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Close

共军专家内部讲话:新冠肺炎病毒属于人造病毒,有一段是爱滋病的,有一段是SARS的, 后果非常麻烦

中共病毒乃武汉病毒实验室人为精心设计?更多线索浮现 共军专家内部讲话:人造病毒 后果非常麻烦 美议员要求司法部调查中共病毒来源 中共肺炎追踪_262

*共军专家内部讲话:人造病毒后果很麻烦

大纪元获得的一段中共军方专家的内部讲话中透露,中共病毒是非常厉害的,现在已经倾向于非常明确的人造的东西,有一段是爱滋病的,有一段是SARS的,所以一旦感染以后,后果非常麻烦。

因为有爱滋病的问题,爱滋病问题长期潜伏着,类似于爱滋病的得一辈子医不好。现在医学上越来越有这个趋势,所以大家一定要防护好,这个不是开玩笑的。一定要高度重视这个病,所以大家提高自己的免疫力是非常重要的。

为什么跟大家讲提高自己的免疫力是件最重要最重要的事情?大家不要觉得这个事情好像离你挺远,实际我们现在医学上已经越来越肯定最早的猜测,它是用SARS病毒的一段基因加上爱滋病病毒的一段基因合成的。

所以它有SARS的特点,传播性比较强,并有爱滋病基因的一个特点。所以为什么早期第一代的人全都死了,死亡率非常高,一家一家地传播。在武汉第一代传播,将近有三分之一到一半的病人全死了,就是因为第一代毒性特别强。

爱滋病把你免疫系统摧毁了。这个不单是肺炎的问题,所以这个是很大一件事情。制造出这个病毒实际上是人类自我毁灭,现在我们一边,搞出这个病毒实际上是人类自我毁灭,目前没有办法,只能提高自己的免疫力。

武汉病毒研究所所长王延轶原是狐狸精小三上位,无能力管控病毒!

武汉肺炎疫情持续扩散,世界卫生组织1月31日宣布将新型冠状病毒疫情列为国际公共卫生紧急事件。然而至今引发武汉肺炎疫症的具体源头尚未确定。日前,作为在中国最早建立的P4(生物安全最高等级)生物实验室——中国科学院武汉病毒研究所走入公众视野。

武汉病毒研究所所长王延轶
武汉病毒研究所所长王延轶和其丈夫舒红兵

国际聚焦武汉肺炎新型冠状病毒的源头疑来自于此实验室。而武汉病毒研究所所长王延轶因年轻上位、背景不凡亦成为舆论关注焦点。

双黄连口服液公司上海绿谷公司董事长舒红兵是武汉病毒所所长王延轶的丈夫,妻子推荐买丈夫公司产品,官媒背书 – 两夫妻大法国难财

病毒所所长上位引关注

有名为[email protected]的人发推文指出:“华人论坛扒的中科院武汉病毒所所长(王延轶)。武汉P4实验室为其下辖机构。盐碱地特色,小三上位的青年才俊,因傍上北大海归长江学者一步登天。这么危险的实验室遇到这么奇葩的管理者,发生什么妖异之事都不奇怪。”

武汉P4实验室是中科院武汉病毒所下辖机构,年仅39岁的王延轶已是现任中国科学院武汉病毒研究所所长。王延轶,1981年出生,先后在北京大学、美国科罗拉多大学健康科学中心(University of Colorado Health Sciences Center)、武汉大学获得学士、硕士和博士学位。

导致是次武汉肺炎疫症的新型冠状病毒是一种具有包膜的正链单股RNA冠状病毒。王延轶主要研究方向恰巧为病毒与宿主的相互作用机制。其中之一的研究内容就包括:“以RNA和DNA病毒的感染为研究模型,运用表达克隆、亲和纯化等多种筛选方法,寻找病毒通过模式识别受体诱导I型干扰素表达这一过程的关键调节蛋白,从分子、细胞、动物模型等层次阐述它们的生物学功能与调节机制,揭示这些调节蛋白的失调在感染与免疫疾病发生中的作用。”

所长背景“强大”能力受质疑

网络帖文指出,她的先生名为舒红兵,生于1967年,53岁,比王延轶大14岁。

据悉,舒红兵,1998至2005年曾任职于美国犹太医学研究中心及科罗拉多大学健康科学中心免疫学系。目前,舒红兵是中共政协委员、国家科学院院士,同时担任武汉大学副校长、医学研究院院长。主要从事免疫相关的细胞信号转导研究,发现多个抗病毒天然免疫与炎症反应的关键信号和调节蛋白。

