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Close

习近平控制的安邦集团不能出售其在美酒店华尔道夫资产,习近平被邓家给玩儿惨了

韩国未来资产集团今年早前放弃收购中国安邦集团在美国资产,其在法庭出示安邦集团前董事长吴小晖签署的一份秘密文件,显示资产所有权有问题,并且文件提到了中共领导人习近平和王岐山。

邓卓芮吴小晖
邓卓芮吴小晖

据《金融时报》6月11日的报导,在2016年,安邦集团以55亿美元的价格从黑石集团收购了酒店信托管理公司Strategic Hotels&Resorts Inc.,成为15家美国豪华酒店的业主。

2019年9月11日,安邦集团同意以略高于58亿美元的价格将旗下这15家豪华酒店出售给韩国未来资产集团。知情者透露,后者已经支付10%的定金。

肖建华明天系金融王国被全面接管,“严正声明”后面的深厚背景,预示北戴河会议中共元老将集体向习近平发难(江峰漫谈20200719第206期)

但未来资产集团于今年4月终止了这15家豪华酒店收购交易。而疫情只是未来资产集团停止收购的一部分原因。据未来资产集团在美国法庭上披露的一封从未公开过的文件,当中披露了这十五家酒店的所属权有问题。

据报,安邦集团前董事长吴小晖在2017年被中国警方抓捕前,签署了一份特拉华州快速仲裁法(Delaware Rapid Arbitration Act,DRAA)协定,将酒店所有权转移到四家位于特拉华州的公司和自己家族的名下。

此次泄露的文件一再警告该文件的机密性及不可泄露,特别是不可泄漏给“习近平的家人、王岐山的家人和其他常委的家人,或中央政府的任何人员、任何执法人员和其他人员,以免相关人员被追究刑事责任或被处以死刑。”

这些资产所有权的不确定性,已经有足够理由使得未来资产集团于4月份取消这笔收购酒店的交易。

在吴小晖出事之前,大陆媒体曾形容其掌控的安邦是史上最魔幻的保险帝国。在2014-2016年,安邦集团疯狂的进行了规模高达180亿美元海外收购。

2014年10月,安邦以19.5亿美元的价格,从希尔顿手中收购了纽约标志性的华尔道夫酒店。《纽约时报》曾这样描述吴小晖:“一位拥有华尔道夫-阿斯特里亚酒店的中国金融大亨,控制着价值高达2950亿美元的资产。”

海外并购的同时,安邦又在国内股市频频举牌。当时甚至流行一种说法,只要被安邦看中的股票,必定大涨。

2014年11月底,仅两个月时间,“安邦系”12次进场用逾170亿元,在二级市场上增持民生银行17.16%的股份,坐上了第一大股东位置。

2015年股灾时期,安邦还曾高调加入宝万之争,一度成为万科当时的第三大股东。

当时有消息人士披露,股灾期间,吴小晖通过非法贷款,参与股市买空卖空,获取重大利益,触碰当局禁忌,那场股灾被指是江派利益集团针对现当局的“金融政变”。

在博鳌亚洲论坛2017年年会上,时任安邦集团董事长的吴小晖谈及他在海外的投资并购策略,被前中国总理朱镕基之子、中金公司原总裁兼CEO朱云来质疑,称吴小晖的做法是“空手套白狼一样”。

就在2017年,北京当局加大对金融业的监管整顿,吴小晖于同年6月9日被带走接受调查,安邦发声明称,吴小晖因个人原因不能履职。紧接着安邦集团在海外几次的收购案接连喊停。

吴小晖因为与中共红三代的婚姻而备受注目。吴小晖1966年出生于浙江温州一个普通家庭,其个人发迹和三次婚姻息息相关:吴的第一任妻子是温州市平阳县一位官员的女儿,第二位妻子是曾任杭州市长、后升任浙江副省长卢文舸的女儿。第三次婚姻攀附邓小平家族,娶到了中共前领导人邓小平的外孙女邓卓芮。虽然邓家已经和吴小晖做了切割,邓卓芮也和吴结束了婚姻关系,但是借此找到各种跳板搭建自己的人脉,并仅用10年时间就将安邦资产从5亿元人民币变成7,000亿元。

