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Close

马化腾卷入江派反习活动,可能很快步马云后尘!

李燕铭:马云第二?马化腾最近一直没有公开露面 卷入江派政变反习活动?马化腾一段视频网络曝光 敏感言论引强烈质疑 腾讯集团噩耗连连 副总裁张峰涉孙力军案被捕 40余人被移送公安机关 三件大事同日发生 官媒棒打马云捧杀马化腾 暗藏玄机 习近平警告政商圈大佬:与江泽民曾庆红切割明确站队 “顺我者昌逆我者亡!” 又一场大洗牌即将开始 官媒放话:江湖之中有血雨腥风刀光剑影
2/14/2021 11:52:00 下午 作者: 燕銘時評

马化腾的腾讯公司近期负面消息接连不断,2月2日,抖音起诉腾讯违反反垄断法;腾讯公司发布公告称,40余人因涉嫌犯罪被移送公安机关处理;当天,官媒“点赞”中国企业家,马云缺席名单,马化腾被特别点名。2月9日,中国博泰车联网和上汽通用五菱联合举报腾讯。

2月11日,外媒披露,腾讯集团副总裁张峰涉已落马的中共公安部副部长孙力军案被捕。外界关注,互联网巨头腾讯可能被卷入中共权力顶层的政治斗争中,马化腾最近一直没有公开露面,内幕令人猜测。

孙力军落马前是武汉肺炎抗疫的中央指导组成员
孙力军落马前是武汉肺炎抗疫的中央指导组成员

*腾讯集团副总裁张峰涉孙力军案被捕

美国《华尔街日报》2021年2月11日引述一名知情人士披露,中国科技业巨头腾讯公司的一名高管被当局拘留,他涉嫌在未经授权的情况下分享腾讯旗下通信软件微信的数据。

据报道,涉案的腾讯副总裁张峰(Zhang Feng)自2020年初以来受到中国反腐机构的调查。张峰涉嫌将微信收集的用户个资交给中共公安部前副部长孙力军,后者2020年因涉嫌严重违纪违法被免职并遭到调查。知情人士还透露,调查人员正在调查张峰与孙力军分享了哪些信息,以及孙力军可能利用这些信息做什么。

知情人士称,张峰于2018年加入腾讯,作为腾讯负责政府事务的高管,曾与中共政府官员会面并处理公司与北京各部委的关系。

据张家口市商务局官网消息,2018年10月29日,张家口市长武卫东、副市长李宏和陈冲副市长会见了来访的腾讯公司副总裁张峰、副总裁陈发奋一行。针对科技冬奥、智慧旅游、赛事组织与传播、康养医疗、众创空间等产业合作进行了对接交流。

腾讯公司2月11日向路透社证实,该公司一名管理层人员因“个人腐败案”正遭到有关当局调查。腾讯在声明中声称:“我们可以证实,本案涉及个人腐败嫌疑,与微信或WeChat无关。”

*孙力军落马 政治震荡效应不亚于王立军案

2020年4月19日,中共中纪委官方网站宣布,时任公安部副部长孙力军涉嫌严重违法行为,正接受调查。51岁的孙力军成为2020年第二位落马的副省部级官员,在2020年2月作为中央指导组成员,孙力军曾赴武汉指导疫情防控工作。

随后,中共公安部连夜开会,表态效忠习近平为首的北京当局,并在会议上罕见将孙力军与前中央政法委书记周永康、前公安部副部长孟宏伟相提并论。中共官媒报导,孙力军被指控“不知敬畏,肆意妄为”等至少10宗罪。

香港《苹果日报》引述北京消息人士披露,2020年4月初,孙力军就已经被捕。由于他曾长期担任中共公安部一局局长,有很多下属心腹、打手及线眼,因此对孙力军采取行动前一切都做到极其保密。抓捕行动没有动用公安部门的警力,而是出动中央警卫局人员在晚上行动。孙力军秘书、司机也一同被带走调查。

自由亚洲电台引述接近中共国保的消息人士披露,孙力军事件确实在国内官场产生了非常大的影响,可能不亚于2012年的王立军事件,对中共体制、公安系统,尤其是秘密警察,都造成了巨大震动,公安部内部人人担心受到其案件的牵连。

