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Close

习李大战公开化成二次文革转折点;习近平不动用军队力量不能摆平元老帮

随着习下李上“谣言”的广泛传播,李克强等在中共媒体上的镜头越来越强势, 但习近平的惯性“霸屏”也毫不示弱。细心的人会发现, 李的“主管”地位越来越实际, 而习仅在一些“虚”的事上抛头露面。因为两个“司令部”的关系不明朗,大家看的眼花缭乱, 故海内外现在对中共未来“习下李上”的小道消息争论的不可开交。

但事态的发展趋势, 并未超出人们的总体预料。如果有兴趣, 可参考习修宪前, 本人即开始撰写的系列短文,如<袁世凯留给习近平的遗产和启示>  (2017年8月) 等。

总理李克强于5月25日白天召开的“全国稳住经济大盘”电视电话扩大会议,所有省、市、县级约10万个大小官员参加, 还包括了掌握刀把子的国防部长及公安部长, 但习未露面。这种会议在中共建制史上, 并不多见。会议名为抢救经济的下滑,实为向凡事“亲自部署,亲自指挥”的习近平宣战。李克强强调,经济已恶劣到严重冲击中央财政收入,他透露,已有多个省份要求批准紧急发债,以便渡过难关。李克强在会议上还发出警告,“中国作为这么一个大的经济体,一旦运行滑出合理区间,想再拉回来,不付出巨大代价和更长时间是很难做到的。”一个睡了10年冷板凳的小媳妇, 突然高调坐镇台中央, 不提习式病毒“动态清零”的“伟大斗争”, 实在让人跌破眼镜。

25日临近午夜,中共国务院主办的中央直属党报《经济日报》突然发表题为“全面辩证看待当前经济形势”的文章,似乎完全否定了李克强在当日下午的全国讲话。次日,党媒也全文转载, 但不提李克强下午的讲话内容。由习把持的党宣在人民日报上, 把“全国稳住经济大盘”的扩大会议新闻缩小成“豆腐干”, 而大幅刊登习的另外接见画面, 李、王等在后如为跟班。借着这次李克强的全国誓师大会, 全世界都看到了中共的两个司令部在同时运作。习李大战公开化, 已经赤裸裸地摆在中国人面前, 这在中共建制以来,是非常罕见的现象。

李克强的作为, 显然获得了元老派的背后大力支持。习氏大权独揽, 所向无敌十年, 关键也是获得了元老派的首肯和大部分时间点的背书支持。习读书不多, 不知从奴才到坐上“千古一帝”的席位, 光靠吹捧、扯谎或耍横是无用的。两代外姓太上皇在世, 新皇只能是心慌。江曾与胡温两代的不协调或历史恩怨是习氏能生存或成功集权十年的关键点。过去几年, “政变”传闻不断, 我的预测文章也越写越多, 而江胡“斗而不破”是习能挺住的根本原因。而习到后来变的自大和麻痹, 觉得羽毛丰满,开始不把两位太上皇放在心上, 一心只想着扩展自己的“新军”。老人们恨在心上, 但需要外面的一把火配合。俄乌战争对普金的制裁和美国正在上路的邪恶“轴心法”, 把两代太上皇彻底惹毛, 眼看火要烧到自己的眉毛了。病毒“动态清零”或饿死封死了多少韭菜, 并不是件事儿。党的利益才是大伙儿最根本的利益, 事关党的“事业”和元老派们后代的生存。习的不计一切代价, 决不能触动他们的利益。据说由邓公子牵头, 两代太上皇终于握手言和, 这才是“谣言”会变为现实的基本逻辑。

如果习要翻船,两代太上皇集团的联手才是习失败的最大关键因素。

毛的第一次文革是为了巩固自己的权力和幻想中的毛式江山万年红。习的二次文革也不可能是习自己的主意, 应该是习上台前, 两代太上皇的恩准计划。抬出手无寸功的二愣子, 以贪腐的名义扫清政敌, 为元老派们的后代保财护航。所以才会有为了习女人的一本书, 而毁掉香港的决心: 即不计一切代价, 建立党的核心和虚假的领袖形象。很可惜, 习似乎是一个扶不起来的阿斗。

