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Close

美国告诉台湾:打赢中共更需要不对称作战武器大杀器

美国中央情报局(CIA)局长伯恩斯(William Burns)近日表示,中共正在密切关注俄罗斯乌克兰的冲突,这影响了习近平台湾的计算。

美国政府目前正积极推动台湾购买不对称作战武器对付中共。

台湾空军高雄冈山空军基地的一架F-16战斗机与雷霆2000多管火箭系统。
台湾空军高雄冈山空军基地的一架F-16战斗机与雷霆2000多管火箭系统。

美施压台湾:要打赢中共需买不对称作战武器

俄乌战争促使美国政府更积极推动台湾购买不对称作战武器而非常规军备,以便以小规模军力抵御中共军队从海上入侵。

据《纽约时报》报导,拜登政府认为,台湾采购的MH-60R海鹰反潜直升机等武器不适合台海战争。美方警告台湾,国务院会拒绝相关采购案,同时也知会美国军火商,不要指望美国政府会批准台湾的某些武器订单。

近日,台湾国防部长邱国正向立法委员承认,海鹰反潜直升机采购案因价格太高已被喊停。

一些已被批准的对台军售项目,如2019批准的108辆M1A2艾布兰战车,也受到诟病。一些美国官员认为,如果台湾必须与共军短兵相接时必需用战车,那么台湾一定会沦陷。不过部分台湾官员仍要求美国提供昂贵的传统武器,如艾布兰战车。

台湾国家政策研究基金会副研究员揭仲说,台湾火炮系统需要更新,不能要求台湾拿二战的装备对抗中共。

近期,美国加大了向乌克兰提供武器的力度,包括标枪反战车飞弹和刺针便携式防空飞弹。刺针就属于美国鼓励台湾订购的武器之一。其他建议购买的武器还有鱼叉反舰飞弹、海岸防空飞弹系统、武装无人机和水雷等。

CIA局长:俄乌战争影响习近平对台湾的计算

据路透社报导,美国中央情报局(CIA)局长伯恩斯(William Burns)5月7日在《金融时报》在华盛顿DC的一次活动上表示,他还说,北京正在密切关注俄乌战争,这场战事正在影响习近平对台湾的算计。

伯恩斯表示,中共对乌克兰抵抗俄罗斯入侵的强烈程度,和俄罗斯受到的经济惩罚造成的巨大打击感到震惊。“针对(中方)和俄罗斯野蛮入侵乌克兰之间关联可能给中方造成的声誉损害,习近平感到有些不安,并且(他)肯定对战争产生的经济不确定性感到不安。”他说。

伯恩斯补充说,习近平的“主要关注点”是“可预测性”。“我认为过去10或11周,普京(治下)的俄罗斯在乌克兰经历的、许多方面的痛苦经历表明,这种(中俄)友谊确实有一些限度。”

2月24日俄罗斯入侵乌克兰前几周,中俄宣布建立“无限制”战略伙伴关系,中共至今仍拒绝谴责俄罗斯发起战争,并批评西方国家对俄罗斯的制裁。

“我认为中国(中共)领导层正在非常仔细地审视这一切——任何使用武力控制台湾努力的代价和后果。”

他还说,北京也对“普京所作所为将欧洲和美国人拉得更近”感到不安。

然而,伯恩斯警告说,这不会削弱了习近平控制台湾的决心。“但我认为这会影响他们对如何以及何时这样做的算计。”

伯恩斯表示,习近平领导下的中国,是“我们作为一个国家长期面临的最大地缘政治挑战”,尽管来自普京领导的俄罗斯的威胁不容小觑。

“(普京)以一种非常令人不安的方式表明,衰落的大国至少与崛起的大国一样具有破坏性。”伯恩斯说。

美议员警告北京:全球挺台将胜过挺乌

美国联邦众议员马克‧格林(Mark Green)5月5日接受NewsNation的On Balance节目主持人利兰‧维特尔(Leland Vittert)的采访时警告北京,鉴于台湾和乌克兰对全球经济影响程度的不同,西方不会容忍中共侵台,全球团结回击的力度甚至会超过对俄罗斯入侵乌克兰的回击。

维特尔问道,中国在GDP、银行资产和投资方面的规模比俄罗斯大得多,若中共入侵台湾,全世界是否能团结起来反击中共?

