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Close

余茂春:乌克兰的教训

俄罗斯入侵乌克兰引起全球震荡。但欧洲之外最为关注此次战争的地方非台湾莫属。个中因缘,不言自明。但乌克兰事变教训深刻,世界人民,尤其是台湾人民,必当认真考量和参照。不揣冒昧,略述如下。

蓬佩奥余茂春
蓬佩奥余茂春

国际地缘战略 绝不能寄希望于中共

首先,乌克兰事变告诉我们,在国际地缘战略中绝对不能走中间道路,不能立场不坚定,更不能寄希望于中共,因为中国共产党对国际条约和国际义务完全是一种机会主义的态度,绝对不可靠。乌克兰没有充分认识到这一点,是造成目前乌克兰大难当头的一个重要因缘。

自从苏联解体以来,不少乌克兰的政治精英总是在欧盟和俄罗斯之间犹豫不决,立场不坚定,不能定夺之际,就寄希望于一种所谓的第三条道路,也就是摆脱与布鲁塞尔和莫斯科的纠缠,和中共发展一种战略伙伴关系,希望以此来脱离乌克兰的战略困境。这种思维正中中共下怀,因为中共一直寄希望于将乌克兰纳入自己的战略轨道中间来,以便孤立与自己争夺全球战略资源或地缘影响的俄罗斯。

于是中共顺水推舟,慷慨大方地与乌克兰签署了一系列信誓旦旦的友好条约,包括二○一一年与乌克兰建立“战略伙伴关系”的条约,和二○一三年底中乌有关“中国承诺向乌克兰提供核安全保证”的保证书。这是中国直接向俄罗斯挑战,向乌克兰保证,在其受到第三国核威胁的时候,中共向乌克兰提供核保护伞。除了俄国之外,没有任何国家对乌克兰有核威胁的可能。由此种种,导致乌克兰的相当一部分政治精英,受到这种中共战略保证的误导。

 

中共也因此获利甚丰。乌克兰长期以来向中共廉价甚至非法提供俄罗斯设计的各种尖端武器,从航空母舰,到重型轰炸机引擎,再到两栖作战气垫登陆艇,以及各种各样的飞弹技术等等,无一不有。多年来,甚至还有好几千名原来苏联训练的乌克兰武器专家受雇于中共的国防工厂和研究机构,为中共的武器现代化服务。不少乌克兰的领袖人物误以为有了中共这个第三条路线的安全保证,有GDP大于俄罗斯近十倍的中国这个战略伙伴,俄罗斯就不敢轻举妄动,中乌友谊合作万古长青。云云。

但是乌克兰现在痛苦地认识到,中共在权衡其与俄罗斯的战略伙伴关系时,会毫不犹豫地抛弃信誓旦旦要支持保护的乌克兰,反而与侵略者沆瀣一气,毫无道德和信义。在乌克兰遭到俄罗斯明目张胆入侵的时候,中共这个战略伙伴总是消失得无影无踪。不仅如此,中共还公开助长俄罗斯的侵略野心,完全听命于莫斯科。在二○一四年俄罗斯吞并克里米亚的时候,中共就抛弃乌克兰,唯命是从于俄罗斯,拒绝向为其制造尖端武器的乌克兰政府付款,而按照莫斯科的命令乖乖地把欠乌克兰的武器钜款付给了被俄罗斯吞并的克里米亚军工厂。这一次俄罗斯全面进攻乌克兰,中共更是毫不犹豫抛弃乌克兰这个战略伙伴,与俄罗斯狼狈为奸,还为其鼓吹打气。台湾人民应该吸取乌克兰这个深刻的教训,不要再相信什么一国两制和九二共识之类花里胡哨的统战宣传。这只能是自欺欺人。

