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Close
本站首页 | 本站更多新闻 | 本站中心论坛 | 黑暗锅论坛

习近平接班人未定 中国政局二十大后风雨飘摇政变随时可能发生, 习近平重提“湘江血战”怂恿习家军大开杀戒

中共党魁习近平通过立法取消了国家主席任期限制,在二十大之后将能继续连任。

然而,中共的所谓下一代接班人迟迟未能确定,这一切都打破了中共的惯例。另外,习近平也有可能谋求终身制,这将使未来的政局充满不确定性。

美国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CSIS)4月21日发布了一份30页的报告《习近平之后:后习近平时代领导人接班的预测》(After Xi:Future Scenarios for Leadership Succession in Post-Xi Jinping Era),这份报告分析了中共二十大后的四种可能。

中共最高领导者的潜在接班人大多是牺牲品

这份报告中说,中共内部一直权斗不断,而最高领导人的继承,几乎是自1949年中共建政以来政治的核心戏码,高岗、林彪、华国锋、胡耀邦赵紫阳,都是牺牲品。

邓小平在1982年通过宪法,对国家领导职务实行任期制。习近平上任以后,首先在2017年,淘汰了胡春华和孙政才这两名潜在接班人,接着,在2018年3月的全国人代会上,取消了国家主席任期限制。

同时,习近平发起意识形态运动,严格控制言论,挤压异议空间,并积极宣传自己,还大大削弱了国务院的权力,以巩固自己的权力。

报告认为,习的权力得到巩固,但没有指定任何的继任者,牺牲了过去中共四十年来定期和平移交权力的惯例,把中国(中共)推向了潜在的不稳定的继任危机,对国际秩序和全球商业产生了深远影响。

未来的政局走向有四种可能

报告分析了2022年中共二十大后,习近平去留的四种可能。

一、把权力移交给现任政治局常委中的一人,三个最高头衔中,至少有两个可能被移交:中共总书记和军委主席,以让人相信这是真正的权力移交。报告分析,习近平在两届任期内,通过集权,强化了中共的领导,现在他的许多改变已完成,他可能会觉得,能安心放弃权力。

另外,出于个人安全的考虑,习近平可能感到不得不下台。因为一个制度化的继位规则,能确保权力内部人员的预期,防止了政变的可能性,最终降低了领导人面对政变的风险。习近平可能意识到,全面集权可能会激起中共内部的联合反抗,因此他可能会选择提前退休。

有学者研究发现,41%的独裁者在卸任后一年内经历了流放、监禁或死亡,而民主国家领导人的这一比例仅为7%。报告强调,如果习近平觉得自己可以退休,他需要一个可以保证他安全的继任者。由于习近平反腐运动中的大清洗,留下了数以百计的强大敌人,无论习近平选择谁作为他的接班人,都必须坚定不移地公开忠诚。即使习近平指定了继任者,并交出了所有三个领导职位,但几乎可以肯定是,他将继续幕后指挥。

二、留任。

三、习近平遭遇挑战或政变

报告指出,习近平在2016年发表的一份内部讲话中,谈到了旨在“破坏和分裂党”的“政治阴谋活动”。同年,时任中共证监会主席的刘士余,指控包括孙政才和周永康在内的落马官员,“阴谋篡夺党的领导权,夺取国家政权”。种种迹象显示,推翻习近平的阴谋,并非凭空幻想。

研究表明,绝大多数独裁者的权力,都是从高层内部被夺走,而不是普通群众。报告指出,即使习近平是最有权势的领导人,也要靠各种集团的支持。经济急剧放缓或对国际危机的反复处理不当,可能会使习近平团队更加脆弱。

但报告也认为,在没有系统性危机的情况下,目前对习近平发动政变的可能性非常小。因为习近平监督了中共军队的人事轮换,并且他对国内安全部门的控制力也越来越强,尽管中共党内和军方的高级成员拥有巨大权力,但他们缺乏基本行动的能力,无法在习近平无所不知的安全机构面前行动和沟通。

而在政治局或整个中央委员会的正式会议上挑战习近平,需要众多官员的协作,即使有人表示异议,也不可能知道有多少人愿意加入推翻习近平的努力。

四、习近平意外死亡或丧失行动能力

一旦习近平死亡,根据中共章程,总书记只能从政治局常委会的现有成员中选出,在中央委员会的全体会议上“当选”。宪法规定,党的中央军事委员会成员,由中央委员会决定,国家主席和副主席“由全国人民代表大会选举产生”。