孙力军落马后,流亡美国的中国富豪郭文贵爆料,调查孙力军的行动早在2020年2月29日就已开始,在3月底将其被双规,此外还抓捕了100多名相关人士。曾任公安部港澳台事务办公室主任的孙力军,他并非是习近平人马,而是江家上海帮成员之一,代表包括江泽民之孙江志成等江家势力执行“南普陀计划”,企图控制习近平,并在背后监视王歧山,“包括要占领香港、打台湾,这都是上海帮的计划,上海帮所有枪杆子的那个小枪,就是孙力军”。

孟晚舟,马云,马化腾是间谍
孟晚舟,马云,马化腾是间谍

*马化腾最近一直没有公开露面 涉个人隐私言论引强烈质疑

《华尔街日报》报道称,张峰案凸显出中国的几家科技业巨头可能被卷入中共权力顶层的政治斗争中。

日本研究公司LightSTream Research分析家加藤美升(Mio Kato)对路透社表示,这只是北京收紧对科技业巨头控制的又一实证。“这似乎是先前针对政治结构的反腐运动的延伸。”

随着腾讯高管张峰受调查的消息传出,外界对于最近一直没有公开露面的腾讯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马化腾的去向也感到好奇。《华尔街日报》引述知情者称,马化腾没有被指控有任何不法行为。彭博社也引述腾讯公司发言人称,马化腾能自由出入中国,去年曾到访新加坡。

2月8日,网络热传一段据信是来自《财富全球论坛》的对话视频。视频中,马化腾笑着说,每一天我们有超过十亿张的照片上传,节假日甚至二三十亿张,绝大部分都是人的脸。

马化腾还特地强调,尤其是中国人的脸,特别多,他们有几乎每个中国人过去十几年来脸的变化,从年轻过来的十几年,因为他们一直在腾讯的平台一直有照片。

最后,马化腾说,所以他甚至可以预测(每个中国人)老的时候是什么样子。

在当下十分看重隐私的中国网友对马化腾的对话发出最强烈质疑,并调侃称“马化腾:收集个人隐私我们一直在做”。另外有网友质问“运营商有什么权利拿我们的肖像?把肖像权的法律践踏的面目全非”。网友呼吁官方介入诸如腾讯此类的收集用户隐私的网络巨头。

*腾讯被汽车企业举报垄断市场

2月9日,中国博泰车联网和上汽通用五菱联合向国家市场监管总局反垄断局提交了举报书,指腾讯滥用市场支配地位,在汽车联网产品与服务市场上排除和限制竞争。

上海博泰称,该公司为五菱汽车研发了一款名为“新宝骏车联”的手机APP及“通知扩展助手”软件,通过手机投射发送和接受微信讯息。这一系统使用了手机安卓操作系统的“无障碍权限”及“获取通知栏权限”,实现对手机屏幕不同位置的模拟点击,在车机产品上实现手机屏幕投射和语音识别。

举报书透露,腾讯公司去年8月向包括上汽通用五菱在内的汽车厂商发送《法律函》,要求停止使用由上海博泰车联网供应的相关车联网软件产品。

腾讯方面则回应称,这一指控为“恶意炒作垄断,不应当成为侵权的挡箭牌”,并强调自身遵循公平竞争、开放合作的理念。

腾讯指,博泰车联网未获得腾讯授权和许可,开发“新宝骏车联”App、“微信通知助手”软件涉嫌构成商标侵权及不正当竞争等行为,公司已于2020年9月29日向深圳市中级法院提起诉讼并已于2020年10月29日正式立案。

腾讯还表示,博泰和五菱汽车推出的“新宝骏车联”App、“微信通知助手”软件,经检测存在多个问题,包括在未获得腾讯及用户的明确授权情况下收集、存储和上传微信联系人信息、聊天信息等敏感数据;伪造成Android Auto应用欺骗微信获得微信消息的回复接口,以此实现各种复杂功能,对用户驾驶安全构成风险隐患等问题。腾讯指责这些软件涉嫌构成商标侵权和不正当竞争。

公开信息显示,上海博泰是一家车联网硬软件及相关服务供应商,主要客户包括但不限于上汽通用五菱等国内外知名汽车厂商。上汽通用五菱成立于2002年,是由上汽集团、通用汽车(中国)公司、柳州五菱汽车公司三方共同组建的大型中外合资汽车公司。

 

*抖音起诉腾讯垄断 索赔九千万元人民币

2月2日,中国短视频“黑马”抖音向北京知识产权法院正式起诉腾讯,认为腾讯通过微信和QQ限制用户分享来自抖音的内容,是垄断行为,要求判令腾讯立即停止这一行为,并赔偿9,000万元人民币。

