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Close

偷拍业在中国司空见惯, 中国星级酒店到处是摄像头

中国湖南一位女子出差入住酒店后,竟然连续在两个房间发现隐藏的微型摄像头。

湖南省衡阳市唐女士,于10月7日到同省的郴州市出差。当晚,唐女士入住郴州市的临武国际大酒店。

唐女士的房间是1711房。由于她最近刚刚看到有女子被偷拍的新闻,出于好奇,也想在房间里检查一下。

不查不知道,一查可把她吓了一跳,房间里还真有一个!就在墙上的电插座中,隐藏着一个针孔摄像头。摄像头正好对着床的位置,而且正在运行着。

“当时我用牙签尝试戳发现戳不进去。”唐女士说,“我当时就立马叫前台拿起子过来,拆了之后,真的发现是一个正发着光、正在运行的摄像头。”

拆下来之后可以看到,插座背后的摄像头约有肥皂般大小,正闪着蓝色的光,里面插着一张储存卡。官媒事后报导,里面已经有29G的内容。

唐女士立即用手机拍下证据然后报警,警方随即做了笔录并将摄像头等证据带回。

酒店然后将唐女士安排至另一房间——1311房间。换房后唐女士还是不放心,她又检查了新的房间,结果在插座孔的同样位置又发现一个摄像头。唐女士彻底震惊了!

“警方又赶过来了,当时还调取了酒店房间其他客户的入住信息。”唐女士说。

因为当时已是深夜,而且多位同事都在酒店,唐女士还是在该酒店住了一晚。

10月13日,临武国际大酒店的童经理告诉当地媒体,事情发生后,酒店已经排查其它所有房间,并未发现其余摄像头。

酒店经理说:“目前的事情,警方还没有定性,酒店完全接受警方调查之后的调查结果。客人说她可能要进行民事诉讼,但是我们酒店本身也是受害方,不知道摄像头从何而来。”

公开信息显示,临武国际大酒店是一家按照五星级标准设计建造的酒店,主楼高21层,客房总数167间。

酒店的说法受到普遍质疑——这也太巧了吧?太“随机”了吧?酒店难道不应该为住客的私隐负责吗?连有官方背景的“红星新闻”都说,酒店岂能称自己为“受害方”?

当地警方目前已就此事立案。这两个摄像头到底是谁装的,目前还没有确定。
偷拍业在中国司空见惯

偷拍业在中国非常猖獗,在广州、厦门、郑州、洛阳、西安、石家庄等城市的酒店都曾发现。2016年有中国媒体统计,在24个城市的35家酒店查出针孔摄像头。

这种微型摄像头非常隐蔽。据称,一个针孔摄像头可以藏在纽扣、衣架、冷气机、落地灯、洗发水盒、花洒、机顶盒、路由器、水杯、插座、吸顶灯、植物等位置。不过,偷拍设备出现最多的地方是在插座或电源插口,因为大部分偷拍设备需要电源供给,藏在插座附近可以保证设备长时间运行。

偷拍在中国已经形成黑色产业链。2019年3月,山东济宁警方打掉一条在宾馆客房安装摄像头偷拍、并在网上出售观看账号的产业链。警方扣押微型摄像头300多个,查获酒店的偷拍影片10万多部。每个摄像头可共享给100人观看。该案主犯将每个观看账号以每月100-300元(16-47美元)不等的价格出售给代理,代理再以200-400元(31-63美元)不等的价格出售给下级代理或网民。

有官方背景的“澎湃新闻”今年3月收集、梳理了66个偷拍案例发现,酒店偷拍的目的主要有三个:满足个人阴暗心理、敲诈勒索和传播售卖。

除了上述个人偷拍行为外,还有政府行为的偷拍。一位不便透露姓名的知情人对大纪元记者说,不止是酒店,还有大型的商业交易会,或者国际要人来访时,中共都可能会启用极为隐蔽的摄像头,他们主要的目的是了解你的一切行动,然后趁你不在的时候,将你的电脑等重要信息复制。

另一位知情人对大纪元记者说,大酒店的保安经理,其实很多都是中共特务,他们要么属于公安,要么属于国安。

当然,中共并不仅仅是对付外人,很多时候是针对自己人。具有地方政府背景的《南方人物周刊》2012年报导,一个叫齐红的男子在一周之内,为一位官员拆除了40多个窃听偷拍设备,因此很多官员都来找他。2011年,他从上百名官员的汽车、办公室或卧房里,拆除了300多个窃听偷拍设备。

齐红说,中共官员之间“现在见面都要拥抱”,趁机查验对方身上有没有带窃听装置。“重要谈话得去洗浴中心”,大家裸身相见,可以最大限度的减少被抓把柄的机会。@

责任编辑:邵亦

本文内容除特别注明外均取自各新闻媒体,并不代表本网立场!
Posted in 制度混乱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