正是通过增加以色列工厂的直接销售,绕开了美中贸易战的限制,2018年,双方之间的半导体贸易增长了80%。

特拉维夫大学国家安全研究所今年6月份发表的一篇论文称,以色列对中国出口的一半以上是包括微芯片在内的电子元件。

此外,以色列还深度参与“一带一路”,中共国有背景的上海国际港务集团,2015年获批承建以色列海法港,而海法港是美国海军第六舰队经常停靠的港口。

如果中共这次的态度真的让以色列感到失望,中共或将失去一个技术来源。

近年来中共与美国交恶,中共刻意加大了与以色列的科技合作。图为中美贸易战激烈交锋时,2018年10月24日中共国家副主席王岐山与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会面。(Ariel Schalit/AFP/Getty Images)

以色列国家安全研究所美中关系专家加利亚‧拉维(Galia Lavi)对《澳洲金融评论报》(Financial Review)说,“以色列对中国(中共)的反应感到失望。政府将不得不重新考虑以色列对中国的政策。”

不过苏紫云认为,以色列提供给中国的高科技算是相对有限,顶多就是提供成熟制程的一些芯片,先进制程的芯片以色列还要靠台湾。另外,以色列的很多军用芯片也是台湾帮忙生产的,包括“铁穹”系统的相关阵列雷达芯片。

“在这种背景之下,以色列可以提供给中共的应该是一些设计上的技术,用这种民转军的方法,很间接地给中共,因为美国强烈的管制,以色列不太可能提供尖端技术给中共。以色列变成一个科技管制的破口,想必这是很有限的。”他说。

苏紫云表示,北京刻意忽视哈马斯是恐怖组织,把自己塑造成表面的中立,这样的做法是(牟取)短期利益。因为哈马斯这一次犯下了人道罪,即使目前可以获得伊斯兰国家的支持,可是长远来看,对于西方社会来讲,它(中共)除了是俄国的支持者之外,又变成恐怖组织的支持者,这一点对北京以后的长期战略发展是相当不利的。

责任编辑:林妍#

本文内容除特别注明外均取自各新闻媒体(本站底部列表),并不代表本站立场! 评论不允许人身攻击。
Posted in 中国政坛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Related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