2017年6月,吴小晖被捕,2018年2月23日,上海市检察院第一分院对吴小晖集资诈骗、职务侵占案向上海市第一中级法院提起公诉。2018年5月10日上午,吴小晖被一审宣判有期徒刑18年,没收财产人民币105亿元。

2019年9月18日在社交媒体推特发布图片显示,上海一中院在2019年7月29日出具吴小晖案执行裁定书。其中除写有上述内容外,裁定书还显示,上海警方曾查封吴小晖及其关联公司、个人在上海、北京、杭州等地多处不动产。吴小晖还被追缴违法所得人民币752亿。

至此,中共没收吴小晖的资产创中国历史新高,达857亿人民币。

中国银保监会在2018年2月接手掌管安邦集团,并在今年2月22日发布公告称,安邦集团拆分新设的大家保险集团已基本具备正常经营能力,因此结束对安邦集团的接管。

据海外中文网报导指,吴小晖和同样被抓的富商肖建华都是中共江派权贵家族的“白手套”。

安邦陷落后 传奇酒店华尔道夫的未来

5月10日,靴子落地,安邦董事长吴小晖在上海被判18年有期徒刑。吴小晖陨落后,外界的注意力迅速集中到下一个问题——安邦在全球疯狂收购的海外资产何去何从?

而这些海外资产中,令吴小晖声名大噪的纽约华尔道夫酒店则成为瞩目焦点。这家百年酒店在美国历史上留下过举足轻重的痕迹。

安邦及其旗下的3万亿资产,目前被中国保监会接管。一些有国有背景的企业被指派对安邦的资产进行处置,华尔道夫酒店新东家会是谁,是重归旧主,还是成为中国国有资产?

“打了个大广告”

对于吴小晖而言,买华尔道夫酒店就是“打了个大广告”。他曾在公开场合称,“我们收购华尔道夫酒店的消息在整个中国都刷屏了,这就会带来额外的品牌效应和商业机会。”

的确,收购这次豪掷千金让安邦在国内出尽风头。中国经济高速发展,带来高昂的民族自信。安邦收购美国地标建筑,恰好迎合了这一情绪。当年收购后,安邦高层向中国媒体宣称,“这可以看作是一个《北京人在纽约》的新的故事,也可以看作一次令中国人自豪的收购”。

一时间,类似《安邦拿下纽约核心地标》标题的新闻充斥媒体头条,寂寂无闻的安邦迅速被公众知晓。

在海外,安邦的这次收购也让他走上全球资产竞购的牌桌。很快,安邦先后斥资在美国、加拿大、荷兰等国收购地产、酒店、保险等各类资产。高峰时控制资产超过三万亿元。

去年达沃斯论坛上,中国前总理朱镕基之子朱云来,在发言中先后用“空手套白狼”、“天上掉馅儿饼”来形容这个收购案。此前,安邦的董事名单中曾出现过朱云来,以及开国元帅陈毅之子陈小鲁两人的名字。

“一切文明汇聚之处”

收购一家酒店何以产生这么大影响?这源于华尔道夫在美国历史上屡屡留下重要印记。

华尔道夫酒店最早修建于1893年,是世界上第一所摩天大楼酒店。后来因为要建帝国大厦,因此于1931年拆掉后搬迁到现址公园大道。

再次开业的华尔道夫拥有超过1000个房间,是当时世界上最大的酒店。当天美国总统胡佛在白宫通过广播称赞华尔道夫酒店“是这个国家在力量、舒适性和艺术性上的进步,是整个国家勇气和自信的一次展示”。

此后,酒店见证了美国及世界历史诸多重要事件,比如,1946 年二战结束后,美、英、法、苏,四个战胜国代表在这里签订《世界和平协议》。

1993年,华尔道夫酒店成立100周年,美国媒体评价,“它不是纽约最大的酒店,也不是纽约最昂贵的酒店。但论及声望,它却无与伦比。当各国政要来到纽约,他们以此为家。国王和王后们也把这里当成他们的家外之家。”

“家外之家”名副其实。美国总统艾森豪威尔的遗孀、美国总统胡佛都曾将此选为永久居所。好莱坞明星玛丽莲·梦露也曾再次长住。英国首相丘吉尔、法国总统戴高乐、英国女王伊丽莎白二世访问美国时也都下榻于此。

在中国,华尔道夫也非籍籍无名。1897 年李鸿章访美时,就成为历史上下榻该饭店的首位华人政要。此后,宋美龄、邓小平、江泽民、习近平,到了纽约,都会选择华尔道夫。

华尔道夫酒店作为美国的文化地标还多次出现在影视作品中。著名电影《闻香识女人》的探戈桥段,即取景于华尔道夫酒店的宴会厅。

这部电影中还有一段台词描绘酒店:

“我们在哪里?”