据公开资料显示,2018年4月,微信和QQ开始封禁抖音,用户分享抖音链接到上述平台均无法正常播放,至今已持续近三年。但腾讯旗下及其他第三方短视频应用,如微视、快手等,均可以在微信正常分享和播放。

抖音在起诉状中表示,腾讯的即时通信类应用微信、QQ月活跃用户数分别超过12亿和6亿,目前市场上没有其他经营者能够与之匹敌,这意味着腾讯“具有市场支配地位”。因此,腾讯封禁抖音的行为是滥用市场支配地位的表征。腾讯的封禁行为不仅损害了用户权益,破坏了抖音产品和服务的正常运营,还排除、限制了市场竞争。

腾讯方面则回应称,字节跳动的相关指控纯属失实,系恶意诬陷,此外对方旗下多款产品通过各种不正当竞争方式违规获取微信用户个人信息,此举破坏平台规则并且已被法院多个禁令要求立即停止侵权。

2月7日,北京知识产权法院正式受理抖音诉腾讯垄断纠纷案。该案是自2020年底中国国家市场监管总局公布《关于平台经济领域的反垄断指南(征求意见稿)》以来,中国国内首例发生在互联网平台之间的反垄断诉讼。

抖音此次起诉腾讯,被认为是2018年“头腾”决裂的续章。早在2018年,腾讯的一号位马化腾和字节跳动的掌门人张一鸣就已经公开“对撕”过。

路透社2月9日报道,有来自腾讯及其投资组合公司的消息人士表示,字节跳动现已具备通过抖音等app将用户流量引至新业务线的可能性,此举迫使腾讯制定新的策略。比如腾讯在过去的一年中更多地帮助其投资公司改进业务模式,旨在防范字节跳动并促使这些公司停止相互竞争。

一名要求保持匿名的腾讯高管表示,腾讯在强化核心游戏部门的同时,也在加大开发相对简单的休闲类手游,通过对投资公司施加更大影响力的方式,旨在实现“反守为攻”。

对此字节跳动的一位游戏高管则指出,腾讯推出的休闲类游戏没有给腾讯带来太多收益,这样做的唯一目的是让字节跳动难以成功,原因是字节跳动的休闲类游戏库相对庞大。

此外腾讯在一份致给路透社的声明中表示,字节跳动及其关系企业已经损及公司伙伴利益及用户权益,公司将坚定保护健康的生态系统并为此采取法律行动。

*腾讯高压反腐:40余人被移送公安机关 37家公司永不合作

腾讯公司的反舞弊调查部2月2日发布公告称,2019年第四季度至今,腾讯共发现查出违反“腾讯高压线”案件60余起,100余人因违反“腾讯高压线”被辞退,40余人因涉嫌犯罪被移送公安机关处理。

在通报的22个典型案例中,有14个案例来自PCG(平台与内容)事业群,占比超过60%。该事业群成立于2018年,负责公司互朕网平台和内容文化生态融合发展,包括整合QQ、QQ空间等社交平台,和应宝、浏览器等流量平台,以及新闻资讯、视频、体育、直播、动漫、影业等内容业务,推动IP跨平台、多形态发展,为更多用户创造海量的优质数字内容体验。

腾讯表示,公司通过制定“腾讯高压线”等反舞弊制度和建立完善的风险管理体系,来预防、发现和打击收受贿赂、职务侵占等一切舞弊行为。对于违反“腾讯高压线”的行为,腾讯一直采取“零容忍”的态度,员工个人行为一旦触及此界限,一律解聘处理,永不录用。对于涉案的外部公司,也会列入公司黑名单,永不合作。一旦发现涉嫌违法犯罪的,必将移送公安司法机关追究法律责任,同时也会密切配合警方进行打击,抓捕涉案的外部人员。

马云女装照
马云女装照

*官媒棒打马云 捧杀马化腾 暗藏玄机

生于1971年的马化腾是腾讯的董事会主席兼首席运营官,中国人大代表,其父是中共党员,南下官员,曾最高任职深圳市盐田港建设指挥部副总指挥,盐田港集团有限公司副总经理。2020年4月,《福布斯》公布全球富豪榜,马化腾净资产达381亿美元,排名第20。

一向被舆论并列为“二马”的马云近期亦陷舆论风波。不仅阿里巴巴被指涉嫌垄断,而且蚂蚁集团也被迫中止上市,马云个人隐身数月,处境堪忧。

2021年2月2日,上海证券报在头版发表题为“高质量发展岂能缺少企业家精神”的文章。文章说,中国的企业家从改革开放初期的“草莽英雄、百无禁忌”的形象,经过“大浪淘沙”,发展成今天的“遵守市场规则”的现代商界领袖。

