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Close

不容易贪污了!中共官员集体抵抗习近平

中共官方日前公布,2021年前10个月,全国有对习近平“重要指示批示”落实不力等问题24.7万个。分析认为,这是官员集体对习近平进行的“软抵抗”,而中共官场病入膏肓的客观状况,绝不是靠习近平就可以挽回的。

中共中纪委国家监委网站2021年12月30日以“年终特稿”形式披露,2021年1至10月,全国发现并纠正“贯彻落实”习近平“重要指示批示”和“中央重大决策部署”不力问题24.7万个。2021年1至11月,中共纪检系统共问责中共党组织4068个;问责中共党员“领导干部、监察对象”4.9万人。

2021年1至9月,当局反腐立案47万件,处分41.4万人,其中处分省部级干部22人,厅局级干部2058人。1至10月,立案审查调查县处级以上“一把手”5756人。

分析:习近平遭遇官场普遍软抵抗

知名自媒体人、旅美时事评论员唐靖远表示,全国10个月贯彻落实习近平指示“不力”的案件如此之多,首先就说明习近平遭遇到了中共官场普遍的软抵抗。

他说:“尤其是在中上层官僚阶层中,已经形成了一种默契,不同领域的官员都对习近平的指示拖延、打折扣甚至不予执行,这是中共不断高喊要杜绝懒政或不作为的根本原因。”

中国问题专家、时政观察人士唐敖则认为,中纪委监察委自己爆出“贯彻落实习近平重要指示批示和中央重大决策部署不力”的数据,有杀鸡骇猴的意味。反之也说明,中共内部存在反对习近平的势力,不少强力部门、实权官员阳奉阴违。

习近平在中共十九大后号称“定于一尊”,但地方大员无视习的一些严重事件已被官方公开。其中近年知名的是习六次批示没搞定的秦岭违建别墅,直到2018年8月由中纪委副书记带队督阵才开拆,之后陕西官场遭连番整肃。

亲北京港媒《明报》2019年10月披露,中纪委书记赵乐际也因为陕西秦岭违建别墅案,受到习近平的警告和敲打。

报道援引知情者的话说,习批示拆秦岭违建后,陕西官员十分为难,因他们知道大部分别墅是在赵乐际执掌陕西期间修建的,当地官员夹在两人中间只能选择不作为。

另一个案例是习近平亲自上阵督办的,就是号称翻版秦岭违建案的云南昆明滇池违规开发案。

中共党报《人民日报》2021年5月8日报道,滇池90%以上区域被开发为房地产项目,长腰山变成“水泥山”。占地703.64亩的高尔夫球场长期违规侵占滇池一级保护区。

据报道,习近平2020年初专门到滇池生态湿地视察。

2021年4月6日,中央生态环境督察组进驻云南。同年5月,官方称,云南昆明滇池高尔夫球场整改不力,23名干部被追责问责。

2021年10月,担任云南省委书记仅11个月的阮成发被免,转任全国人大闲职,被质疑与在滇池环保案中落实习近平的“指示”不力有关。

习近平为何大小事都要管?

唐靖远分析说,中共官僚阶层对习近平的抵触,主要是官员对习近平不断强化集权表示反感,因为习近平大幅收权直接压缩了各级官员权力寻租的空间,打击了他们的利益;另一个是习近平现在的施政方向越来越走向“大小一起抓”,经常会出现朝令夕改,而且他政治挂帅的倾向越来越明显,导致很多官员不敢放手做事,唯恐一步走错就毁了自己前途。

美媒《华尔街日报》12月16日报道说,习近平大小事务都管,有时他发出的指示让人捉摸不透,下级官员就会激进解读。

报道举例,习近平下令对民间教培行业进行整改,教育部官员起草了一份计划,对包括初中以下学生的课外辅导实施新的限制。但习认为力度太弱,教育部随后将限制范围扩大到高中阶段,并要求所有民营教培公司统一转型为非营利性机构。

报道引述一名官员说:“当官员把使命必达摆第一时,就没人敢多嘴,即便最高层的指示含混不清且不知从何着手亦然。”

但唐靖远表示,这背后也有权争的因素,习近平是因为面临权力失控风险所以才不断收权以保安全。只是当习近平把主要的决策权都集中在自己手中时,大批下属为了自身政治安全,也就乐得不做决定,大小事一概等着最高层审批,不管出了什么问题自己都不担责任。

习近平和李克强都对“怠政”很火大

《华尔街日报》报道指,习近平似乎有时也会对事必躬亲,感到疲惫。

中共党媒曾披露2021年1月习近平在中纪委会议上讲话的一些内容。他批评官员消极怠政,等待中央下令才动,如果他不下指示,下面什么都做不了。习近平说,由他亲自下达指令“本应是最后一道防线才是”。

除了习近平对“怠政”感到不满,中共总理李克强也已经为官员怠政问题频频发火。官媒披露,有一次李克强发火时,一度用茶杯敲砸桌子。

唐靖远说,李克强现在的很多说法和做法,其实更多的是在为自己撇清责任,为自己平安着陆的身后打算而已。

唐敖则表示,李克强与习近平政见不合,几乎是公开的现象,所以李克强面临的“政令不出中南海”也有高层内斗因素。

中共制度性腐败 观点:习救不了共产党

据中共中纪委这次公布,2021年前9个月就反腐立案47万件,处分41.4万人,前11个月“问责”中共党组织就超四千个。

唐靖远说,这说明习近平持续未停近10年的反腐实际效果非常有限。官员前腐后继是因为中共是制度性腐败,“整个官场土壤就是有毒的,所以无论换种多少植物,结出来的都是有毒的果实”。

他认为,中共官场病入膏肓的客观现状,绝不是靠习近平就可以挽回的。中共面临二十大换届,习近平势必大幅调整“习派”人马上位。然而在选择性反腐已成既有局面的大背景下,这实际上等于是打掉了老虎又来了饿狼。

唐敖也说,“反腐亡党、不反腐亡国”,这是中共自己也有的共识,“习近平的反腐斗争救不了共产党,结果注定是中共覆亡”。

本文内容除特别注明外均取自各新闻媒体(本站底部列表),并不代表本站立场!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Leave the field below empty!

Related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