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Close

More News - 本站更多新闻

朱镕基敏感时刻露面 叶剑英家族盛极而衰

张杰评论文章:10月23日是中国前总理朱镕基92岁生日。网上流传的照片显示,身穿红袍的他在一家医院过生日,10多名戴上口罩的医生及护士准备了大蛋糕,还合唱生日快乐歌,送上祝福。朱镕基看起来精神不错,夫人劳安陪伴在侧,但不见两人子女朱燕来和朱云来。

朱镕基的女儿朱燕来(右)和女婿梁青(左)
朱镕基的女儿朱燕来(右)和女婿梁青(左)

久未露面的朱镕基,近年偶有传出他健康欠佳的消息。他去年未参加9月30日国庆招待会及10月1日天安门阅兵仪式,一度引起猜测。继同年9月28日给清华经管学院2019级MBA全体新生的回信曝光后,10月18日,朱也以亲笔签名信函方式“露面”,他在信中表示,当日是清华经管学院顾问委员会第20次年会,“我因身体问题,不能参加”。

朱镕基的消息之所以引起人们的关注,与中国的政治经济局势有密切关联。在中共领导人中,最懂香港、最爱香港的莫过于朱镕基。2002年11月19日,时任国家总理的朱镕基访港,在礼宾府接受港府宴请时发表演讲。他说:“如果香港搞不好,不但你们(港府官员)有责任,我们(北京中央政府)也有责任!”“香港回归祖国了,如果在我们手里搞坏了,那我(中央政府)岂不成了民族罪人?”

2002年时,香港刚从亚洲金融风暴中摆脱出来,经济陷入谷底。朱镕基访港用意明显,那就是给香港加油鼓劲。他在演讲中说,香港有“比较完善的法律制度、比较高效率的公务员,还有优秀企管人才,与世界有广泛联系”。作为中国一颗璀璨的明珠,香港是大有希望的,大有前途的,要寄希望于香港600多万人民,寄希望于香港的年轻一代。演讲结束后,朱镕基走下台之时,高呼“我爱香港”,引起会场经久不息的掌声。

朱镕基当年演讲的风采和激昂的声音还留在香港人的记忆中。但18年的今天,香港已经风光不再,物是人非了。2014年,朱镕基让儿子朱云来辞去了中金公司董事兼CEO的职务。朱云来是美国威斯康辛大学大气物理学博士。朱镕基曾告诫朱云来不要回国,就呆在国外。

说了朱镕基的消息,我们再说说一个显赫的红色家族,它与香港、习近平密切相关,那就是叶剑英家族。在上世纪末,叶家雄霸南粤,凭借与港澳多名红色资本家的关系,为广东带来投资、引进技术、拍板多项大型基建。也为中共构筑对港澳富豪资本家的统战网络,澳门赌王何鸿燊家族,香港的霍英东家族、李嘉诚家族,都与叶家有着频繁的交往。广东本土的地方势力主要分为客家、潮汕、广府三大势力,其中以叶家为代表的“客家帮”势力最大。

叶家与习家关系密切。中共改革开放初期,叶剑英认为习仲勋是主政广东最合适的人选,力主让习仲勋“把守南大门”。后来,习近平在上位和掌控军权上也得到叶家的鼎力相助。

中共的红色家族经历了无数政治运动,在血雨腥风中,他们看到了革命最邪恶的一面。“八九六四”又使他们认识到只有自己的孩子才不会挖他们的祖坟。所以,他们除了家族内团结外,家族之间也建立起利益统一战线,将国家变为私产,玩于股掌之上。

叶剑英对美丽、年轻的女性有着执着的追求,被誉为中共花帅。他一生先后有十个女人,其中三个女人没有名分。最后一个女人比叶帅年轻近60岁。

叶剑英的第一个妻子是源于父母包办,他们之间没有子女。

叶剑英第二个妻子叫冯华,是一位医务工作者,1924年与叶剑英结婚,先后生下儿子叶选平、女儿叶楚梅。叶楚梅的丈夫是前国家副总理邹家华。邹家华的父亲是邹韬奋,民国时期著名的爱国主义人士,三十年代轰动一时的救国会七君子之一。

