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Close
本站首页 | 本站更多新闻 | 本站中心论坛 | 黑暗锅论坛

余茂春定下空城计,习近平老朋友将军后拔腿就走,维尼熊傻眼!

美国驻华大使布兰斯塔德宣佈辞职,这是继休斯顿中国驻美总领馆被关闭后,另一项美中外交关系上的突发事件。很多认认为,美国这次行动是唱了空城计。对话关系降为代办级。相信是蓬佩奥高参余茂春的主意。

美国大使馆
美国大使馆

布兰斯塔德被外界称为”习近平的老朋友”,早在1985年就接待过习近平习近平在他家住过,两个人保持了长时间的密切关系。川普任命他为美国驻华大使,看重的也就是他与习近平的私人交往——不料老朋友也没情讲。

一般驻外使节离任,一是私人原因,二是与政府政见不同,三是两国交恶被政府召回,这次布兰斯塔德之辞职,几乎没甚么直接原因。他离任后回国,就要去帮川普助选,证明健康与家庭都没有问题,与川普的合作关系也正常,勉强算得上原因的,是他近日投书人民日报被拒,但如此小题大作,似乎也太儿戏。

美手起刀落 外交降格

唯一可以解释的,便是美国执意降格美中外交关系,正如之前关闭中国驻休斯顿总领馆一样,是美方主动采取的一项外交降格行动。

关闭休斯顿总领馆后,美方还宣佈限制中方外交人员行动自由、将中方外宣机构视同政府机构等一系列措施,美中关系拾级而下,直至驻华大使莫名其妙辞职走人。正常情况下,如调换大使,应该尽快任命新大使,以免空窗期过长,影响两国外交来往,但这一次新大使很可能遥遥无期。若新大使迟迟不上任,那美中关系实际上就降格为临时代办的关系。

美中关系早已跌入冰点,早前中国驻美大使崔天凯就嘆息,说中美之间说不上话,美国国务卿蓬佩奥早前声明,美国不看中共说甚么,只看他们做甚么。也就是说,美方对中共长期以来说一套做一套、翻手为云覆手为雨早已不耐烦,与其费时失事在谈判桌上纠缠,不如省下一份心,自己想做甚么就做甚么,至于中共想怎么做,也就由他去。

布兰斯塔德之辞职与休斯顿总领馆被关闭,有几个相似之处:一是完全由美方主动,手起刀落,二是完全无预兆,说走就走,三是不交代原因,我行我素,四是不通知,当中方没到,五是施施然,气定神闲。

关闭休斯顿总领馆,与布兰斯塔德之闪电辞职,都带有某种程度的羞辱意味,不顾起码的外交礼仪,摆明了不给你面子,摆明了我想干甚么就干甚么,我想怎么干就怎么干,摆明了挑衅,並不在乎中方的报复。

中共在休斯顿总领馆被关之后,犹豫了一段时间,也关闭了美国驻成都领事馆,算是对等报复,现在布兰斯塔德辞识了,中方够不够胆气,也让驻美大使崔天凯辞职回国?

习近平急切盼望老朋友拜登胜选扭局面

美中两国关系发展到今天,美国早已满肚子不爽。过去四十多年,美国一直帮中共:最惠国待遇、加入世贸组织、培养中国留学生、提供科技合作。帮了四十多年,把中共一副多愁多病之身,养得肥肥壮壮,然后中共一声”唔该”都没,反而倒打一耙:处心积虑挖美国墙角,妄图影响美国内政;偷窃美国高科技,反过来挟持美国;在国际组织上下其手,削弱美国国际地位;藉疫症打击美国经济,如此等等,不一而足。

美国痛定思痛,大力翻转美中关系,从合作伙伴一变而为敌对关系,兜底颠覆,翻脸不认人。到这地步,中方是否有足够胆气,直接与美国对干到底呢?似乎又没有。在高科技与财经领域,中共还有大量软肋揑在美国手上,一旦脱鈎,中国将陷入长时间的内外困境,其后果之严重不可估量。因此,未去到最后阶段,中方还想维持表面的接触,再拖几个月,若川普落败,拜登上场,到时再从头收拾残局。

中方的尴尬在于,美国连番举动均带羞辱性,完全没有回应就太憋屈,被人看不起,但若崔天凯辞职,两国外交降格,又要防川普发神经,再来更”邪恶”的,比如公开承认台湾主权,到时又如何回应?不回应吃亏,回应又更吃亏,长此以往,何时了得?

