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Close

陈薇向美国递交了投名状,泄露中国军方2019年八月以前就已经掌握新冠病毒并准备全球释放

2020年9月1日党媒央视和”抖音”爆出一段简短视频。中共负责接管武汉P4病毒研究所的少將陈薇像似漫不经心地对一群儿童谈到:2月26日新冠病毒疫苗就从生产线制造出來了, 而且是”正式的疫苗”。那天正好是她的生日, 所以非常”高兴” 。这段视频在微信上有传播, 但大陆民众多不敢谈论, 所以主要在海外中文媒体上疯传。

陈薇的”聊天”无疑做实了许多”传闻”, 在武汉1月20日被宣布有人传人疫情的半年以前或更长时间, 中共军方已经掌握了武汉病毒的序列和其它生物学特症。自武汉肺炎于2019年底爆发以来, 大陆媒体一直隐瞒, 甩锅, 拼命抵赖病毒为人工重组的产物。身为军队内负责病毒战的”顶级专家”陈大将军为何如此大意, 主动泄密这一人类有史以来首次全球超限战的最高军事秘密?

任何有些病毒疫苗常识的人, 都会明白从鉴定疫情传染源, 分离确定毒株到最后推出疫苗, 通常需要很长的时间。有时甚至长期无法得到理想的效果, 也不罕见, 如非典萨斯病毒。在官方1月20日正式宣布疫情的前十天, 上海一团队已成功分离, 鉴定和公布了武汉肺炎病毒的DNA序列。事情本身已经非常蹊跷, 对比上次非典后的长时间搞不清病源状况, 这次可谓”神速”无比。一般传染源公认后, 才会有疫苗的设计, 实施分子重组实验, 筛选和鉴定减毒或无毒的候选株, 完成毒理安全测试, 动物实验…和最后三个阶段的人体临床试验, 才能正式投产和分发。

目前有多种设计病毒疫苗的方案, 其中一个是根据mRNA序列, 可在得知序列几小时内设计出疫苗的蓝图, 但这种先进方法仅为美国个别大学所掌握。大陆无论怎么”弯道超车”, 常规的疫苗制造过程也不会少过半年时间, 通常都需要一年以上的周期。人命关天的大事, 每个步骤都马虎不得。中国过去有过成功开发并推广至世界的病毒疫苗记录吗? 读者可自行查找和验证。主要的病毒疫苗, 如乙肝, 宫颈癌及流感等, 基本都来自欧美发达国家, 但假疫苗, 过期疫苗等事故却频频出现。

如果2月26日新冠病毒疫苗就从生产线制造出來, 那么可以推论陈薇至少在2019年夏天或很早以前, 已经完全掌握新冠病毒的序列, 并已确定病毒对人类的危害性。这次疫情已造成80多万人死亡, 和近代史上罕见的大面积人类活动停摆, 经济损失无法估量。全世界超过120个国家的政府, 要求追查病源和揭露疫情的真相。在这个节骨眼上, 陈薇主动泄密病毒疫苗早在2月已经投产, 不是给中共添乱吗? 细心的追究, 这里面一定有猫腻或多种可能性, 才会导致这个爆炸性新闻出炉。

从视频上看, 似乎是陈薇过于兴奋, 口无遮拦。她可能生活在军营里, 不会翻墙, 也不知道”海外敌对势力”正在寻找人造病毒的更多证据。而央视的审核人员也不知情, 喜事喜办, 播出了这段话。如果真如党媒宣传的那样, 这是位神乎其神的”病毒顶级专家”, 竟然对”病毒甩锅战”毫不知情, 完全是不打自招的程序, 实在会让人跌破眼镜。

也有人猜测, 这是陈薇在学习中央党校的蔡霞教授, 争取做到“身在曹营心在汉”, 用这种报喜的方式告诉世界: ”我们造的病毒。”如果全世界来清算, 我早告诉你们了, 不关我的事, 没注意到视频里故意提到”院长”和”政委”吗? 可能是巧合, 2月26日制造出新冠病毒疫苗。同日, 本人发表《新冠病毒最高机密: 北京早有解药!?》一文, 早已预测到今日的状况。随后几天, 国内网上频传陈薇露胳膊打疫苗, 和试剂瓶上贴有重组新冠病毒及军事科学院制造的标签。陈薇利用对病源讨论的封口, 和”上级”官僚不懂疫苗制造详情, 及积极宣传疫苗的自上至下压力, 巧妙地实行了个人甩锅。

