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Close

中共间谍在美庭审 揭开C919飞机窃密内幕

根据“中国商飞”(COMAC)官网,5月14日,中国制造交付东航的首架飞机C919首飞成功。该飞机目前使用外国发动机,但中国的第十三五计划一直在推进本土替代产品,以减少对外国尖端技术的依赖。

中国商飞是中共央企(国务院国资委管理的中央企业,高于国企),其官网的“一定要把大飞机搞上去”大题字,显示了中共政府“举全国之力”的决心。

本周一(5月16日),中共官媒新华网发表庆祝文章,欢呼“这架飞机上凝聚的,不仅有突破创新的中国智慧,更有坚持梦想的国家意志”。

然而,美国司法部自2018年发布的涉及中共窃取飞机关键技术的一系列起诉书,以及记者查阅2021年11月,联邦陪审团审理中共国家安全部官员徐延军案的上千页法庭记录显示,“一定要把大飞机搞上去”的国家意志后面,有着惊人的暗黑手段。

徐延军是第一个被引渡至美国接受审判的中共政府情报人员案,去年底他被定罪。他跟上述中国“大飞机”C919如何“搞上去”有关,也跟2014年法国航空公司遭遇的恶意病毒攻击案有关。

该案的证据,除了证人证词外,都来自徐延军自己,包括他的手机短信、日记、邮件、聊天记录、云端储存、电话录音,让你可以从他自己的陈述中,一窥他的意图。这样的证据,以前还从未有过。

2009年9月在香港举行的亚洲航空航天展上展出的中国C919飞机模型。这是中国最大的国产商用喷气机

2009年9月在香港举行的亚洲航空航天展上展出的中国C919飞机模型。这是中国最大的国产商用喷气机。(Mike ClarkeE/AFP via Getty Images)

中共间谍在美庭审 揭开C919飞机窃密内幕 (1)

2016年4月15日,美国奇异航空和法国赛峰集团的合资企业CFM开发的LEAP-1A发动机。复合材料制造的发动机风扇叶片系统是GE的竞争优势所在。(REMY GABALDA/AFP via Getty Images)

下文根据徐延军案的法庭庭审记录整理,让大家对中共的情报机构使用的手段和方法,增加一些了解。

01:中国大学主动邀请演讲

2017年3月2日,全球首屈一指的飞机引擎制造商奇异航空(GE Aviation)高级工程师郑大卫(David Zheng)在职业社交网站领英(LinkedIn)上收到一位中国大学教授的主动邀请。

“您好,我叫陈峰,在南京航空航天大学(NUAA)办公室负责国际合作与交流,我主要负责与南航海外校友、友好大学、知名机构和企业交流的相关事宜,促进南航国际交流与合作,推动我校学术发展和科学研究。

“我从您的在线简历中得知,您在GE航空等知名公司积累了丰富的工程经验。……我愿借此机会诚邀您来南航参观交流,交流方式不限,细节可稍后商定,南航可以支付您往返中国交流的费用。如果您有兴趣,请随时联系我。”

郑大卫原是中国留学生,赴美就读Akron大学,获得复合材料博士学位后,先在GE研发部工作了五年,2012年转到GE航空部工作已近五年,主要从事设计。

“南京航空航天大学”突然邀他赴中国演讲,让郑大卫既感惊奇又受宠若惊。

郑大卫从未见过陈峰,但他正打算回中国探亲,参加侄子的婚礼、以及大学本科同学的聚会。于是他告诉陈峰,计划五月底回国探望父母,可以在路过南京时,参观南航。

南京航空航天大学(NUAA)与中国的国防工业关系密切,主攻航空研究,主要是军用飞机,以及空间航天器,是中国最富盛名的“国防七子”之一。美国没有对应的类似大学。

陈峰说,双方交流方式可以很灵活,他请郑大卫确定行程后,把机票拍照给他“报销费用”,大学会为他安排食宿。

接下来,陈峰希望郑大卫提供“详细个人简历”,并询问郑的专长是复合材料,主要设计发动机的哪一部分?请他提议两到三个自己的专研课题,然后,他再反馈大学的研究需求。

2017年5月10日,陈峰告诉郑大卫,中国的“能源与动力研究所”(Institute of Energy and Power)提议他重点交流“用复合材料设计和制造飞机发动机的技术”。

