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Close

老人帮将决定习近平是否连任

有网友在我的文章后留言,说习近平都七十多岁了,江泽民九十五,中共老人帮还有什麽政治能量?也有朋友对我的老人帮之说表示怀疑。我不敢说自己的看法一定对,但我相信中共每一代背后都有老人帮,老人帮的存在,保障中共专制统治的传承。

江泽民病死邓小平送花圈

中国人的封建意识,很大程度上表现在家族老人的威权之上。中共有老人帮,不是一朝一夕形成的,是中共专制体制传承的需要,也是维持党的正常运作的基石。

老毛时代政治局五常委,都是第一代政治领袖。四人帮倒台后胡赵时代有邓小平与陈云(赵紫阳向戈巴卓夫透露,党内大事都听邓小平的)。六四后江朱上场邓陈仍在,邓小平南巡一句话,江泽民背脊冒冷汗,所谓隔代指定、七上八下原则,都是邓陈定下的。

文革后中共有顾问委员会之设,成员都是第一代“老革命”,顾问委员会没有正式取消。邓陈死后,朝中有薄一波、王震等“八老”之说,“八老”先后去世,又有人补进去,他们在幕后“听政”,盯紧前台的人,保证不失控。

胡温是邓小平指定,习近平是江泽民指定,本来胡温指定孙正才和胡春华,但孙正才被习近平打掉,接班人没有了,又没有机制另行指定(江泽民已退下,他指定接班人的权力已结束),因此唯有修改宪法,取消任期制,以防不能解决接班人选时,习近平可以续任。如此习近平之后交给谁,便成了悬案。

取消任期制不意味著习一定接任,这个悬案要在二十大解决。二十大投票是门面功夫,幕后早已定了人选,人选当然不是习近平自定,也不是政治局常委定,因为各有利害关係,吵起来没完,可能变成政治危机。最合理的办法是幕后政治老人定,政治老人有权威,也可以“顾大局”,取得彼此都可接受的“共识”。

政治老人指定接班人,当然要“睇实”(把关),国策要沿袭政治老人的路线。如路线出了大偏差,必须有机制可以削他的权,甚至废了他,这是一代代政治老人对党和个人利益的保障。

海外有评论说习近平要清理江派,江派团派如果搞到自己退下来后会被清算,那还搞什麽政治?退下来要保障自己的安全和家族利益,就要靠老人帮拥有党内的最后裁决权。

中共像黑社会,一贯讲辈份,从前讲民主革命时期、抗战时期、解放战争时期、土改时期“参加革命”,定级别定职位,资历浅不能僭越,资历深说话有份量。江泽民九十五,比他资历深的还有宋平一百多岁。江泽民屡传死讯,但同代的朱鎔基、曾庆红、李瑞瑞等都还在。朱鎔基有大魄力,曾庆红擅玩权术,李瑞环也不是等閒人,比起他们,习近平只是小学生。

江朱曾李决定习接班,放弃自己权力,让习近平乱搞,搞垮中共搞死自己,一个党会如此传位吗?国事蜩螗至此,他们一定会想办法挽回危局。老人帮虽老态龙锺,但可以通过自己的秘书、老婆和孩子传话,表达立场和看法,在老人帮内部互相协调,底定江山。

习近平修改宪法、定于一尊,都不是习近平自己决定的,都是老人帮在幕后决定,老人帮给他权力,老人帮也可以收回,此所以“定于一尊”之说现在也没影了。习近平是否连任未有定论,习派拚命造势,大部份省市都不作声,如果习地位早已定案,谁敢保持沉默?

习掌权后弄权,设十几个委员会,夺李克强的权,李只好吞忍,多年像小媳妇。近来李突然活跃,国务院动作多多,习的委员会又好像虚设了。谁能取消委员会?当然不是习自己,也不是李克强,只有幕后的老人帮说话有份量。

关键是国事坏到一个程度,老人帮再不能坐视,他们取得初步共识,就是习近平再乱搞必搞死党国,习应该务虚,李应该务实,至于接班人事,要等北戴河会议才作最后定夺。

江泽民指定习近平接班,放手让他管事,任习把江派连根拔掉,江泽民有这麽蠢吗?江泽民掌权时有邓小平与陈云盯著他,江泽民退居幕后,会把权力完全释放出去吗?当然不会,但江泽民也不可能一人独掌幕后权力,那也会引起老人帮内斗,因此最稳阵的办法,就是立一个垂帘听政规矩,用来监察前台的执政者,保持压力,也保持褫夺前台权力的最后权力。

一代代老人帮维持长久战略和内部统一,前台的政争在一定规范内进行,出了规范,老人帮有办法喝止。近日习近平亲信为二十大连任造势,造势就是势未成,势成还需要造吗?

