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Close

散布假消息 中共在脸书建超级账号

美国媒体指出,中共近年来日益加强脸书(Facebook)操作,正努力创建“超级传播者”账号,不仅将其作为全球宣传武器,用以形塑中共正面形象,并破坏自由国家的民主进程,近来更散布大量与COVID-19相关的不实消息。

脸书
脸书

美国《连线中国》(The Wire China)杂志7月25日发表题为“Facebook的超级传播者:北京想传递什么信息?”(Facebook’s Super Spreaders)文章(连结)。报道指出,中共在Facebook已具有巨大的影响力,经过多年经营,北京已掌握了操弄Facebook算法的手段,能有效地利用该平台影响英文等外语用户。

事实证明,Facebook是他们最有效的宣传武器。虽然中共的宣传出现在所有西方社交媒体平台上,包括Twitter和YouTube。研究人员发现,Facebook特别容易被操纵,北京赞助的内容,在Facebook上往往比其它平台上,得到更多的参与。

全球前25热门账户 中共官媒占其四

文中指出,根据分析网站Social Blade的数据,尽管Facebook不允许在中国境内运营,令人惊讶的是,在Facebook前25名最“受欢迎”(liked)的账户中,有四个是中共官媒,其它国家的新闻机构甚至无法上榜。

牛津互联网研究所(Oxford Internet Institute)的研究员马塞尔·施利布斯(Marcel Schliebs)长期在追踪中共在Facebook和Twitter上的秘密和公开活动。

他表示,在过去的一年里,中国环球电视网(CGTN)的页面,获得了1.82亿次互动,256万条留言,以及262万次分享,其中包括1.71亿个“赞”。这个数字比RT电视台(俄罗斯国家媒体)、BBC和《纽约时报》的总和还要多。相比之下,《纽约时报》去年在Facebook上,只得到5,700万个赞。

值得注意的是,这些账户的受众主要是讲英语的用户。

据斯坦福大学互联网观察站(Stanford Internet Observatory)的报告,7个中共英文官媒的Facebook页面,平均拥有7,090万名粉丝,为中共提供了相当大的影响力。而且,因为中共官媒大量购买Facebook广告,使它们可以主动影响世界各地的用户。

利用非政治内容吸引眼球 再夹藏中共观点

报道指出,中共官媒账号的许多内容,刻意表现得很中立,许多内容都是非政治性的,例如在中国动物园里嬉戏的大熊猫、中国农村的美丽风光、中国老人做出很酷的特技等等,用以吸引流量,形塑中国正面形象。只在少数新闻上,夹藏了中共的观点。

西敏寺大学(University of Westminster)客座讲师薇薇安·马什(Vivien Marsh)比较了中国环球电视网(CGTN)和BBC的新闻。她说:“有时他们的内容非常平淡,让你不知道是出自中国、美国还是俄罗斯的媒体。 但有时它是非常中国的内容,这也让他们有机会进入人们的视野。”

自由之家中国、香港和台湾研究主管莎拉·库克(Sarah Cook)表示,这种策略通常很微妙。

她以《人民日报》为例:“大部分帖子都运用了诱饵式标题,旨在吸引眼球,软化中国的形象。”

“但是一旦他们有了追随者,他们就会抛出一些令人震惊的内容:比如把香港的抗议者比作ISIS。”

巧妙运用社交媒体,让中共喉舌媒体的影响力巨大,令人不可忽视。

据澳大利亚战略政策研究所(ASPI)最近发布的报告,Facebook提及新疆的帖子中,参与度最高的仍来自于中共官媒。

利用假账号互动 扩大官媒网络声量

报道称,尽管很难量化参与程度,但众多信息专家都向《连线中国》表示,北京“无庸置疑地”参与了Facebook的秘密宣传行动。

澳大利亚战略政策研究所的研究员Albert Zhang,最近发表了一份关于中共当局在西方社交媒体上信息活动的报告。

“他们想控制叙述,”Albert Zhang说,“在Facebook上拥有官方账户并购买广告是实现这一目标的一种手段。但他们也使用秘密宣传策略,例如与假账户互动,以促进他们的信息传递。”