推文质疑:“看履历,王延轶不会北大本科时就和舒红兵结识吧,然后去舒红兵所在的科罗拉多?”“这次应对肺炎病毒,武汉P4的似乎还没上海和浙江的两座P3实验室作用大。”

推文发出,引起网民热议。有网民回复:“王延轶是舒红兵学生,舒红兵和老婆离婚,和她结婚。”有网民惊呼:“真的假的?国家级的病毒研究所居然一个80后掌控?国家进步了,不论资排辈了。”

亦有评论指:“所以说中国哪有什么能力去研发病毒。国外偷回样本然后不会弄,加上管理混乱泄漏了”;“这才是病毒的真正来源!恐怖国家知道,核武器不如人、常规武器不如人,它一定会偷偷发展生物化学武器。事实:朝鲜金三胖杀兄,用生化武器;叙利亚杀平民,用生化武器……”

P4实验室安全受质疑疑病毒外泄

中国科学院武汉国家生物安全实验室,位于湖北省武汉市江夏区中国科学院武汉病毒研究所郑店园区,是中科院和武汉市政府合作建设的P4实验室,该实验室于2015年建成,2018年正式投入运行,实验室研究包括SARS、伊波拉病毒在内的自然疫源性病毒和其它新发病毒。

简称“武汉P4实验室”的中国科学院武汉国家生物安全实验室,是中国首座生物安全第四等级的实验室。

从谷歌地图来看,此实验室距中共官方宣称的“武汉肺炎”的爆发地点华南海鲜批发市场33公里。然而,作为中国唯一的拥有P4生物实验室的武汉病毒研究所,至今对武汉新型冠状病毒肺炎仍无任何解释和回应。

据英国《每日邮报》报导,中国科学院武汉国家生物安全实验室在投入使用后,美国马里兰州生物安全顾问特雷文(Tim Trevan)2017年就在《自然》期刊上发表评论,表达对中国设立P4实验室可能会造成病毒外泄的担心。

文章指出,来自武汉国家生物安全实验室的科研人员计划将病毒注入实验室的动物体内,而这一实验做法具有不可预测性。特雷文认为,中国体制下创造的文化会使实验室变得不安全,因为言论自由和信息公开对科学发展尤为重要。

 

疑为“人工干预基因”的产物

另外,有人怀疑,因武汉国家生物安全实验室是中国唯一的P4生物实验室,在那里可以进行相关病毒人工基因变异干预,可能是出现意外导致病毒泄露或者是有人故意泄露,成为“武汉肺炎”疫情爆发的重要线索。

因武汉国家生物安全实验室是中国唯一的P4生物实验室,可以进行相关病毒人工基因变异干预,成为“武汉肺炎”疫情爆发的重要线索。

导致是次武汉肺炎疫症的新型冠状病毒又名为2019-nCoV,这是一种具有包膜的正链单股RNA冠状病毒。近日,发表在《SCIENCE CHINA Life Sciences》(《中国科学:生命科学》英文版)上的题为“Evolution of the novel coronavirus from the ongoing Wuhan outbreak and modeling of its spike protein for risk of human transmission”的论文指出,武汉新型冠状病毒与SARS极为相似,具很强的对人感染的能力,但该病毒换掉了4个关键蛋白!这是与SARS最大的不同!

文章指出,病毒的变异只有两种渠道:第一,自然变异;第二,人工干预。如果是自然变异,这种病毒精确换掉4个蛋白至少要经历1万次以上的变异才能实现,机遇极小。

假如不是自然变异,那就只有一种可能——人工干预基因改变。这篇论文从专业角度得出的结论就是:武汉肺炎新型冠状病毒,人工干预基因改变的可能性很大。那么是谁精准地改变了病毒的4个蛋白呢?问题已成为国际关注的焦点。

冠状病毒
冠状病毒

*病毒“精心设计” 台医生:半年前就担心会出事

秀传纪念医院急诊医学部主任、台湾灾难医学会理事、专长基因治疗的黄炳文医师接受大纪元采访时表示,从2019年底,开始有武汉肺炎的消息从中国传出。那时我们就觉得这是一个不寻常的现象。因为在中国大陆,这种疾病讯息一般是不容易被传出来的。当有消息传出,就代表它不是件小事,而是大事。2020年一月初,黄炳文医师判断它是一个武器级的病毒。

首先,因为它潜伏期长。如果接触时间太短就发作,那病毒无法传播很远;而如果有潜伏期,且从两天到一个礼拜都可能发作,就让人摸不清楚。它的传播非常快速,能随着飞沫,甚至有报道指出它可通过粪便传染给他人。