习近平对上川普,两个人都个性蛮横,不是冤家不聚头,外交大舞台,戏码陆续有来。

蓬佩奥余茂春
蓬佩奥余茂春

 

余茂春是川普对中共政策重要华人高参

川普政府制裁中共官员,并考虑禁止中共党员赴美,被指击中了中共“七寸”。美媒报导,川普政府的华裔幕僚余茂春,是推动重塑对中政策的重要力量。余茂春在中国长大,曾经历文革,对中共有相当了解。

美国《华盛顿时报(The Washington Times)》日前独家专访了美国国务院高级顾问余茂春(Miles Yu),并披露这位学者出身的政府智囊如何受到川普政府的重视。

报导说,57岁的余茂春已是美国外交政策的顶层人物,现任国务卿蓬佩奥(Mike Pompeo)的首席对中政策和规划顾问,是国务院7楼那些充满传奇的政策规划人士中的重要一员,距蓬佩奥的办公室仅几步之遥。

蓬佩奥赞扬余茂春“是我团队的核心”,在面对中共挑战时,这个团队会给他提出建议,以保障美国的自由。

报导说,过去三年,余茂春一直是川普政府重塑美国对中政策的幕后强大力量,其中包括将中共从新定义为美国最重要的战略对手。

除了蓬佩奥,美国国务院亚太事务助卿史达伟(David Stilwell)也对余茂春称赞有加,认为“余茂春先生是国宝”,并表示,“他了解民主与专制统治之间的区别,并且能比我认识的任何人更好地解释它”。

白宫的国家安全副顾问博明(Matt Pottinger)也表示,余茂春是川普政府外交政策团队的“宝贵资源”。博明说:“在极权主义下成长的经验,使他成为极权最有力的敌人之一。”

报导说,余茂春在中共文化大革命的疯狂时期,开始了在中国农村的生活。1985年,他离开中国到美国求学。在学期间中国爆发六四事件,他在美国积极帮助安置民运人士,还主持过中国论坛(China Forum)。

1994年,余茂春从柏克莱获得博士学位后,成为美国海军学院的教授,之后进入美国国务院。他以前的一些学生,目前在美国国防部和国务院担任与中国事务有关的职务,仍尊称他为“余教授”。

他告诉《华盛顿时报》,自己在1980年代就受到里根思想的启蒙,而教导美国自由和民主的捍卫者,对他来说既是荣幸又是特权,也完全符合他的思想追求。

余茂春表示,美国政府自1970年代与中共建交以来,对影响两国关系方向的能力显得过分自信,结果反让中共借机为自身谋取好处,并损害了美国利益。

美国对中政策的另一个缺陷是,美国高层官员在声明中经常提到“中国”,未能清楚区分中国人民和中共政权。此外,美国政治和政策菁英未能正确衡量北京的弱点和脆弱性,并采取相应的政策。

他说,“实际上,中共政权的核心是脆弱而软弱的,它害怕自己的人民,偏执地臆想来自西方特别是美国的对抗。”

报导引述分析人士说,余茂春对中国现状的评估,终于在美国外交政策中得到应有的重视。

近期以来,蓬佩奥在有关中国的讲话中,一直在明确区分中共和中国,并表示美国会站在反抗暴政的中国人民的一边。川普政府也开始明确制裁中共官员,并考虑禁止中共党员赴美。这些行动已引发中共体制的集体恐慌,中共党媒和官员的反应相当“激动”。分析人士指,美国政府明确区分中共和中国,直指中共体制,是准确瞄准了中共的“七寸”。

《华盛顿时报》报导余茂春后,由党媒《环球时报》总编胡锡进领头,中共五毛和小粉红们纷纷暗示余茂春是所谓的“汉奸”。不过,估计这种来自中国的攻击很难有实质影响。目前中共政权几乎已成为世界公敌。在美国朝野,许多人开始以被中共谩骂为荣。被中共央视称为“人类公敌”的蓬佩奥,已成为美国人的英雄。

日前,美国司法部长巴尔(William Barr)在发表他的“讨共檄文”讲话前表示,美国联邦调查局局长雷(Christopher Wray)演讲后,有中共领导人称“恶心”,而他希望自己的讲话以“卑鄙”结束。

