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Close

许志永法庭陈述:我有一个梦想;震撼每一个中国人,法官害怕不敢出示判决书

日前,中国公民运动斗士、知名法律学者许志永遭到中共重判14年。现在许志永的法庭陈述通过友人曝光。他表示,少数官僚决定13亿人信什么主义、说什么话语,这一代人责任就是根除专制。此前,他曾劝习近平引咎辞职。

4月10日,许志永、中国人权律师丁家喜被控所谓“颠覆国家政权罪”案在山东临沭县法院开庭,两人分别遭到中共判刑14年和12年。

在开庭前一天,旅居美国的丁家喜妻子罗胜春在推特上表示,4月10日是开庭宣判而不是开庭审理。他们对丁、许案根本不敢开庭审理,不敢传证人到庭,秘密庭审九个多月不敢宣判,现在通知律师去听宣判的通知书都不敢提宣判二字,他们用开庭审理只是为了混淆视听。

4月11日,罗胜春又发推说,辗转得知律师们全被中共当局严肃警告不许给家属判决书,除了告诉家属刑期。她表示,中共当局又蠢又坏又笨,你有胆量罔顾事实乱定刑期,却没有胆量向家属公布判决书!“我现在的目标只有一个:消灭极权和专制,咱们走着瞧!”

在两人判刑前,罗胜春发布了许志永、丁家喜事先通过口述留下的法庭陈述。

许志永在陈述中表示,“我有一个梦想,美好的中国,美丽且自由,公正、幸福,那就是民主中国。天下是天下人之天下,非一族一党之江山,真正人民的国家,政权出自选票,而非枪杆子。”

他说,“没有绝对自由,但这绝对不是恣意拓杀自由的理由。人类文明有普世的标准,那是写在世界人权宣言,也写在中国法律里的自由权利,不能永远是一张白条。”

“我厌恶权力横行,人性扭曲的社会。少数官僚决定13亿人信什么主义,说什么话语,听什么新闻,看什么电影。他们筑起高文化防火墙,隔离了中国与文明的世界。当局豢养数百万网监、网警、网评员,扼杀人民的声音。他们用数亿摄像头和大数据打造密不透风的监控网,使国人在权力面前,如同赤身裸体。”

他说,“我渴望一个自由的国度,一个没有权力怪兽横行的中国。我们应该有信仰自由,信什么宗教,什么主义是个人天性,权力不得干涉。我们应该有言论自由,没有大规模删帖封号,政治言论无禁区,再也不会有人因为表达政见而身陷囹圄”

现年50岁的许志永,2002年获得北京大学法学博士学位,曾任教北京邮电大学。2003年底,他一度出任北京市海淀区人大代表。

许志永是中国公民运动的活跃人物,曾创办公盟并发起新公民运动。2014年1月26日,许志永被当局以所谓“聚众扰乱公共场所秩序罪”判刑4年。

2019年12月13日,许志永和丁家喜与多名来自全国各地的异见人士出席在厦门的公民聚会,讨论时政和中国未来,其后在山东警方的跨省抓捕行动中被捕,被视为主要涉案人。

许志永在躲避抓捕期间,曾在2020年2月给中共领导人习近平写《劝退书》,指习当局无处理“中美贸易战”“香港民主示威”以及爆发的中共病毒疫情等重大危机的能力,并呼吁习近平主动“让位”。

2020年2月15日,许志永被广州市警方从番禺海鸥岛杨斌律师处带走。同年6月19日,许志永被逮捕,羁押于山东省临沭县看守所。

许志永:我有一个梦想
许志永:我有一个梦想

许志永的”公民意识” 今天的中国人是否可以理解?

2023年4月10日,知名人权捍卫者许志永因颠覆国家政权罪被中国人民法院判处14年重刑。《堂堂正正做公民:我的自由中国》是许志永于2014年出版的一本书,主要探讨了他的个人经历,以及他对中国政治和社会现状的看法和思考。

在这本书中,许志永讲述了自己作为法律教授和公民社会活动家,为推动中国政治改革和促进社会进步所付出的努力。他详细描述了与其他活动家合作组织“新公民运动”的经历,以及他们推动中国政治改革的理念和目标。

此外,许志永还分享了他在监狱中的经历,包括对中国司法体制的批评和对政治审查的反思。书中呼吁更多中国公民参与推动政治和社会改革,同时也希望国际社会关注并支持中国的民主和人权发展。

许志永著作《堂堂正正做公民:我的自由中国》封面(新世纪出版社截图)

许志永著作《堂堂正正做公民:我的自由中国》封面(新世纪出版社截图)
许志永著作《堂堂正正做公民:我的自由中国》封面(新世纪出版社截图)

从”臣民”到”公民”

许志永呼吁中国人民,中国需要一个基于公民权利和法治的政治制度,而非现行的专制体制。他强调了公民社会和公民行动的重要性,呼吁中国人积极参与推动政治和社会改革,以实现一个自由、民主和开放的中国。

尽管自由开放的民主思想容易为人们所接受,但在中国这样一个专制国家,它显得尤为重要。书中编辑兼著名民运人士滕彪指出:“许志永认为,如果更多的人站出来并拒绝作恶,这个国家一定会变成一个自由的国家。他的这些观点代表了中国良心人士的共识,也是中国民间社会在20世纪90年代之后努力践行的原则。我们也能看到其他人权捍卫者为了说真话不惜入狱。”

关于中国人的公民意识问题,滕彪先生总结道:“中国民众的公民权利意识在过去有过很大的进步,尤其是80年代之后。当时,言论限制没有那么严密,后来互联网帮助自由民权思想传入中国。在相对宽松的环境下,这些道理是非常容易被接受的。中共也知道,所以他们为了不让人们接触这些思想,便加大审查力度和洗脑宣传。”

滕彪先生指出,今日与江胡时代的变化:“虽然江泽民、胡锦涛时期也有打压,有人被判刑,但民间还是有相当的空间,人权律师数量增加等。然而,习近平时代则更全面地进行打压。”

“法律风险”与”政治风险”的区别 中国公民社会难以实现

关于许志永书中强调的“公民意识”,流亡海外的人权律师陈建刚表示:“中国是一个高度政治化的国家,(民运人士)这十几年看来是完败,因为在律师学者面前,中共的谎言是必败的。他们已经发现,讲道理对(维稳)已经没有市场了,所以他们直接开始使用暴力。”

陈建刚回忆早年运动时,多数参与者都很清楚明白人权律师的行为是没有任何法律风险的,但最后发现中国并不是法治国家,取代法律风险的是严重的政治风险。中国人权律师的下场本身就可以证明,在中共领导下的中国并非法治社会。在政治面前,法律形同虚设。

关于许志永坚定的信念,陈建刚还表示:“如果没有外力介入的话,(启发公民意识)这条路应该是一个必由之路。有公民意识代表我们要站起来做公民,而不是跪着做农民。” “我个人感到比较绝望的是,了解或学习公民意识的人在中国只是微乎其微。推特上能看到很多觉醒的中国人,但与中国人口相比,这个数量依然非常少。”

尽管许志永遭受了近年来最为严重的政治犯判决,他所努力传播的自由民主思想仍会被有心者铭记。

本文内容除特别注明外均取自各新闻媒体(本站底部列表),并不代表本站立场! 评论不允许人身攻击。
Posted in 维权斗争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Related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