不仅如此,现有的药物都对它束手无策,疫苗研制相当困难。而且,这种病毒针对最有生产力、五十多岁年龄层的人杀伤力最大。甚至严重到可以瘫痪一个国家所有的医疗设施,甚至整个人与人之间的人群架构。特别它产生于冬天,刚好这期间是人体抵抗力较弱之时,又是节日多、群聚最多的季节。

黄炳文医师判断,根据病毒学架构,武汉肺炎病毒是精心设计的病毒。蝙蝠体内的病毒要突变成今天的新冠状病毒,需要好几个环节,但现在看起来这几个环节都是基因工程的机制。

黄炳文医师发现,对DNA、RNA和细胞做手脚,而且管控讯息,这种现象在中国大陆越来越严重。这种现象之严重,以致在半年前,他就担心有朝一日终究会发生今天这样的事。

中共病毒(武汉肺炎)肆虐全球,其来源至今成谜。疫情爆发伊始,武汉病毒研究所与P4实验室即成舆论焦点。近期,多个线索再指向中共病毒或为武汉病毒实验室人为“精心设计”的产物。美国德州共和党众议员兰斯.古登(Lance Gooden)4月3日提出一项法案,要求美国司法部调查中共病毒的源头,如果发现中共“制造”了该病毒,将在美国法院对其提起诉讼。

*美众议员提法案 要求司法部调查中共病毒来源

美国德州共和党众议员兰斯.古登(Lance Gooden)4月3日提出一项法案,要求美国司法部调查中共病毒的源头,如果发现中共“制造”了该病毒,将在美国法院对其提起诉讼。

该法案名曰《阻止源自中国的病毒性传染病法案》(Stop China-Originated Viral Infectious Disease,简称 Stop COVID Act),将修订1979年的《外国主权豁免法》(Foreign Sovereign Immunities Act,缩写FSIA)的相关内容,允许司法部调查中共病毒大流行,并允许司法部在美国起诉中共。

该法案提出,在任何情况下,其它国家如被发现在美国释放生物武器、或这种释放导致美国公民受到身体伤害——不管是有意还是无意的,都不能受到美国法院管辖权豁免。

目前很多针对中共病毒源头的质疑都指向了武汉病毒研究所,尽管中共政府拒不承认,并企图把病毒来源嫁祸给美国和意大利。但古登说,他不排除中共病毒是一种生物武器的可能。

他告诉霍士新闻(Fox News):“我不排除任何可能性。中共在处理此次疫情的过程中已经失去了所有可信度。关于病毒起源的结论需要基于最好的科学,如果我们依赖于他们的调查,我们将永远得不到这个结论。”

古登还对布莱巴特新闻(Breitbart News)表示,“美国人民想知道这种病毒是从哪里来的,是谁造成的,但是我们的法律保护中共免受法律制裁”。

他补充说,“《阻止源自中国的病毒性传染病法案》将给予我们的司法部所需的权力来阐明这场大流行病”。

《外国主权豁免法》限制美国政府在美国联邦法院系统中对外国提起诉讼。《阻止源自中国的病毒性传染病法案》将修改这种限制,以创造一个例外——如果发现一个外国制造生物武器来对付美国人,美国司法部有权采取法律行动,追究其责任。

*病毒专家:中共病毒可能从武汉实验室泄漏

据美国保守派媒体“每日电讯”(The Daily Caller)4月2日报道,美国罗格斯大学(Rutgers University)化学生物学教授埃布赖特告诉“每日电讯新闻基金会”(The Daily Caller News Foundation),中共病毒很有可能是由于实验室事故而进入人类群体的。

《华盛顿邮报》(The Washington Post)和美国全国广播公司网络电视(MSNBC)当天早些时候率先报道,身为冠状病毒专家的埃布赖特当天明确表示,中共病毒可能来自武汉病毒研究所。

面对国际专家的质疑,研究蝙蝠所携带的病毒的中国顶级病毒学家石正丽2月2日声称,中共病毒是“大自然给人类不文明生活习惯的惩罚”,她用生命担保,这与她的实验室没有关系。

但是,埃布赖特在4月2日的专访中告诉美国媒体,他认为病毒可能就是从石正丽所在的武汉病毒研究所的实验室泄露出来的。

埃布赖特说,“否认不是反驳,尤其不是基于‘大自然给人类不文明生活习惯的惩罚’的否认”。

尽管石正丽现在告诉那些对此质疑的人“闭上你们的臭嘴”,但是她之前却说过,她失眠了,因为她担心她的实验室可能对病毒的释放负有责任。

石正丽的同事们称她为“蝙蝠女侠”,因为她花了16年时间在蝙蝠洞内搜寻病毒。今年3月,她告诉美国科普杂志《科学美国人》(Scientific American),在去年12月底得知武汉爆发中共病毒疫情后,她疯狂地寻找她的实验室记录被错误处理的证据。