华裔学者余茂春获白宫重用背后:美国将推翻共产党的统治

美国华裔学者余茂春被指是川普政府的中国政策重要智囊,港媒引述分析称,余茂春的中国政策具历史深度;美国务卿蓬佩奥对他的倚重,反映美国思考如何打一场反制极权中国的硬仗。

香港苹果日报引述时事评论员桑普分析,美国国务院辖下的政策规划办公室(Policy Planning Staff)是一个重要部门,是由美国外交官肯南(George Kennan)于1947年所成立。肯南当年主张美国和苏联必成敌手,力倡对苏的“围堵政策”,揭开冷战序幕。

他指出,余茂春出任的“首席对中国政策和规划顾问”是常设职位,为美国国务院提供独立的政策分析和建议。他说,蓬佩奥(Mike Pompeo)对余茂春的倚重和赞赏,反映出美国思考面对中国,“如何打一场极权反制的硬仗”。

桑普特别提到,余茂春2018年在史丹佛大学(Stanford University)胡佛研究所(Hoover Institute)刊物上撰写的2篇文章,可看出他的中国政策“有历史的深度”。

在其中一篇题为“中国对新疆的最终解决方案”(China’s Final Solution in Xinjiang)评论中,余茂春认为,中共在近15年尝试一劳永逸地解决“新疆问题”,反映出4个原因:第一,是中国认为以美国为首的全球反中联盟,将包围和抑制中国的崛起,而解决“维吾尔族问题”、消解动荡和不安成为当务之急。

第二,他指中国的“一带一路”倡议中,包括“新亚欧大陆桥”、“中(国)巴(基斯坦)经济走廊”等重要计划,都以新疆为起点。

第三,余茂春指俄罗斯在历史上一直是“支持和煽动维吾尔独立”的主要力量,因此在中俄发展战略伙伴关系、结成统一战线对抗以美国为首的西方过程中,解决维族问题对北京而言至关重要。

最后,他指习近平2012年上任以来,不断强调汉族的“民族自豪感”和“种族的纯净性”,而目前新疆的绥靖浪潮,也和中国极端民族主义的发展不谋而合。

桑普认为,若美国总统川普(Donald Trump)连任,并把习近平视为“极权中国”来处理,则美国当年推翻、影响苏联倒台的状况,可能在中国上演,而余茂春则可能在其中扮演关键角色。(据中央社)

把中共与中国人民区别开来,余茂春一句话让习近平共产党颤抖

『华盛顿时报』近日一篇报道把余茂春推向众人的视野,报道说,现年57岁的余茂春,是美国国务院七楼办公室内的智囊,也是美国外交政策的顶尖人物,他所在的办公室距离美国国务卿蓬佩奥的办公室仅几步之遥。

蓬佩奥称赞余茂春“是我团队的核心。在面对中共挑战时,这个团队向我提出建议,以及如何保障我们的自由”。据指出,过去三年来,余茂春一直是特朗普政府重塑美国对华政策的非常重要的幕僚,其中将中国重新定义为美国最重要的战略对手就是出自他的建议。已退休的美国亚太事务助理国务卿史迪威赞扬“余茂春先生是国宝”,“他了解民主与专制统治之间的区别,并且能比我认识的任何人更好地解释它”。白宫安全副顾问博明认为余茂春是特朗普政府外交政策团队的“宝贵资源”,认为他“在极权主义下成长的经历,使他成为极权最有力的敌人之一”

『华盛顿时报』称余茂春是一位以中文为母语的人,也是一位训练有素的分析家,是为数不多的有能力解读中共话语的美国高级官员之一,例如,北京使用诸如“双赢”,“相互尊重”和其他中国谚语之类的词,余茂春先生称之为“如果你真的了解中共国的语言和文化,就明白那不过是汉语中毫无意义的陈词滥调。”

余茂春在专访中提到,美国政府自1970年代与北京建交后,美国当局对影响两国方向的能力显得过分自信,美国高层官员在声明中经常提到“中国人”,未能区分“中国人民”和中共政权。另外他还认为美国对华政策的一个重大缺陷是政治和政策精英,未能正确衡量北京的弱点和脆弱性,并采取相应的合理对策,“实际上,中共政权的核心是脆弱而软弱的,它害怕自己的人民,偏执地臆想来自西方特别是美国的对抗。”