陈峰说,“内容方面,大家建议你聊聊:第一,飞机发动机中复合材料应用的最新发展;第二,发动机材料设计和分析技术的发展,以及复合结构的制造技术。”

02:GE航空的独家技术

GE的专家证人说,复合材料制造的风扇叶片系统是GE航空的独家技术。在过去几十年中,GE航空用于复合材料的开发成本,高达数亿或数十亿美元。

这项技术使GE能生产更轻的发动机,这可以转化为更好的燃油率;还可以生产更大的发动机,这意味着可以配备更大的飞机,携带更多的货物、更多乘客。

美国助理检察官 Emily Glatfelter 在对徐延军的间谍审判中质疑前通用电气工程师郑大卫

美国助理检察官 Emily Glatfelter 在对徐延军的间谍审判中质疑前通用电气工程师郑大卫。

这是GE的竞争优势所在,飞机轻很重要。对于商用飞机,一切都与飞机的成本有关,发动机越轻越省油,每位乘客的成本越低。

因此,GE有出口管制,将出口这些敏感信息视为“盗窃商业机密”,相关岗位的工程师必须经过严格的培训,才能访问这些信息。此外,GE园区内也有安全措施,需要使用某些令牌才能访问内部网电脑。

郑大卫告诉陈峰,大学想聊的两个主题很好,但他不能分享GE的专有信息。只能做一般性的介绍。

陈峰表示,“我们完全尊重你的意见,只讨论一般性的话题,不违反贵公司规定的发动机材料领域技术协议要求。”

03:江苏省科促会副主任“曲辉”来访

为了准备演讲,在去中国的前一天,郑大卫下载五个GE培训文件,压缩到一个zip文件中发送到自己的个人电子邮箱。然后带上个人电脑飞往中国,以便在路上完善他的演示文稿。

GE的培训材料属于出口管制材料,郑大卫不想分享GE的机密信息,他做了一些处理。但他也没有告诉上司,担心如果老板知道,会检查他的演讲内容。

郑大卫的旅程时间很紧。他原定6月2日下午到达南京后直奔南航学校演讲,然后次日一早赶飞机回美。

但陈峰好说歹说,非要他改行程,6月1日晚就到南京,理由是“我们从江苏省对外科学技术促进会申请资金支付您的旅行费用,他们非常了解您这次访问,希望在2号早上见您”。

郑大卫只好紧赶慢赶,在1日晚抵达南京,入住南航校园酒店,这是陈峰为他预定的房间,刷卡都免了,直接入住。

6月2日早上,陈峰陪同“省科促会副主任曲辉”前来拜访,众人在酒店大堂闲聊一个半小时,聊他在美国的地方,老家在哪,曲辉很简短地问郑在哪工作,也没问具体。

和曲辉这段看似“无意义的闲聊”后,郑大卫回到房间,没有注意到放在房间里的电脑,和之前有什么不同。而他的电脑中有GE的五份技术文件。

04:演讲中发生的奇怪“技术问题”

郑大卫当天下午在NUAA的演讲,一开始就遇到了一些技术问题。

NUAA工作人员告诉他,投影机无法工作。于是,他允许一名中国学生将U盘插入他的笔记本电脑,准备把他的演示文稿拷贝到学校的电脑上放映,仍然不成功。

最后,郑大卫从教室的公用电脑上登录自己的电子邮箱,下载草稿副本,用这种方式播放出幻灯片。

参加座谈的学生问了一些具体问题,技术含量很高,很详细。郑大卫回答了近一半的问题,说了一些无法从公共领域共享的专有信息。而陈峰在演讲过程中进进出出,曲辉不在教室中。

演讲后,陈峰递给郑大卫一个装有3,500美元现金的信封,作为演讲酬劳和机票报销费。

这一切听起来像正常的交流,没什么与众不同,中方似乎没有要求他做什么不合适的事。但后来剧情的发展,令郑大卫丢了年薪13万美元的工作。

本文内容除特别注明外均取自各新闻媒体,并不代表本网立场!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Leave the field below empty!

Posted in 斯文败类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