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Close

外资撤离中国又添新证!新数据令人大跌眼镜

中国曾经是硅谷科技成功的主要对手,但如今却引领着全球风险资本投资的下滑。

彭博社报道,研究公司Preqin的数据显示,今年前四个月,中国风险投资交易额同比下降44%至247亿美元(338亿5600万新元)。这几乎是美国下降速度的两倍,全球下滑速度的近四倍。

今年整个科技行业大跌,一些人认为是完全应当且早该发生的。在经历了十多年的估值飙升之后,该板块遭受重创,亚马逊和特斯拉等知名股票重挫,风险投资者撤出高风险交易。

硅谷风险投资公司红杉资本上周警告创始人和首席执行官,好日子已经过去,他们需要准备进入资本获取受到严重限制的新时代。

红杉资本在为投资组合内公司所作的介绍中说:“利率正在上升,资金不再是无偿的,这对估值和融资产生了重大影响。”

金融海啸 通货膨胀 美元泛滥 金融危机
金融海啸 通货膨胀 美元泛滥 金融危机

中国的形势因政府的科技整顿和严格的防疫措施而更加严重。上海等城市的封控影响了业务的方方面面,从广告和投资到特斯拉汽车以及苹果公司的iPhone手机等都不例外。

启明创投创始主管合伙人邝子平在本月发表的一篇文章中写道:“市场上很多在融项目这一年多处境艰难,去年因为国内的政策原因融资进度延缓,又受到今年以来全球资本市场暴跌的影响,加上疫情袭来,这些项目完全停摆。”

启明创投今年1月至4月的投资规模与去年同期大致相当,不过很多是现有项目的后续交易。

根据Preqin的数据,尽管遭遇政府整顿,但中国2021年的风险资本投资仍然达到超过1300亿美元的创纪录水平,比前一年高出50%以上。

中国的整顿对象包括一些在电商和内容等特定领域占据主导地位的公司,例如阿里巴巴和美团,投资者相信中小公司可能茁壮成长,或者躲过最严厉的监管整顿。在世界第二大经济体提升科技水平之际,风险投资公司继续支持他们认为长期内可能蓬勃发展的一些公司。

事实上,尽管交易金额出现下降,但中国今年1至4月的交易额和交易量都超过了2020年同期。

万物资本合伙人郑毅说,他对中国“持谨慎态度,但仍然乐观”。他说,由于国内市场庞大,中国仍有很多机会,而且世界各国都在寻找使供应链本地化的替代方案。

郑毅说:“投资者和有限合伙人可能没有数据显示的那么绝望,他们仍在投资中国,只是在当前经济周期中,步伐和方式有所不同。”

更多的投资进入了中国政府所青睐的新能源和电动汽车等领域;中国政府把提高半导体和人工智能等关键行业的竞争力视作重中之重。根据Preqin的数据,今年迄今最大的交易京东供应链科技子公司8亿美元的B轮融资,投资人包括高瓴资本和华平投资;以及瑞银和招商资本等投资者对芯片制造商广东风华高新科技50亿元人民币(7.5亿美元)的押注。

Preqin公司情报副经理Helen Lee说:“我们看到了热门行业的转变。”

相比之下,中国的消费科技行业是受到监管改革影响最大的行业之一。今年1至4月,信息技术、医疗保健和非必需消费品行业的风险投资交易总价值下降了55%,而前一年增长了190%。与此同时,对工业、能源和公用事业以及原材料和自然资源的投资则在上升。

这一趋势呼应了中国政府核心技术自立的呼声。在2022年前四个月,中国五笔规模最大的风险投资交易中有四笔涉及新能源、半导体和电子零部件,都是得到中国政府支持的领域。

根据Preqin分析师发布的4月份报告,投资者对中国的态度“复杂”。

这些分析师们写道: “一些人按下了暂停键,而其他人则相信,关注中国的长期战略并投资于机器人和新能源汽车等关键增长领域,可能仍然是制胜之道。”

本文内容除特别注明外均取自各新闻媒体,并不代表本网立场!
Posted in 中国经济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