国防自我独立 绝不能全部仰赖友邦

乌克兰向我们提供的另一个非常深刻的教训就是,一个国家的防务一定要立足于自身而绝对不能百分之百地仰赖于友邦。要向以色列学习,在争取友邦支援的同时,立足于国防独立,推动全民国防动员,为自己的国家独立做出贡献。乌克兰在这次战争中没有得到美国和北约直接的军事参与,美国总统拜登从战争一开始就明确地表明美军不会卷入。即使在这种情况下,乌克兰人民全民觉醒,全民抗战,进行了英勇不屈的反抗。虽然代价惨重,但是这种自我防务,免于亡国的经验和国民意识受到举世瞩目。我想这次战争之后,乌克兰一定会更加立足于国防的自我独立。

实际上只有在一个国家能够同仇敌忾,献身于自我防务之时,国际军事支援才有意义,才有源源不断地到来。不管这个国家是大还是小,它最终都会获取无穷的国民力量,也会因此而得到国际友邦的支持。如果自己都对自己的防务缺乏全面的自主投入和全民动员,那么国际社会就难于提供实质性的援助。如果乌克兰这一次没有展现出如此坚强的全民抵抗决心,美国和北约也不会在防御条约范畴之外提供如此实质性的协助,来挫败俄罗斯的军事侵略计划。对于俄罗斯来讲,也不至于在乌克兰的战事如此地停滞不前,陷入战略胶着。

失败主义、投降主义 绝对没有前途

乌克兰事变也深刻地启示我们,失败主义和投降主义绝对没有前途。乌克兰之所以成为世界抵御侵略的模范和榜样,而振奋了全世界爱好和平的国家与民众,是因为面对有绝对军事政治和经济优势的侵略者,没有表示丝毫投降主义和失败主义的情绪。因为他们认识到国际国内道义和勇气的力量,也认识到侵略者内部的巨大矛盾和弱点。

大国有大国的优势,大国也有大国的矛盾和困境。而大国的矛盾与困境,往往比受侵略小国的矛盾和困境成比例地庞大。历史上发动侵略战争的强国大国,像沙皇帝国,像纳粹德国,往往都是因为自己在尖锐的内部矛盾下发动战争而垮台。所以有强大武器的侵略国家一旦发动战争,往往会导致侵略者内部问题激化和国际反侵略力量的迅速集聚。

对于像中共这样万分恐惧其人民造反,防民之口之行胜于国防和国际观瞻,满处是饱藏戒心和饱受凌辱的邻国与多个伸张正义的世界强国,且无为之肝胆相照,出兵出力配合侵略的狼狈之辈,完全没有道理无端散布失败主义和投降主义。乌克兰人告诉世界,战前言败言和,必败无疑。

侵略者理论偏激危害 必须坚决抵制

最后,乌克兰事变也揭示侵略者理论认知的偏激和危害,必须坚决抵制。俄罗斯入侵乌克兰,不仅其打法残酷,更重要的是其推动这种侵略行为的理论非常荒唐和无理。按照中共话语来讲,就是普京搞的是历史虚无主义,也就是对历史公然的窜改和捏造。普京总统一直认为在原苏联统治下的加盟共和国统统没有所谓独立的民族性和国家意识,也就是Nationhood。他不仅认为乌克兰这个国家独立的民族意识是莫须有的,是苏联帝国统治时造成一种幻觉,在两、三年以前他也对哈萨克说过同样的话,认为在苏联垮台之前根本不存在所谓的哈萨克独立的民族性。这是他入侵乌克兰一个最大的理论基础,和中共彻底否定两千三百万台湾人民几十年来独立发展起来的国家意识与民族意识的做法是一脉相承的。我想中共侵犯台湾一个最大的理论基础,就是完全否认台湾人民自由民主的生活方式早已是独立于中国大陆专制独裁生活方式的这个基本事实。这是非常危险的一种想法,这种想法不去掉,世界上的未来战争是会连绵不断的。

本文内容除特别注明外均取自各新闻媒体,并不代表本网立场!
Posted in 主流媒体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