文章列举了一长串中国当代企业家的名字,比如,华为创始人任正非、腾讯创始人马化腾、比亚迪创始人王传福、格力电器董事长董明珠、小米科技创始人雷军、正泰集团董事长南存辉和福耀玻璃集团创始人曹德旺等。并引用他们的部分言论,意即他们是官媒所称的“更遵守市场规则的企业家”。

文章特别“点赞”腾讯的马化腾“改写移动互联网时代”,“擅长自我颠覆”的马化腾在2020年底提出了“全真互联网”概念,并预言“又一场大洗牌即将开始”。

文章还称,若将商海比作江湖,企业家便是当之无愧的“掌门人”。江湖之中,有血雨腥风、刀光剑影,亦有同气连枝、相倚为强。侠之大者,为国为民。“以义为利、趋义避财”“财自道生、利缘义龋”……中国自古以来的“商训”,皆讲究义与利的辩证统一。

文章点赞曹德旺言论,“‘义’就是要承担责任,做应该做的事情,把应该做的事情做到位。‘利’就是要让大家都得到利益,自己要通过努力获得利润,同时也要同其他人分享利益。”自上市以来,福耀玻璃累计发放A股股息达167亿元;曹德旺个人则累计向社会捐赠约120亿元。

文章中唯独不见马云的名字。

《上海证券报》,1991年由上海证券交易所创立,总部位于上海市。目前是新华社主管主办的全国性财经证券类日报,是中国证监会、保监会、银监会指定披露信息的报刊。

美国之音报道称,上海证券报官方背景不言而喻,该报在这篇文章中略去马云的名字显然并非偶然。观察人士指出,这应该暗示,马云的问题尚没有结束。

路透社引述分析表示,马云是大陆最知名的商人,中共官媒只字不提,是一种“不着痕迹的嘲弄”,显示出马云在中共政府里的失宠程度。

时政评论员李燕铭分析,马云隐身逾三个月,明显被习阵营掌控。马云短暂现身之际,官方同步同进针对阿里巴巴与蚂蚁集团的监管行动。此次官媒列举知名企业家名单,独缺马云;暗藏捧杀与棒杀信号。一方面再度暗示马云问题没完,另一方面警告被点赞的企业家们乖乖听话,站好队,不要步马云下场。

李燕铭分析,官媒所列举的“遵守市场规则的企业家”及其企业不仅都曾违反国际市场规则,其发迹壮大都是中共政商圈利益勾结、潜规则的产物,几乎都有原罪,只要追究,几乎无人能逃脱“破坏市场规则”的罪名。习近平当局将其捧为“遵守市场规则的企业家”,其实暗含警告寓意。官媒文章中所谓“江湖之中,有血雨腥风、刀光剑影,亦有同气连枝、相倚为强。”“以义为利、趋义避财”,实为警告这些政商背景复杂的企业家们在习阵营与江泽民曾庆红集团之间明确站队,“顺我者昌,逆我者亡”。

李燕铭分析,就在官媒棒打马云、“捧杀”马化腾的当天,2月2日,抖音向北京知识产权法院正式起诉腾讯违反反垄断法;腾讯公司发布公告称,40余人因涉嫌犯罪被移送公安机关处理。这无疑是对官媒报导中“遵守市场规则”说法的反讽。

十天之后,2月11日,外媒披露,腾讯集团副总裁张峰被捕,张峰涉嫌将微信收集的用户个资交给中共公安部前副部长孙力军,后者2020年4月落马。

李燕铭分析,孙力军落马内幕非同寻常,虽然官方尚未披露详情,但随后落马的重庆公安局长邓恢林、上海公安局长龚道安都被通报“参与在党内搞团团伙伙”,被暗示涉政变反习活动。孙力军与邓恢林、龚道安都是江泽民集团上海帮大佬、前政法委书记孟建柱的心腹旧部与大秘。孙力军很可能是江泽民集团政法系统政变反习活动的关键人物。腾讯集团副总裁张峰涉嫌将微信收集的用户个资交给孙力军而被捕,是否也涉入江泽民集团政变反习活动,引人猜测;作为腾讯公司董事会主席及首席执行官的马化腾能否置身事外,其近期一直没有公开露面是否与此有关?值得进一步关注。