余茂春介绍

余茂春(Maochun Miles Yu,1962年8月8日),美国海军学院东亚和军事史教授,美国国务院国务卿政策规划办公室中国政策规划首席顾问,曾担任《华盛顿时报》专栏作家。

1962年8月8日生于中华人民共和国安徽省东部,成长于重庆。1979年参加高考,获得重庆市永川中学文科状元,并考入南开大学。重庆永川文曲广场有碑,碑銘历届高考状元的姓名。原来有余茂春,后被铲除,原因不详。

在南开大学,余茂春认为学习大学必修的辩证唯物主义和教条式的历史观是浪费时间。通过收听美国之音,余茂春受到了美国总统里根演讲的启发,产生了前往美国的意图。1983年,毕业于南开大学历史系。

1985年到美国留学,进入宾夕法尼亚斯沃斯莫尔学院,获得硕士。1989年中国六四事件后积极参与民主活动,并帮助逃离中国的学生在美国洛杉矶定居。他举办中国论坛,帮助包括吴弘达和方励之在内的持不同政见者发声。1994年,在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获得历史学博士学位后,进入美国海军学院任教,担任东亚和军事史教授,所教学生为数百位美国海军军官,其中不少人后来进入美国国务院和国防部工作,至今仍称他为“余教授”。

美国总统特朗普上台后,余茂春进入特朗普政府,对特朗普的对华政策产生重要影响。 主要政策理论包括美国对华政策应该从基本概念上拨乱反正,阐明中国共产党和中国人民不是一个概念,美中各种冲突的根源在于政治与意识型态上的不协调性,中国共产党政权的虚弱本质,等等。

华人网友对余茂春评价

余茂春是“中华民族英雄”、“华人的骄傲”。

余茂春,男,1962年8月8日生于中国重庆,1983年毕业于南开大学历史系。余茂春1983年南开大学毕业后到美国继续求学,1985年进入宾夕法尼亚斯沃斯莫尔学院并获得硕士,1994年在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获得历史学博士学位后进入了美国海军学院任教,担任东亚和军事史教授。.

在中美印象网站里面,是这么描述余茂春的

“余茂春现在是美国国务卿蓬佩奥的中国政策和规划首席顾问。他被蓬佩奥视为美国对华政策规划团队的关键一员。特朗普执政三年以来,余茂春一直是特朗普政府内重塑美国对华强硬政策中国问题专家。美国把中国重新定义为最重要的战略对手,余茂春发挥的作用尤为突出。”

余茂春和负责东亚和太平洋事务的助理国务卿史迪威组建了一个由对中国理解深刻的现实主义学者组成的“中国班”,其中包括在香港出生的普林斯顿大学电子工程专业教授蒋濛等华裔。余茂春是这个班底中的关键人物。”

可能大家以为,对华制定政策的是纳瓦罗、蓬佩奥这批人,蓬佩奥只不过是一个负责FBI的官员,后来被特朗普提拔成为了国务卿,但是影响对华政策的,其实是蓬佩奥下面的那个“中国班”:

如果各位想知道为什么这段时间中美关系变成这样,余茂春在接受采访的时候非常明确的说到:

“在特朗普政府,国务卿蓬佩奥在国务院掌舵,我们不只是「管理」与中国的双边关系,我们革新和寻求结果,而且修正这种关系中一些过时不能反映现实的基本戒律。”

除了此人以外,还有国务卿科技顾问蒋濛,蒋濛属于技术性官员。

而这次领事馆闭馆事件,背后主导的人,就是余茂春。

蓬佩奥旗下的这帮官员,其实知华派还是不少的。举个例子,目前的美国副国家安全顾问,国家安全委员会亚洲事务高级主管马修·波汀格,此人在中国呆了七年,普通话非常流利。

我们着重来分析一下,目前美国的政策,是倾向于什么阶段,而这个余茂春,他又是一个什么样的思想。

余茂春其人

余茂春在外交圈子里面有一定的名气,实际上胡锡进在19日的时候就说过此人,蒂勒森当国务卿的时候,余茂春不受待见,蓬佩奥当国务卿以后,大力提拔了一帮人,这其中就有余茂春。

