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Close

习近平被元老和常委围攻;几个耐人寻味的细节

1)王岐山连说几个“他”,还有其他深意

王岐山在5月10日,赴韩国参加新总统尹锡悦就职典礼时,拜会了即将离任的文在寅。与文在寅会谈开始,王岐山在点明“习近平主席在收到你的这个来信后”,其后的叙述连用了4个他,以指代习近平,“他非常珍视……”,“我代表他……”,“转达他对你……”,我一定把你对他的……”,乍听起来,还没什么,听到最后,就觉得其中若隐若现嘲讽的味道,扎耳朵,有点不太尊重的意思。这情节海外媒体都广有报道,不需赘述。

更有意味的是,王岐山的谈话对象,是一位即将离任退休的韩国总统,第二天就要交出权力,“禅让交权”给当选总统;王岐山对这样一位离任总统转述习近平的话,其中大有深意,是不是有给两个人栓对,暗示着二人皆有同样命运的意思?退休交权,光环不再,回归普通生活。说者有心,听者会意,连说几个他,又暗示两个人难兄难弟。老王不愧京城大爷,侃大山,语言阴损,骂人不带脏字的京片子风格呼之欲出,令人有忍俊不禁的感觉。

2)为什么不是政治局扩大会议?

老灯爆料,5月2日中央高层开会,对习近平展开了批评,致使老习承诺不再连任,放弃权力。对于这个会议名称和范围,老邓几次明言是政治局常委扩大会议,不是政治局扩大会议。也就是说,除了七常委,所有元老和必要的个别中央办公厅主任等参加会议,没有任何其他政治局委员与会。

而中共几次围攻总书记等会议,都是政治局扩大会议,如邓小平整胡耀邦赵紫阳的会,均是政治局扩大会议的名义。而这次为什么却改为常委扩大会议,不让全体政治局委员参加?

理由很简单,目前政治局25名委员中,老习的人马至少13位,如果表决,老习占有相对优势。而且政治局人员庞杂,再加上元老,人数太多,开起会来旷日持久,结果难料。而政治局常委中,老习的心腹只有栗战书一个,一般情况下,表决起来,老习势必被5:2的悬殊结果碾压,处于必败的境地。

可以看出,会议的组织者有着精心的策划,准备充分,就是冲着老习来的。而老习号称权力大过毛泽东,圣文神武,天纵霸气,但居然有人在眼皮底下精心暗算,挖好坑等着他跳。难道事先老习不知道会议议程?或者中办会议操办者事先没有汇报?老习真象中共和海外媒体所宣传的辣莫强大,为什么还有人胆敢策划倒习会议?如果老习大权在握,在会议当中,就可借口上厕所,招来铁甲禁军,将参加会议的反对派一网打尽,为什么没有做?反而被逼退位,举旗投降?

答案只能说,老习权力没有想象的大,在开会之前,军队或者禁卫部队强力部门早已被疏通收买,老习发现,为时已晚,只有认栽。或者另外可能,老习根本没有掌握中央警卫局。现场已被反对者控制,老习只有让步认输。

3)中央警卫局的王少军的回归,意味着什么?

官媒在2022年1月11日报导,中央党校党政军省部级官员研讨班开办仪式时,已退居二线的中共中央警卫局局长王少军出现在镜头之中。根据王少军的座位安排,其左侧是中办副主任唐方裕,右侧是原国新办主任蒋建国,说明王少军仍然是中央警卫局长。