格林回答说,台湾制造(全球)所有高端半导体的94%,而西方不能容忍中国(中共)夺取台湾的控制权。“所以,我们将会进行反击,这是绝对的。而且每个国家都会团结起来,甚至可能胜过挺乌克兰。”

来源:看中国

什么是不对称作战武器?

1997年美国国防部《四年防务审查报告》中提到的“美国在常规的武器竞争中的优势,促使对手使用诸如不对称的方式来攻击美国”首次公开在官方文件使用非对称作战概念。

通常非对称型态包含以下的一种至数种:

  • 作战力量的非对称 – 一方军力数量和素质的强弱明显占优。
  • 作战时间的非对称 – 一方有较大快速结束战争的压力。
  • 作战空间的非对称 – 一方有较多军队活动空间。
  • 技术水平的非对称 – 一方科技武器能力、侦查能力较强。
  • 作战手段的非对称 – 一方较需顾及战争手段。
  • 战术战法的非对称 – 一方能使用某些战术而对方则无法。

在非对称作战情境下,双方都可能在各种项目上有其优劣,时而扮演强者;时而扮演弱者,例如美军对上基地组织的战争,在作战力量、技术水平上美军可能是强方非对称,然而时间、空间、手段上却可能是弱方非对称。双方都想使用自己的强势处去抵消对方的强势处,从而取得胜利。

一个时期以来,一些发达资本主义国家的军队,仰仗先进的武器装备,建立了一套技术制胜的军事理论。从某种意义上说,这些发达国家军事理论的核心,就是技术制胜论。由于历史的原因,在可以预见到的一个时期内,武器装备敌优我劣的状况还不能从根本上改变。这种情况决定了我们只有在发挥主观能动性上高敌一筹,才有可能战胜敌人。
事实已经证明,我军新时期的军事理论研究,在突出东方智慧,如何以劣势装备战胜优势装备敌人方面,的确取得了很多有价值的研究成果。例如,从80年代初以来,在李炳彦等同志的共同努力下,已构建了具有我军特色的军事谋略理论体系,就是一种不对称研究的成果。战争史表明,高敌一筹的谋略运用,是劣势装备之军战胜优势装备之敌的法宝。在新军事革命的浪潮中,反映我军特色的军事谋略学,仍需要借机深入开拓,大力发展。丢掉自己的特色,完全跟着人家跑,只能受控于人家,而无法超越人家。
“不对称作战”不但是一种作战思想和理论,而且也是一种解决战争问题的方法论。这种方法论告诉我们,敌人希望我们干的,我们绝对不干;敌人最为担心的事情,我们就坚决做下去。美军在《2020年联合构想》中指出:我们拥有无可匹敌的常规作战能力和有效的核威慑能力,但这种有利的军事力量对比不是一成不变的。面对如此强大的力量,潜在对手会越来越寻求诉诸非对称性手段……发展利用美国潜在弱点的完全不同的战法。”
进行不对称军事理论研究,首先应该弄清这样的问题:在与敌人或潜在对手的比较中,什么是我们的长处和强项?什么是我们的短处和弱项?我们的长处和强项能否有效地对付敌人的长处和强项?我们的短处和弱项能否有效地避开敌人的长处和强项?通过哪些途径、运用什么方法才能做到扬长避短、以强击弱?怎样才能实现以劣势装备战胜优势装备的敌人?只有全面而深刻地从理论上回答所有这类问题,才能建立起不对称军事理论。
不对称军事理论研究的指南,是我军新时期军事战略方针。“不对称”从敌对双方而言,是一个相互作用的过程。当敌人对我军以往的战争准备情况已经较为熟悉时,我们如果以自己的“不变”来应付敌人的“已变”,那将极为被动。从这种意义上说,“不对称”的实质就在于求“变”。我军新时期军事战略方针,要求把战争准备的基点放在打赢现代技术、特别是高技术条件下的局部战争上。这同我军以往所致力的“早打、大打、打核战争”的战争准备有着根本性的不同。适应新情况,改变自己,着眼新情况,发挥自己的优势,是谋“打赢”之必须。
本文内容除特别注明外均取自各新闻媒体(本站底部列表),并不代表本站立场!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Leave the field below empty!

Related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