我看了一下余茂春的采访,余茂春是经历过文革的人,但是由于其实他出生的比较晚,因此印象不深,1983年就出国了,因此对此后中国的发展没有什么感情。

由于余茂春他到美国的时候,正是当时美国总统里根执政时期,余茂春对于里根印象极其深刻,在采访的时候说过:“正如前总统里根所说,美国代表着‘地球上人类最后、最好的希望’”。

美国对华政策顾问余茂春在中国引起的风波

在今年6月之前,余茂春(Maochun Miles Yu)这个名字大多只是在研究中美关系的学术圈内有所熟知,但现在,他已经成为中国关于中美关系讨论的一个关键词。今年6月15日,美国《华盛顿时报》(The Washington Times)发表余茂春专访,文中称他是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在美中关系上“最有影响力的顾问之一”,是过去三年中特朗普政府内“强大的幕后力量”。

蓬佩奥
蓬佩奥

许多中国激进主义者也看到了这篇报道,并将一部分针对特朗普及蓬佩奥的火力转移到他身上来。他曾经就读的母校最近将他从纪念榜上“除名”,网络上还有许多人用“狗头军师”、“汉奸”等言词对他进行攻击。

在中美不断滑向较量与冲突的大背景下,余茂春在中国引发的讨论虽然不足以影响大局,但仍可以体现出一些中美关系不断错位的原因。

出身中国的美国政府幕僚

余茂春称,他出生于中国东部省份安徽,在西南部的重庆长大。他曾就读于中国南开大学历史系,师从中国美国史学科奠基人之一的杨生茂教授,在南开本科毕业后赴美国深造并定居。

在加入蓬佩奥团队前,余茂春还一直在美国海军学院(The United States Naval Academy)历史系担任教授。该校网站显示,余茂春专业领域包括中国、东亚、战争史与外交史等,目前“借调”(on detail duty)至美国国务院。

《华盛顿时报》报道中指,在国务院中,余茂春为国务卿蓬佩奥办公室政策规划事务团队资深成员。《华盛顿邮报》(The Washington Post)2019年的一篇评论文章中写道,他是蓬佩奥团队制定针对中国战略的项目牵头人之一,该项目还意在通过找到一个有说服力的论点,证明“中国是美国的头号挑战”。

这个项目的另一个牵头人是国务院政策规划事务主任基伦·斯金纳(Kiron Skinner)。她曾在去年发表言论称中美较量是“不同文明与意识形态的较量”,引发许多中美关系观察人士担忧。

许多中国激进主义者凭此认定,他需要为中美关系恶化负主要责任。中国官媒《环球时报》网站发表文章称美国对华近期的“恶毒政策”均出自余茂春之手,更有甚者称他为“狗头军师”与“汉奸”。

美国芝加哥大学政治系教授杨大利认为,中文世界里对余茂春的许多批评“很不公允”。他指出,美国共和党与民主党已就对华政策取得很大共识,余茂春作为一个幕僚,必定参与目前美国的政策制定,但“不是任何一个作为顾问级的人物在美国行政机构能够影响国家决策的,美国的对华政策不可能因为一个教授而完全转向”。

“中国心”与“美国梦”

《华盛顿时报》援引蓬佩奥表述称,余茂春他团队的中坚力量,就“面临来自(中国共产党)挑战的情况下如何确保我们保护美国人并捍卫我们的自由”等问题向他提供建议。

余茂春在采访中表示,他的中学小学期间正值文革,期间的经历和记忆造成他对“革命激进主义深恶痛绝”,而自己真心相信美国前总统里根(Ronald Reagan)所说的美国代表着“人类在地球上最后最美好的希望”,里根激发了他知识分子的抱负,来到美国实现“美国梦”。

他还表示,习近平是一个“顽固的共产主义者”,而“共产主义”始终是中国的基本治理理念。从“一带一路”倡议到中国对各种宗教的“残酷战争”,以及对香港抗议中美国“黑手”的指控,及香港《国安法》的推进,这些都是当今中国实践马克思列宁主义的体现。

“中国共产党政府以马克思列宁主义的意识形态、以及被扭曲且以中国为中心的中华民族主义为武器,要将中国定位于世界道德及管理的领袖地位,为此不惜以自由与民主为代价,”他表示。