王少军的回归,透露了一个信号,那就是江泽民的侍卫长,前中办副主任、中央警卫局局长的由喜贵上将又回来了。

由喜贵上将自90年代继邓小平的亲信杨德中退休以后,就任警卫局长一职,为江泽民执掌首都禁卫大权几十年,与总政治部副主任贾廷安上将一起,是江泽民统治的主要军事支柱。由生于1939年,到2008年名义上退休。但实际上,由喜贵仍以中央警卫局第一书记的身份,继续领导中央警卫局,牢牢掌控警卫局实权。他先后启用两个人先后担任中央警卫局局长,作为傀儡,被由喜贵玩弄于掌股之间。这两个人先是曹青中将,后一个就是王少军中将。这两个人都是由喜贵的老部下,为人木纳谦和,与世无争,被由喜贵作为牵线木偶,掩盖其耄耋之年依旧掌握禁军的不光彩事实。
曹、王虽担任局长,但一是不得兼任中办副主任,二是军衔只到中将,不能晋升上将。这样压低二人的政治身份,使之不能与由喜贵抗衡。2012年18大之前,由喜贵以闪电速度撤销曹青职务,派车直接送曹青去北京军区任副政委,不得再回警卫局。随后王少军即被任命为新的警卫局局长,直到中共十九大。十九大后习近平调乙晓光中部战区几十万大军进城,接管京城防务,由喜贵与王少军随即消失。

在2021年7月,中共媒体曾报道原北部战区陆军副参谋长周洪许曾被任命为中央警卫局局长,但不到半年,王少军就回到警卫局,这种调动令人大惑不解。但习时代军队走马灯换将,西部战区一年三换主将,中部战区也是几次易帅,人们也就见怪不怪了。

但最近发生的5月2日中共政治局常委扩大会议,老习遇挫,再联想到到王少军回锅,顿感事情不简单。王少军原是由喜贵的影子,影子回来了,说明由喜贵本尊也已回来;由喜贵回来,说明老江回来了。老习失去中央警卫局,当然也就不能掌控高层政局,出现反习逆流,有恃无恐,太岁头上动土,那自然能说的通了。

4)中办主任丁薛祥能调动中央警卫局吗?

答案当然是不能。许多海外人士不懂装懂,扬言丁薛祥是老习铁杆,非常厉害,中办主任可以调动中央警卫局的武装。其实中办主任掌管中央警卫局,只有当年汪东兴一人而已。因为汪东兴当中办主任同时,兼任中央警卫团团长政委,两个职务于一身。
到了邓小平以后,中办与警卫局分家,警卫局长虽然兼任中办副主任,但主要是双方工作有重合,兼任副主任有利于工作;但中办主任绝不能干预警卫局工作,特别是涉及军事调动,权力只属于最高领导,中办主任决不可染指这项工作。而中央警卫局局长,眼里只有最高领导人,断然不会接受中办主任的任何命令,这是铁打的纪律。当年胡锦涛的中办主任令计划,与由喜贵的警卫局矛盾尖锐,势同水火,也一定程度说明了这两个职务的人并无上下级关系,某种程度上反而互相制约,

丁薛祥的重要,在于中办主任是全党信息汇总,下情上传,上令下达,协调全党的核心部门,是全党的中枢所在。其重要性在于它是领导人的眼睛和耳朵,是领导人决策的主要助手和渠道。中办工作的好坏,直接影响到全党工作,是一日不可或缺的首脑部门。

丁薛祥成长于上海,是上海帮的乳汁喂大的。在习近平上台之初,让丁薛祥担任习办主任,中办副主任,继而接替栗战书担任中办主任,这一切很明显是江泽民特意安排的,为的是防止再出现令计划之类的“野心家”,不允许再出现“家贼”的情况;江泽民不能容忍习近平任用福建浙江的外乡人来执掌中办;派丁薛祥来,是来帮助或者说监视习近平;也是来给栗战书掺沙子。习近平为了表示输忠,对丁薛祥的任用是不能拒绝的,否则立刻惹恼太上皇,将有严重后果。

丁薛祥既是老习的心腹,也是老江的卧底,江习利益一致,各自心知肚明,一切尽在不言中。

丁薛祥的左右逢源,特殊使命,也说明江习一体,老习的一半是老江,习近平十年执政,中共十年蹉跎,同时也是江习磨合,最后融为一体的历史写照。中共十几年高层博弈,宫帏秘事,刀光剑影,其秘码都在这几句话中。

(版权所有,转发署名)

本文内容除特别注明外均取自各新闻媒体,并不代表本网立场!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Leave the field below empty!

Posted in 共党内斗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