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Close

二十大前中纪委影射李克强:国务院总理严嵩应该被杀头乃至灭门!

2022年第4期的《中国纪检监察杂志》发表了一篇文章,《结党营私无善终》。文章痛斥“严嵩父子的罪行,罄竹难书。单论他们所为的每一件事情,都是能够下狱杀头乃至于灭门的重罪”。文章显然有明确的针对性,在二十大来临之前,向中共全党释放出特殊信号。

文章以“明朝官至内阁首辅的严嵩“为主角,称其”长期擅专朝政、拉帮结党,自成一派为严党”。

习近平李克强栗战书汪洋王沪宁韩正

文章介绍,严嵩“一面将“剽悍阴贼”“招权利无厌”的儿子严世蕃超迁为工部侍郎,还让他代为签发“票拟”;一面利用权势招财纳贿以中饱私囊。如仇鸾为甘肃总兵时,因贪虐罪入狱,他送3000两黄金给严嵩,并认严嵩为干爹,因而改任宣府、大同总兵。又如工部主事赵文华,因贪赃被贬出京为州判,后亦以重金和认干爹的卑鄙行径而又重返朝中复任旧职。

其他如吏部尚书欧阳必进、刑部尚书何鳌、吏部郎中万采、兵部郎中方祥、左副督御史鄢懋卿等人,皆以同样的手段而成严嵩的重要党徒。再如福建总兵抗倭名将俞大猷,由于不会巴结奉承,竟被严嵩的党徒诬告入狱,后来因为朝中正直官员凑足3000两银子给严世蕃,才得以出狱而改判为戍边大同效命。”

文章称,“严嵩父子掌权期间,正是“北虏南倭”猖獗之时。严嵩不仅坐视国家灾难于不顾,而且匿报、谎报军情,并乘机擢用党徒,打击异己力量。如嘉靖二十九年的“庚戌之变”(即蒙古军攻入古北口直抵北京事件),严嵩为了嫁祸于人,保护党徒平虏大将军仇鸾,竟用花言巧语诱使世宗将兵部尚书丁汝夔斩首;又如嘉靖二十六年和嘉靖三十四年,坚决抗倭的浙江巡抚朱纨和总督张经、李天宠也被严嵩的党徒诬陷,造成了朱纨愤而自杀和张经、李天宠被杀的冤案,而把抗倭的功劳记在党徒赵文华等人的身上”。

文章痛斥“严嵩父子的罪行,罄竹难书。单论他们所为的每一件事情,都是能够下狱杀头乃至于灭门的重罪,为谋求一个既能作威作福又能明哲保身的万全之道,他们走上“结党”这条道路,以为只要“船员”足够多,就可以“富贵共享、风险共担”,殊不知“结党”本就是一步死棋。严嵩,除了削官抄家、儿子被斩,最终乞食度日、死无棺木下葬,被《明史》列入明代六大奸臣之一,为后世所永远唾弃”。

文章最后强调,“当前,…严明政治纪律和政治规矩尤为重要,我们决不能对结党营私、拉帮结派的行为听之任之,必须用重拳整治,使党内风清弊绝。”

首辅是明代对首席大学士的习称,设置于建文四年(1402年)八月。称首席大学士为“首辅”,或称“首揆”、“元辅”。内阁首辅相当于现在的国务院总理。

公开资料显示,《中国纪检监察杂志》是中纪委、监察部主管的唯一一份中央级面向国内外公开发行的机关刊。

阿波罗网评论员李玉锵分析认为,这篇文章公开发表在《中国纪检监察杂志》上,绝非是个人心血来潮,显然是有所指。也就是说,中纪委认为中共内部有“严嵩”这样“结党营私”的“严党”存在。

而且,这篇文章的发出,显示在二十大之前,有可能要对这些人进一步动手。从文章的语气看,称“严嵩父子的罪行,罄竹难书“,”单论他们所为的每一件事情,都是能够下狱杀头乃至于灭门的重罪“。

透露出问题的严重性。而且,文章不仅仅点名”严嵩“而且还强调他儿子严世蕃的罪行,或暗示中共党内的”严嵩“,也是父子二人罪行累累。

李玉锵分析,虽然严嵩官至”内阁首辅“,相当于现在中共国务院总理,但是综合文章中各方面因素来看,应该不是李克强,而更像是曾经遍植党羽的曾庆红,首先曾庆红作为江系的2号人物,显然符合“结党营私、拉帮结派”这个说法,其次,曾庆红有个儿子曾伟涉及诸多贪腐丑闻,比如“山东鲁能收购案”、“肖建华案”、“超千亿洗钱案”等等。更有趣的是”严嵩“还是江西人,和曾庆红是老乡。因此,中纪委这篇文章更像是暗指曾庆红。

本文内容除特别注明外均取自各新闻媒体,并不代表本网立场!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Leave the field below empty!

Posted in 共党内斗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