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Close

韩国拥抱独裁背叛民主出席北京冬奥会;北京投桃报李开放韩国电影

停止在华上演六年的韩国电影再度登上中国银幕。据韩国政界一家庭成员对本台披露,由于韩国未参与外交抵制北京冬奥会,两国关系正在改善。

12月3日,韩国电影《哦!文姬》在中国院线上映,中国已经放弃抵制韩国的行动。

中国与美国、日本、印度、澳洲、加拿大以及欧盟等国关系紧张,与韩国的关系悄悄发生变化。为制裁韩国部署美国萨德防御系统,被禁止在华上映的韩国电影在相隔六年后进入中国市场。12月3日,《哦!文姬》在中国内地院线上映,这是自2015年《复国者联盟》后,首部韩国电影在华公映。

曾参与韩国总统选举一名政治人物的家庭成员Wendy,本周接受自由亚洲电台专访时说,文在寅上台后,韩国未参与对中国的制裁,亦无发表与中国不友善的言论。在外交孤立下,中国希望发展与韩国的关系。她说:

“现在韩国对中国的态度没有变,世界上像样的民主国家当中,除了韩国不抵制中国,所以现在韩国的电影12月3日在中国上映了,韩国成了中国唯一的国家朋友了。 ”

中国社交媒体对韩国艺人开放

韩联社上周四(2日)报道,当被问及《哦!文姬》在中国上映是否可以成为两国正常文化交流的契机时,韩国外交部官员表示,这是可喜的进展,他们一有机会就在各种场合不断地向中方传达韩方在文化及创意产业交流方面的立场,希望磋商进展顺利。报道引述当地舆论猜测,这可能和韩国青瓦台国安室室长徐薰访华有关。

美国在韩国部署萨德系统后,引发中国强烈抗议。中国当时的制裁措施是抵制韩国在华的商业行为。Wendy对本台说:

“那个时候多少在华的公司亏钱,韩国超市乐天被抵制,到现在韩国社会的很多人对中国非常反感,因为当时的损失非常大。”

韩国成为文明世界最后一个窗口

Wendy说,文在寅出任韩国总统不久,前往中国试图修复两国关系,但中方仅安排一位外交部副部长接待,时至今日,韩国却成为中国连接文明世界的最后一个窗口。她说:

“他想见习近平,想说和,都不让他去北京。中方派了一个外交部副部长接待,只让他去了二线城市,当地官员见了他一下,此事在韩国朝野感到是一件侮辱的事情。但是现在整个文明世界都抵制中国,韩国成了文明世界的一个通往中国的窗口。”

韩国演艺界人士在中国社交平台新浪微博的账号被“解禁”

目前,中国已撤销对韩国的各项制裁,就在上个月初,多名韩国演艺界人士在中国社交平台新浪微博的账号被“解禁”,比如CNBLUE主唱郑容和、歌手Jessica、Super Junior成员艺声等发帖跟粉丝打招呼,前少女时代成员、歌手Jessica(郑秀妍)11月9日再度在微博发帖。

韩国外交部官员11月26日就西方国家考虑外交抵制北京冬奥会,称韩国政府的基本立场一如既往,希望北京冬奥会对东北亚及全球和平与繁荣贡献力量,为改善韩朝关系带来转机。联合国前秘书长潘基文近日在接受《环球时报》等媒体采访时透露,他将以国际奥委会道德委员会主席的身份出席北京2022年冬奥会。

韩国在关键问题必须跟随美国

文在寅所在对韩国执政党共同民主党虽然在经济上倾向中国,但是在关键问题必须跟随美国。

Wendy说,韩国政府一直在中美之间寻找平衡点:

“上周美国国防部长奥斯汀来韩国,讨论朝鲜核武器的部署情况,第二天,韩国外长立即去天津见中国外长王毅,见面之后宣布一些无实质意义的内容,比如中国在支持韩、朝停战等。”

今年九月,中国外长王毅访问韩国与韩国外交部长官郑义溶举行会谈,就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访韩时机,王毅说由于现在疫情起伏不定,成为影响相关计划的因素。近期,文在寅表示,愿和习近平举行非接触式会晤,即视频会议。

网友评论:棒子国在关键时刻总是走在中国人民的对立面。韩国总是站在压榨中国人民的统治者一边,良心太坏了,他们和中国人民有仇!

棒子的由来 (sohu)

在今天的中国互联网上,很多人都习惯性的称韩国人为“棒子”,很多人调侃的将韩国棒子、中国喷子、日本鬼子、越南猴子和印度阿三并称“亚洲”五大巨头,这些称谓都是贬称,除了中国喷子是近些年才出现的以外,其他几个都算是历史悠久了,今天就来给大家说一说中国人为什么称韩国人为棒子。

(清朝文献中记载的高丽棒子)

据南京大学历史学系黄普基的考证,中国人把韩国人称为棒子,最早是在清朝康熙年间,棒子原本写作“帮子”,原本指的是明清时期朝鲜贡使团中地位低微的服役者;这些人由于地位卑贱、素质低下,在中国境内偷摸扒窃、违法乱纪,给中国政府和百姓带来很大麻烦,因此造成了中国人对朝鲜人的恶劣印象,再加上明清朝廷以“柔远”之姿态来优待使团而牺牲沿途官民的部分利益,致使中国百姓将带来的不便归咎到朝鲜使团头上,那时的朝鲜也称为高丽,所以就产生了“高丽棒子”这一蔑称。

在韩语中,仆役有时会被叫作“Bangza”,在朝鲜汉籍文献中写作“帮子”、“榜子”或“房子”。在韩语里,Bangza是古代在地方衙门干活的男性仆人。例如韩国家喻户晓的《春香传》里的人物“房子”(Bangza),就是在衙门里服役的男仆,“棒子”这一蔑称,就是从韩语中的仆役的中文发音来的。

棒子这个词虽然是出自清朝,但称韩国人为棒子的现象在当时还是很少,这个称谓真正在中国流行起来是在抗日战争以后,当时的朝鲜半岛是日本的殖民地,可韩国军人却没有丝毫继承日军的特点,那就是不怕死,在二战的后期,日本出现了兵力匮乏的情况,所以在韩国征集了不少的成年男性作为韩籍日军前往中国战场,但是韩国人往往都是草草训练几个月就派往前线,所以战斗力十分差,在与中国军队作战时,往往都是日军冲在最前面,而韩籍日军则在阵地观望,后来日本也发现了这种情况,就只让韩籍日军负责沦陷地区的安保工作,不参与正式的战斗了。

(清朝文献中记载的高丽棒子)

韩籍日军在负责安保工作时,十分威风,经常在城门口拿着木棒耀武扬威,对着中国百姓又打又骂,也正是因为这种情况,“韩国棒子”这个称谓才在中国流行起来,并且一直沿用至今,等到二战胜利后,朝鲜半岛爆发了内战,韩国军队很光荣的继承了这一作风,整个战争期间,韩国军队伤亡了58万人,而被俘与失踪的(逃跑)士兵人数则达到了62万人,这也是世界战争史上的奇葩了。

在《人民日报》上曾经发不过两篇关于“高丽棒子” 的文章,《“援朝”正是为了反对“高丽棒子”》和《朝鲜人民心目中的“高丽棒子” 》,文中乐意看得出朝鲜半岛的人们同样对这些充当日本狗腿子的棒子恨之入骨,就好比中国人恨汉奸一样。

 

本文内容除特别注明外均取自各新闻媒体,并不代表本网立场!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Posted in 国际新闻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