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Close

弱智的习近平被沙特骗了,铁哥们伊朗召见中国大使抗议

伊朗外交部官员星期六(12月10日)在德黑兰召见中国驻伊朗大使常华,就中国与海湾阿拉伯国家合作委员会(GCC)合作与发展峰会发表的一份联合声明涉及阿联酋与伊朗之间三个有争议岛屿向中方表达“强烈不满”。

中阿联合声明惹恼伊朗,德黑兰召见中国大使发飙

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星期五在访问伊朗的死对头沙特阿拉伯期间,与海湾阿拉伯国家合作委员会成员国领导人在利雅得举行高峰会,讨论双方的合作与发展议题,并于会后发表了一份联合声明。

联合声明除了表明中国与海湾阿拉伯国家加强合作的意愿与规划外,还谈及一系列涉及伊朗的议题,包括伊朗的核计划和伊朗在该地区的行为。

但是最令德黑兰不满并导致伊朗当局十分罕见地召见中国驻德黑兰大使的原因却是联合声明中谈及了伊朗与阿联酋在位于霍尔姆斯海峡中具有主权争议的三个岛屿—大通布、小通布和阿布穆萨岛。

“双方领导人强调支持一切和平努力,包括阿拉伯联合酋长国旨在根据国际法准则进行双边谈判以和平解决三岛问题的倡议和努力,从而根据国际法理解决该问题,”中国与海湾合作委员会国家联合声明第12条指出。

英国军队1971年从中东地区撤军时,也从目前已成为阿联酋的领土撤离,其中包括霍尔姆斯海峡中的大通布、小通布和阿布穆萨三岛。而当英军一离开,伊朗当时的国王巴列维随即派遣伊朗皇家海军占领了霍尔姆斯海峡中这三座岛屿,伊朗至今一直实际占领着这三个岛屿。

阿联酋领导人从那时起就一直强调这三岛属于阿联酋,而且阿联酋的这一主张得到其他阿拉伯国家的支持,但是伊朗驳斥阿联酋对这三个岛屿的主权主张,并且拒绝就此举行谈判或对话。

虽然习近平与海湾国家领导人签署的联合声明中并未点名伊朗,但是呼吁根据国际法准则进行双边谈判,并根据国际法理解决问题,实际与伊朗拒绝谈判的立场形成了尖锐对立。

不过由于伊朗与中国关系也相当密切,伊朗外交部并未像对待西方国家那样,公开宣布“召见”中国大使,以表达“抗议”或“谴责”,而是宣布中国大使“拜会”了一位外交部官员,伊朗方面向中方表达了“强烈不满”。

伊朗外长侯赛因·阿米尔-阿卜杜拉希扬(Hossein Amir-abdollahian)在推特上贴文指出,三岛是“伊朗纯粹领土不可分割的部分”,而且德黑兰会毫不犹豫地捍卫自己的领土完整。

然而,伊朗网民却对阿米尔-阿卜杜拉希扬的推文不买账,因为他并没有点名中国,而且他只是用波斯语发推。他之前表达对中国领土主权完整支持时则是用波斯语和中文双语发推。

中国与伊朗去年曾签署一份有效期长达25年的双边合作协议。阿米尔-阿卜杜拉希扬今年早些时候曾说,这一协议“已经进入实施阶段”。

其实,习近平与海湾国家领导人签署的联合声明并不仅仅谈及阿联酋与伊朗之间的三岛主权争议,而且还对伊朗核计划以及破坏性的区域活动表达了看法。

“双方领导人强调地区国家参与的全面对话的重要性,以处理伊核问题、破坏稳定的区域性问题,阻止对恐怖组织、教派组织和非法武装组织的支持,防止弹道导弹和无人机扩散,保障国际航道和石油设施安全,遵守联合国决议和国际法理,”联合声明第11条说道。

