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Close

白纸2.0运动会师成都?当局超常规格维稳,大批警察闯入成都

本届的世界大学生运动会(大运会)7月28日将于四川成都揭幕,在此之前,中国网络纷传“成都大运会白纸革命活动召集帖” ,号召中国民众于赛事期间持白纸“快闪抗争”,向中国领导人习近平表达不满,然消息曝光後,恐引来公安加大维稳打压力道。对此,海外观察人士基于诉求的政治性太强,并不看好成都白纸2.0运动再起的可能性,也呼吁中国民众别自投罗网。但他们说,习近平的统治越来越极权,未来随机性、原子化的抗争可能如雨后春笋般出现。

成都大运会进入倒数10天,中国网络近日广为流传“成都大运会白纸革命活动召集帖”,引发海内外关注。

召集帖明言:“核酸已经被推翻,现在目标就是独裁者”,并号召中国民众在7月28日至8月8日的赛事期间自备白纸,随时随处、线上线下快闪,抗议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的独裁腐败,还誓言“独裁者不下台,抗议不停歇”。

然而随着消息曝光,10天后的白纸2.0运动能否于成都如期会师,各界质疑的声浪越来越高。

反习召集帖彰显中国现状

白纸革命
白纸革命
白纸革命
白纸革命

白纸革命(或称白纸运动)是2022年底中国各地兴起一系列反对严苛清零政策的抗议行动,最早始自南京传媒学院于11月底发起的新疆乌鲁木齐火灾悼念活动,随着大批的参与学子持白纸无声抗议,而逐渐演变为遍及20多省高校学生响应的反清零抗议,总参与人潮的规模应是1989年六四民主抗争运动后罕见。

对于白纸运动参与者,中共于高压维稳后展开秋后算帐,让许多抗争者无故“被消失”,也让此波的社会动荡看似回稳下来。

但观察人士说,成都大运会前爆出这封白纸2.0运动的召集帖,代表中国民众对当局的怒火并未真正止息。

位于美国华盛顿的光传媒创办人王安娜(本名王瑞琴)率先于推特转贴此召集帖,引起极大回响。王安娜告诉美国之音,这是从中国境内流传出来的消息,她7月11日一早收到后,认为相当重要,原先第一时间要用个人帐号转传,但迟迟无法发布,于是透过光传媒的推特官方帐号转发。

王安娜曾任青海政协委员,2018年流亡美国。她赞许白纸革命成都召集帖的用字铿锵有力,内容精准且高质量,其所呈现的思维和用语也显示对中国政治情势的熟捻,应是出自境内民主圈资深人士的手笔。例如,她说,该召集帖所列出的安全须知十分详细,提醒“拍照和行动者要分开”等,反映的是中国无情打压异议人士的现状。

不过,隨着消息曝光,她对于成都大运能否获得响应的期待并不高。

王安娜说:“我不看好这种活动会有很多人响应,并不是说大家不愿意响应,并不是说大家没有怒反习近平,而是说,这种活动只要一经报道,中共就会武装、准备镇压,(中国民众)上街的风险是很大的。”

来自上海、现已移居海外的唐先生也持类似看法。基于人身安危,唐先生不愿透露全名,他说,他也不看好白纸2.0革命最终于成都成功会师。他回忆,去年底的白纸革命抗议者都是自发地聚集响应,不靠任何人召集,现在“按照中共对社会的掌控,若真存在匿名组织(来发起成都召集帖),可能不到十分钟就(被)扑灭了”。

第31届世界大学生夏季运动会,7月28号将在成都市开幕。当局风声鹤唳,维稳升级,全面戒备,并施行严格的交通管制,市民正常生活受到影响。

网上视频显示,有大批警察从成都东站进入成都市。27号下午,成都全城戒备,三环路周围五步一岗,十步一哨。

成都多名市民对大纪元表示,满街都是巡逻警察。

另外,一些被当局认为的所谓敏感人士,也被强制旅游,大量维权人士被限制出门。

曾因声援六四学运被捕的市民程先生说,自己家门口,天天有人守着。

住在成都郊区的赵先生表示,当局加强维稳,这是中共惯用手段,他们的电话都被监控。

与此同时,很多工厂也被要求停工停产,交通也实施管制。

成都东站附近居民王义表示,由于好多工厂都停工停产,导致东站聚集大量去外地的人,“堪比过年返乡”。而严格的交通管制,使市民出行困难。

据中共党媒称,中共总书记习近平将出席开幕式。

在运动会举办之际,网上热传“成都大运会白纸革命活动召集帖子”,号召民众持白纸“快闪抗争”,反抗中共暴政。

时事评论家遇罗文表示,中国老百姓逐渐觉醒,如果觉悟的人多了,中共政权随时面临垮台。

维稳升级 抗争者恐难逃中共缉捕

成都大运会原订2021年举办,但因疫情两度延期,现为中国外宣的一大亮点。成都市公安局6月就設定“成都大运·坚盾筑安”专项行动,动员全警加强反恐演练和巡逻防控。“白纸2.0革命”的號召帖一出後,媒体纷傳当局已加派維安人力和便衣人員,力求大运会“安保完胜”。

来自上海的唐先生说,中国境内的高压维稳已成常态。此召集帖既已预告时间,警察除了事前会在网上查找潜在参与者,现场也一定会部署大量便衣,盘查携带白纸的抗争者。

他说,去年底的白纸运动后,中国公安的维稳手段已经升级,“会有七八个人拿出布,把要押走的人围起来,让旁人连抓捕的过程也拍不到,只拍到布条。”

他直言,中共怕的不是抗议者,而是抓捕时,反而激发旁人的支持或同情,因为“中共害怕事情扩大化”。唐先生也不认同“反习不反共”的诉求,因为中共一党专政下,类似习近平的集权领导人会一再出现,除非中国成为正常国家,从根本体制上改革,透过分权化制衡,才能避免个人集权。

本文内容除特别注明外均取自各新闻媒体(本站底部列表),并不代表本站立场! 评论不允许人身攻击。
Posted in 维权斗争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Related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