“一切文明的焦点——华尔道夫酒店。”

国资接管,还是回归旧主?

希尔顿集团从1949年开始,掌管华尔道夫酒店。但近年来这家酒店的命运跌宕起伏。2014年它被出售给安邦,而吴小晖仅仅拥有华尔道夫酒店不到三年,就轰然倒地。

今年2月12日,中国保监会发公告称,未来一年将对安邦实行接管。原因是,“鉴于安邦保险存在违反保险法规定的经营行为,可能严重危及公司偿付能力,为保护保险消费者合法权益,维护社会公共利益。”

“由于我们不允许保险公司破产,一旦一家公司陷入困境,政府就需要出来救它。”北京大学汇丰商学院风险管理与保险研究中心主任雎岚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

多位业内人士也认为,官方担心的是安邦为数众多的保险客户受损而引发群体性事件。更重要的是,用一切代价防止“雷曼时刻”的来临,那意味着违约和大规模廉价出售资产,负面影响迅速扩散而冲击健康的金融机构。因此,官方会接管,然后委托机构稳妥出售资产,偿付债务。

其中一种可能是,国有企业接盘安邦的资产,进行处置。事实上,安邦的国内资产已经被这样安排。

5月10日,吴小晖被宣判当天,远洋集团发布公告成立的平台公司,接手安邦保险集团在国内的不动产项目,包括商业地产、写字楼。远洋集团具有国企背景。

但澎湃新闻援引接近远洋的渠道称,华尔道夫酒店等海外资产并不在远洋集团接管的范围内。

分析人士表示,如果华尔道夫酒店等海外资产被保监会指派给某家国企,后者不太可能持有或者是转卖给国有企业。

“因为中国整体经济政策是降低杠杆率,安邦的资金来源大多在国内,而海外资产风险较高,会被优先出售。”

彭博社在今年初曾报道,当年将华尔道夫酒店出售给安邦的美国黑石集团,目前正与安邦洽商回购酒店,但报道同时称,洽谈具有高不确定性。

重回辉煌,还是就此没落

华尔道夫的命运在被安邦收购的一刻就被改变了。

由于担心中国政府对私营企业有极大的影响,酒店被中资收购后,作为政要们“家外之家”的定位被大大削弱。

在出售给安邦后的第二年,美国国务院决定不把华尔道夫酒店作为当年联合国大会一系列活动的据点,而此前类似活动每年都选择该酒店。时任美国总统奥巴马参加联合国大会期间,也一改惯例,不再入住。美国媒体报道称,因“担心被窃听”。

如果华尔道夫的所有权落入中国国有企业,这种担心很有可能进一步加剧。

然而,即便华尔道夫重回美国企业的手中,也有一个悬而未决的大问题。

在去年三月,华尔道夫正式关闭,声称开始至少为期两年的装修。按照安邦的计划,华尔道夫酒店原本的1413个房间,将撤掉1100个,改造成“全球顶尖的住宅”出售。

将华尔道夫“公寓化”可以快速收回收购成本。按照这一计划,安邦将支付1亿美金的员工遣散费和10亿美金的改造费用。据金融时报估计,项目完成后,安邦可以获得40亿美金的利润。

但如果华尔道夫再次易手,这一工程是继续、是停工,还是改变计划,都打上问号。

 

肖建华的明天系反了,公开发声明斥责习近平抢夺民营企业!明天系背后是曾庆红和江泽民 -邓江曾结合起来打响了射向习近平的第一枪!习近平隐匿无行踪

Posted in 制度混乱, 制度混乱, 官场黑暗, 治国无道, 社会能见度, 红后代黑幕

相关新闻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