叶剑英第三个妻子叫曾宪植。她美艳惊人,在中共领袖夫人中是当之无愧的花魁。曾宪植出生名门,高祖叫曾国荃,是曾国藩九弟,当过清廷一品大员,曾率兵攻下太平天国京城天京。她和叶剑英的婚姻关系是几任妻子中维持最久的,断断续续达十几年。她18岁与叶剑英结婚,但结婚时她并不知道叶剑英第一个妻子冯华正怀着女儿叶楚梅。抗战爆发后,曾宪植和叶剑英几次分离后又几次重逢,为叶剑英生了一个儿子叶选宁,但她不知道生性风流的叶剑英不久前刚刚与她的武汉分校学兵队同学危拱之结婚。因为战争原因,两人聚少离多,几年后再见时,叶剑英已经又娶了一位新妻子吴博并育有一女了。

危拱之是叶剑英第四位妻子,1936年与叶剑英结婚的,时年31岁。这段婚姻只维持了一年多,因为西安事变后叶剑英公开露面,与叶剑英失联多年的曾宪植在报纸上看到叶剑英的消息,写信与他联系,危拱之不忍辜负好友,与叶剑英分手。但不知何故,她没有出现在《叶剑英传》中。

吴博是叶剑英第五位妻子,她原是新四军的速记员,两人于1940年结婚,时年叶剑英43岁,吴博22岁,次年生下女儿叶向真。叶向真艺名凌子,就读于北京电影学院和中央戏剧学院。叶向真的第一任丈夫是钢琴家刘诗昆。“文革”大潮中,她是中戏“造反派”组织的红卫兵首脑,也是首都艺术院校的“造反派”领袖。当年曾策划“绑架”了彭真。

李刚是叶剑英最后一位有名份的妻子,两人于1948年结婚,当时叶剑英51岁,是华北军大校长,李刚是军大学员,年仅22岁。李刚为叶剑英生了个儿子叶选廉。1955年,叶剑英和李刚因感情不和而离婚。但令人瞠目的是,1961年李刚竟又为叶剑英生了一个女儿叶文珊!

叶帅的晚年身边还先后有过三位女性,其中最后一位比叶帅年轻将近60岁。但这三位女性都没有名分。

叶剑英周恩来
叶剑英周恩来

 

叶剑英有三子叶选平、叶选宁和叶选廉,三女叶楚梅、叶向真和叶文珊。三子中既有政治人物叶选宁和叶选平,也有京城阔少、花花公子叶选廉。三女中既有平静的叶楚梅和叶文珊,也有不爱红装爱武装的叶向真。就叶家孙子辈而言,男性平平,女性在时尚和演艺界初露锋芒。

长子叶选平,1924年出生,曾留学苏联。文革结束后踏上仕途,调往广东省工作,出任副省长。1983年,任中共广州市委副书记、市长;1985年,晋升广东省省长;1991年至2003年,他连续担任第7、8、9届全国政协副主席。去年9月17日,叶剑英元帅的长子叶选平在广州病逝,享年95岁。

次子叶选宁虽然官职没有大哥叶选平高,但他是叶家最有权势和能力的人,是中共红二代的领军人物。叶选宁以足智多谋著称,颇有叶剑英的儒将遗风,处事左右逢源,游刃有余,铺得开,收得拢。叶选宁文革时曾被捕入狱,后来下放江西,在一次事故中右臂被切断成为残疾人。1984年他正式入伍,同时还兼任凯利公司董事长兼总经理。这个凯利公司是和保利公司齐名的军方专做军火生意的大公司。

1988年,参军仅4年的叶选宁被授予少将军衔。1990年叶选宁升任总政联络部长。总政联络部是与国家安全部、总参情报部并列的中共三大情报机关。叶选宁为人低调,很少在公共场合露面。但他是京城太子党的真正领袖。陈云女儿陈伟力说他是“我们这一代人的精神领袖”。邓朴方称:我与选宁比,他在天上,我在地下。”可见,“众多太子党只服叶选宁”的说法并不夸张。