真实的情况可能如同中美贸易战以来的宣传口径: 忽东忽西, 一下子”奉陪到底”, 转个脸又是”决不脱钩”, 底气全无。坚决不承任武汉肺炎来自武汉, 它一定来自”美军”, 但决”不是人造”的, 又肯定与美军的病毒研究机构的”事故有关”。说来绕去, 可能连陈薇都看不过眼了。但中共的老大穿着皇帝的新衣, 没有人敢捅破裸奔的实情。中共深知西方早已掌握病毒来源的真相, 只是等待最恰当的时机公布而已。但国内的草民还要糊弄一下, 大赞一下自己是地球上最后的”挪亚方舟”, 又怎能不是抢先百步, 拥有独一无二的疫苗呢? 至于逻辑通不通, 已经不重要了。文革时期的”针刺麻醉”, “哑巴说话”, 和”鸡血疗法”等还少吗? 再早一点, 连钱学森都在鼓吹亩产上万斤, 何况如今一个弱小身躯的陈薇?

疫苗同芯片一样, 谁都可以造, 差别在于质量和外界的接受性,请见本人2018年的文章《为何疫苗比芯片更直戳厉害国的死穴?》。中共对病毒超限战的渴望和失望都归结于疫苗。几乎没有疑问, 去年夏天开始的全国性生物战演习, 都是在测试疫苗的有效性。9月18日在武汉天河机场举行的“实战冠状病毒军演”,造成了人类的大灾难。但没有悔改, 还没有死心。疫情发生后,中共的对外策略开始是利用个人防护用品, 广推国际关系, 但质量不稳定也不可靠, 没有起到“人类命运共同体”的预期效果, 现在只能寄希望于疫苗了。看看最近48位打过陈薇疫苗的民工在巴布亚的经历吧, 您还敢相信大陆的疫苗吗?

来自:文庙的博客

陈薇泄露早有疫苗的目的何在?

中共少将陈薇:新冠病毒由中共军队有意泄露!闫丽梦曾指控中共刻意释放病毒

每年秋季开学日(9月1日)前后,中共喉舌央视都要播放一期由中共宣传部、教育部、和中央广播电视总台联合制作的节目《开学第一课》,用于对全国中小学生洗脑宣传。今年的《开学第一课》上,中共工程院院士、军事医学研究院研究员陈薇称,2月26日第一批新冠疫苗下线,引发网络炸锅。很多网友表示,这坐实了是中共故意放毒。其实在3月份,官方就曾有与陈薇类似的说法,当时就引起三大质疑,但官方并未予以说明。

据官媒,陈薇在《开学第一课》节目中称,他们研究的重组新冠疫苗,第一批在2月26日下线,并称那天刚好是她的生日。

知名财经评论人士“财经冷眼”在推特上转发了陈薇这段讲话的视频,引来众多网友围观,网友纷纷留言质疑:

“1月23号武汉封城,2月26号你疫苗就下线,请问,你疫苗是几时开始研发的,你疫苗针对的病毒标本是什么,哪来的,几时得到的?你疫苗生产前经过了几期临床实验,双盲测试和三期临床结果怎样?获得了哪级国家机关批准?如果都有,难道这是计划的一部分?!”

“疫苗的研制需要多长时间?推算一下,细思极恐啊!”

“由此可见是中共向世界投送病毒的啰!”

“这才是证据吧!”

“坐实中共故意放毒。1月20号人不传人,2月26号第一批疫苗下线。”

“研发生化武器的同时就在研发疫苗了。反人类罪呀!”

“那就只好原版翻译后转发给川普和彭培奥咯”

“纽伦堡大审判,应该给她一个位置。”

也有网友认为中共在吹牛、撒谎,目的是宣扬所谓“爱国主义”,给孩子们洗脑。

“这么多年过去了连非典疫苗都没做出来,还敢吹秒出新冠疫苗。真是一个敢骗一个敢信”

“连点最起码的医学常识都没有!还院士呢,我呸!”

“那叫疫苗?叫盐水吧”

“自欺欺人是谎言的最高境界。”

“谎言国度,老百姓遭殃。”

“为了给墙内的小孩子洗脑而拼凑出来的劣质视频!”