*附:腾讯高压反腐:40余人被移送公安机关 37家公司永不合作

腾讯公司的反舞弊调查部2月2日发布公告称,2019年第四季度至今,腾讯共发现查出违反“腾讯高压线”案件60余起,100余人因违反“腾讯高压线”被辞退,40余人因涉嫌犯罪被移送公安机关处理。

在通报的22个典型案例中,有14个案例来自PCG(平台与内容)事业群,占比超过60%。

该事业群成立于2018年,负责公司互朕网平台和内容文化生态融合发展,包括整合QQ、QQ空间等社交平台,和应宝、浏览器等流量平台,以及新闻资讯、视频、体育、直播、动漫、影业等内容业务,推动IP跨平台、多形态发展,为更多用户创造海量的优质数字内容体验。

根据通报,原OMG娱乐资讯部副组长丁晓娇利用职务便利,收受供应商好处费,并与供应商串通,侵占公司财物,其行为违反了“腾讯高压线”,已被公司辞退。同时,丁晓娇因犯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罪和职务侵占罪被依法追究刑事责任。

IEG互动娱乐发行线/星辰游戏产品部张琦伟利用职务便利,为外部人员谋取利益,并收取外部人员好处费,其行为违反了“腾讯高压线”,已被公司辞退。同时,张琦伟因犯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罪被依法追究刑事责任。

CSIG安全云部张文升利用职务便利,为外部人员谋取利益,并收取外部人员好处费,其行为违反了“腾讯高压线”,已被公司辞退。同时,张文升因犯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罪被依法追究刑事责任。

IEG互动娱乐发行线/游戏平台拓展部谭旭工作期间利用职务便利,为外部人员谋取利益,并收取外部人员好处费,其行为违反了“腾讯高压线”,已被公司辞退。同时,谭旭因犯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罪被依法追究刑事责任。

PCG腾讯视频游戏中心宋健利用职务便利,在合作中为已离职的原OMG在线视频部杨凯谋取利益,并收取其好处费,其行为违反了“腾讯高压线”,已被公司辞退。同时,宋健和杨凯因涉嫌犯罪,被移送公安机关处理。

PCG资讯运营部付军利用职务便利,为供应商谋取利益,并收取供应商好处费,其行为违反了“腾讯高压线”,已被公司辞退。同时,付军因涉嫌犯罪,被移送公安机关处理。

PCG短视频社区产品部冯文博利用职务便利,为供应商谋取利益,并收取供应商好处费,其行为违反了“腾讯高压线”,已被公司辞退。同时,冯文博因涉嫌犯罪,被移送公安机关处理。

原S1项目管理部已离职总监于志强、S1基建部鲁崇心和景建兵利用职务便利,为多家供应商谋取利益,并收取多家供应商好处费,上述人员的行为违反了“腾讯高压线”,已被公司辞退。同时,上述人员因涉嫌犯罪,被移送公安机关处理。

PCG移动商业产品部助理总经理赵建伟利用职务便利,为供应商谋取利益,收取供应商好处费并多次接受该供应商出资安排的境内外旅游,其行为违反了“腾讯高压线”,已被公司辞退。同时,赵建伟因涉嫌犯罪,被移送公安机关处理。

PCG浏览平台产品部已离职组长高智明、PCG腾讯看点李锋龙和PCG腾讯看点张晓雯利用职务便利,为外部多家代理商谋取利益,并收取代理商好处费,上述人员的行为违反了“腾讯高压线”,已被公司辞退。同时,上述人员因涉嫌犯罪,被移送公安机关处理。

PCG移动应用平台部陈旭钊、周锋 、已离职的原PCG移动商业产品部邹志斌、PCG移动商业产品部文韬、陈永鹏、姚嘉文、孙照东、尹裕心利用职务便利,为多家外部公司谋取利益,并收取外部公司好处费,上述人员的行为违反了“腾讯高压线”,已被公司辞退。调查还发现,已离职的PCG移动商业产品部袁洋存在帮助外部公司向上述人员行贿的行为。上述人员因涉嫌犯罪,被移送公安机关处理。

PCG资讯运营部李博利用职务便利,为供应商谋取利益,并收取供应商好处费,其行为违反了“腾讯高压线”,已被公司辞退。同时,李博因涉嫌犯罪,被移送公安机关处理。

IEG互动娱乐发行线/X9游戏产品部唐诗雨利用职务便利获取公司资源后进行售卖获利,其行为违反了“腾讯高压线”,已被公司辞退。同时,唐诗雨因涉嫌犯罪,被移送公安机关处理。