习近平2010年接任军委副主席后,在叶选宁的倾力帮助下,很快控制了军队。港媒《前哨》曾披露,叶选宁在中共总政任职联络部长期间,曾输送3,000太子党成员到海外留学、卧底。叶选宁把手下的3,000伏兵尽数交给了习近平,由习来统筹指挥。同时交给习的还有一份秘密档案,即中共所有历届常委一级的领导人在海外私人财产清单。也就是说,叶选宁的这一个举动,让习近平轻而易举地捏住了几乎中共所有领导人的小辫子,从邓家到江家,从曾庆红到周永康,从徐才厚到郭伯雄,甚至胡锦涛、朱镕基和温家宝等等,这也就是为什么习近平在党内的威望突然大涨,却没有人出来反对的最重要原因。叶选宁的厉害还远不止这些。

2008年,台湾陈水扁闹台独挑事儿,叶选宁托人给陈水扁带话:台湾谁上台无所谓,只要不台独,大陆不干涉,但陈水扁认为中共是在危言耸听吓唬他,不当回事儿,结果,叶选宁通过其多年潜伏在瑞士银行的卧底拿到了陈水扁家族在瑞士银行的存款证明交给了国民党,由此陈水扁家族贪腐案曝光,陈水扁锒铛入狱。

叶剑英和家人合影(二排左二为叶向真,前排左二为叶选平)
叶剑英和家人合影(二排左二为叶向真,前排左二为叶选平)

2012年王立军事件爆发时,叶选宁曾公开力挺习近平在中共十八大上位。他在十八大后拉下徐才厚的反腐运动中扮演着极为重要的角色。总后原政委刘源等人之所以敢公开叫板掌握解放军半壁江山的徐才厚,其背后的撑腰人就是叶选宁。2016年7月,叶选宁在广州去世,享年79岁。其葬礼远比其父叶剑英风光。

三子叶选廉,生于1952年,任保利集团下属的凯利公司董事长兼总裁。叶选廉是典型京城阔少和花花公子。叶选廉的第一位夫人叫苏丹丹,是总政文工团报幕员,她在演艺圈的地位大致类似于董卿和周涛。苏丹丹后移居香港。第二位夫人叫赵欣瑜,号称“京城第一名媛”,掌管着京城最高级俱乐部。影视大腕范冰冰、赵薇、章子怡、周迅无不对她敬畏三分。

苏丹丹去世不久,赵欣瑜就在微博上宣布叶选廉是她老公,但仅仅过了不到一个月,她又发微博宣布和叶选廉离婚,原因是另一位女明星上位成了新小三。叶选廉有两女一子,分别是苏丹丹生的叶明子、叶晴晴,赵欣瑜未婚时生的叶德中。坊间传说叶选廉还有若干私生子。叶明子现是香港著名时装设计师,丈夫为一犹太裔美国金融家。叶晴晴是一个香港歌手,曾参加第三季中国好声音选秀。

叶文珊是叶帅最小的女儿,她出生时大哥叶选平已37岁了,兄妹俩完全是两代人。她夫君是原中信公司董事长、保利集团董事长王军,即王震的二儿子。

说完叶剑英家族,我们需要总结一下。朱镕基的照片露面之所以引发关注,是人们对中国政治倒退和经济衰败的忧虑。四十年改革开放宛如一部话剧,这里面有中国人的激情、汗水和希望。但没有政治体制改革的支持,注定这部话剧的结局将是盛极而衰。叶剑英家族因为显赫的权势而风光无限,但随着叶剑英、叶选宁和叶选平的去世,也逐渐冷清凋零。五中全会在即,中共权贵们的新的一轮权力搏杀又将展开,新的权贵家族又将粉墨登场。一部红楼梦就是一部兴衰史,一部血泪史,一部权斗史。蒋经国或许看腻了红楼梦,他要开放党禁、报禁,国民党要人纷纷质疑,国策顾问沈昌焕痛心疾首地说:“这样可能会使我们的党将来失去政权!”,蒋经国淡淡地回应道:“世上没有永远的执政党”,声音不大,语气轻微,但这一句话,万钧雷霆,振聋发聩。

Posted in 共党内斗, 制度混乱, 官场淫乱, 官场黑暗, 治国无道, 红后代黑幕

相关新闻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