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Close

爱马仕不香了!大量江浙沪有钱人卖包求生

和低收高卖的股市不同,爱马仕降价的消息传开,莫娜奢侈品店上个月就收了7个爱马仕包包,“大家对它的价格没信心了,索性就直接来卖了。”店主李怡说。上半年上海疫情后,有业内人士判断,可能会有一波“报复性消费”,但这波行情并没有到来,反而是二手奢侈品店倒闭了好多家。花一个月工资买一只奢侈品包包的新闻不多见了,取而代之的是店里每天大量回收包包的咨询,“包”治百病有了另一种解读——卖掉奢侈品包包,换取现金来支撑摇摇欲坠的生意。

一向被称为“包内顶流”的爱马仕,降价了。

和低收高卖的股市不同,爱马仕降价的消息传开,莫娜奢侈品店上个月就收了7个爱马仕包包,“大家对它的价格没信心了,索性就直接来卖了。”店主李怡说。

上半年上海疫情后,有业内人士判断,可能会有一波“报复性消费”,但这波行情并没有到来,反而是二手奢侈品店倒闭了好多家。花一个月工资买一只奢侈品包包的新闻不多见了,取而代之的是店里每天大量回收包包的咨询,“包”治百病有了另一种解读——卖掉奢侈品包包,换取现金来支撑摇摇欲坠的生意。

33岁的田哥是抖音上的网红奢侈品鉴定师,他鉴定,也倾听,钱江晚报小时新闻曾报道过他口中那些“有钱人”的悲欢喜乐,如今故事有了新的走向,许多在他手中买下“人生第一只奢侈品包”的女孩们,又找他再次折价卖掉,这些包被囤积到更大的仓库里,和其它包挤在一排货架上,等待着下一个主人。

爱马仕不香了!大量江浙沪有钱人卖包求生

田哥店里囤积的爱马仕包包

做外贸生意的客人

一次性回收十多只爱马仕

一次性带很多爱马仕来店里的客人,基本都是来鉴定的。但面前这一位却不是,这位穿着低调的阔太轻声问田哥能否一次性回收这些包。

这些包有的还是阔太去年在田哥这里买的,田哥一边把包送去先鉴定,一边问她为何要回收。她告诉田哥,老公是做外贸生意的,今年,公司现金流快撑不下去了。

疫情影响下的国际物流价格飞涨,国内受影响首当其冲的就是外贸生意。“一单吃一年的情况没有了,资本不看好外贸,投资也进不来,原本健康的现金流就这么断了。”阔太没有太多解释,这些包,都是她老公生意好的时候买给她的礼物,如今家里生意受到这么大的冲击,再看这些包,也觉得有些索然无味。

来找田哥大批量回收包的客人里,几乎都是做外贸生意的,这也是江浙地区特有的现象。曾经这群在义乌等地创造财富神话的商人们,面对着看似无休止的疫情,也颓然败下阵来,一位老板在和田哥交流时,不止一次透露出羡慕田哥朝九晚五的生活,“有钱人也有有钱人的烦恼。”田哥笑笑说。

资料图

找田哥大批量回收包的客人里,还有一位演员让田哥印象深刻,他和前经纪公司解约后,把收到的一些礼物和自用的包统一拿到了田哥那里。戏剧性的是,鉴定后有一些假包,它们都是前经纪公司送的。

同在奢侈品行业的李怡,今年也接到了很多大额的奢侈品回收订单。“有客户带了价值300万的奢侈品过来,有表,有包,还有一些首饰。”李怡印象很深刻,对方是个30多岁的男士,回收全程都戴着口罩,安静地坐在一旁等着李怡一件件鉴定,简单的交流中,李怡知道对方是个生意人,遇到了一些“坎坷”,只能卖掉家里的几乎全部奢侈品来换现金。

李怡的店就在万象城附近的办公楼里,43楼的高层可以把楼下的来福士和万象城尽收眼底。这里是杭州的金融中心,楼下时不时就能听到跑车引擎的轰鸣声。

但就在四月的某一天,她还记得,当天的股市绿字当头,朋友圈里一片哀嚎,她却接到了近30条想来店里出手奢侈品包的消息,一些就来自附近上班的金融圈人。

买包只选经典款

小众冷门包在二奢市场消失

疫情给各行各业都带来了冲击,二手奢侈品从业者是见证者,却也逃不开成为被按下暂停键的一员。

田哥收到最多的包,不是来自客户,而是同行倒闭的店铺。上半年的疫情让许多二手奢侈品实体店几乎没有任何客人,线上卖出去的货被积压在快递网点发不出去,许多年前囤货的商家手中的货卖不掉,资金链也跟着断裂,田哥收到过实体店寄来的200多只包,每一只都仔细地用防尘袋包着,看得出前主人对它们的精心照料。