“台上认真扯,台下假装听;让我们一起来合演这出爱国的大戏吧!”

“每次看到类似的视频,镜头放在主讲人身上的时候我基本都是见怪不怪没啥感觉的,反倒是当镜头转到正襟危坐专心听讲的观众、孩子身上的时候,让我感觉特别不舒服,阵阵想吐的冲动。”

其实,中共央视和国防部官网早在3月17日就已发布消息称,军科院军医研究院陈薇院士领衔的团队,研制出“重组新冠疫苗”。并称3月16日该疫苗获批启动展开临床试验。官方说法随即引发至少三大质疑。

质疑一:速度不合常理

台湾财经作家汪浩3月20日在脸书发文,对陈薇团队研发疫苗的速度提出质疑。

汪浩指,据说,这种疫苗生产周期需要5~6个月的时间,也就是陈薇在2019年9月武汉举行“新型冠状病毒应急处理”演习后就开始研制疫苗了。是根据谁的“基因组序”研制呢?

台湾《自由时报》也曾报道,世卫组织过去曾以流感病毒为例,说明鉴定并分离出病毒新毒株,还需大约5至6个月时间来生产疫苗。因为生产1种新疫苗的程序涉及许多系列步骤,其中每个步骤都需要一定的时间来完成。

质疑之二:康希诺生物股票为何在去年底出现异动?

汪浩还提出了另外一个疑点,康希诺生物(06185.HK)股票2019年3月上市后,股价长期在30元港币徘徊,但武汉去年9月演习后,该股票从2019年10月开始异动,11月中开始放量上涨,到12月底已经翻倍。

质疑之三:中共何以“未卜先知”

汪浩所提到的演习是2019年9月18日,武汉海关与世界军运会执委会在武汉天河机场举行的联合演习,演习的主题就是机场口岸通道发现“1例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处置全过程。

旅美中国经济社会学者何清涟3月14日刊文,质疑中共为何数月前就知道新冠病毒袭击武汉城?并对此展开演习。

何清涟指出,新冠病毒这名词,在武汉肺炎爆发之前,除了病毒学界,一般人很少知道,爆发之后一度被人称为SARS。湖北省委相关领导人没有人出身于病毒学行业,千挑万选,挑了一个自己不知道的病来预演防疫,只能说湖北省政府与省委知道武汉军运会期间将流行新冠病毒。

世界军运会于2019年10月18日至10月27日在武汉举行。

何清涟喊话中共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应该好好解释一下湖北省政府为何早在2019世界军运会开幕之前一个月就预演防新冠病毒。

病毒学家闫丽梦指控中共刻意释放病毒

逃亡到美国的中国病毒学家近日再度指控中共故意释放病毒。她并称,若疫情源于自然,那不是中共的错;若是病毒不小心外泄,也不必隐瞒。但中共却从一开始就试图掩盖事实,并且刻意拖延病患诊断结果。

闫丽梦日前在《班农战情室》(War Room)受访时指出,中共从一开始就试图掩盖事实、发布误导信息将病毒导向海鲜市场野味、拖延病患诊断结果、试图推迟向世界公布病毒基因序,甚至交出了一个错误序列。她并举出数三关键点,指控中国刻意释放病毒。

闫丽梦说,如果病毒源自于自然,政府就不用对病毒负责,为什么他们决定要犯下大错阻止人们知道真相?“来自于自然的东西并不是政府的错,对吧?”她说,如果真的是吃野味造成感染,中国也不是唯一一个有在吃野味的国家。

闫丽梦也表示,如果病毒从实验室外流是一场意外,那为什么在去年12月、甚至更早之前就知道这件事时,政府不试着在初期阻止疫情的爆发?如果不是故意释放病毒,那政府可以诊断所有人、替他们及亲密接触者检查,了解病毒来源,并阻止疫情延烧。

闫丽梦指出,如果当时政府不想承认这病毒是他们有意为之,仍可处罚在研究室某些能对此负责的人,没有必要让世界组织找一些与他们有关系的人,一起告诉世人一堆又一堆的谎言,“如果病毒是起源于自然,或者实验室不小心泄露的,他们完全没必要隐瞒这种真相。”

本文内容除特别注明外均取自各新闻媒体,并不代表本网立场!
Posted in 中美关系, 书生议政, 健康养生, 官场黑暗, 治国无道, 维权斗争

相关新闻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