习可能连任,也可能不连任,这不控制在习自己手上,而控制在老人帮手上。这是我的基本看法,我的看法基于自己的认知,我的认知有局限,我的看法也可能有错。

本文内容除特别注明外均取自各新闻媒体,并不代表本网立场!

2 Comments

  1. 匿名

    江泽民?江泽民恐怕不管任何事退出这个政坛了,如果江泽民垂帘听政那一定有胡锦涛也垂帘听政,现在应该是江泽民不管了,胡锦涛也不管了,剩下习近平,再下去习近平也不管了,最难就是中国未来用谁来管? 习近平二十大连任已成事实,明天中国谁来管恐怕谁也不知道

  2. aa15732212386aa@qq.com

    甘文焜,字炳如,汉军正蓝旗人,其先自丰城徙沈阳。父应魁,从入关,官至石匣副将。

      文焜善骑射,喜读书,尤慕古忠孝事。以官学生授兵部笔帖式,累迁礼部启心郎,屡奉使称旨。康熙初,授大理寺少卿,迁顺天府府尹。崇文门榷税不平,疏劾之。廷议令兼摄,文焜曰:“言之而居之,是利之也。”固辞。六年,授直隶巡抚,奏复巡历旧制。单车按部,适保定、真定所属诸县患水灾,疏请蠲岁赋。总督白秉真以赈费浩繁,请听官民输银米。文焜斥廉俸以助。议叙,加工部侍郎。

      七年,迁云贵总督,驻贵阳。时吴三桂镇云南,欲藉边衅固兵权,诡报土番康东入寇,绐文焜移师,又阴嗾凯里诸苗乘其后。文焜策康东无能为,凯里近肘腋,不制将滋蔓,先督兵捣其巢,斩苗酋阿戎。既平,约云南会剿康东。三桂虑诈泄,谓康东已远遁,繇是益惮之。文焜巡历云、贵各府州皆遍。十年,遭母忧,上命在任守制。文焜又遣兵击杀臻剖苗酋阿福。疏乞归葬,许给假治丧。三桂请以云南巡抚兼督篆,令督标兵悉诣云南受节度,而以利啗之,冀为己用。

      十二年,文焜还本官,适撤藩议起。三桂反,杀巡抚朱国治,遣其党偪贵阳。文焜闻变,使族弟文炯赍奏入告,牒贵州提督李本深率兵扼盘江。本深已怀贰,先以书觇文焜意。文焜手书报之,期效张巡、南霁云誓死守,而本深不之顾。本标兵已受三桂饵,纷溃弗听调。文焜度贵阳不可守,令妾盛率妇女七人自经死,独携第四子国城赴镇远,思召湖北兵扼险隘,使贼不北出。十二月丙申朔,癸卯至镇远,守将江义已受伪命,拒弗纳。文焜渡河至吉祥寺,义遣兵围之。文焜望阙再拜,拔佩刀将自杀,国城大呼请先死,夺其刀以刎而还之,尸乃踣,血溅文焜衣。文焜曰:“是儿勇过我!”遂自杀,年四十有二。从者笔帖式和善雅图殉。

      乱平,贵州巡抚杨雍建以文焜治绩及死事状上闻,予优恤。遣其长子宣化同知国均迎丧还京师,使内大臣佟国维迎奠卢沟桥,赠兵部尚书,谥忠果。建祠贵阳,上赐“劲节”二字颜其额。子七,国璧尤知名。

      国璧,字东屏,以任子授陕州知州,改苏州同知,擢山西平阳、浙江宁波知府,名循吏。圣祖南巡,幸杭州,御书朱子诗及“永贞”额以赐。谕曰:“汝父尽节,朕未尝忘,此为汝母书也。”累迁云南巡抚。坐事罢。雍正间,起为正黄旗汉军都统。乾隆三年,授绥远城右翼副都统。复罢。十二年,卒。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Leave the field below empty!

Posted in 共党内斗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