她说,当结果显示中共病毒的序列与她及她的团队从蝙蝠洞取样的病毒不一致时,她松了一口气。“这真的使我如释重负。我已经好几天没合眼了”。

2017年初,石正丽及其武汉病毒研究所的同事报告说,经过5年的调查,他们在云南省的马蹄蝙蝠身上发现了11种与非典相关的新毒株。她当时说,这11个毒株包含了制造类似于2003年爆发的非典冠状病毒的所有基因。

石正丽还在今年2月份发表的一份研究报告中称,中共病毒与在云南马蹄蝠身上检测到的毒株有96.2%的相似性。

然而,两名中国研究人员在2月份发表的另一篇论文中指出,已知携带几乎相同毒株的马蹄蝠生活在很远的地方,距离武汉600哩。研究人员还援引了来自近60名居住在或参观过武汉的人的证词称,蝙蝠在武汉从来不是食物来源,也不在市场上交易。

这两名研究人员随后指出,“致命的冠状病毒可能源自武汉的一个实验室”。该论文已于2月6日上传至社交网络服务网站“ResearchGate”。

根据网络档案,这篇论文在2月14日或15日被从“ResearchGate”上删除了。

美国阿肯色州共和党参议员汤姆.科顿(Tom Cotton)4月1日对“每日电讯新闻基金会”表示 ,质疑中共病毒是否源于武汉病毒研究所是完全恰当的。

*武汉研究员分离蝙蝠病毒并感染

美国保守派媒体《华盛顿时报》(The Washington Times)3月30日独家报道了著名调查记者比尔.格茨(Bill Gertz)的新发现。

格茨写道,中共政府研究人员分离出2000多种动物病毒,包括致命的蝙蝠冠状病毒,并在距武汉华南海鲜市场仅3哩的地方对它们进行了研究。

最近几个月,几家中共官媒大肆宣传这一病毒研究,尤其将武汉一位关键研究员田俊华捧为蝙蝠病毒工作的领导者。

格茨表示,去年12月,一段由中共政府资助并上传到网上的影片显示,在武汉附近的一个洞穴里,田俊华从捕获的蝙蝠身上采集样本,并把它们保存在标本盒中。

田俊华称,在过去的10年里,他和他的队友已研究了300多种病毒媒介。

田俊华曾接触蝙蝠尿液,他承认自己感染后主动隔离了14天。这与当前防疫“中共病毒”所需的隔离时间完全相同。

田俊华还在影片中表白自己:“我不是医生,但我努力治病救人。”“我不是一名士兵,但我努力捍卫一条无形的国防线。”

格茨的报道揭示,中共在分离动物病毒的研究上早就取得了很大进展,该报道也为国际社会步追查“中共病毒”的来源提供了更多线索。

*哈佛博士博伊尔:进攻性的生物战武器

中共官方与御用专家们一度坚称疫源地为“华南海鲜市场”,并将病毒归咎于“吃野味”陋习。但后来又指并非病毒源头。而一直有人怀疑,中国科学院武汉病毒研究所所属的武汉P4实验室,是这次“中共病毒”疫情泄毒的源头。

美国《生物武器法》的起草者伊利诺伊大学法学院教授、哈佛博士弗朗西斯.博伊尔(Francis Boyle)2月初接受了《地缘政治与帝国》的专访,讨论了发生在武汉的冠状病毒和武汉P4实验室的有关问题。他认为,该传染病是从该实验室泄露的。这种病毒具有潜在的杀伤力,是一种进攻性的生物战武器或具有获得功能特性的基因改造的两用生物战武器制剂。

美国生物基因分析专家里昂斯维勒(James Lyons-Weiler)博士在受访时指出:新冠病毒(中共病毒)有使用“P-Shuttle SN Vector”人造技术,基因组序列里被插入奇怪元素,不可能存在于任何地方的野生动物体内。他确定这个特别的病毒来自于实验室。

武汉病毒所

巧取豪夺一片城。 剪切基因露狰狞。 道德伦理尚共产…

病毒

不敬鬼神不敬天, 病毒基因随便编。 昔日萨斯陷两城…

Posted in 制度混乱, 治国无道

相关新闻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