但在实践中,新领导人的选择,将通过非正式的协商和交易来决定,然后再由中央委员会批准。

报告分析,在权力真空的情况下,政治局内部有可能会陷入内讧,习近平的盟友也可能会分裂成不同的派别,支持不同的继任者。那些曾被习近平惩罚或边缘化的人,可能会将此视为重新掌权的难得机会,因此他们也可能会争夺控制权,这一过程无法预测如何发展。

另一种情况是习近平因健康问题而丧失行动能力。与死亡不同的是,丧失工作能力会迫使体制进入一个时间不确定的政治不确定期,在这个过程中,习的支持者和反对者,都试图同时在习康复和死亡之间维持平衡。

习近平自感党内斗争严酷, 准备和党内对手鱼死网破

中共总书记习近平4月25日借由参访广西湘江战役纪念园,在讲话中称“困难再大,想想红军长征,想想湘江血战”。湘江血战是中共红军长征中最惨烈的败仗。习近平在广西借红军逃亡过程与国军作战的湘江战役说事,气氛颇有点诡异,被认为其自感政权危机。

据中共官媒新华社报导,25日正在广西壮族自治区考察的习近平,赴桂林市全州县才湾镇参观了“湘江战役”纪念馆。习近平还借此战役说,“在最困难的时候坚持下去”,这样才能不断取得“奇迹般的胜利”。同时,习近平谈话也紧扣“两个一百年”,称“困难再大,想想红军长征,想想湘江血战”。

习近平做上述表示后,新华社旋即推出“鲜血染红的湘江”短片,还发出另一则报导《习近平为何如此重视这场关键一战?》。

对于习近平在广西重提“湘江血战”,海外大外宣《多维网》解读其讲话中寓意,中国将面临来自美国及其盟友所带来的“最困难时期”,习近平海南、广西考察似乎给出应对答案,一是,借助物质力量来提升自身防卫能力;二是,借助精神力量来强化战胜困难的决心。

对此,法广刊发评论文章分析,习近平近年一直有一种很强烈的不安全感,不安全感驱动下他的表述有某种分裂的特征,比如他一方面指美国是中国最危险的敌人,一方面却说“东升西降”,“机遇在我”。一方面庆祝脱贫全面胜利抗疫决定性胜利,一方面警告中共高官警惕黑天鹅,灰犀牛等突发事件。似乎从对美贸易战爆发来,习氏话语一直在缺乏安全感和机遇在我一边之间徘徊。这次去海南广西,海南同时下水三舰,三舰凶猛,“忧思难忘”,冒出一个“最困难时刻”。

习近平为什么感觉面临最困难时刻呢?一个明显的事实是,习近平统治9年,在国际上,中共树敌越来越多。在国内,习近平似乎可以一手遮天,但也恐暗涌起伏。

时事评论员钟原也表示,习近平应该是有感而发,把当前的大困局与当年的湘江血战相比,可见习近平心中的压力有多大。中共高层完全知道当下是最困难的时期,在与美国和西方对抗、争霸,屡屡受挫后不断左转,内外交困无解,中共政权陷入前所未有的危机,目前走投无路,与湘江之战的情势倒很类似。

法广的另一篇文章指,外界观察习近平的困难,除美国压力外,近期对他的最大挑战,应该是今秋可能举行的中共十九届七中全会。如果这个会议能够召开,按照中共的惯例,应该在会上敲定中共二十大的领导人选。

中共元老邓小平与其同辈曾立下“党规”,要求在他们身后,中共最高领导人10年一换届,以防重演毛泽东终身独裁,置党/国于崩溃边缘的悲剧。掌握军权的习近平,近年来通过“打贪”和“修宪”已有所铺垫,但未来不排除仍有变数。

根据史料,湘江战役发生于1934年11月底至12月初,是第一次国共内战中的一次重要战争。当时遭国民政府围剿,中共江西红色根据地被捣毁,中共机关和军队突破包围,逃向中国西部,中共将这段逃窜的过程称为“长征”。

1934年11月下旬,向西逃跑40多天的中共中央红军抵达广西境内的湘江边。因中央军委纵队行军速度极为缓慢,丧失了强渡湘江的时机。中共红军遭到国民政府军队的追击,两军在广西湘江沿岸交战。最终虽然中共红军逃离战场,但原本近10万人的军队折损超过一半,减少到3万余人。被中共认定为共军史上最惨烈的一场战争。

中央社报导也提到,这场战役间接促成“遵义会议”的举行,毛泽东就是在这场会议中进入决策圈,自此掌握中共大权,直至1976年病亡。

 

Posted in 共党内斗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