毛的第一次文革是亿万民众的悲剧。而习的二次文革,闹剧的色彩更加浓厚。习想翻盘,推翻小道消息里的“二十大”习下李上的“谣言”, 仍有机会。因为习大权在握, 还是党政军的“一尊”。常言道有权不用, 过期作废。习的二次文革与毛有显著的不同:毛是发动群众,利用精英知识青年阶层大串联,当年北大,清华,哈军工里的红卫兵都是怀揣毛的指示,上串下跳,整倒政敌;而习是以知识阶层为敌,却雇佣三教九流的“大白”打天下。近几日许多大学的学生开始聚集, 天大学生居然公开高喊:“打倒习近平”的口号,显然是受到了政敌的鼓励。习如何对付眼前的困境, 我在<娘炮式的历史性决议与躺不平的习近平>一文里, 早已经为习指明了方向:

“谁不知道中国的巨贪巨腐在哪里? 他居然喊了近十年的口号, 也是中华一绝了! 有这样的习版《决议》出笼, 让睡在地下的毛邓全笑死了: 毛会说对付彭刘林的路线斗争, 你学不会? 看你对低端人口, 写你裤裆事书商的狠劲儿, 那用错了地方!我爱民如子, 要做也让恩来去操办;小平会说, 我一直是‘副’的, 看你整了那么多组长上身, 还动不动表白‘亲自部署,亲自指挥’,你老爸可比你聪明多了。关键时候,出丑了吧?还想把你的那个决议和我们比肩?”……“当年老领导们选中习,就是看中了他的娘炮式特征。这是从小到大的环境所决定的。有一件事,网上已删除干净。围棋选手聂卫平回忆文革时期的习, 三人观武斗,他胆小怕事,提前溜走。任何经过那个时期的青少年均知道,文革初期胆小怕事的年轻人极少,不但有羊群效应,此外会遭到众人耻笑。聂肯定一直在嘲笑习。”

请习拿出男儿的本色, 快刀砍乱麻, 别整天玩口炮, 不就是几个要人搀扶的老“革命”吗? 如果等到那一天, 胡戴上钢盔,驾上吉普车,左边江右边朱,面站着挥手的温和曾,冲进你的指挥中心: 要革你“二次文革”的命! 你提拔的那些草包将军哪个敢不下跪? 学点中国历史吧! 解决这个问题不难: 每人分配十个“大白”, 天天围住做核酸, 看看李克强还敢开什么全国誓师大会? 另外派女儿为特使, 向外界吹风许愿, 你会比元老们更开放, 更民主, 更自由……

我们都还等着你的文革继续呢!

习李大战公开化成二次文革转折点

 

本文内容除特别注明外均取自各新闻媒体,并不代表本网立场!

6 Comments

  1. 匿名

    习这次连任概率是90%,根本没机会让政敌掀翻他,习最大的心病是未来五年中国怎么走,中国问题太多了,当中国危机集中而广泛的爆发时有可能民不聊生,会危及每一位中国人自身利益

  2. 匿名

    就算习不连任,任何中国政府元首都必须把每一个中国人利益考虑在前,而不是天天考虑谁当总书记。如果全中国人都来考虑谁当总书记那就大错特错了,总书记是服务于每一个中国人的,而不是凌驾于每一个中国人之上的

  3. 匿名

    那些元老说话根本没有,胡锦涛还是党魁,退休还不是人微言轻。当今所谓元老不过退休常委,退休常委发声必须要总书记并联才能有作用和份量,习这次真的是连任成功了,至于连任之后会如何最关键还是看连任以后是否利国利民,习上台打击不合法经济的确波及到了经济,在没有非法经济成分的合法经济如何增长这确实是考验未来五年中国的一道坎,中国经济以前很大成分是靠非法经济拉升起来的,包括腐败经济也起了作用。习的延续性连任考验这一波打击是否稳固前期效果,习在政治,经济只达到了初步很小的目标,打击非法经济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习打击速度过快了,打击力度还不够狠,很多贪官根本没抓完,斩草不除根习一走腐败分子又死灰复燃,中国对腐败要狠打不是严打,中国各个社会层面上中下层次腐败土壤都多,一度经济就是骗人加不交税,政治就是敷衍作假,中国可谓烂透了的国家,习是短暂的一个作为正气出现的代表,这股正气估计很难持久,因为中国确实是个腐败土壤异常多的国家,就像苍蝇繁殖速度,腐败繁殖速度很快