IEG合作市场部助理总经理朱峥嵘利用职务便利,为供应商谋取利益,并收取供应商好处费,其行为违反了“腾讯高压线”,已被公司辞退。同时,朱峥嵘因涉嫌犯罪,被移送公安机关处理。

PCG移动商业产品部王浩、彭健辉、已离职的原PCG移动商业产品部杜海滨和原MIG开放平台部温扬在职期间利用职务便利,为外部公司谋取利益,并收取外部公司好处费,上述人员的行为违反了“腾讯高压线”,已被公司辞退。同时,上述人员因涉嫌犯罪,被移送公安机关处理。

PCG NBA业务中心组长宋昊和PCG体育直播及节目部已离职组长刘家超在职期间利用职务便利,为外部公司谋取利益,并收取外部公司好处费,上述人员的行为违反了“腾讯高压线”,已被公司辞退。同时,上述人员因涉嫌犯罪,被移送公安机关处理。

IEG平台营销部蒙义樟利用职务便利获取公司资源后进行售卖获利,其行为违反了“腾讯高压线”,已被公司辞退。同时,蒙义樟因涉嫌犯罪,被移送公安机关处理。

PCG信息流平台产品部张玉磊存在利用职务便利,为外部人员谋取利益,并收取外部人员好处费,其行为违反了“腾讯高压线”,已被公司辞退。

PCG ed内容制作部邹通和CSIG智慧行业产品二部吕屹利用职务便利,为外部人员谋取利益,并收取外部人员好处费,上述人员的行为违反了“腾讯高压线”,已被公司辞退。

PCG移动应用平台部副总监姜唯利用职务便利,为外部公司谋取利益,并收取外部公司利益,其行为违反了“腾讯高压线”,已被公司辞退。

PCG移动商业产品部曾文超利用职务便利,为外部公司谋取利益,并收取外部公司好处费,其行为违反了“腾讯高压线”,已被公司辞退。

PCG视频商业化部刘婕利用职务便利,为供应商谋取利益,并与供应商存在经济往来,其行为违反了“腾讯高压线”,已被公司辞退。

腾讯表示,公司通过制定“腾讯高压线”等反舞弊制度和建立完善的风险管理体系,来预防、发现和打击收受贿赂、职务侵占等一切舞弊行为,以确保全体员工的行为符合公司一直宣扬并致力秉持的“正直”的价值观。对于违反“腾讯高压线”的行为,腾讯一直采取“零容忍”的态度,员工个人行为一旦触及此界限,一律解聘处理,永不录用。对于涉案的外部公司,也会列入公司黑名单,永不合作。一旦发现涉嫌违法犯罪的,必将移送公安司法机关追究法律责任,同时也会密切配合警方进行打击,抓捕涉案的外部人员。

附2020新增永不合作主体清单:

上海雨信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北京乐想时代科技有限公司

海南乐想时代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北京如虎添翼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北京爱创天博营销科技有限公司

天汇星娱(北京)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北京万象新动移动科技有限公司

霍尔果斯万象新动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北京方寸屏悦移动科技有限公司

北京方寸掌悦移动科技有限公司

余江县万象新动投资管理中心(有限合伙)

北京风尚在线网络技术有限公司

深圳市亿春秋科技有限公司

深圳市恳硕科技有限公司

上海涌玉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上海涌玉科技合伙企业(有限合伙)

北京萌宠联萌科技有限公司

北京梦图致远科技有限公司

北京澄怀达远科技有限公司

上海道宇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北京追远创业投资有限责任公司

杭州研行科技有限公司

北京星联悦动科技有限公司

南京星联悦动科技有限公司

深圳咕咕鸟网络信息技术有限公司

喀什乐信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深圳卓翼时空网络信息技术有限公司

爱阅读(北京)科技有限公司

广州佳游玩科技有限公司

广州益玩易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深圳市一七玩信息技术有限公司

深圳酷优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深圳市土星网络有限公司

厦门起陆信息技术有限公司

深圳市一八互娱科技有限公司

北京中视华海国际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国海(北京)国际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撰文:李燕铭/燕铭时评;2021/2/14)

《燕铭时评》版权声明:媒体、网站、自媒体引用《燕铭时评》内容及独家评论,请务必注明来源;转载《燕铭时评》内容及独家评论,请务必註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

Posted in 共党内斗, 制度混乱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