奢侈品的行情受非常多因素的影响,没人能精准预判下一个涨价的包包是哪一款,就连田哥自己,也经常高价收包后卖不出去囤在仓库里,最后低价清仓售出。今年田哥决定“壮士断腕”,开了一个清仓号,用白菜价甩卖那些不再热门的包。这也是他积极自救的手段。

资料图

“我们收包也会更加谨慎了,冷门款冷门色不收,小众奢侈品品牌包少收,想着熬过这个阶段。”田哥说。

但即便是大牌经典款,也逃不过“不保值”的命运,两个月前,劳力士、百达翡丽的手表价格突然飞涨,一天就能涨1-2万元,二奢圈内人人都以为这是解封后“报复性消费”导致的,田哥的两个朋友拼起来入手了一款售价近120万元的百达翡丽手表,打算趁着涨价“赚一波快钱”,没想到“打脸”来得飞快,这款手表在被炒到价格最高点后,突然跳水,

代表着表内“顶流”的百达翡丽降价了,包内“顶流”的爱马仕,自然也不例外。

两年前,电视剧《三十而已》里一张“富太合照”让爱马仕的喜马拉雅火出了圈,站在了包圈“鄙视链”的最顶端,喜马拉雅一度被炒出近150万的天价,而这两年,喜马拉雅也不可避免的折价了,田哥透露,他今年收到了6只喜马拉雅,比往年都要多,而卖只卖出去了两只,价格也打了9折左右。

田哥店内展柜里的爱马仕喜马拉雅包

剩下的几只喜马拉雅被田哥放在了展柜里,展柜的一旁,一名拥有近千万粉丝的网红正在试背一款爱马仕的白色Kelly包,她把包拎在手上,又背到肩上,对着镜子侧身又正身,试了很久,但还是没有人入手。

“今年大家买包都会更加理性。”田哥说,曾经,那些女孩走进田哥的店里,看到自己喜欢的款式便直接拿下,既不怎么问价,也不会挑款式。一些小众的奢侈品包成为了精致白领的首选。她们不愿意买“烂大街“的LV老花,而是选择一些更低调有品位的牌子——哪怕它们并没有什么名气。

但今年,女孩们更爱买大众更为熟知的“LV”“香奈儿”和“古驰”,“因为她们知道这些包即便自己有一天不用了,也可以放到二手奢侈品市场上卖掉。起码可以换一些钱。”

奢侈品行业不如从前

疫情当下,奢侈品消费要理性些

莫娜奢侈品店里,26岁的甜甜,正在向老板李怡咨询回收一款价值7万元的卡地亚手镯。

李怡今年有一个强烈的感受——包卖不动了。来店里的这些金融人士几乎都是鉴定和回收,即便有人进来逛逛,也是“礼貌问价”。不仅是因为大家口袋里没钱了,还因为疫情影响,奢侈品本身的品质也在走下坡路。

安娜奢侈品店内的“爱马仕”墙

甜甜想把去年出去旅行时买的四钻卡地亚手镯回收,理由是“上面的钻石总是往下掉。”李怡表示认同,说不少客户都跟她吐槽过这个问题。

和品质愈发不匹配的是一级市场连年上升的价格,疫情这几年,大牌包的价格一年可以涨价四五次,有些热门包款甚至一个月一个价格。官方给出的说法是受疫情影响,部分工厂停工导致产量减少,从而造成的“物以稀为贵”。但田哥却觉得,这两年某些奢侈品包的品质做得越来越差。

他展示自己曾经鉴定的一款LV包的五金刻字,一个Logo被重复打上了两次,“正品也如此任性。”他笑着说。他想起之前收到一个需要修复的水桶包,被生生撕成了两半。拿到店里的男生说,这是自己和女友吵架一气之下徒手撕的,等气消了,又觉得问心有愧,所以拿来修复。

李怡也经常收到一些爱马仕的鉴定,明明是正品,但用过一段时间后包内的五金却有些生锈,让人不得不怀疑这是“假货”。李怡原本是因为喜欢买奢侈品才进入了这一行,但入行五年,她再没给自己买过一件奢侈品。

“前两年受疫情影响,很多代购出不去,导致国内二手奢侈品市场迎来了一段快速发展期,现在行业开始回归缓慢发展,等到疫情过后,国外市场放开,或许还会有更多人离场。”李怡说,实体店的困境是暂时的,顾客对奢侈品消费更加理性,也意味着行业开始逐步走向健康。

资料图

田哥前几年还会给还在上幼儿园的女儿买一些奢侈品儿童包作为礼物,而现在他已经不买了,“我希望给下一代建立起理性消费的意识。”他说,在直播间里,田哥也会劝每一个心动的女孩“除非真的适合不然不要买。”他总是希望那些超出自身能力的消费能少一点,再少一点。

责任编辑: 楚天  来源:钱江晚报

本文内容除特别注明外均取自各新闻媒体,并不代表本网立场!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Leave the field below empty!

Posted in 社会能见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