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Close

习近平让毛新宇出局,原来是毛泽东儿子戴了绿帽子,江青爆出毛家被戴绿帽真相

2017年9月6日,中共官方公布军队与武警部队产生的303个中共十九大代表名单,当中没有中共前党魁毛泽东的嫡孙毛新宇。

毛新宇,毛新宇题字
毛新宇,毛新宇题字

8月初,大陆网络上流传的一段习近平冷落毛泽东嫡孙毛新宇的视频片段。视频显示:在军方宴会上,习笑容满面和李克强端着装满酒的酒杯,在人群中边走,边与自己眼前及身边的军人碰杯、寒暄。

但习近平对站在自己右前方的毛新宇一直视若无睹。在经过毛新宇的身边时,习又转身与左边的一名女军人碰杯,其后背对着毛新宇擦身而过。毛新宇显得神情落寞,一脸茫然与失落的看着习近平。毛泽东与毛新宇无合照

当年47岁的毛新宇是毛泽东次子毛岸青与邵华的儿子,少将军衔。中共中央文献研究室第一编研部编写、辽宁人民出版社2005年出版的《温情毛泽东》,有毛泽东与邵华的合影,但是,没有毛泽东与毛新宇的合影。

毛新宇作的《爷爷毛泽东》、《爷爷激励我成长》,有很多毛泽东的照片,也有很多毛新宇的照片,但是,没有毛泽东与毛新宇的合影。官方喉舌认为毛泽东见过毛新宇,但也承认两人没有留下合影。

毛泽东至死未见毛新宇

毛新宇母亲邵华的中学同学、女作家、原《家庭》杂志总编柳明曾透露,毛泽东至死未见毛新宇。

周海滨在文章《咋回事?毛泽东一生不见孙子毛新宇?》中称:1970年1月17日,77岁的毛泽东晚来得孙,毛高兴之余为其取名为“新宇”。然而直至1976年毛泽东逝世,这6年间祖孙俩未曾谋面,没有留下一张合影。

2008年,在毛泽东的儿媳妇邵华死亡不久,钟波撰文《猜谜:毛泽东为何不见毛新宇》称,毛泽东很看重自己的子女,毛岸英死于朝鲜战争让他悲伤许久;他在文革初期让女儿李讷(萧力)担任解放军报总编;而他的侄子毛远新曾是地道的东北王,文革后期是毛泽东最信任的通讯员,权力远大过政治局委员。而晚年寂寞的毛泽东知道有了唯一的孙子,为何对单传孙子毛新宇见都不见呢?

因此钟波猜测毛泽东知道毛新宇在血缘上与自己没有任何关系。

惊曝:毛新宇的生父是徐文伯

此前有网络爆料称,毛新宇的生父是徐文伯。1959年,邵华在其母张文秋的主持下,介绍给了从苏联治病回国的毛泽东所剩的唯一儿子毛岸青。

当时,邵华已有男朋友,就是中共大将徐海东的大儿子徐文伯。张文秋活生生将两人拆散,1960年毛岸青与邵华结婚。毛岸青智力有问题,两人婚后,生活难以和谐,10年后邵华生下了毛新宇。

知情人都指指点点说,毛新宇的胖和毛家人的胖完全不一样,毛家人的面部肉是松弛的,而毛新宇的颊部两个结结实实的大肉团,是向前突出的,这正是徐家的特点。

江青大讲毛家被戴绿帽真相

特里尔在《江青全传》里披露说——“她(邵华)根本就不是真正的儿媳妇!”