专家说,北京已经找到了操弄Facebook算法的手段。

其中一种方式是,协调运用官媒、外交官以及大量的假账户,进行同时分享链接的协调行动。

报道指出,中共利用不同账户,在几分钟内转贴相同的文字、链接和内容,用以放大了帖子的可见度。尽管Facebook规定禁止这类行为,但专家认为,很难明确证明这些行动是经过协调,更难以将其归咎于中共当局。

香港大学“中国传媒研究计划”(China Media Project)联席主任班志远(David Bandurski)认为,这是一个酝酿多年的战略。中共很早就意识到,可利用西方社交媒体平台,来增强北京的“话语权”。

报道指出,中共英文官媒《中国日报》,是最早操作Facebook宣传行动的媒体。在中共为其全球扩张分配大量资源后,该报于2009年创建了一个账户。随后,《人民日报》和《环球时报》在2011年也开设了自己的账户。通过结合吸引人们兴趣,增加点击量的内容,以及一些经协调的宣传行动,这些账户在2015年左右,开始拥有越来越多的参与度。

牛津大学研究员施利布斯表示,起初,中共官媒只有英文版账户,然而很快扩展到包括其它语种,如西班牙语和阿拉伯语,进一步扩大了他们的全球受众。

中共利用脸书 大肆散布COVID-19假信息

专家指出,长期以来中共在西方社交媒体上的宣传,目的是“形塑中国正面形象”,并“否定任何负面消息”。然而,在新冠病毒(COVID-19)全球传播以后,北京开始大肆散布关于大流行的假信息。

上周,拜登的白宫幕僚长罗恩·克莱恩(Ron Klain)将Facebook列为散播反疫苗恐惧的主要来源之一。白宫新闻秘书珍·普萨基(Jen Psaki)也特别指出,Facebook应做出更多行动,特别是因为一些误导性信息来自美国最大的两个对手:俄罗斯和中国。

去年,随着Covid-19疫情升温,中共发现自己负面新闻缠身,北京也因大流行早期缺乏透明度,受到强烈批评。

专家们表示,在过去的一年里,中共的海外宣传越来越集中在散播与Covid-19有关的错误信息上,尤其是转移全世界对中共隐瞒疫情、导致Covid-19全球大流行的指责,并诋毁西方疫苗的功效等。

Facebook是否能有效应对中共假信息宣传?

报道指出,Facebook近来也正加强应对来自中共的假消息及秘密宣传行动。例如去年9月,Facebook删除了150个来自中国假账户。此外,Facebook与Twitter、YouTube等其它平台一起,开始对国营媒体的帖子进行标注。

现在,中共官媒的Facebook帖子将被贴上标签,说明发文者是“中国国营媒体”。

分析人士认为,这是一个有效的工具。

香港大学“中国传媒研究计划”对推特标签政策的研究表明,政策出台后,新华社、CGTN和人民日报收到的赞和转发量减少了20%。

Facebook现在也对国营媒体机构的说法,进行事实核查。如果发现一条帖子有误导性内容,Facebook会降低该帖子的传播率,并添加一篇文章,向用户介绍准确的信息。

然而,许多分析人士认为,由于Facebook的收入主要依赖广告收入,因此很难落实对中共喉舌媒体的监管。

分析师估计,Facebook在美国以外的最大广告收入来源是中国,包括来自中国政府机构、国营媒体和试图接触海外受众的中国公司。这些广告销售的收入估计为50亿美元。面对数十亿美元的利益,打击那些假信息宣传将变得很困难。

不过,该消息没有得到Facebook的证实。Facebook发言人对《连线中国》表示,该公司没有按国家细分收入。

弗吉尼亚大学传媒研究专家孔安怡(Aynne Kokas)说,中国代表了Facebook的一个巨大的广告收入来源,这一事实必将影响该公司的决策。

然而,目前拜登政府正在对Facebook施加压力,接下来该社交平台会做出什么行动,也成为外界重点关注的焦点。

Posted in 美中超限战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