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Close

英国多地纪念六四,示威者试图以“坦克”冲击中使馆

英国多地都有团体纪念六四事件33周年,当中香港人组织参与者众,延续在香港无法举行的集会,并连结海外维吾尔人、西藏人、甚至乌克兰人。

在英国伦敦,有多个团体在6月4日组织示威,悼念1989年北京六四事件的受害者。

在香港警方高压限制示威活动之下,香港民众连续第三年不能举行六四烛光悼念集会,只有个别市民在维多利亚公园附近以不同形式悼念。在移民潮下,去年大约有十万香港人搬到英国,并在当地举行多个活动纪念六四。

国际特赦组织(Amnesty International)在伦敦中国大使馆外举行烛光晚会,大约有400人参加。有一群示威者多次尝试将一部纸制坦克搬到中国大使馆外,但遭到警方阻止。在他们第一次行动中,示威者阻碍交通约五分钟。在集会尾声,示威者把纸制坦克撕毁,以示抗议。

集会除了香港人外,组织者还邀请了其他人权组织的成员发言,包括海外西藏和新疆人,以及播放天安门母亲组织成员的录音发言。入夜后,参与者高举烛光,借以纪念六四事件受难者。

1989年6月4日,中国军队在天安门广场及其周围血腥镇压民主示威,人权组织估计,有数千人死亡。2017年解封的英国政府档案曾经估计,死亡人数达一万人。六四事件中,中国军方曾出动坦克对付示威者。

流亡英国的香港前立法会议员罗冠聪对美国之音表示,在香港无法悼念六四,在英国继续十分重要。

他说:“在香港,我们只能够有(维多利亚公园)的悼念仪式,但在国外我们依然能够做到一些实质集会,公开讲平反六四,或者结束一党专政这些口号。我觉得这是非常重要的责任,香港社群延续历史和继续唤醒大家的记忆。”

来自香港、在英国居住了五年的Leo对美国之音说,以往在香港有去维园集会纪念六四,过往数年也有到中国大使馆示威。

他说:“五年前来的时候,人数比今年少很多,今年到处都站满了,我怀疑明年要想想场地会是如何安排,现在已经几乎占满马路。(我)看到很多香港人来到英国后,觉得要继续参与这些六四纪念活动,去对抗暴政,我觉得很欣慰。”

在英国其他有香港人聚居的城市,也有悼念六四事件的集会,包括布里斯托、曼彻斯特、爱丁堡等等。

6月4日较早时候,七个在英国的香港人组织联同在英乌克兰人组织,共同在伦敦的英国首相府外举行集会,有大约300人参加。

其中一名主持、前香港众志副主席郑家朗说:“我们今天出席在这里的意义,不只是纯粹地悼念六四,而更加重要的是,我们和世界上所有受着极权压迫的人民站在一起,不论我们是香港人也好,是中国人也好,或是其他地方的人,乌克兰人也好,我们今天万众一心地站在这个地方,抵抗极权,守护民主。”

对华政策跨国议会联盟(Inter-Parliamentary Alliance on China)发表12个国家的议员录影片段,悼念六四事件死难者。他们说,试图抹去他们对于六四的记忆,是必然会失败的。他们又发起一个倡议,研究利用国际法追究打压香港自由的官员,亦将会争取欧洲政府进一步审查和限制对香港出口军民两用产品,防止那些产品被应用来监视和打压香港人。

他们说:“虽然今年烛光并不会在维多利亚公园亮起,但六四的火种会在世界国各地继续传承。通过我们的法律问责倡仪,我们将努力确保民主自由的精神得以在世界各地薪火相传。我们坚决支持中国和香港人民对于自由的渴望。”

罗冠聪指出,香港人和中国民运人士面对的,都是同一个压迫的政权。

他说:“所以把他们扣连在一起,是要提醒大家,30多年来其实共产党没有改变过。”

新加坡国立大学历史学博士、专门研究香港历史的崔永健指,示威者尝试冲击中国大使馆的行动,令他联想起以往在香港六四烛光晚会完结后,冲击中方机构的行动,原因是大量香港人搬到英国。

他说:“将原本在香港的生活方式搬过来,已经是第二年了。其实这跟香港的六四集会也很相似,它不是纯粹是悼念六四,亦是连结到当下的政治,比如以往的六四集会可能是去声讨中共的一些恶行。”

他指,香港人在英国悼念六四,演变成了连结海外维吾尔人、西藏人、甚至是乌克兰人。

他说:“其实性质上跟在香港的六四集会没有大分别,但当然表现形式、内容都因为地点不同了、形势不同了,而有所改变。”

本文内容除特别注明外均取自各新闻媒体,并不代表本网立场!
Posted in 六四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