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Close

哈尔滨一男子被黑社会当街活活烧死;家属报警被拘留

5月8日,哈尔滨一名货车司机曹某某(化名)全身被汽油重度烧伤,在医院留下“被人放火”的遗言后当晚去世。妹妹曹女士为了弄清哥哥被烧伤的具体过程,寻找现场目击证人遭公安威胁。5月12日,相关话题登顶热搜,网民质疑东北司法黑暗,同黑社会相互勾结凶残杀人。

5月12日,黑龙江哈尔滨一男子被烧伤身亡的视频在网络上流传,引发广泛关注。视频中可以看到一人在火中被焚烧,腿仍在动,有人拿着刷车水泵在灭火,现场惨不忍睹。

据流传的一则举报材料内容,5月7日该男子曹某某的父亲摆涮车摊时遭另一名涮车摊老闆“大河子”驱逐,随后“涮车泵”被拉走,家人四处奔走想要回“涮车泵”。5月8下午4点多家属接到警方电话,称曹某某被焚烧进了医院。到达医院后,曹某某录下视频称是“大河子”及其儿子将汽油泼在自己身上并把火点著,随后曹某某悲惨离世。

网传哈尔滨一男子被当街活活烧死
网传哈尔滨一男子被当街活活烧死

曹女士告诉媒体,其父亲跟家人商量后,想著年纪大了在家没事出去找点事做,就拿著新买的刷车泵到哈尔滨市道里区一处路口给别人刷车,结果遭到附近路口刷车店老闆“大河子”的阻拦,并威胁他给执法局打电话把他的泵拉走。

曹女士的父亲于是开到转盘对面继续给人刷车,仍旧遭到阻挠,决定不做了。但就在当天下午6点左右、准备收东西开车回家时,一辆黑色私家车带著一个执法局的皮卡车来到他父亲跟前,二话不说就把他的刷车泵给收走了。

下午6点40分,曹女士的父母沿著刷车点附近找执法局沟通,想把刷车泵要回来,一直到晚上11点也没找到是哪个执法局收走了水泵。

曹女士的哥哥是一名货运司机,当晚得知父亲的水泵被收,也急忙安慰父亲,并嘱咐妹妹第二天上午再带父母出去找一找。

5月8日上午,曹女士与父母继续出门寻找水泵未果,哥哥便提议找“大河子”协商解决。“咱给他点钱,把泵要回来得了。”说完,接到送货订单的曹某某就出了门。

但在下午3点,曹女士家人接到派出所电话,称她的哥哥重度烧伤正在医院抢救,一家人迅速赶往医院。见到哥哥,父亲直接晕过去。医院医生表示虽然哥哥曹某某头脑清醒,但是处于生不如死的状态,脚已经被烧得掉渣了,让家人准备后事。

曹女士回忆,哥哥当时双眼被烧瞎,但意识清晰可以说话,其父在医院看到哥哥手腕处绑有绳子,并向护士要剪刀剪掉。

“我父亲说绳子很难剪,上面有皮肤组织和被烧的衣服。” 在医院里,哥哥让她录下口述视频,视频中称,好几个人打他, “大河子”及其儿子将汽油泼在自己身上并把火点著。

“我去找他理论,他不听,把我架在那,就不让我干,他儿子将汽油倒在我身上,我想跑跑不了。”曹的哥哥在医院留下遗言后,停止了呼吸。

施救者吕先生在附近工地上工作。他对媒体表示,8日下午,同工友一行人看到有人被火点著,便衝过去救火。吕先生和工友十几人经过七八分钟才把其身上的火浇灭。

吕先生告诉记者,当时有人躺在地上不动,等火浇灭的时候,才发出一点声音。大概二十分钟后,120赶到现场,他和工友一行人才离开现场。

“我现场拍的视频和照片都被派出所的人删了,没法恢复了。”吕先生说。

5月10日上午,曹女士给哥哥办理了死亡证明。为还原事件经过,她在网上发帖寻找现场目击证人,遭到派出所阻止。“让我把帖子删了,说我造谣。依据法律轻则拘留,重则要判刑两三年。”

曹女士态度坚决,带著父母离开了刑警队。5月12日,标题为“#哈尔滨洗车摊一男子烧伤身亡#”登顶热搜,引起网友关注。

晚间,哈尔滨市公安局道里分局发布通报声称,“曹某涛因洗车生意矛盾自带汽油和打火机找张某和理论,用汽油泼洒在身上及周边后,将上前劝解的卢某秋(张某和之妻)搂住,在卢某秋挣脱中将手中打火机点燃,致二人烧伤。曹某涛经抢救无效死亡。”

警方的通报指向“曹某涛自己烧自己”,同曹某涛的遗言讲述的完全相反。通报一出来招来痛骂:“警方的话就是放屁! ”“东北警察就是黑社会的化身,挤破头往里考,就为找个合法有编制的黑社会工作,有一个算一个! ”“人都烧成那样了,怎麽去撒谎啊!”

“这个通报牛掰啊,把大河子撇的一乾二淨,甚至还成了受害者。当初威胁别人时不是很牛吗?为了2600的水泵给自己浇汽油和对方同归于尽,这个脑洞我给满分”

还有网友讥讽:“大河子不来个见义勇为奖,都说不过去!”“自己带汽油的话监控应该能拍到吧?附近监控不会又『恰好』坏了吧!”

不少网友呼吁更多人关注,将恶人绳之以法:“今日不为他们鸣不平,明日何人为我诉不公?” “无产阶级联合起来,没人帮我们就互相帮助!”“今日我等若冷眼旁观,他日祸临己身,则无人为我摇旗呐喊。”

本文内容除特别注明外均取自各新闻媒体(本站底部列表),并不代表本站立场!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Leave the field below empty!

Related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