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Close

江苏十九岁女警察许艳被半城公安高层轮奸后被污入狱,许艳父亲怒爆真相

中国江苏省灌南县法院日前释出1份判决书,指1名“90后”女辅警许艳从19岁起,相继爬上9名中国官员的床,敲诈得手400多万人民币;该名女辅警的父亲出面爆料指控相关公务人员“玩弄”、“欺负”其女,那些钱是他们自愿给的“青春损失费”。

90后清秀女警察许艳睡倒一批公安官员所长和局长
90后清秀女警察许艳睡倒一批公安官员所长和局长

根据中国《红星新闻》报导,许艳父亲以打零工维生,每天收入约人民币180元(约台币782元),其妻患有心脏病,每月医药费人民币700元(约台币3043元),女儿以前的学费还是借来的,如今女儿成为阶下囚,被法院判处13年有期徒刑、罚金人民币500万元(约台币2172万元),许父坦言“我心里不平衡”。

许父指出,在女儿案件曝光之后,家里两老才知道整起事件,而妻子回想起2019年3月曾经接到时任海州分局副局长的刘姓男子电话,刘男当时是用许艳手机拨打,许母回忆“(他)说我女儿怀孕了;他之前承诺会和他老婆离婚、和我女儿结婚”。

90后清秀女警察许艳睡倒一批公安官员所长和局长
90后清秀女警察许艳睡倒一批公安官员所长和局长

许父说:“但他说话不算数,耍我女儿,我女儿和他分手,天天去闹。”但刘姓副局长落马前,给了许艳人民币50万元(约台币217万元)。

许父提到,女儿在法院庭审时,所有家属都没有去,“一审辩护律师说,不让我们去。我问律师理由,律师告诉我们,他问过我女儿,女儿说不想见我们,等以后去监狱看看就行,我想她,心里很不好受。”

对于整起案件,许父认为“不能把屎盆子全部扣我女儿一个人头上”。

许父强调,“他们都是公职人员,他们不该欺负我女儿。他们给我女儿的钱,是自愿给的,怎麽能说是敲诈呢?如果说我女儿敲诈,为什麽他们当时不报警?他们有人就是警察。我女儿没有从他们口袋里掏钱、抢钱。作为公职人员,他们欺负我女儿、玩弄我女儿,犯错误的是他们。”

许父说,女儿入狱之后继续上诉,“现在不知道案件的进展。希望相关部门公平处理。”“我们现在没有脸见人了,这是很丢人的事情。周围的村民都知道这个事情,但他们当面不会和我们谈。我们心理压力很大。”

江苏女辅警父亲发声:女儿被他们耍了 还寻过短见

中国江苏女辅警许艳,因与多名公职人员有染并索要赔偿金被判囚13年,还被罚款500万元人民币。

网传中国江苏省连云港市公安局海州分局女辅警许艳照片
网传中国江苏省连云港市公安局海州分局女辅警许艳照片

该案判决书近日曝光后,引发公众质疑。日前,许父在接受陆媒采访时为女儿鸣不平,说女儿当初是被人“欺负”、“玩弄”,还曾为此寻过短见。

中国连云港市公安局海州分局女辅警许艳敲诈勒索案近日在网络上曝光后,引发社会舆论的广泛关注。由于涉案的几名公职人员中,包括时任海州分局副局长刘某兵、灌云县公安局副局长寇某、南岗派出所所长孙某、侍卫庄派出所所长朱某等。外界怀疑,许某当初可能是遭上司玩弄,其后才以索要赔偿金作为报复;更有人士就此案发声,质疑司法机关重判女辅警,为何对其他涉案的公职人员却轻易放过?

3月15日晚,许艳的父亲接受了中国大陆媒体红星新闻的专访。许父说,他的女儿并非敲诈,当初是那些公职人员“欺负”、“玩弄”了她,为这些事她还寻过短见,“犯错误的是他们”。

据许父讲述,她女儿2014年从山东一家卫校毕业后,先后在连云港市灌云县、新浦区等地的医院上班,2018年春天突然打电话告诉自己,说她要到连云港市公安局海州分局上班了,做辅警。

他表示,平时也没看到女儿花钱大手大脚,她有没有钱,做父母的也不知道。当初女儿在灌云县城买房子的时候,父母还给了她二十六七万元,其中有六七万是他们向亲戚朋友借的,直到现在还在还债。

许父披露,大约在2019年3月,海州分局副局长刘某兵曾用许艳的手机给许母打过电话,在电话里讲了他和许艳的关系,并说许艳怀了孕,他会处理好这件事。当初刘某耍弄许艳时,曾经向她承诺会离婚,然后与她结婚,但刘某却说话不算话,许艳就闹着要和他分手,还寻过短见。后来这名副局长在被调查前,曾给她女儿50万元。

许父表示,自己当初并不清楚女儿的生活状态,这些事也是案发后,许母才告诉自己的。

谈到自己的女儿被法院以敲诈勒索罪判刑13年、罚金500万元,许父坦言,“我心里不平衡”。他强调,那些欺负他女儿的人都是公职人员,那些人给许艳的钱是“自愿给的青春损失费”,怎么能说是敲诈呢?

“如果说我女儿敲诈,为什么他们当时不报警?他们有人就是警察。”许父指出,“作为公职人员,他们欺负我女儿、玩弄我女儿,犯错误的是他们,不能把屎盆子全部扣到我女儿一个人头上”。

谈到一审判决的500万元罚金,许父表示,自己靠打工为生,一天只挣不到200元,妻子还有心脏病,要长期花钱吃药,没有钱替女儿交罚金。现在许艳又被判13年,她以后怎么给的起这500万元罚金?

许父说,现在他女儿已经上诉了,不知道案件的进展,希望相关部门能公平处理。

许父最后表示,现在周围的村民都知道这件事,他和妻子的心理压力都很大,“我们现在没有脸见人了,这是很丢人的事情”。

许艳父亲的专访发表后,有中国网友在推特上发帖评论:“许艳被当官的玩弄,后又当礼物给另外官员玩弄,底层的女人成为官员泄欲器。成为反腐的替罪羊,而真正的腐败是权力所有者。”

(记者竺颖综合报导/责任编辑:晓辉)

本文内容除特别注明外均取自各新闻媒体,并不代表本网立场!
Posted in 恶警酷吏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