伊朗外交部发言人纳赛尔·卡纳尼(Nasser Kanani)发表声明,对联合声明中有关伊朗的条款表示“惊讶”。

“中国同事应该记住,当沙特和美国支持的伊斯兰国恐怖分子以及叙利亚的基地组织利用残暴的军事侵略摧毁也门之时,是伊朗出面打击恐怖分子并建立地区的稳定与安全,使得恐怖主义无法向东和向西扩散,”伊朗总统易卜拉欣·莱希(Ebrahim Raisi)的政治顾问穆罕默德·贾姆西迪(Mohammad Jamshidi)用波斯湾在推特上写道。

中共和沙特合作可以向海湾国家投资300亿美元但用人民币结算石油免谈

习近平访问沙特,带去34项投资协议,原以为能换取用人民币结算石油,打压美元的国际地位。“人民币结算石油”被沙特拒绝,投资协议全收下,中方要求遭拒绝。这次访问,也烂尾了,失败告终。

 

本文内容除特别注明外均取自各新闻媒体(本站底部列表),并不代表本站立场!
Posted in 丧权辱国

Related Posts

1 Comment

  1. 习近平无能人民遭殃

    在中国国家主席访问沙特阿拉伯期间,两国进一步加深了包括能源贸易在内的各项合作。

    据沙特通讯社(SPA)12月8日消息,12月7日,沙特和中国有关公司签署了34项投资协议,涵盖绿色能源、绿氢、光伏、信息技术、云服务、运输、物流、医疗、住房和建设工厂等多个领域。

    根据沙特通讯社12月8日发布的现场照片信息,签约的企业包括IT巨头华 为,与沙特通信和信息技术部(MCIT)签署投资协议。

    基建央企巨头中国建筑与沙特国家住房公司(NHC)、沙特市政与农村事务部签署投资协议。

    腾讯、中信资本参与投资的供应链金融公司联易融(9959.HK,Linkogis),阿 里参与投资的自动驾驶公司AutoX以及医药物流自动化提供商健麾信息(605186.SH)分别与沙特阿吉兰兄弟控股集团(Ajlan & Bros )签署投资协议。阿吉兰兄弟控股是一家沙特的多元化集团,业务覆盖金融服务、消费品制造、医疗健康、教育、游戏、矿业、旅游和物流等多个领域。

    能源领域合作也是重点。12月8日,中国广核集团发布消息,中国广核能源国际控股公司与AIJomaih集团12月7日在沙特利雅得签署框架合作协议,将携手沙特、老挝、孟加拉、阿塞拜疆等国打造超1000万千瓦能源项目,涵盖太阳能、风力、燃气和热力发电项目。

    12月9日,光伏企业晶科能源发布消息,在首届中国-阿拉伯峰会期间,晶科能源与沙特店里开发商ACWA Power签署谅解备忘录,将为后者提供4GW的高效N型TOPCon Tiger Neo光伏组件。

    此外,据沙特油气巨头沙特阿美和中国山东能源集团发布的消息,双方在12月7日在济南签署战略合作协议,合作范围涉及炼油化工一体化、氢能、可再生能源和碳捕集技术,根据双方签署的谅解备忘录,合作包括一项潜在的原油供应协议和化工产品承购协议。

    海关总署数据显示,2022年1月至10月,中国与沙特今年1月至10月进出口总额以美元计价达到972.6亿美元,同比增长37.4%。其中自沙特进口665.9亿美元,同比增长45%,对沙特出口306.8亿元美元,同比增长23.3%。

    据沙特通讯社发布的信息,过去5年,中国一直是沙特第一大贸易伙伴,自2018年以来位居沙特进出口总额第一的贸易目的地。

    原油为主的能源贸易是两国贸易的核心。今年1月至10月,中国自沙特进口原油7376万吨,进口总额555.2亿美元。原油出口一项,就占了沙特对华出口总额的83%,占两国进出口贸易总额的一半以上。

    沙特是全球第三大产油国,仅次于美国和俄罗斯。在出口市场,沙特是全球最大的石油出口国,2021年沙特出口石油占全球的16.5%。

    2019年,沙特再次反超俄罗斯,成为中国原油最大的进口来源国,并维持这一地位至今。2022年1至10月,中国共进口原油4.13亿吨,进口自沙特的原油占比17.8%,位居第一。进口自俄罗斯的原油占比17.4%,紧随其后。