时任北京市委第一书记李雪峰曾回忆说:1966年7月25日,江青在北大辱骂邵华,而邵华就在台下。邵华和毛岸青1960年已经结婚。江青却声称“我们根本不承认”。

周围的树也都惊讶得摇晃起来。她到这所高等学府来,就是要与毛泽东的第二个儿媳妇、毛岸青的妻子邵华辩论的,她一直是江青在家中最恨的人物。“她妈是政治骗子!”江青用最冷酷的词说邵华,她把邵华和资本主义的“文艺黑线”和世界上的反华力量联系在一起。她又一次叫嚷:“我从来就不承认她是毛泽东的儿媳妇!”她之所以在这里攻击邵华,是因为邵华曾是北大中文系的学生。

江青似乎讲个没完……陈伯达碰碰她的肩膀,江青暂停了她的诅咒。前边的人能听到陈小声对江青说:“我想该结束了。”江青凶狠地瞪着陈伯达,一万多人坐在地上鸦雀无声,几乎能听到针掉在地上的声音。

据称江青的一番话,马上就被作为“中央首长讲话”印成传单,撒向全国。邵华和张文秋连夜转移,在北京东躲西藏,以避江青派人追斗。

江青北大万人会场哭诉:毛泽东儿媳非儿媳

《江青全传》中披露,邵华一直是江青在家中最恨的人物。

根据毛泽东的指示,1966年7月24、25日两天,陈伯达、康生、江青等来到北京大学,亲自主持北大全校师生关于工作组问题的辩论会。

当轮到江青讲话时,台下一片寂静。

让所有人都大吃一惊的是,江青不但发出非常怪非常怪的声音,真的就像相声演员捏著嗓子说话一样,她高声叫道:“毛主席向你们问好。”又喊了几句政治口号后,她的脸突然阴沉下来。

她突然说:“你们学校有个张少华,她根本就不是毛主席的儿媳妇!”听了江青的话,学生们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江青续说,“她妈是政治骗子!是个坏人!让她女儿和毛岸青搞对像是有阴谋的,我从来就不承认她是毛主席的儿媳妇,毛主席本人也不承认!大家知道,毛主席有个儿子毛岸青,精神受过刺激。张少华看岸青精神有些不正常,就强迫他和自己结婚。”

江青似乎讲个没完,不一会儿,陈伯达从椅子上站起来,走到江青背后,要和她说什么,被江青一把推开。她又开始攻击毛岸英的妻子、邵华的姐姐刘思齐(又名刘松林),而且越讲越激动。

陈伯达碰碰她的肩膀,江青暂停了她的诅咒。前边的人听到陈伯达小声对江青说:“我想该结束了。”江青凶狠地瞪着陈伯达。

一万多人坐在地上鸭雀无声,几乎能听到针掉在地上的声音。

“真的,我很恼火。”江青昂起头,似乎要把对她忠心耿耿的陈伯达也划入她的敌人之列。“十年来,我一直受这个女人和她家人的气,所以我很恼火。”

她突然又提高嗓门说:“应该谢谢她,我的心脏病又犯了……”说罢,她嗷的一声就哭开了。台下的红卫兵都傻眼了,不知应该高喊保卫谁。

整个过程中,江青由骂而怒,完全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

时任北京市委第一书记李雪峰曾回忆,1966年7月25日,江青在北大辱骂邵华,而邵华就在台下。据称江青的一番话,马上就被作为“中央首长讲话”印成传单,撒向全国。邵华和其母连夜转移,在北京东躲西藏,以避江青派人追斗。

文章称,由此可见,毛泽东很长一段时间因为政治原因无法与孙子毛新宇相见。

回忆录称,张文秋的确是想方设法地要成为毛的双重亲家,甚至不惜毁了女儿邵华的一生,让她嫁给精神疾病者毛岸青。后来,荒淫无度的毛泽东,与儿媳邵华搞在了一起,生下了毛新宇。

而江青自从嫁给毛泽东后,虽然享尽荣华富贵,但因毛风流成性,完全不顾她的感受和尊严令她痛苦不堪。因此控制不住自己,在北大当着台下上万人的面嚎啕大哭,可见其内心对张少华母女怨恨之深。

 

Posted in 共党内斗, 官场黑暗

相关新闻

1 Comment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