许多中国人认为余茂春的言论无法接受。“何必对生你养你,供你读书成材的母国如此恶毒?”“中国心被自己挖掉了,”一篇自媒体文章中这样表示。

本周还有一条社交媒体上的视频显示,他的名字已经被从母校重庆永川中学石碑上移除。此前他曾作为1979年文科状元被勒石表彰。

澳大利亚莫纳什大学从事中国研究的高级讲师凯大熊(Kevin Carrico)认为,作为一名美国公民,余茂春利用自己在中国方面的专业知识帮助美国制定外交政策是“标准操作”,而中国从官方媒体到民间的激烈反应则“不标准”。

“这凸显了中国从官方到民间的一种焦虑感,他们渴望有中国血统的成功菁英忠诚于所谓的‘祖国’,顺应他们所有的政治性假设,但现实是,每个人都有表达自己政治观点的自由,许多政治观点就是与北京的极端性预设不一致”,他表示。

中美印象网主编刘亚伟指出,一些中国人对余茂春的反应可以从在中国自己的百年屈辱叙事框架里找到答案。他表示,一直有一种观点认为,当年除了列强残暴凶恶,帮助他们的国人更坏,需要承担更大的责任,如今余茂春“生在新中国,长在红旗下”,却也“为虎作伥”,“这样骂在他们看来理所当然”。

“中国方面对中美关系的严重失衡和恶化感到震惊,认为美国的脱钩举措不可理喻,并坚持双边关系的恶化所有责任都在美国。在这样的心境下,把余茂春作为中美眼下走不到一起的一个原因得心应手。但这样看待中美关系的交恶过于简单,与修复双边关系没有任何益处,”刘亚伟表示。“指出美国的问题固然重要,有自知之明的意愿和做自我批评的勇气更重要。”

凯大熊认为,这种现象显示出中国现在存在一种“对个体认同的种族化视角”,而这并不符合21世纪的趋势。

川普习近平分道扬镳
川普习近平分道扬镳

中美关系下的“替罪羊”

余茂春采访刊出之际正是最近中美关系摩擦频发的时期。美国近来宣布制裁破坏香港高度自治及新疆人权的中共官员,首次否认中国在南海的“九段线”主张,中美更是史无前例地相互各关闭了一座位于彼此境内的领事馆。中国外长王毅在7月初承认,中美关系面临建交以来的“最严重挑战”。

分析人士指出,余茂春在这时被攻击他的人当做了中美关系的“替罪羊”。

中国官媒小报《环球时报》主编胡锡进称,余茂春22岁就离开了中国,对中国缺乏真正地了解,而这也折射出美国的“错误”。“美国对华政策在严重误判的基础上搭建起高高的危楼,反映了从画第一张草图开始,每一步都充满错误和浅薄……时间将让美国因为这些错误和浅薄付出代价,”胡锡进表示。

杨大利指出,官媒对于舆论的引领显然是为体制服务,但这种做法具有风险。“一方面虽然显示了自己的气势,但也让不同的声音更不容易被听到,因此就更不容易做出不同的决策,修正现有决策出现的问题。这最终不利于中美两国关系的调整。”

在余茂春遭中学除名的视频下,也有评论表达不同声音。“石碑上的容易抹掉,历史不容易”,“掩耳盗铃,”有用户这样评论。但相比起为除名叫好的声势,这些声音显得微不足道。

“中国方面对中美关系的严重失衡和恶化感到震惊,认为美国的脱钩举措不可理喻,并坚持双边关系的恶化所有责任都在美国。在这样的心境下,把余茂春作为中美眼下走不到一起的一个原因得心应手。但这样看待中美关系的交恶过于简单,与修复双边关系没有任何益处,”刘亚伟表示。

余茂春本人周三在脸书上表示,美国对华政策的制定有一个“复杂多元”的过程,而其中一个重要参考是中国政府自己的言行。

“领导人和党媒称‘党是领导一切的’,政府发言人和官媒主管每天攻击美国的言论,大都是英文写成,难道还需要一个‘汉奸’指出这些都是开玩笑?教育美国政要最重要的老师是中国自己,”他写道。

 

Posted in 中国教育, 中美关系, 军事动态, 台湾, 普世价值, 热点新闻, 移民新闻, 美中超限战, 美国新闻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