    2022年,在地缘政治冲突和俄罗斯原油遭受国际市场制裁的背景下,1至10月俄罗斯对华原油出口量同比增长9.5%,沙特对华原油出口同比微增0.3%,依然是对华原油出口最大的国家。

    此次两国元首会晤,石油为主的能源贸易也是重中之重。

    据新华社消息,12月9日,中国国家主席出席首届中国-阿拉伯国家合作委员会峰会并发表主旨讲话,他在讲话中提出未来3到5年,中国愿同海合会国家在重点合作领域作出努力,其中首要的就是能源合作。

    他在发言中提出构建能源立体合作新格局,中国将继续从海合会国家扩大进口原油、液化天然气,加强油气开发、清洁低碳能源技术合作,开展油气贸易人民币结算。设立中海和平利用核技术论坛,共建中海核安保示范中心,为海合会国家培养和平利用核能与核技术人才。

    在12月9日发布的两国联合声明中,双方强调,加强能源合作是两国重要战略伙伴关系的体现。沙特石油资源丰富,中国有广阔的市场,双方提及两国石油贸易规模及良好合作基础,推进并巩固双方在石油领域的合作符合中沙共同利益。双方强调全球石油市场稳定的重要性,中国欢迎沙特在支持全球石油市场平衡稳定方面发挥的作用,欢迎沙特作为中国原油的主要可靠来源国。

    此次中沙峰会前,两国能否就部分原油贸易采用人民币结算达成协议,是各界的关注焦点。不过截至目前,尚无实质性突破的信息。

    综合《财经》记者与相关油气、贸易专家的交流来看,采用不同货币结算的需求与两国贸易结构有关,沙特出售原油获得的人民币可以用来结算从中国进口的其他产品,这需要两国在经贸合作的基础合同中约定以人民币计价、支付,也需要有人民币支付和清算系统支持,目前这两个条件基本成熟。采用人民币结算,也有利于降低结算成本,提高结算效率,扩大两国贸易合作,促进人民币国际化。

    但另一方面,石油贸易深受地缘政治影响,人民币结算将挑战美元地位。在当前复杂的地缘政治形势下,取得突破并不容易。另一方面,中 美双方也都表达了理性管理双边关系的愿望。

    除了石油贸易继续加深合作,在全球碳中和浪潮下,中沙两国也强调了清洁能源领域的合作。双方在联合声明中表示,双方一致同意共同探索石化领域的投资机遇,开发石油转石化技术领域富有前景的项目,加强在电力、光伏、风能等可再生能源来源及相关项目开发、碳氢化合物的创新利用、能效、能源产品及相关产业链本土化等领域和项目上的合作,加强在和平利用核能领域的合作,以及在人工智能、能源产业创新等现代技术开发领域的合作。

    当前,沙特的一次能源结构以油气为主。据《BP能源统计》的数据显示,2021年,沙特99.93%的能源来自化石能源,以石油和天然气为主,仅有少量的光伏提供了部分可再生能源。

    2021年10月,沙特王储萨勒曼宣布沙特承诺到2060年实现碳中和,同时保持其作为石油、天然气主要生产国地位。因此,沙特提出了“碳循环经济”的净零路径,即采用碳捕捉、储存和利用技术。

    在应对气候变化方面,中方欢迎沙特发起的“绿色沙特”和“绿色中东”倡议,支持沙特在气候变化领域所作的努力,包括落实由沙特发起、二十国集团领导人认可的碳循环经济计划。双方强调《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及其《巴黎协定》所确立原则的重要性,应聚焦无源头排放以落实气候领域相关协议。双方同意继续加强能源政策协调,利用碳循环经济管理排放以实现气候目标,并敦促发达国家正视自身历史责任,认真兑现承诺,提前大幅减排,通过资金、技术支持和能力建设切实帮助发展中国家提高应对气候挑战的能力。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Leave the field below emp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