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Close

拜登考虑强制TikTok出售其美国业务

在美国前总统川普2020年强制要求TikTok出售美国业务未果后,知情人士透露,拜登政府的一些官员又在讨论强制要求TikTok出售美国业务,以确保北京当局不会利用这款应用程式(App)搜集情报并影响政治舆论。

拜登考虑强制TikTok出售其美国业务

华尔街日报报道,由跨部会成员组成的美国外国投资委员会(CFIUS),已在讨论强制TikTok出售美国业务的提案,国防部和司法部的代表都支持,原因是担心北京当局能取得TikTok的数据、或是以影片影响美国人的观点,认为这只能透过区隔TikTok和母公司字节跳动才能处理。

美国司法部副部长Lisa Monaco在受访时说:“根据我们情报圈的估量,我们正在讨论有一个政府的目标是推动能够彰显其利益和价值的全球科技使用与规范,这和我们自己(的利益和价值)不符。”她拒绝特别讨论TikTok,但表示:“这是我针对这些议题的看法。”

然而,主持CFIUS的财政部担心,要求强制出售的命令可能使政府陷入漫长的诉讼战,而且最后还可能输掉,因而正寻求其他的可能解决方案,虽然美国财长叶伦已表示TikTok的国安疑虑于理有据。在Akin Gump法律事务所负责CFIUS实务的Christian Davis认为,财政部可能担心法院的判决先例,会导致审查未来交易的能力受限。

除了潜在的诉讼挑战,要求TikTok母公司字节跳动把美国事业出售给一家美国或盟国的企业,还有另一个阻碍-北京政府的合作意愿。中国大陆可能以出口管制措施,禁止字节跳动出售与影音推荐算法相关的技术。

CFIUS可能会向总统拜登提出建议,而拜登有权强制TikTok出售或分拆美国部门。白宫发言人则拒绝此事。

TikTok在美国大受欢迎,用户超过1亿人,企业也愈来愈常用来接触客户,但其中资背景也正加重当局化解国安疑虑的压力。川普曾试图强制要求TikTok的美国业务归美国企业掌控,又试图禁止这款App,都未能成功。在美国联邦法院判决推翻川普的禁令后,拜登撤销这些禁令,认为无法执行,并且决定不上诉,但这个决定也引发当时华府对陆鹰派国会议员的不满,抨击铸下大错。

拜登承诺,将提出一项因应TikTok与其他敌国App国安风险的全面计划,但都还没出炉,促使国会和各州迳行限制TikTok。TikTok已不断表示,从不会与北京政府分享用户数据,也拒绝评论遭强制出售美国的可能性,只说相信能化解美国政府的疑虑。

TikTik从2020年来就在和美国政府协商,并且达成一项安排,确保北京当局无法取得美国用户的数据。消息人士说,解方是TikTik把美国用户数据归由子公司TikTik美国数据安全公司管理,只有少数获授权的员工才能取得用户数据,而且这家子公司是由甲骨文等受批准的第三方监控,并由美国国安专家组成的三人委员会监督,甲骨文也有权评估TikTok的推荐算法。

尽管有这些承诺,一些美国国安官员和国会议员仍认为,没有任何中国大陆企业能抵挡得了北京要求交出数据的压力,并且担心中国大陆可能试图以能在TikTik上呈现、或禁止在TikTik呈现的影片内容,影响美国舆论。

在CFIUS陷入僵局之际,美国国会和一些州政府对字杰调动的立场已愈来愈强硬。国防部、国务院等部会都已禁止在政府发放的智慧手机等装置使用TikTok,国会最近也表决通过把这项禁令扩及所有部会。美国两党的参众议员也已提案立法禁止TikTok,过去一个月来,超过12个共和党州长都禁止在政府装置上使用TikTok。

责任编辑: 方寻  来源:世界日报

本文内容除特别注明外均取自各新闻媒体(本站底部列表),并不代表本站立场!
Posted in 美中超限战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Leave the field below emp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