  4. 满天星

    俄乌战事爆发,处在绝境的郭文贵如同看见救命的菩萨,以无热不蹭的痴狂开始了表演。郭匪帮的法治基金沽名钓誉,言之凿凿说是派了30多人去波兰,结果半个多月一直在上演虚假的乌克兰救援活动,所有的承诺全部成了谎言。什么联合国、大力神、直升机、大巴、专机、免费食宿全是“龟儿”意淫出来的美好画面,原因很简单,就是为了骗捐。更让龟儿不省心的是长岛的“三常委”很不给力,狗咬狗差点坏了“欺哥”好事,面对新中国联邦最严厉的惩罚也是“龟”理之中的事儿了。小骗子就更让人忍俊不禁了,听信瘟龟的谎言,每天吃香喝辣,牛排,三文鱼应有尽有,到时看看谁能在“郭教主”那里成功报销?其他救援队伍天天方便面,喝口冷牛奶就开始行动,忙着救援。而蚂蚁匪帮好吃好喝享受不说,还有大把时间邀宠谄媚窝里斗,摆明了所谓救援只是骗财的道具而已。而日前,郭文贵在直播中称匪帮救援队伍,在乌克兰救了96个孩子,免费把他们送去西班牙。且不说是真是假,到如今瘟龟都没有交代清楚这些孩子的现状,若是真的,不免让人怀疑他们涉嫌贩卖儿童,那可就是罪加一等了。

  5. aa15732212386aa@qq.com

    甘文焜,字炳如,汉军正蓝旗人,其先自丰城徙沈阳。父应魁,从入关,官至石匣副将。

      文焜善骑射,喜读书,尤慕古忠孝事。以官学生授兵部笔帖式,累迁礼部启心郎,屡奉使称旨。康熙初,授大理寺少卿,迁顺天府府尹。崇文门榷税不平,疏劾之。廷议令兼摄,文焜曰:“言之而居之,是利之也。”固辞。六年,授直隶巡抚,奏复巡历旧制。单车按部,适保定、真定所属诸县患水灾,疏请蠲岁赋。总督白秉真以赈费浩繁,请听官民输银米。文焜斥廉俸以助。议叙,加工部侍郎。

      七年,迁云贵总督,驻贵阳。时吴三桂镇云南,欲藉边衅固兵权,诡报土番康东入寇,绐文焜移师,又阴嗾凯里诸苗乘其后。文焜策康东无能为,凯里近肘腋,不制将滋蔓,先督兵捣其巢,斩苗酋阿戎。既平,约云南会剿康东。三桂虑诈泄,谓康东已远遁,繇是益惮之。文焜巡历云、贵各府州皆遍。十年,遭母忧,上命在任守制。文焜又遣兵击杀臻剖苗酋阿福。疏乞归葬,许给假治丧。三桂请以云南巡抚兼督篆,令督标兵悉诣云南受节度,而以利啗之,冀为己用。

      十二年,文焜还本官,适撤藩议起。三桂反,杀巡抚朱国治,遣其党偪贵阳。文焜闻变,使族弟文炯赍奏入告,牒贵州提督李本深率兵扼盘江。本深已怀贰,先以书觇文焜意。文焜手书报之,期效张巡、南霁云誓死守,而本深不之顾。本标兵已受三桂饵,纷溃弗听调。文焜度贵阳不可守,令妾盛率妇女七人自经死,独携第四子国城赴镇远,思召湖北兵扼险隘,使贼不北出。十二月丙申朔,癸卯至镇远,守将江义已受伪命,拒弗纳。文焜渡河至吉祥寺,义遣兵围之。文焜望阙再拜,拔佩刀将自杀,国城大呼请先死,夺其刀以刎而还之,尸乃踣,血溅文焜衣。文焜曰:“是儿勇过我!”遂自杀,年四十有二。从者笔帖式和善雅图殉。

      乱平,贵州巡抚杨雍建以文焜治绩及死事状上闻,予优恤。遣其长子宣化同知国均迎丧还京师,使内大臣佟国维迎奠卢沟桥,赠兵部尚书,谥忠果。建祠贵阳,上赐“劲节”二字颜其额。子七,国璧尤知名。

      国璧,字东屏,以任子授陕州知州,改苏州同知,擢山西平阳、浙江宁波知府,名循吏。圣祖南巡,幸杭州,御书朱子诗及“永贞”额以赐。谕曰:“汝父尽节,朕未尝忘,此为汝母书也。”累迁云南巡抚。坐事罢。雍正间,起为正黄旗汉军都统。乾隆三年,授绥远城右翼副都统。复罢。十二年,卒。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Leave the field below empty!

Posted in 共党内斗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